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领头的青年虽然认怂了,可,我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我朝着张亚等人使了一个眼色,他们领会之后,立刻领着自己的人,将那些刚才掀桌子闹事的北门的人围了起来,而后,一言不发,直接开干。

  虽然我恨好奇为什么邹文松没有来,但是,既然不来的话,我也松了口气,其实说句实话,一旦邹文松来了,那么我就是在和整个北门战斗,他没来的话,我只是在和他的手下战斗,孰轻孰重,几乎是一目了然了。

  “你老大呢?”我盯着跪下的青年询问道。

  青年扫了一眼自己人,见他们一个个都被揍得鼻青脸肿,看起来十分的凄惨,顿时身躯颤抖,吓得半死,忙不迭的摇头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老大只是让我们来,他自己在什么地方,我根本就不知道啊。这位老大,求求你了,不要再伤害我了,我只是一个小喽啰而已。”

  我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随后点头道;“嗯,你说的我相信,既然你不知道的话,那么也没事,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再伤害你的了。毕竟,你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惨了。滚吧。”一看这货的表情我就知道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因此,我也懒得多问什么了,恐吓没啥意思。

  这些人都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然后被南门的人赶出了酒吧。

  青年拿着自己的断手,看了看我,眼神当中带着惊惧和不甘心,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一咬牙,一句话都没说,立刻离开了酒吧,然后头也不回的叫了一辆车快速的前往医院。

  “老大,这事肯定和林长老他们几个脱不了关系。不如我们跟他们玩个阴的?”张亚走到了我的旁边,看了看酒吧外面,然后朝我认真的说道。

  一听张亚有主意,我便瞥了他一眼问;“玩什么阴的?”

  “这几个老家伙不是很贪吗?不如给他们设个局,让他们让里面跳。最好可以让他们亲口承认这件事情跟北门合作了。一旦说了,我们录下来,然后发给其他南门的堂主。到时候,我们和他们就变了,他们就会变成千夫所指。”张亚喘了口粗气,而后轻声说道。

  “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老大你想想看,这三个长老直接上门来威胁我们,显然是吃死我们根本没办法拒绝。然而,我们已经拒绝了,因此,这件事绝对没完,我想,他们接下来还会有动作。不如我们先发制人,率先做出反应,这样的话,反而会从被动转变成主动。”欧阳辰点了点头,亚哥说的很对,一直这么被动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我微微颌首,而后朝着张亚问道;“你见过南门的老大吗?”

  张亚听了之后一愣,好半天这才摇了摇头;“没见过,一次都没。”

  “这样好了,你先派人盯着这几个长老,既然他们和北门有联系的话,肯定会碰面的。我现在主要琢磨的是,邹文松为什么没有来,他是不是已经看出了什么。”连张亚都没看到过,我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却也感觉在意料之内,随后便吩咐了一下,然后朝着酒吧老板走去。

  “林…林老大!!!”酒吧老板恭敬的说。

  我打量着这酒吧老板,咧了咧嘴笑道;“你看,这下好了,北门的人已经走了。我想,这一次的战斗,应该是我们赢了。你的酒吧,至少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继续吧,这么多人看着呢,来酒吧就是喝酒,就是嗨皮的,刚才有些血腥,不好意思,没吓到吧?!”

  “呵…没,没有吓到。想不到林老大年纪轻轻,竟然就已经如此的成熟,选择了你来看场子,我果然没有选错。这一次你们和北门之间的事情,说实话,我真的是吓了一跳,尤其是刚才,更是觉得这一次应该完蛋了。”酒吧老板摇了摇头,这场面他见过,唯一担心的其实就是打起来的话,遭殃的还是他。

  “那就好,我会留下一些人继续看着,我就回家去了。放心好了,这一次北门的人输了,应该不会卷土重来,至少今天你可以完全放心。”我伸手拍了拍酒吧老板的肩膀,只要邹文松没来的话,我就可以松口气,这些手下完全不用放在眼里。

  “要不要我开车送你?”酒吧老板见我一身是血,便连忙说道。

  *更新最0快E上酷z匠c.网☆

  我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还别说,从刚才到现在,我真的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迹,似乎有种习以为常,亦或者是根本不在意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十分的微妙,看见了血,我反而内心安心了不少。

  而后,我就带人离开了酒吧。

  回家的路上,我和张亚他们站在十字路口,一个是去堂口的路,一个是去我租房子的路,在路口,我朝着张亚说;“那断手小子你也监控起来,我想,手下都被弄出这样了,邹文松一定坐不住。”

  张亚点了点头,说放心吧。

  “你小子可真狠,竟然直接剁手,我们都被吓到了。头一次见到你这样,刚才,你是不是很生气。”李青立刻开口,他是最熟悉我的人,今天看我这样的凶狠,也是有些震惊,一言不合就剁手,真的是让他感觉我有些陌生了。

