“你们两个出去,我要查看一下伤势,人身上携带细菌,所以要谨慎一些。”我扫了一眼病床,邹文松正侧躺在床上,旁边两个小弟站着,然后,我就出声跟着两个小弟说了一下。

  两个小弟愣了愣,略微有些迟疑。

  “怎么?你们还不放心我一个医生!要不要我给你们把把脉,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病症。你看你,面色赤红,双眼不聚焦,肯定是上火,再加上近期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见他们竟然不离开,也不着急,指了指面前的一个小弟立刻开始扯淡道。

  见我真的有些本事,两个小弟顿时肃然起敬,然后离开了病房。

  因为我说的没错,他们刚刚经历了一些事情。

  然而他们却没察觉出来经历了这事的主谋就是面前的医生。

  走到床边,我盯着邹文松打量了一眼,果然,他身上也受了伤,鼻青脸肿,尤其是被砍的几道,更是滚开血肉,依稀可以看到白骨。最惨最狠的那一刀,就是李青的含怒一击。

  邹文松感觉床边有人,悠悠的睁开双眼,然后仔细一看。

  “是你……”他顿时大吃一惊,差一点翻滚到床底下。

  “当然是我,不是我是谁?嘿,分瓣梅花计好玩呀。可惜,已经被老子看破了。现在,病房里面只有我和你,你觉得应该发生一些什么?”我掀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而后阴测测的说。

  “哼,这里是医院,你根本不敢在医院里杀我。”邹文松虽然吓到了,可是却也反应过来,而后笃定道。

  “你以为我穿这件白大褂是什么意思?没什么我不敢的!”我冷笑道。

  邹文松顿时面色一变,想要后退,可是已经到达了床的极限,脑袋顶着墙壁,根本就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头一次感觉自己进入了一条死胡同,自己的生命已经不是自己做主。

  然而,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我拿起来一看,好巧不巧,竟然是邹文惠打来的电话,我迟疑了一下,看了邹文松一眼,然后接通了。

  她想请我吃饭,不是谈生意,而是感谢我没占她便宜。

  邹文松听到了自己妹妹的声音,顿时喝道;“警告你别碰她。”

  邹文惠也听到了哥哥的声音,顿时惊讶无比,问我怎么回事。

  我没说话,直接挂断了通讯,而后看着邹文松道;“既然答应了你,那么老子也不会说话不算话,你的妹妹放心好了,我是绝对不会伤害的。不过,你害得我这么惨,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还给你?”

  “你…你…你……”邹文松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此时此刻的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我面色一狞,拿起旁边的凳子,朝着他的腿狠狠的砸了下去。

  咔的一声,邹文松的腿直接被砸断了,整个人立刻就要痛苦的惨嚎起来,我立刻拿起枕头,死死的堵住他的嘴,让他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外面的人根本就听不清。

  “依旧是平局。”我看着不断冒冷汗的邹文松淡淡道。

  他弄得我差点死,而如今我也报仇了。

  没错,和前两次一样,还是平局。

  邹文松疼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是瞪着眼珠子,双眼通红死死的盯着我看。他知道我说的没错,还是平局,只是现在看来,以后或需要变天了。

  而后我离开了医院,期间,手机一直没听过,邹文惠一直在打。

  无奈之下,我只好接通了。

  她问我在什么地方,要来找我。

  于是我们两个约了一家饭店见面。

  见面之后,邹文惠急不可耐的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认识我哥!”

  “当然认识,而且不是一般的熟悉。不过,我警告你,这是南门和北门的事情,你一个女孩子最好别掺和,否则要是出了事情,那可就不好意思了。你可以放心,你的哥哥并没有出大事。”我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邹文惠,然后淡淡的说道。

  “求你了,千万不要伤害我哥,一定要留他一条命。”邹文惠哀求道。

  她的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心中无比的担心。

  “没问题,我也还没玩够呢。”我点头答应。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原以为你是一个新客户,甚至日后是老客户,可是现在看来,你接近我,似乎是另有目的。对了,我喝醉了,是不是和你也有关系?为什么只有我喝醉了!”邹文惠见我答应了,顿时松了口气,然后接着问道。

  “你只要把我当成你哥哥的敌人就好了,反正我们之间,早晚会有一个结果。当然了,我现在不着急,慢慢玩才好玩。”我耸了耸肩,没必要告诉邹文惠太多事情。

  “何必呢?大家你报仇,我也报仇,最后都报仇,但是肯定没有一个好结果。不如这样好了,我请你和我哥哥吃一顿饭,大家好好的谈一谈,交流一下,说通了,自然也就没什么误会了。”邹文惠还是不甘心,因此想要解决哥哥目前的事情。

