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们……别!”林长老再一次的认怂了。

  我不以为然的说道;“就算另外两个长老和北门来找你,那又如何?你在我手里,就算老子要死的话,死之前也会拉你做垫背的。玛德,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觉得自己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没事,我来教训教训这不听话的孙子。”李青眼珠子一瞪,当即一脚踹在林长老的胸口,直接把人踹翻在地。

  打的差不多了,我就阻止了李青继续的殴打,然后跟林长老说;“打电话给你的人,放掉被你抓的我的手下,还有不许再监视林霞。你现在在我们手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我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只能作什么。”

  “欧阳堂主,这件事我可以立刻就打电话过去放人,但,我都表态了,你是不是也要意思意思?我承认现在的我,的确是没资格,可是,我很怀疑我的人身安全。不如这样好了,你先放了我,一切都好商量,毕竟,咱们都是南门的人嘛。”林长老咽了口口水,看了李青一眼,认真道。

  “给你脸了是吧?玛德!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给阉了?把你慢慢的折磨死!”李青直接拿出刀子在林长老的脸上划了几下,手也一直都在颤抖,仿佛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很想给对方来几刀见见血,毕竟,前段时间自己一直都被欺负。

  林长老当即就傻眼了,好半天这才回过神来,然后无奈的妥协了。

  自始至终,我都冷眼看着,这种跳梁小丑,说实话,老子都懒得说话。

  我悄悄的回到了堂口,然后见到了林霞姐。

  林霞一看到我,也是愣了好几秒钟,随后眼泪立刻就流了出来,她直接跑到我的面前,扑入我的怀中,然后开始哭泣起来,搞的我举得有些莫名其妙,因为这哭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些不同寻常。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回事!”我连忙问道。

  “鹿…鹿哥…鹿哥死了!”林霞哽咽道。

  “什么???”我惊呼道。

  “真的。”林霞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怎么可能?鹿哥只是植物人,怎么就死了呢?”我如遭雷击,整个人瞬间木然,腿一软,差一点坐倒在地,一直以来,我这么努力都是因为希望鹿哥醒来的时候可以看到我没有辜负他,我做得很好,可是,现在他人死了,我做给谁看?

  为什么要这么的残酷?

  更&新最x快◇G上酷5匠网+L

  “就你消失的那几天,鹿哥死了,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他。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林霞哭的整个人就跟个泪人似得。

  虽然她已经想要找别人了,可是,她和鹿哥毕竟以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两人之间的感情其实挺深的。

  我深吸了口气,擦了擦流出来的眼泪。

  一切都是因为南门和北门的那几个人,没完,绝对没完。

  我把这笔账都算在了这些人的身上。

  现在的我还不能倒下。

  休息了一会儿,林霞一边擦眼泪,一边把我带到了她的办公室。

  “虽然股权他们分了,但是,毕竟你生死未卜,没有你的签字,根本就不算数,一分钱也拿不到。不过你出现了的话,他们肯定会动手,一旦你死了,股权肯定没人敢继承,到时候一切自然而然就落在了他们手中。”林霞将合同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而后说道。

  “你别担心。”我喝了口水,恢复了一下,然后认真道。

  而后,我离开了堂口。

  对于鹿哥的死,我真的十分的愧疚,感觉就像是我没有照顾好他一样。

  或许我关注的多一点,他可能就不会死了。

  “我要报仇,一定要报仇,为了我,也为了鹿哥。”我捏紧了拳头,锋利的指甲直接刺入了掌中,剧烈的疼痛让我倒吸一口凉气,不过我仍旧没有松开,反而握的更紧了。

  我想报仇,可是手头上的人根本不够,就算是拉上刘强也一样。与邹文松对碰,完全就是在以卵击石,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思来想去,我找到了酒吧的老板,或许可以在他这里找到办法。

  “是你?你快走吧!”酒吧老板一看到我,顿时吓坏了,连忙催促道。

  我沉默着,直接揪着他的衣领,去了里面的办公室内。

  “现在什么情况?”我把门锁好,然后问道。

  “唉,现在的酒吧,已经越来越不行了。北门的人看了这里,天天免费的吃喝,还糟蹋跳舞的小姑娘,我真的是想要关门了。”酒吧老板重重的叹了口气,眼神有些黯然。

  “哦?”听了之后我眉毛一挑。

  “邹文松还想把我的酒吧买下来,可是给出的价钱太低了。”酒吧老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随后痛苦的说道。

  听到这个,我顿时眼前一亮,感觉机会来了。

  “对了,林长老就在我手上,只要他怕死,那么我说的什么他都会照做。既然如此的话,何不利用他的手下来对付邹文松?让他们自己狗咬狗,而我坐收渔翁之利。”我心中暗自琢磨道。

