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人都到齐了,我便领着他们前往林长老所在的堂口。

  邹文松的小弟被打了,而且还是被合作过的林长老的心腹打的,自然而然就会生气,因为两人的关系还不错,忽然一方开干,邹文松自然就坐不住了,想要反击一下,然后索要一个说法。

  来到了堂口的旁边,我们藏在暗处,没多久,邹文松就开车带着自己的小弟来了,一个个拿着砍刀,气势汹汹,显然是来兴师问罪来的。

  “兄弟们,南门的林长老手下的一条杂鱼打了我们的兄弟,你们说应该怎么办?”坐在车内,邹文松看着车外的手下,然后开口问道。

  “弄死他!”

  “伤我一个,杀他全家!”

  “绝对不能轻易饶了他!”

  他的小弟立刻一个个挥舞砍刀说道。

  “很好,给我进去,看到了人就打,看到了东西就砸。要是看到了林长老这个老脸的话,打一顿,然后带到我的面前来,老子倒要问问,为什么打我的人,为什么我看上的东西,他竟然还有胆子抢。”邹文松得知酒吧并没有到手,自己的小弟还被打了,真的是怒不可遏,立刻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先是打了一个电话给酒吧老板,对方立刻说出了自己看到的内容。

  当然了,这内容自然是偏向北门一方,故意抹黑南门这边。

  邹文松听完之后,顿时就坐不住了,亲自带着小弟们来兴师问罪。

  他手一挥,顿时,小弟就冲了过去,而他则独自一人坐在车内等待着。

  “哼,和张青一样的傻逼和自大。”我见时机成熟,立刻让隐藏的手下快速的冲了过去,将邹文松给围住了。

  李青率先到达,在邹文松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手伸进车内,将他整个人从车里面扯了出来,然后扔在了地上。

  这时,邹文松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了不妙,看来自己是上当了。

  林长老怎么可能会得罪自己,果然这样一思考,很多事情都清晰了起来。

  “哟,这不是邹文松吗?四大金刚之一,怎么,天气太热,躺在地上吹风吗?”我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到了邹文松的面前,随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是你!”邹文松顿时面色一变。

  “是我啊,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你和林长老合伙算计我,是不是感觉特别的爽。我的资源,我的股权,我的一切,几乎都被你们给瓜分的一干二净。然而,却想不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吧?”我挑了挑眉,点头道。

  邹文松死死的盯着我看了好久,面色阴沉无比,而后说道;“我妹妹到底是什么情况?想不到你小子回来了之后,人也变了,变得更加阴险和卑鄙了。按照你以前的风格,这种算计你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人嘛,总是会改变的,尤其是经历了一些大起大落之后。至于你的妹妹,放心好了,我只是灌醉了她,然后脱下衣服拍了几张照而已。虽然你妹妹漂亮,肤白貌美,但我没有操。”我摆了摆手,做人我还是有底线的,这种恶心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好,很好,这样好了。我们商量一下,从今以后,你不伤害我的妹妹,我也不伤害你身边重要的人如何?就比如赵丹,我想,她对你应该十分的重要吧。”邹文松深吸了口气,然后咬着牙朝我说道。

  “当然可以了,毕竟,你不仁,我自然会不义。我是什么人,你应该最为了解和清楚了吧。如果不是把我给逼急了的话,我当然不会做这种事。啧啧,想不到你的软肋竟然是你妹妹。”我当即点了下头。

  “老大?”李青忍不住朝我提醒了一下。

  我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邹文松,顿时咧嘴一笑,手一摆,说;“开始吧。我知道你们已经忍不住了,这货现在就在咱们的面前,只要不弄死他,想做什么就做吧。”而后,我朝着邹文松露出了一个阴冷的笑容,后退了几步。

  邹文松闻言面色一变,知道自己惨了,他真的想不到我这个人变化了这么多,尤其是刚才的表情,以前根本就不会这么做,尤其是当着他的面。显然,现在的我,已经是彻彻底底的换了一个人似得。

  “麻了个巴子,邹文松,老子草泥马。”李青当即银牙一咬,拿起看到朝着邹文松就砍了一刀下去,噗嗤一声,刀身划开了邹文松的衣服,顿时就出现了一条鲜红的痕迹,鲜血立刻就流了出来。

  解恨,爽,这一刻的李青,真的是感觉浑身舒坦。

  而后,周围的小弟立刻围殴邹文松。

  而邹文松只能是护住脑袋,蜷缩在地上,承受着攻击。

  “嗤,邹文松,你也有今天啊。”我昂着脑袋,蔑视的看着邹文松,眼神冷漠无比,看到这一幕,我刚才的确十分的得意,可,此时此刻的我却十分的不在意,我就那么静静的看着。

  看似短短半个月左右,可是大家都经历了很多,我其实还算好,可是李青等人,我的兄弟们,一个个却被北门的人欺辱,被南门自己的人排斥,两边都不是人,过的很不好,因此,他们彻底的爆发,揍得十分用力。

