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了饭,黎元龙和欧阳辰去洗碗。

  我和林霞坐在沙发上休息着。

  “小林,这一次可是难为你了,唉,就算是鹿哥在的时候,都没有碰上过这种事情。以你现在的年纪,想不到就遇到了。这是一次巨大的磨练,一旦成功的话,对你将来很有帮助。”林霞看了看我,忽然坐近了一点,然后将我的一只手拉住,握在她的手中,随后开口安慰道。

  我苦笑不已,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这件事我一定可以挺过去,所以你也不要太担心。找个时间,我会去看下鹿哥。都好久没去看看了,还真的是有些想呢。”我抽出手,然后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路过的一个小弟吩咐了一下,让他们立刻集合。

  “唉。”林霞叹了口气。

  叫上了人,我立刻带人去了酒吧。

  我刚一到酒吧,老板就颤颤巍巍的来到了我的身边。

  “林老大,我可是真的怕邹文松过来闹事啊。要是把我的酒吧给砸了,那我真的是没什么活路了。你说,怎么做个生意就这么的困难呢?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让我安心一些呢!”老板带着哭腔,心中是恐惧无比,他甚至有一种逃离这里的冲动,离开这里,不要再这里做生意了。

  可是他又舍不得,酒吧不能营业,他就无法赚钱。

  “放心好了,就算是闹,也不会闹得很大。虽然他是黑社会,但,不要忘记了,现在是法治社会。一旦闹大了,虎子哥也兜不住,到时候警察肯定会来的。你要知道,一旦警察来的话,后果会非常的严重。”我摆了摆手,看着可怜的老板,心中也是有些无奈。

  “希望是这样吧。林老大,我这里可就拜托你了。你要是赢了,咱们就和以前一样,你要是输了,我这酒吧也算是输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酒吧老板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而后拿出了一根香烟。

  “擦,你会不会说话?说点让人高兴的可以不!”李青不爽的说道。

  这不是在打压士气嘛。

  说的就跟北门的人有多牛逼似得。

  “你个逗逼,人家老板也没说错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是一起的,自然就是这样的结果。我发现你小子自从开始混了之后,脾气见长,脑子却越来越残了。”黎元龙颇为无奈的看着李青,老大都没发飙,他生哪门子的气啊,真的是一点都不会思考。

  “说的你多牛逼似得,黎元龙,今天你要是不认真一点的话,小心哥哥我踹你屁股。我跟你说,绝对不能让那些小杂鱼接近老大,知道了吗?”李青瞪了黎元龙一眼,不过却也没生气,仔细一琢磨,也能够明白过来意思。

  “好了,你们别逼逼了。怎么人越来越多了?上二楼好了!”我忽然见来酒吧的人越来越多,其实有些奇怪,按理来说,今天这样子,除非胆子大的人,否则一般人的话,肯定是避而远之,可是现在陆陆续续,又来了不少的人,一来,立刻就坐下要酒。

  一楼几乎可以说爆满了。

  上一次见到还是梁晓晓在唱歌的时候。

  来到了二楼,老板给我们送来了啤酒。

  “我说老大,你说这邹文松到底会不会来?昨天那小子可是受了伤,虽说找面子回来,但,万一要是起不来咋办?”欧阳辰靠在沙发上,喝了一口啤酒,而后朝着我问道。

  “你是不是傻?起不来不可以叫自己的小弟来?你们还说我脑子有问题,我看这货脑子也比我差不了多少。”李青听了顿时乐了,把酒瓶子往桌子上一放,然后嘲讽道。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是吧?”欧阳辰瞪了李青一眼。

  “你们两个谁也不比谁强多少,闭嘴吧。”黎元龙开口道。

  我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说;“这件事你们的女人不会过来看戏吧?告诉你们,今天邹文松就算没来,但是明天说不定也会来。你们的女人,最好别给我捣乱,要是让我分心了的话,这事就没完。”说完,我狠狠的灌了一口酒。

  李青等人对视了一眼,听我的口气,应该是生气了。

  “老大,放心好了,人手准备的很充足。只要邹文松敢来,我就敢让他走不出这个门。这一次,一定要煞煞他们的威风。我们南门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张亚拿起酒瓶碰了我的酒瓶一下,随后说道。

  “你办事,我放心。这一次除了给我们自己看,其实也在给南门的人看。一些人或许不满我们,但,他们毕竟是南门的人。”我点了点头,张亚这个人说实话,办事特别的稳重,我一直都十分的放心。

  我身边,缺的,其实就是这样的手下。

  万超虽然也不错,可,终究是有勇无谋。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来的人更多了,可是,北门的人却没看到。

  “哈哈,我就知道,邹文松就是一个怂逼,他只是在吹牛而已。这都多久了?人竟然还没来!我看啊,他昨天说的话,只是不想让自己太丢人而已。”李青见等了这么久人还没出现,顿时笑出了声。

  “艹,我还准备打头阵呢。想不到竟然碰到了怂逼!”欧阳辰满脸的失望,本以为这一次可以好好的长脸,看来是不行了。

  我瞥了张亚一眼,张亚立刻会意,叫了一个小弟出去看。

  很快,小弟回来了,告诉我们说根本就没看到北门的人。

  “不来了?”我站起身来,走到了栏杆边上,随后扫了下面一眼。

  今天几乎可以说是爆满,来的人很多,看起来十分的热闹。

  可,我却感觉不对劲,而且,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嘭,忽然,有人掀翻了桌子,随后大吵大闹道;“玛德,想不到这个酒吧的酒是假的,老板呢?老板人呢?你这个黑心商人,竟然敢拿假酒给我们喝,你特么是不是作死!”