  “我的确是生气了,而且,说实话,我必须这么做,因为我要表明一个态度。如果我要是不狠一点的话,太畏畏缩缩,只会让别人瞧不起。可,一旦我狠一点的话,他们就会知道我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况且,剁手还是可以复合的,除非这小子愿意残疾。”我眉头抖了抖,说实话,现在其实还是有些后怕,感觉挺不好意思的,杀鸡儆猴虽然好,可有些暴力和血腥了。

  然而,如果要重新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选择这样,因为我必须如此,一旦让别人觉得我怕了,怂了,那么,我受到外来的威胁就会越来越多,因此,虽然我有些后怕,但,其实我并不后悔。

  “不过这样挺好了,老大就应该如此。”欧阳辰点了点头。

  他觉得这事我做的很对,就应该这么的狠。

  “好了,今天大家也累了,回家去吧。”我摆了摆手,而后便朝着租房的那条路走了过去。

  没多久,我来到了家门口。

  然而,刚到,我就看见莹莹站在我家门口等着我。

  “你回来啦?我还以为要很久呢!”莹莹朝我微笑道。

  “你有什么事吗?”一看到莹莹,我内心就有些不舒服,或者说是排斥。

  “我今天去酒吧了,看到了发生的一切,也看到你把人家的手给剁了。你可真男人,看看周围的人,一个个都吓傻了,果然你就是不一样。怎么办?我已经被迷彻底的迷上了!我想要以身相许!!”莹莹走到我的面前,然后眨了眨眼睛。

  “有意思?还好今天不危险,否则的话,一旦出了什么事情,我自己都忙不过来,你觉得我会去救你?你庆幸今天发生的还不算严重吧。”一听到她竟然去了酒吧,我真的是很生气,已经说了不要去,偏偏要去,真的是脑残一个,好奇心怎么就那么重呢。

  “你在担心我吗?人家真的好感动!”莹莹见我这态度,顿时激动无比,立刻往我身上蹭,然后恨不得整个人都黏在我身上。

  我眉头一皱,北门的人我都不怵,可是一看到莹莹,我真的是没有多少的办法,一边将她推开,我一边拿出手机给黎元龙发短信,告诉他,我这里有个妞,你快点来,搞得好直接就去开房了。

  黎元龙很快就来了,可是一看到是莹莹,顿时就知道被我给骗了,当即转身就想走,我立刻威胁他,说如果你不带她走的话,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黎元龙万般无奈之下,强行拉着莹莹离开了。

  “玛德,早晚找个机会彻底的甩脱莹莹。这女的看上谁都可以,但唯独不能看上我。”我真的是很想和她把话说清楚,毕竟,我身边的女人不少,我不希望她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这样根本就没什么好处。

  而后,我打开了走进了房子里。

  一进去,我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毕竟,身上还有血迹。

  可是没走几步,就被在客厅看电视的张倩发现了。

  “你身上怎么有血?你干啥去了?说啊!是不是把人家小姑娘给破了!你小子,真的是饥渴难耐啊。”张倩打量着我,然后误以为我是因为太过饥渴的原因,找了一个小妹妹。

  “嘘,你小声一点。你是不是傻?这么多的血,这得开多少个?我特么的用胳膊肘破的啊?还弄满身。”我看了看其他人的房间,见她们没听到声音,便拉着张倩朝我的房间走去,等进去了之后,我这才接着道;“堂口的一点事情而已,我看的场子被人抢,所以我们就动手了。这血,就是对方被剁手然后溅到我身上的。”

  我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其实也没必要解释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你这么晚了才回来!放心吧,我会替你保密的。这样好了,你把衣服脱下来吧。”张倩恍然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个原因,不过她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内心当中却倒吸了口凉气,都剁手了,显然真的是打得很凶,估计已经到了不要命的程度。

  “这样不好吧?动静太大的话,让别人注意到了,引起别人的注意就不好了。”我故作娇羞的说道。

  “你小子想多了,我的意思是帮你洗一洗,你们男人显然都不会自己洗衣服。”张倩顿时白了我一眼,然后解释道。

  “要不然这样好了,裤子你也帮我一起洗了吧?”我嘿笑道。

  “哼,你要是敢脱,我就敢洗,不信你就试试。”张倩哼了一声说道。

  听她这么一说,我顿时乐了,一把抓住皮带,然后就准备脱裤子,人家都这么说了,我如果不照做的话,岂不是浪费了人家的良苦用心。

  “不如连内裤一起脱了吧。”张倩见我竟然真的要脱裤子,顿时眉毛一挑,而后似笑非笑的说道。

  “呃,为啥?内裤让晓晓洗就好了!”我一看她的眼睛,我就知道不好。

  “正好完成我当初说过的话。”张倩伸出修长的五指然后一握。

  “算了吧。裤子算了!”我嘴角抖了抖,立刻脱下上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