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到了酒吧,林长老的心腹一看竟然没营业,也是有些惊讶,按理来说,这么火爆的酒吧,这种时候了,应该正在赚大钱才是,好在门没关,心腹看了我一眼,而后便一起进入了酒吧内。

  “老板?老板呢!死哪去了?!”心腹立刻大声喊道。

  空空的酒吧,灯光明亮,异常安静,感觉格外渗人。

  “来了来了,你们是谁?你们有什么事情吗!”酒吧老板立刻从自己的办公室内走了出来,看了看我和心腹之后,忙不迭的走到跟前,而后带着一丝紧张和拘谨的询问道。

  “玛德,怎么不营业啊?”心腹皱眉反问道。

  “唉,不是不想营业,而是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觉得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我太累了。不知道两位先生,你们有什么事情吗?如果喝酒的话,我可以现在给你们拿。”酒吧老板也不是傻逼,自然看出来了来人的不一般,因此想着能不得罪就不得罪的心思立刻解释道。

  “啧啧啧,装,继续跟我装,发生了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酒吧只要一开门,尤其是你这个酒吧,绝对的赚大钱。好了,我也懒得跟你废话,等着酒吧变成了我老大的,想喝酒,自然可以自己拿。”心腹眉毛一挑,嘲讽的看着酒吧老板,而后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您的意思是?”老板眨了眨眼睛。

  “当然是要买下你这个酒吧了。合同老子都拿来了,速度,麻利一点,合同一签,这里就不是你的了。”心腹朝我得意一笑,而后拿出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合同在手中拍打了几下,旋即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这…这价钱方面……”酒吧老板连忙问道。

  “钱,你特么的还想要钱?”心腹顿时眼珠子一瞪,恶狠狠的说道。

  “你让我卖给你,自然就得拿钱来买了。总不能一分钱不给,就像让我把这酒吧送给你吧。我经营了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听心腹说竟然不愿意给钱,酒吧老板顿时急了,立刻说道。

  “知道我是谁吗?老子是南门林长老的手下,你敢和南门提钱?当初那个废物欧阳林在这里看场子,你知道他是我们南门的叛徒吗?你勾结叛徒,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吗?赶快签合同,然后给老子滚蛋。”心腹闻言顿时冷笑道。

  酒吧老板顿时愕然无语,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咳。”

  我咳嗽了一下,吸引了酒吧老板的注意,然后使了个眼色。

  酒吧老板愣了一下,随后立刻醒悟过来,忙不迭的说;“这位先生,我知道你南门惹不起,我也知道欧阳林的原因才导致了我酒吧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过,很不好意思啊。其实,这酒吧北门的四大金刚之一的邹老大也看上了,并且还出了价钱,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过来了。”

  “北门邹文松?”心腹听了顿时有些惊讶。

  邹文松竟然也想要得到这个酒吧,按理来说,既然是北门的话,那么他自然有些退缩,可是,自己的老大已经说了,必须要得到这个酒吧,因此在这种时候退缩,一旦惹怒了老大的话,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玛德,北门了不起啊?老子还是南门的人!知道我是谁的手下吗?林长老的手下,就算来的是邹文松,那又如何?他见到了我老大也得客气一些,别跟我将这些有的没的,来,等着他,老子就在这等着。”心腹看了我一眼,随后干笑了一下,然后朝着酒吧老板不屑的说道。

  从以前到现在,南门和北门一直都不对付,互相看不顺眼。

  谁要是倒霉的话,另外一方都会喜闻乐见,甚至是背后来一刀。

  既然有老大撑腰,他自然也有了底气,也敢和邹文松刚正面。

  .酷n^匠网95唯z(一)|正c?版,Z2其,√他2都_◎是Q盗_版

  尤其是,旁边还有老大派过来的人呢,气势自然不能弱了。

  “哼,果然上当了吗?傻逼一个,我倒要看看,等邹文松来了,你会怎么说话,还会不会和刚才一样的嚣张和不屑。”见这心腹如此状态,我心中冷笑连连,不过表面上仍然面无表情。

  酒吧老板缩着脖子,呆愣的站在原地,也不说话。

  一时间,整个酒吧再一次的寂静起来,只有连续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没过多久,北门的人来了,不过邹文松没来,而是派了一个手下。

  “什么?你个傻逼玩意也想得到这酒吧?你特么做梦去吧!我老大说了,这酒吧本来就是北门看着,既然要卖的话,自然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们南门的傻逼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邹文松的小弟来了之后刚问,就直接被心腹给打断了,然后便说出了自己来的目的。

  顿时,两个人就针尖对麦芒,谁看谁都不顺眼了。

  “邹文松竟然没来,也对,就这种小场面,本来就觉得轻而易举,自然就不会亲自来了。”我心中有些失望,但是却也在意料之中,而后,我踏前一步,走到了林长老心腹的旁边,凑近他的耳朵说;“这酒吧,老大说了,一定要得到手,就算是北门的人来了,那也不能让掉。你要是做好了,奖励少不了。”

