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坐了多久了?”我看了看时间,感觉有些不对劲,然后连忙朝着张亚询问起来。

  张亚侧着脑袋想了想,说;“从七点半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八点多了。怎么了?”他有些不明白我为什么忽然询问这个。

  我皱眉道;“按理来说,他们不应该起这么早,尤其是邹文松,这小子不是这么容易起早的人。而且,喝茶,七点半,开玩笑呢吧。这里喝茶的地方,一直都是八点钟开门,现在才刚刚过了开门的时间而已。玛德,提前了半个小时,我看,他们早就知道被跟踪了。”说完,我起身朝着里面走去。

  “你干什么?”张倩连忙喊道。

  就这么贸然进去的话,也太危险了吧。

  “早就被发现了,我们还傻愣愣的站在这里监视,你们在外面等着。”我深吸了口气,刚才的得意全都没了,而后,我便推开包房的门,一步一步,缓缓的进入了里面,随意一扫,便看到了坐在床边交谈甚欢的邹文松和林长老。

  张倩也想进去,却被张亚给拉住了。

  “两位好兴致啊,竟然一大早就来这里喝茶,南门的长老和北门的四大金刚,嘿嘿,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估计很多人都会震惊吧。”我笑眯眯的看着林长老,至于邹文松,我只是瞥了一眼而已。

  “哼,小子,你的小算盘我会不清楚?我们两个人在这里坐了半个多小时喝茶,就是有意为之。你传出去好了,你说的,谁会听?他们只会觉得是你想要诬赖我而已。”林长老随意的看了我一眼,而后颇为不屑的说道。

  “不错,你是不是猜测我们两个人是合作的关系,因为这一切都太巧了。我找了你的麻烦,然后他们就上门来索要股权。没错,就是我们两个合作,目的就是为了弄你。没办法,谁让你扩张的这么快速呢?竟然比北门还惊人!”邹文松也露出了冷笑,而后喝了一口热茶,然后舔了舔略微红润的嘴唇。

  我心里面咯噔一下,意识到了不妙,不过我还是快速的冷静了下来,随后说;“你们两个果然是合作,不过,为什么要南门和北门合作?按理来说,南北之间的关系势如水火,一般是不可能合作,更何况,还是长老和金刚,这真的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呢。”

  “哈,这个你可以猜猜看。反正等弄了你之后,我们两家四六分成。到时候,我可以得到不少的股权和利益,这,我是十分乐意看到的。而你,在我看来,只是一个崛起快速,但是有很快陨落的晚辈罢了。你嚣张的态度,便是你陨落的催化剂而已。当初让你好好说话,你偏偏不听!”林长老轻蔑一笑,而后看了看对面的邹文松一眼。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崛起的太快速了,好好的当一个堂主不就是了,竟然还特么的吞了一个长老,照这样下去,估计过不了多久,你就可以步步蚕食我们了。这,是很多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所以,也才是我们合作的理由。”邹文松接过林长老的话,然后说道。

  我愣了一下,想不到南北之间的合作,竟然是因为我,不得不说,运气很好,这要是去买彩票的话,或许可以赚大发了。可惜的是,此时此刻的我,根本就没有买彩票的心情,因为他们两个看起来太淡定了。

  “我的人就在外面,你们难道不应该请我喝一杯吗?”我眉毛一挑说道。

  “哈哈哈……你的人在外面,我们一清二楚,甚至知道在什么地方。之所以坐在窗口的位置,当然就是为了告诉你我们就在里面咯。你啊你,虽然你厉害,心智和手段都不错,可惜的是,你还是太嫩了一点。你说,我要不要向着对面监控我们的兄弟挥一挥手啊?!”林长老见我用威胁的话语,更加的不屑和不在意,指了指对面的窗户,随后朝我冷笑道。

  啪啪啪,我开始鼓掌起来,没办法,我仔细的琢磨了一下,果然是自己太嫩了一点,这两个人太损了,阴招太厉害了,忍不住让我都开始鼓掌。

  “你们两个牛逼啊。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被你们两个算计上,我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开心还是应该不开心呢?怪不得你昨天虽然说了狠话,可是却没来,我看,不是因为起不来,而是你压根就没想过来吧。说这句话,只是为了让我紧张之后又放松警惕。”我盯着邹文松,心中有些不甘心,本以为和这个人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如今看起来,我真的是太单纯了一点。

  “你琢磨的没错,我的目的就是这样。当然了,你也够狠,打得我现在都还很疼,只不过嘛,为了让你认真一点,我当然也得逼真一些了。我故意派小弟伪装进入酒吧,然后起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生气,然后拿他来发泄。然而,让我想不到的是,你竟然剁他的手!!!”邹文松有些惊讶的说道。

  当初的我还是一个稚嫩的小青年,然而,一转眼忽然变得如此凶狠,他看出了一些东西,觉得如果继续留着我的话,估计就是在养虎为患,因为我和鹿哥不同,我更加的难缠,更加的致命,因此,就在这种时候,我刚起来的时候,刚得到了不少东西的时候,他们开始动手了。