  不过,邹文松的小弟却也反应过来了,他们有人看到自己的老大被揍,自然就快速的召集返回。

  而后他们冲了过来,几个人蹿入人群当中,立刻护着邹文松。

  小弟们誓死保护着邹文松,因为猝不及防,我的人被冲开了。

  》@更(新Q最'快m上n酷S:匠网%M

  而后,邹文松被小弟护着,快速的朝着远处跑。

  “玛德。”李青直接拿着砍刀猛地一甩,朝着邹文松扔了过去。

  不过因为有小弟扛着,所以砍刀只是砍倒了垫背的小弟身上。

  然而,我并不着急,甚至十分的淡然,因为此时此刻的邹文松已经受伤。

  “老大追不追?不爽,还没打够呢!”李青立刻朝我问道。

  “不着急,我问你,人受伤了的话,会去什么地方?”我开口问道。

  “当然去医院啊。”李青回答了之后,顿时茅塞顿开。

  “所以啊,不着急,今夜还长,慢慢来。”我轻笑道。

  “好,我现在就带人去医院,距离这里最近的医院刚才我扫了一眼,按照这架势,邹文松绝对会去哪家医院。”李青用力的点了点头,而后就领着手下朝着医院走去。

  我没有去,而是打车去了另外一家医院,我准备看看张亚和万超。

  然而,等来到了这家医院,我立刻看到了一个熟人。

  邹文松!

  没错,是邹文松,他们竟然没去李青那个医院,十分机智的半路打车来到了这家医院,然而,却想不到忽然碰到了我,而且,更重要的是,邹文松只带了两个人护着他,其余的小弟估计引开李青他们了。

  “这就是命啊。”我站在诊室门口心中冷笑道。

  他们检查完就出来去病房,我立刻转身蹲在一个老人的身边,故作扶着她,等邹文松和两个小弟离开了之后,我这才起身然后盯着他们的背影看。

  我看了一眼诊室里面的医生,忽然灵机一动,立刻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长得很漂亮年轻的实习医生,也就二十多岁,长的不高也不矮,给人一种小鸟依人,小家碧玉的感觉。柳叶眉弯弯的,喜欢微笑,身材不说极品,但是却也圆润挺翘,很吸引人。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鹿菲抬起头来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

  我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千块钱,说;“我有点冷,给我一件你的白大褂吧!怎么样?”然后,便期待的看着她。

  “什么?买我的白大褂?你神经病吧!”鹿菲诧异道。

  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穿的白大褂卖掉。

  正常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咳,医生,我其实是一个病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很冷,可是周围的人都不愿意卖给我。都说,医生和护士是天使,喜欢帮助病人。我就想要买一件白大褂而已,穿一下,保暖。”我有些尴尬,可是不得到的话,我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因此继续坚持。

  “病人?什么病?脑子有病?”鹿菲白了我一眼。

  我一咬牙,直接把上衣一脱,然后说道;“你看,我身上这么多的伤口,真的是很冷,我感觉发烧了。你看我皮肤,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鹿菲打量了一眼,一看到我身上的伤痕,顿时大吃一惊,很难想象的到,如此年轻的一个人,竟然有这么多的伤口,而且一看就知道是最近出现的,也就是说,我没瞎说,的确是一个病人。

  “这…只是白大褂一般不给别人的!”她犹豫道。

  “我冷啊,拜托了姐姐。”我眼泪都快出来了。

  “唉,你这样让我很……”鹿菲柳眉一蹙。

  “天使,天使姐姐,我都说了我是病人你担心什么?等明天我从家里回来肯定还给你,只是暂时借用一下而已。实在不行的话,等你下班了,我带你去我家,这样总可以了吧?!”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好,一千块压在我这里,等你明天还给我之后钱你还是拿回去吧。大家赚钱都不容易,看你这伤势,估计出了大事吧。”鹿菲无奈的点了点头,对方都这样,就差跪下了,她自然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而且,花一千块钱买一件白大褂,这多少也不值得。

  显然是急用,而且一看就是病人,应该就是单纯的冷了。

  “谢谢谢谢。”我立刻咧嘴一笑。

  这么扯淡的话都可以信,我感觉这个医生很单纯,明眼人瞬间就可以听出来不对劲,可是她虽然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被我给感动了。说实话,刚才我就差把裤子也脱掉了。

  “记住哦,你一千块还在我这里,明天一定要来还衣服。你这人,唉,要不是看你是病人的份上,我才不会把白大褂给你。我这么信任你,你也不要辜负我的信任哦。”鹿菲深吸了口气,挺了挺胸脯,然后认真道。

  我忙不迭的点头,不断的保证,然后拿着白大褂离开了。

  “咦,还有她身上的香味,啧啧,真好闻,我都舍不得还回去了。一千块换这衣服,挺值得。”我穿着白大褂,很快就来到了邹文松的病房,而后推门而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