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电话给黎元龙欧阳辰李青他们几个,告诉他们,老地方集合。”我见张倩低着头,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便开口说道。

  张倩点了下头,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来到了刘强的饭店,我发现根本没生意,一进去,只有赵丹一个人憔悴的站在饭店的角落里抽着烟,神情落寞。

  虽然意料之中,可仍然让我有些不舒服。

  “你怎么了?是不是思念我太辛苦!”我故作轻松的笑道。

  听到了我的声音,赵丹这才回过神来,然后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还以为是幻觉,可是却发现我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近,近到可以看到彼此眼神深处的东西,近到可以呼吸到彼此身上熟悉的味道。

  赵丹很是激动和兴奋,眼神重新焕发了光彩,她在原地转来转去,感觉就像是一个紧张的小姑娘似得,好一会儿,这才理清脑子,然后拉着我就朝着饭店的包房走去。

  “你没事就好,我真的很担心你。”赵丹为我倒了一杯水。

  “你们……呢?”我眨了眨眼睛。

  “唉,这段时间生意一直都不好,总是有人来闹事,你看,现在都什么时间了,可是来个吃饭的都没有。刘强呢,估计现在还在家里面喝酒呢吧?他已经很少来这里了!”赵丹重重的叹了口气,要多无奈有多无奈。

  我默然无语,看来,他们都以为我死了。

  没多久,李青第一个来了。

  刚开始接到张倩的电话,他以为是对方在开玩笑,可是一说到老地方,他顿时毫不犹豫和迟疑的来了,当真的见到了活着的我,顿时无比的激动和兴奋,眼泪哗哗的掉,我们两个当即就抱在了一起。

  “你小子,我…我…我真的以为…以为你……”李青用力的捶了一下我的胸口,然后欲言又止,那个字就是说不出来。

  “以为我死了是吧?你兄弟我没这么容易死掉!”我笑道。

  很快,黎元龙欧阳辰等人也来了。

  一看到我也是大吃一惊,都以为是幻觉。

  “你小子去哪了?”黎元龙猛灌了一口啤酒问道。

  其他人也好奇的看着我。

  “运气好,在路口被卖西瓜的老夫妻给救了,我在农村待了十多天,等身上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这才回来的。”我也喝了一口啤酒,然后说道。

  最新dI章。节√$上,z酷/匠网ol

  “现在是这样的,林长老掌权,堂口也被监视了起来。最狠的是邹文松,现在只要我们有点动作,或者看到了我们就来打一顿。也不狠揍,只是打一顿。玛德,真的是想弄死他个狗日的。”黎元龙点了点头,然后说了一下情况。

  “这样吗?”我点了点头。

  “玛德,直接去和他们拼了得了。”李青猛地一拍桌子起身。

  “你小子别冲动,我好不容易活着回来了,难道你还想我看着你去送死?邹文松先别管,清理一下咱们南门再说。首先必要的,就是把林长老给弄了。不过,我就怕万超会被他们祸害死。”我皱着眉头,而后琢磨道。

  “这样好了,就先弄林长老,只是,不能我们去监视,大家都是熟人了,一碰面就认识。”黎元龙看了看李青和欧阳辰,然后摇了摇头。

  我指了指旁边的饭店伙计说;“让他去好了,生面孔,林长老根本就不会起疑心和在意。”

  伙计看我指着他也是愣了一下,不过没迟疑多久,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傍晚的时候,我们在吃饭,伙计回来了。

  “林长老带人去汗蒸了,不过身边的人不少,看得出来他十分的谨慎。”伙计喝了一口酒,喘了口粗气,然后说道。

  我们几个对视了一眼。

  “算了吧。汗蒸,那小子又带了不少手下。”李青皱眉道。

  “不,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我坚持要去。

  见我如此的坚持,他们也就同意了。

  吃饱喝足,我们几个离开了刘强的饭店,然后来到了汗蒸馆。

  来到汗蒸馆,我扫了一眼,果然,好多林长老的手下。

  好在我们刚才已经商量过了,李青和黎元龙直接到里面打架,立刻就吸引了林长老手下的注意,毕竟,也是熟人了,忽然看到两个好兄弟反目成仇,顿时来了兴趣,甚至还有人说谁打赢了我就给谁钱。

  我哂笑一下,随后趁机混了进去。

  “嗯?外面怎么了!你…你…你是欧阳林!!!”林长老正在闭目养神,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又感觉有人靠近,便睁开了双眼,然后,打量了面前的小弟一眼,可是看着看着,却感觉无比的眼熟,顿时惊呼出声。

  我凑近林长老的脸,打量着他,狞笑道;“孙子,是不是很意外?不好意思,你大爷我阎王爷不收我,让我回来索命来了。”说完,我抬手就是一个巴掌,直接狠狠的掴在他的脸上。

  我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可我还是忍住了。

  “你……”林长老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啪啪啪,他的脸一下又一下的被我抽打,没一会儿,直接打的昏死过去。