  一来可以废了我,然后消减我的士气,二来则是可以空手套白狼,得到我目前得到的不少好资源。也就是说,他们故意在养着我,目的就是为了等有一天时机成熟了之后亲自宰了我。

  “林长老,你这个北门的叛徒,我真的是看错人了。本以为南门的人和北门不会如此,却不知道,你们两个已经勾结了起来。看样子,你已经归入了北门,啧啧啧,南门什么时候可以清醒啊?!”我死死的盯着林长老,想不到这老小子竟然是这个德行。

  “你错了,我还是南门的人,至少我的人还是南门的人。哼,小子,这也只能是怪你自己。一直不安分,好好读书多好啊。现在啊,后悔也晚了。你的人估计来的差不多了吧?邹文松!”林长老摆了摆手,随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道。

  邹文松面无表情的啪啪打了两下巴掌。

  顿时,周围忽然冒出了好多拿着砍刀的打手。

  我顿时面色一变,看来他早就安排好了,不是我们包饺子,而是人家请君入瓮,准备来一个瓮中捉鳖,算来算去,想不到反而进入了人家的圈子里。

  茶楼的门也立刻关上了。

  好在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张倩因为不想等,就准备在周围转一转,所以走出了茶楼,而她离开十多秒钟,茶楼的门就关上了。张亚一看不对劲,连忙朝着我们三个所在的包房冲了过去。

  “老大咱们上当了。”来到我的身边,张亚很是慎重的扫了一眼周围。

  四周全部都是林长老和邹文松的打手,密密麻麻,看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是啊。”我点了点头,咬着嘴唇很是不甘心的说道。

  “欧阳林,当初的时候,我是多么认真和诚恳的邀请你加入北门,就连虎子哥都出面了。可惜的是,你却自己找死,情愿加入这个逐渐没落的南门,也不愿意进入如日中天的北门。今天,这就是一个教训。”邹文松豁然起身,隔着一段距离,就这么和我对视着。

  G酷匠e,网1正‘版,首发

  “知道我为什么不加入北门吗?这就是理由!”我指了指周围的这些人,然后拧着眉毛道。

  “哼。”邹文松冷哼一声,猛地一摆手。

  顿时,所有的打手都一拥而上,全部朝着我和张亚冲了过来。

  一群人,乌压压的人头,明晃晃的刀光。

  我和张亚站在一起,紧张的面对着这么多的打手。

  “老大,你先走,外面有咱们的兄弟。”张亚低吼道。

  “怕了吗?”我问道。

  “怕个卵子,老子都三P过,还怕群P?”张亚不屑道。

  我点了点头,而后便朝着门冲了过去。

  后面的打手一个个冲了过来,张亚立刻转身,直接迎了上去,帮我堵住了后面来袭的人群,独自一人,单挑这么多的打手。这一刻的他,也是咬着牙,眼神凶狠,仿佛暴怒的狼一样,狰狞着自己的獠牙。

  来一个他砍一个,来一对他砍一双,身上瞬间便染了鲜血,不知道是对手的还是自己的,反正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头发都染红了。

  门口也有打手守着,一看我们冲过来了,顿时就迎面而上。

  我没有胆怯,不退反进,因为我知道后面是张亚,我不能给他太多的压力,因此一个跨步向前,猛地来到了一个打手的面前,随后抬脚朝着对方的胸口一踹,当即,这个打手便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门上。

  然而,旁边一个打手忽然蹿出,直接朝着我的胸口就是一刀砍了下来,我猝不及防,当即胸口的衣服就开了一条大口子,鲜血立刻翻滚着涌了出来,肌肉外翻,看起来鲜红刺眼,疼得我顿时就闷哼一声,眼角一直在抽搐。

  我强忍着剧痛,甩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掴在了那个打手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这个打手脖子一扭,发出了咔嚓一声,有可能骨头都裂开了,可见我发出的力道有多么的惊人。

  而后,我便打开了门,然后朝着张亚吼道;“张亚快走啊。”

  张亚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门一眼,倒退了几步,忽然用手推了我一下,直接把我推出了门,然后咧嘴一笑;“欧阳林,这辈子可以跟着你这样的老大,我特么值了。你快走啊!”说完,猛地关上了大门,一个人死死的守在门口,面对着蜂拥而来的众多打手。

  “张亚……亚哥!”我目疵欲裂的吼叫道。

  他竟然为了我甘愿自己一个人挡着这个多人!

  我震惊的看着,依稀可以看见里面的张亚正在和源源不断的打手战斗,门不时的撞一下,发出嘭的一声,我甚至幻想出张亚靠在门口,挥舞着手中砍刀守着大门的场景。

  我的手在抖,我的身体在抖,我的世界都在颤抖。

  “我…我…我会为你报仇的!!!”我嘴唇都咬破了,眼睛充血,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而后我猛地扭头朝着远处跑去。

  张亚拼死为我争取的出路,绝对不能浪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