  “林老大,你现在怎么样?什么情况!”酒吧老板见我不怎么说话,顿时急了,连忙开口问道。

  “情况还行,其实也不是特别的糟糕。一旦我帮你把酒吧从北门的手里抢回来了,你说,是不是应该……嗯?”我摆了摆手,而后朝着他眨了眨眼睛。

  “怎么?你有办法了?如果你可以做到的话,酒吧以后还是由你来看场子,真的,而且赚到的钱,你也会得到更多。别的不说,至少你更加的有人性,而不像北门的这些人。”酒吧老板顿时激动无比,然后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跟邹文松打电话,告诉他,你同意卖掉酒吧。有多惨说的就多惨,总之要让邹文松觉得你是心甘情愿卖掉。让他过来跟你签合同,酒吧的话,今天晚上就不要营业了。反正名声都被北门的人弄臭了,估计也没什么人来。”我立刻朝着他认真说道。

  “哦,我知道了,我懂了,放心吧。”酒吧老板也不是傻逼,听了我说的之后,顿时就明白过来了,这是要瓮中捉鳖啊。

  所谓擒贼先擒王,邹文松一旦被抓住的话,其他北门的人自然就乱了。

  “好了,我先走了。”而后,我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对了,那个林老大,晓晓过的怎么样?”酒吧老板连忙问道。

  “她过的很好,很开心。”我点了下头,而后离开了酒吧。

  回到了刘强这,我立刻就来到了林长老的面前。

  “怎么?你…你有事?”一看到我又来了,林长老顿时无比的紧张,虽然我和李青不一样,李青揍他,但,其实他怕的反而是我,因为越是咬人的狗越是不叫,虽然我没动手,但,内心当中估计已经忍耐不住了吧。

  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你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林长老,我们来商量商量一件事情吧。”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什么事?”林长老眨了眨眼睛,很是紧张的看着我。

  “你说,你现在被我抓住了,关在这里。我打赌,你应该十分想要逃出去,可惜的是,你的手脚都被捆住了,根本就无法挣脱。与其如此浪费你周围的资源,不如让我来用一用,怎么样?”我挑眉道。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林长老感觉有些不妙。

  “没什么,只是让你的手下做一件事情而已。这对你来说,只是一句话,一个电话,十分轻松,轻而易举就可以搞定的事。而我给出的条件,相信你应该不会拒绝吧。”我摆了摆手,说的很轻松,因为我是不会跟他说我的想法。

  “什么条件?”林长老紧张的冷汗都出来了。

  “我可以让李青少揍你几下,只要你听话,甚至可以不揍你。怎么样?你就当个猪,被我们圈养着,等什么时候肥了,我们再什么时候放了你,送你回家!!!”我走到他的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欧阳林,你到底想做什么?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没必要这样吓我吧?我承认因为我贪了一点,所以把你弄成了这个样子。可,至少现在为止,你也没死啊。而我呢,你看看我,我嘴巴里面还有臭袜子的味道。”林长老很痛苦,这一晚上根本就睡不着,就算睡着了,一有动静就猛然惊醒。

  “我不是吓你,因为这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思。我说的很明显了,只是要利用利用你手中的资源而已。来吧,乖乖的听话,打个电话给你信得过的手下,然后让去xx酒吧去收购这家酒吧。”我拿出手机,然后在他面前晃了晃,不过眼睛却眯起,里面闪烁着若有若无的寒芒。

  林长老悚然一惊,身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被我的眼神吓得半死,忙不迭的说出了自己心腹的号码,然后满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拨通了这个号码,然后让林长老开口,我根本就不担心这老小子忽然大声喊他在什么地方,因为我知道他不敢,他怕死,他知道一旦说了,基本上自己这条命也就玩完了。

  接到了老大用陌生号码打过来的电话,心腹也是有些惊讶,因为对方消失了一段时间,真的是把他们都吓坏了,得知没什么,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很是听话的说立马就去办。

  我让林长老告诉他的心腹等一等,我也一起去。

  “这样不就对了?林长老,你识趣,我自然也不会伤害你。还有,鹿哥的死,你应该知道了吧?有什么想法吗?好好的一个人,变成了植物人,然后现如今又死了。”我放下手机,而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这…呵呵呵……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林长老抖了抖脸颊道。

  “哼。”我冷哼一声,而后转身离去。

  很快,我就来到了林长老心腹的所在,因为我化了妆,因此他并没有认出我就是欧阳林来。我们交流了一下,我告诉他,林长老吩咐的,让我跟着你一起去,这家酒吧他觉得很不错,所以一定要搞到手,如果有人捣乱的话,直接冲上去就是干,无论对方是什么人。

  心腹根本就没有怀疑,因为他还不知道老大已经被我抓走绑起来了。

  还很友好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鹿哥,你就等着吧。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心中咆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