  而后,我拽着他,用毛巾裹住脑袋,然后带离了汗蒸馆。自始至终,他的小弟都在看热闹,根本就没有注意。

  我带着林长老去刘强那,此时的刘强早就接到了消息,得知我没死,便在店里面等着我去。

  “你小子……”刘强一看到我真的没死,手都在抖。

  “本大爷福大命大,不会那么轻易狗带。”我将林长老扔在地上,而后朝着刘强笑道。

  随后,李青和黎元龙也回来了。

  我拿水泼在林长老的脸上,他立刻身躯一抖,然后睁开了双眼。

  一看到我们几个,林长老顿时惊惧无比,缩着脖子,忍不住后退。

  “玛德,让我们打了好久,疼得老子要死要活的。”李青恶狠狠的盯着林长老,而后脱下自己的鞋子,直接把臭袜子也脱下来,顿时,一股子臭味便在空气当中弥漫,我们几个立刻皱起眉头,而他则把臭袜子塞进了林长老的嘴巴里。

  这酸爽,可想而知。

  林长老顿时眼白一翻,竟然再一次昏死了过去。

  “艹,你小子的袜子太臭了,他都受不了。”我揉了揉鼻子道。

  黎元龙李强等人也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是吗?”李青有些惊讶,然后脱下另外一只袜子闻了一下。

  随后,他的表情也丰富了起来,好半天,也点了下头承认确实挺冲的。

  等林长老再一次的醒来,我们也没有折磨他,李青拿掉了袜子。

  “林长老,又见面啦,是不是很想念我啊?”我伸手拍了拍林长老的脸。

  “你…你是人是鬼?”林长老咽了口口水,却感觉恶心无比,顿时就吐了。

  “当然是鬼了!我是回来索命的!”我冷笑道。

  “别杀我,我招,一切都招。的确是我和邹文松商量好的,他那天没去酒吧,故意让你打北门的人出气,然后放松警惕。这才有了第二天的事情发生!你的股权,我们两个人也分了。我拿了四成,其他的都给邹文松了。”林长老立刻一股脑的说出了全部。

  “还有吗?我的袜子已经饥渴难耐!”李青恶狠狠的问道。

  林长老惊惧的看着李青手中的臭袜子,顿时胃中翻涌,勉强才忍住吐,接着说;“我现在还知道的,也就是另外两个长老也得到了邹文松的好处。就这些了,真的什么都没了。”他该说的都说了。

  “他妈的的,说了一堆废话。”李青当即就要发作。

  “不要。求求你们了!欧阳林,大爷,”林长老顿时吓尿了,毫不犹豫和迟疑的求饶。

  我们几个对视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显然他是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了。

  李青立刻把林长老给绑了起来。

  然后,我们就去了其他的房间。

  刘强十分的开心和激动,今天做菜格外的卖力。

  席间,赵丹来到我的身边,问我晚上去她哪吗?

  我当然毫不犹豫的点头说去。

  毕竟,我不能回出租屋,这样会给那些女孩子带来麻烦。

  然后我就拉着赵丹朝着厕所走去。

  其他人见了,立刻开始起哄。

  “这小子半个月都没碰女人,估计是搂不住火,哈哈哈。”李青笑道。

  “你们猜可以坚持多久?”欧阳辰挑眉道。

  “这小子估计至少可以坚持一个小时以上!”刘强还是比较了解的。

  黎元龙眨了眨眼睛,感觉有些震惊。

  来到了厕所,我直接把赵丹给顶在了墙上。

  赵丹也以为是我想干,再加上心中有愧,因此就没有拒绝和挣扎。

  然而,我靠近了她,嗅了嗅她身上的气味,然后说道;“之前北门的两次袭击都是在你家门口,我知道你出卖了我,所以,告诉我原因吧。只要你不骗我,我绝对不会生气。”

  赵丹顿时面色一变,难看的要死,顿时就哭了起来。

  “唉,别哭了,说吧。我把你叫到厕所,就是为了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不想让你丢人,不想让你损失了信任。你现在的一切来得不容易,更何况,你也算是我的女人了。”我伸手摸着她光滑的脸蛋,大拇指擦了擦掉落的泪珠。

  赵丹抽泣了几下,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我说;“我的错,其实我一直很后悔,可是没办法。你知道吗?当得知你有可能死了的时候,我的心都碎了,因为我觉得这是我的原因导致的。我,竟然害死了自己的男人!!!”

  “我这不是还活着呢吗?别哭啦!”我安慰道。

  “邹文松抓了我的父母,如果我不给他通风报信的话,我的父母就会出事。所以,为了我的父母,我一直都在给他们消息。可是,到现在为止,我的父母还是没有回来。”赵丹将脑袋放在我的肩膀上,然后难受道。

  我伸手摸着她的翘臀,用力的捏了捏,玩弄了几下,然后说;“没事没事,别担心,既然我回来了,那么我就会解决一切。你放心好了,无论你的父母是生是死,我都会为你也为我报仇。”说完,我用下巴摩擦了她的脑袋几下。

  赵丹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她缓缓的抬起头,而后说;“你不生气?你不因为我害你而生气?为什么?为什么啊?你为什么不生气???”她十分的疑惑和不解。

  我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她的胸部,说;“你的里里外外我都无比的了解,所以我知道你这么对我肯定是有原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