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之前就已经猜测了一下大概的情况,此时赵丹说了出来,基本上和我猜测的差不多。我没生气,毕竟,赵丹不是有意为之的欺骗我,而是被要挟了,因此,我知道她是被动,其实她内心十分的痛苦,毕竟,我是她的男人,而她却要不断的伤害我。

  “我知道你内心有多痛苦,放心好了,我是不会生气的。这件事,其实多多少少,和我也有一些关系。邹文松之所以拿你的父母来对付我,主要还是我已经开始威胁到北门和他的地位了。我发展的太快,也怪我有些太轻松和自大。”我摇了摇头,忍不住深吸了口气,随后伸出一只手开始摩擦她的脸颊。

  “你不生气就好,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父母,估计你也不会上当,不会被他们这么的弄。到现在,就是因为我的原因,害得你堂口都半死不活,李青他们也不断受到伤害。”赵丹真的是很难过,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滚烫的泪水从脸颊划过,一条水痕落入胸脯的罅隙当中。

  我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笑道:“不要哭了,再哭的话,就真的很丑了。本来你这么漂亮,可是因为哭哭啼啼的,变成了一个丑妹子。唉,以前漂亮的跟朵鲜花似得,现在哭的五官都挤在一起了。”

  “哪有?五官没有挤在一起!”听了我说的,赵丹顿时用手摸了摸脸,摸了之后,根本就没有挤在一起,立刻明白过来被我骗了,顿时嘟着嘴摇了摇头,不过却也因为这个倒是不哭了。

  “那就好,走,咱们出去吧。这厕所的味道不好闻,你不信嗅嗅你身上的气味,现在和厕所一个味道咯。”见赵丹不哭了,我也是松了口气,而后故作皱着鼻子,扇了扇鼻子面前的空气。

  赵丹立刻嗅了嗅自己的衣服,然而根本就没有变味,又上当了,立刻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后破涕为笑道;“你啊你,都这种时候了,竟然还愿意浪费时间让我开心。你……谢谢你!”

  我微微一笑,而后拉着赵丹从厕所走了出去,回到了饭桌上。

  李青等人一看我这么快就出来了,顿时一个个都惊讶无比。

  “哟,说好的一个小时呢?这才多久?五分钟?啧啧啧,想不到老大你竟然秒射的节奏啊。五分钟,我可还只是前戏而已呢。”黎元龙打量了我和赵丹一眼,随后坏笑道。

  “那不一定,这小子能干多久,我心里清楚。按照我琢磨啊,估计是憋得太久,所以一不小心没忍住,就……嘿嘿,反正啊,不着急,这不都晚上了吗?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呢!”李青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刘强喝了口啤酒,笑道;“玛德,看看你们,真的和以前一个样。”

  我和刘强碰了一杯,说道;“大家都和以前一个样,只是怎么说呢,大家都长大了,因此这种感觉就弱了不少。来,大家干了,这些天大家一直担心我的死活,十分的不好意思。请大家放心,我一定可以活到死。”说完之后,我立刻再一次狠狠的灌了一大口,一口气就喝光了。

  其他人见状,也是感触颇多,也跟着喝光了。

  我看喝的差不多了,就说;“时间不早了,大家如果没事的话就散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的妹子。今天我很开心,除了亚哥和万超之外,大家都还安全。有你们在,你们还活着,老子我就知足了。”我拍了拍胸口,或许是酒意上来了,看人的时候有些眼花。

  “玛德就让我们走?好多天没看见,你回来了,我们怎么可能有心情找妹子?况且,现如今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妹子也难找咯。”李青直接白了我一眼,这才哪到哪,忽然就要散,这不是扯呢嘛。

  “就是,接着喝啊,我都还没过瘾呢。最近几天,老子一直都没怎么喝酒,睡觉也不舒坦。你回来了,老子真想一醉方休,好好舒服的睡一觉。女人说实话,玩多了也就腻了。”黎元龙也点了点头,很舍不得就这么分开,毕竟,已经分开了半个多月,这才再次的汇合又分开,实在是有些不爽。

  我打了个酒嗝,然后说道;“你们啊,我知道你们的心情,可是,不要忘记了,此时此刻的我们,还在一条小船上,外面就是狂风巨浪。这几天我们要保持清醒,喝一点就可以了,过几天,咱们干大事。现在已经把林长老绑过来了,接着,就要开始收拾邹文松了。”

  听了我说的话,李青等人对视了一眼,全部点了点头。

  既然是这个意思的话,那么当然不能喝醉,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

  “林哥说的对,大家一定要保持清醒。你们要是不愿意回家的话,就在这里睡觉好了。反正我这酒店也没人来吃饭,直接桌子一搬,打个地铺就好了。”刘强的心思和李青等人一样,只是,他更加的成熟一些。