  心腹听了我说的,顿时眼前一亮,忙不迭的说道;“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让老大失望的。北门了不起啊,不就是一个小杂鱼而已嘛,还敢跟老子蛮横,哼。”想不到还有奖励,他真的是激动无比。

  “小子,识相的话就给我滚蛋,这里不是你们这种没落的地方出的人可以待下去的话。玛德,连钱都拿不出来,还想得到酒吧,做梦呢吧?”邹文松的小弟很是瞧不起林长老的心腹。

  从酒吧老板那里得知,原来这货竟然都不打算给钱。

  这让他很瞧不起。

  不过也释然,毕竟小地方,穷逼嘛,自然没钱了。

  “草泥马,你说谁呢?北门就了不起啊?没了虎哥,你们也就是一群渣渣而已。真给脸了是吧?”心腹顿时勃然大怒,想不到北门的人竟然如此嚣张。

  “就是,北门了不起啊。现在你就一个人,信不信我们两个直接废了你?邹文松不在,你就是个渣渣,真以为我们会怕你不成!”我立刻附和道。

  “人多了不起?你们南门的人再多,也比不上北门知道吗?我们随便一个,都是精英,而你们全是一群杂鱼。”听了我说的,又看到心腹面色狰狞,邹文松的手下也是有些怕了,不过面子还是要的,咬着牙不甘心的说道。

  两人说着说着,一言不合就准备开干。

  我见差不多了,就说;“这酒吧我看大家谁也得不到,不如这样好了,咱们好歹也算是合作过,你们老大心里清楚自己得到了什么东西。不如你们老大和我们老大亲自商量,这不就可以了?”

  “你…怎么说话呢!”心腹疑惑的看着我。

  我立刻朝他使了个眼色,他这才露出恍然的表情。

  “这…你特么谁啊?”邹文松的小弟惊疑的看着我。

  “大家都是手下,何必因为这种事情吵起来呢?我们两个人,你才一个人,真要是动手的话,你自然不是对手。只是,我们也不想受伤,既然是老大想要得到这个酒吧,还是交给他们好了。”我没有因为他的语气而生气,而是继续解释道,因为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一下两人的火气。

  我说完了,他们顿时点了点头,看了彼此一眼,然后沉默了下来。

  因为这种事情而受了伤真的不值得。

  心腹其实很心虚,对方说的也是实话,北门本来就比南门强。

  不过他忍不下这口恶气。

  我嘴角一翘,暗自得意,给酒吧老板使了个眼色,然后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酒吧。

  等回到了刘强那里之后,刚进入关着林长老的房间,他的心腹就打电话过来了。林长老刚开始很抗拒,不过在我的威逼之下,还是接了这个电话。

  从心腹那里得知,我走了之后,他们还是干起来了,双方谁都不服谁,又没有我劝架,再加上酒吧老板在旁边煽风点火,顿时,两人再一次一言不合,干了起来,暴怒之下的心腹把邹文松的小弟给打趴下了。

  酒吧老板吓跑了,合同签不了,现在又得罪了邹文松,问林长老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

  林长老顿时吓坏了,身躯一个哆嗦,眼神当中全是惊恐和害怕,他算是明白过来了,我的心思估计就是想让他们狗咬狗。

  我立刻逼迫他告诉自己的心腹,说无论邹文松的人怎么样,反正开干就是,有老子在,你们也没必要怕什么,邹文松算个屁啊。

  有了老大撑腰,心腹自然底气十足,也就不怎么怂了。

  挂了电话,我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欧阳林,你这么做会导致南北真正的开战知道吗?原来你是这个打算,千万不要这样啊。”林长老用力的咽了口口水,话说完了,自然也知道了我的打算,因此心中很是担心和害怕。

  “跟我有什么关系?因为你们两个,导致鹿哥死了,很多事情的发生。我管他开战还是不开战。我要做的,就是报仇,我要让你们知道,得罪了我欧阳林,你们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林长老,你就当一个见证者吧。”我眼神一冷,直接一脚踹在他的胸口,用力的一踩,死死的把他践踏在地上。

  而后,我离开了这里,前往堂口。

  我把堂口现在能够调动出来的打手都召集了过来。

  “怎么了?这么晚忽然叫我们集合!”李青很是疑惑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要干邹文松,你说怎么了!”我淡淡道。

  “什么?卧槽,老子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天,走走走,咱们现在就走,老子要把这货给砍死,马勒戈壁的,这孙子把我们弄得太惨了。”李青听我一说,顿时激动坏了,拎着砍刀就准备往外走。

  “别着急,圈套已经弄好了,就等着他自动跳进去。”我拦住了李青。

  我故意在酒吧里面拉架,将生气的二人冷静了不少,然后借故离去,目的就是为了等他和邹文松的手下回过神来,然后酒吧老板借着不满合同不给钱故意煽风点火,心腹肯定会和邹文松的手下干起来。

  一切的关键都是酒吧老板,不得不说,他做到了。

  “好戏,要开始了!”我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