  他一掀桌,周围的人也陆陆续续的开始掀桌,更多的人立刻起哄。

  几乎瞬间,我就断定这些人就是北门的人,故意找茬的。

  我还说怎么没来,原来是早就来了,而且来了有一会儿。

  掀桌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我眼神示意,老板连忙跑了过去,交流了一番,不断的保证自己的酒绝对没有假酒,一定是对方喝醉了,但这人一口咬定就是假酒,还说必须要赔偿。

  “赔偿?赔多少?!”酒吧老板顿时愕然。

  “十万!!!”青年立刻高声道。

  “十万?你狮子大开口呢吧!一瓶啤酒而已,就算是假的,我大不了再赔你一瓶不就得了,你竟然还要十万。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啊!”酒吧老板顿时急了,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怎么?不想给?老子说十万就是十万,每个人给十万!你要是不给的话,我的兄弟们就把这里给砸了。而且,今天来,明天也来,只要你开门,老子就绝对来。砸的你赔钱为止!!!”青年见老板不愿意,顿时露出冷笑,随后很是嚣张的大声喊道。

  “对,赔钱,一人十万!”

  “信不信我们弄死你!!”

  )c看pJ正,y版0章FZ节上:酷.匠k网☆

  “快点麻利的赔钱!!!”

  周围掀桌子的人也一个个大声喊着。

  把周围真正来这里喝酒的人都给吓了一跳。

  “哥们,我来了好几次了,真心不是假酒,你们难道没喝过酒?”这时,一个路人甲看不过去了,忍不住说了一句。

  啪,忽然,青年一个巴掌甩了过去,狠狠道;“玛德,让你多嘴?老子说是假酒就特么是假酒知道了吗?傻逼玩意,给老子滚一边去,你要是还敢乱说话的话,就别怪我弄死你!”说完,又狠狠地踹了一脚。

  路人甲顿时不敢说话了。

  “哼。”

  我冷哼一声,立刻从二楼走了下去,推开人群,来到了这个青年的面前,敢在我的酒吧里面打我的客人,真特么的活腻了。

  “怎么?你也要试一试我的巴掌!”青年得意的威胁道。

  “巴掌?”我露出冷笑,直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猛地一拉,使得青年翻倒在地,而后,我拔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刀子,朝着他刚才打人的那只手便一刀剁了下去,顿时,鲜血飞溅,青年发出凄厉的惨嚎,他的手血肉分开。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狠,可,我真的生气了。

  也正因为我这么狠,顿时就把那些闹事的人吓住了。

  “来啊,站起来啊。你特么不是很牛逼吗?很嘚瑟吗?起来啊!让我看看你有多么的牛逼。你个傻逼玩意,在我的场子里伤害我的客人?到底是谁弄死谁?我看是你特么的活腻了!”我捡起他的断手,狠狠的抽在他的脸上。

  如此凶神恶煞的模样,酒吧里的人全部都震惊无比。

  一个个都惊呆了。

  从来没看到过我如此的凶狠!

  青年疼得缩着身躯,不停的颤抖,眼泪都流了出来。

  “起来,给我跪下,当着老子的面给刚才那位兄弟道歉。否则的话,老子就剁了你的另外一只手,你信不信?嗯!!!”我朝着他的胸膛猛地踹了一脚,顿时发出了咚的一声。

  青年惊惧的看着我,眼神当中绝望痛苦害怕。

  “怎么?不起来是吧?刚才的牛逼劲呢?!”我狞笑道。

  青年身体开始狂颤,就跟体内有个电动小马达似得。

  “你不是说巴掌吗?很好,那你知道有一种从天而降的掌法吗?你的手,你的巴掌,此时此刻,就在我这里。你说,我要是用你的巴掌抽你的脸,把你抽的吐血,流血,肿的跟头猪似得,你说会不会很好玩啊?!”我拿着他的断手,捏了捏,因为才断掉,神经还狠活跃,手指一直在抖动。

  “求求你了,千万别这样,求求你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千不该,万不该,不应该得罪你。求你了,别!”青年见我如此模样,吓得胆都破了,一点点的挣扎着爬了起来。

  张亚他们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部都长大了嘴巴。

  第一次看到如此的我,或者说,这才是我真正的样子。

  “很好,跪下道歉,你打了他一巴掌,又踹了一脚。否则的话,我就砍了你的另外一只手。而且,挑了你的脚筋。不信你可以试一试。”我眯着眼睛,手在微颤,然而我的声音却越发的冰冷,我的心也开始冷静下来。

  噗通,青年立刻按照我说的,跪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