  随后,我和赵丹离开了酒店,一路小心翼翼,来到了她的新房。

  赵丹扶着我坐在了沙发上,而后去倒水,这时,我接到了消息,拿起手机一看,是张倩发来的,问我怎么样了。

  我立刻回复,告诉她我很好,现在正准备睡觉,和李青他们聊得很开心,十分的嗨皮,你也别和其他人说我回来了,这个消息必须要保密。

  没一会儿,张倩就回复了,说大家都十分担心我,这些天都没有睡好觉。

  我说我知道,只是现在还不能露面,反正半个月都等了,也不在乎这几天的时间,放心好了,我既然回来了,自然要把一切都做好,现在和你们见面实在是太危险了,会连累了你们的。

  又聊了一会儿,我抬起头来,发现赵丹不在,就跟消失了似得,水杯放在远处厨房的桌子上,我喊了一声,赵丹的声音从浴室当中传出,我误以为她在上厕所,没一会儿,她打开了门,我却看到她竟然穿着一套睡裙。

  我的眼睛立刻就被吸引住了,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诱人,真的很诱人,穿上睡裙的赵丹,就像是一朵洁白的莲花,可是,这莲花除了纯洁高贵之外,竟然还带着一种魅惑。修长圆润的双腿在灯光下闪烁着白光,一路向上,前凸后翘,肥臀丰胸,饱满的胸部把睡裙都给撑得仿佛里面放着两个巨大的木瓜似得。

  尤其是脸,精致的五官粉雕玉琢,红润的薄唇微微翘起,带着一丝微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可以射出闪电似得,一眨一眨,弄得我心尖发颤,立刻就涌起了一种冲动。

  “你…你不是倒水吗?”我用力的咽了口口水。

  “我不是看你聊得很开心吗,所以就抽空洗了个澡。”赵丹微微一笑,扭着水蛇腰,缓缓的朝着我走来,在路过桌子的时候,把水杯拿起,然后走到我的面前弯着腰,将水杯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顿时,就被这圆润丰满所吸引,眼睛根本就挪不开了。

  “喝口水吧。”赵丹轻声道。

  我点了点头,接过水杯直接一口气喝光,可是,不但没有熄灭我心中燃烧而起的浴火,反而就跟火上浇油一样直接就烧的更加强烈,我当即就把水杯一扔,然后将面前的赵丹抱起,而后朝着卧室走去。

  赵丹就这么睁着大眼睛盯着我看,一句话也不说,可是呼吸却十分粗重。

  我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而后在床边的桌子打开抽屉,扫了一眼,立刻就看到了买好的套子,我拿出一个便准备撕开。

  “不用。”谁知赵丹却直接抢了过去,然后随手一扔,把这个套子扔在了地上,然后娇躯缓缓的躺下。

  我瞪大了双眼,而后毫不犹豫和迟疑,直接就扑了上去。

  …………

  第二天早上我醒了过来,赵丹躺在我的怀中,蜷缩着,仿佛就跟一个小猫咪似得,床十分的凌乱,衣服也四处都是,昨晚上我感觉自己经历了有史以来最疯狂的一次,也是感觉最强烈的一次。

  “嗯?你起来啦!我去给你做饭!”赵丹被我弄醒了。

  我琢磨了一下,然后跟她说;“你给邹文松发消息,告诉他我没死,而且还打电话给你了。”

  “这么早?”赵丹有些疑惑和惊讶。

  “时间没关系,你只管照做就是了。”我摆了摆手道。

  赵丹点了点头,立刻反身从旁边的枕头下面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而后给邹文松发了消息过去。

  没一会儿,邹文松就回复了。

  他跟赵丹说;我相信他没死,因为根本就没找到尸体。你把他叫回来,我会安排人手。

  赵丹连忙问她的父母怎么样了。

  邹文松回答说过的很好,只要你乖乖听话,父母肯定安全无比。

  “现在该怎么办?”赵丹朝我眨了眨眼睛。

  “我饿了,你去做早饭吧。”我轻笑道。

  赵丹点了点头,缓缓起身,然后开始穿衣服。

  我朝着她的翘臀拍了一下,而后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李青他们打电话。

  nJ看正%版_章“K节h上√酷匠d网

  等我早饭吃的差不多了,李青他们也来了。

  “哟,小哥,看你的气色,似乎一晚上没睡的节奏啊。怎么,一晚上都没停歇吧。瞧把你憋得,哈哈哈哈!”李青等人一来就坏笑的看着我。

  “艹,我愿意,你们管得着吗?”我白了他们一眼。

  而后,我把情况说了一下,让大家开始等待邹文松的到来。

  然而,过去了好久好久,邹文松没来,他的手下也没来。

  我拿赵丹的手机发短信问怎么回事,邹文松回复说暂时不来了,避免打草惊蛇,等我回来了再说,让赵丹先拖着。

  “玛德,这老小子还挺谨慎,不过也无所谓。看来他并不知道我已经回来了,很好,接下来咱们琢磨琢磨。”我放下手机,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抿了一口,而后扫了一眼李青他们几个。

  “他要是来能多好啊?直接就解决掉!我看林长老一个人挺孤独的,两个人作伴的话,应该可以玩牌。”李青眉毛一挑,不得不说,真的是有些失望,他其实挺期待邹文松来的。

  “是啊。这小子弄得我们好惨。”黎元龙附和道。

  我邹着眉头眨了眨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