  “呵呵,你知道杀人偿命吗?”我摇头冷笑道。

  果然,女人的思想永远是这么的幼稚和可笑。

  “什么?”邹文惠顿时呆若木鸡,整个人都愣住了。

  “妹子,知道你好心好意,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几句话就可以解决的。你也不是什么和事老,你只是我敌人的妹妹而已。不过广告我是认真地,因为我的确有一家学校和教学机构,你最好赶快给我做出来的。”我摸着下巴,然后叫来了服务员开始点菜。

  而后,便吃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邹文惠一直保持着沉默,低着头,偶尔吃一口菜。

  吃完了饭,我们就分开了,我回到了出租屋。

  邹文松和林长老都被我解决了,自然而然就没必要担心什么。

  我一会去,几个女孩看到了我,一个个都无比的开心,眼泪也流了出来,这么多天,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不过这一次是喜悦的泪水,她们终于不用担心我到底出事没有了。

  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感。

  “这几天你到底去哪了?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许轩擦了擦眼泪。

  “是啊,林哥你没事吧?”梁晓晓忙不迭点头道。

  “要不今天晚上我陪你!”林茹茹也开口道。

  我看了她们一眼,又看了张倩一眼,笑道;“没什么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放心好了,不用担心我,我是绝对不会出事的。毕竟,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这样的祸害,怎么可能出事呢。”

  “是啊是啊,这小子不可能出事,大家放心好了。”张倩立刻附和道。

  三个女孩子点了点头,也算是松了口气,都在擦泪水。

  “另外,跟你们说一下,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们了。”说完,我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几个妹子呆愣的站在原地,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完全没听懂。

  张倩也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回过神来,算是知道了我说的话的意思。

  也就是说,外面的都解决了,因此不用担心什么。

  #酷匠W网永久;免》费看{F小说

  我可以回来就是已经表达了这个意思。

  “我给你倒了一杯牛奶,你吃饭了没有?”就在我回到房间没一会儿,张倩推开门,端着一杯牛奶,然后缓缓的走到了床边的柜台放下。

  “牛奶?你确定不是你的奶!”我坏笑道。

  “德行。”张倩白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笑了一下,喝了一口牛奶,这时,手机又响了,我感觉今天格外的忙碌,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娜娜姐打来的电话,一接通,她就问我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仔细一问这才知道,原来许轩给她打了电话,问我失踪的事。

  我就说我没事,真的没事,失踪只是玩失踪而已。

  欧娜娜不信,非要跟我视频,还说要看看我被人打死没。

  我一听就乐了,说她是不是傻,我要是死了的话,谁在和你说话,难不成我是鬼魂,如果真要是鬼的话,我直接半夜钻你被我,搞得你夜不能寐,怀上鬼胎,然后我还是弄了视频通讯。

  视频中,我们看到了彼此,欧娜娜正在宿舍里面,旁边我还看到了一条妹子的细长腿,看起来肤色很好,而她则坐在自己的床上,一边和我视频,一边吃着东西。

  我就问你不是担心我嘛,怎么还一边视频一边吃东西,一点都不尊重我。

  欧娜娜却直接给了我一个白眼,说愿意吃,你管不着。

  “姐,你看我失踪了这么多天,你肯定担心我。而且,我最近一直憋着,心里面有火,不如这样好了,你把衣服脱了,裸着在我面前,让我看着你的娇躯来一发解决一下怎么样?你不需要做别的。”我立刻坏笑着说道。

  “做梦去吧,想得美。我身边还有妹子呢!”欧娜娜又白了我一眼。

  不过见我这么说,自然也就知道我没事。

  发生了什么事的话,我估计也不可能这么色和开玩笑了。

  “别呀,好不容易视频一次,如果看不到你完美无瑕的身躯,我是一晚上都睡不着的,让我看看嘛,来,露个低胸,让我看看你的雪中一点红。”我立刻撒娇的说道。

  “不可能,我已经说过了。不过嘛,倒是你可以脱衣服,反正我看得到,来,你脱掉,让我看看。嘿嘿,当然了,你也可以就这么来一发!”欧娜娜眼珠子一转,然后立刻说道。

  “糊你脸上?可是这也不是你脸,而是手机屏幕啊。到时候弄得手机全是,我这不是没事找事嘛。要不然,咱们一起脱好了。反正也不是没见过,这么害羞干嘛。”我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回击。

  “哟,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你身边妹子不少,许轩不就在你隔壁吗?直接过去干不就得了,反正你们以前也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想,她肯定不会拒绝的。”欧娜娜就是不脱,然后出谋划策道。

  “不行,许轩和我的关系是以前,现在我们只是朋友而已。而且,我现在只要你,其他的妹子都不要。来嘛,不要让弟弟我失望,脱掉脱掉,反正你晚上睡着了估计也会……”我有的时候也喜欢裸睡。

  “你可以YY呀,随便找一张岛国美女的照片,或者看你电脑里的小电影来一发,这不就得了。好了,我挂了。”欧娜娜知道我没事已经放心,再这么说下去,她真的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就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