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车来到了堂口。

  林霞姐一直在拖延时间,见我来了,顿时松了口气,而后便走到我的身边,提醒道;“这几人的态度很强硬,最好一次性解决,否则的话,一旦他们来真的,咱们就得忙了。”说完之后,便安静的站在一边。

  “三位长老有事?出门遛弯来我这里应该有点远了吧!”我走了过去,站在他们三人的面前,随后似笑非笑的说道。

  “还遛弯?欧阳林,你可是大祸临头,你竟然和邹文松作对,挑起了南北之间的战争,你啊你,还是自求多福吧。”中间的林长老十分的生气,想不到对方竟然还用这种调侃的语气说话,太不尊重人了,好歹他们也是长老。

  “就是。你啊你,就是因为你这个灾星,弄得南门最近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来。你说,你不是灾星是什么?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鹿哥会选择你成为堂主?他真的是瞎了眼!”坐在林长老左边的长老伸出手指,用力的点了点。

  “你小子最好识趣一点,这一次三大长老来了。本来是四大长老,可惜的是,马长老却被你弄得现在什么都没了。你胆子可真大,不但废了张青,又弄了马明越,是不是以后还准备收拾了我们几个?!”右边的长老也开口了。

  我眉毛一挑,扫了三人一眼,而后搬了一个椅子过来,一屁股坐下,随后说道;“你们自己心里面的鬼主意,自己心里一清二楚,没必要扯这些没用的。而且,鹿哥现在是植物人,你们这样说他虽然听不见,但是,却也有些不礼貌吧?好歹他以前也是这里的堂主,也是南门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鹿哥,你怎么会成为堂主?所以他的责任仅次于你,只不过他现在等同于死人,所以我才懒得针对。现在,你还是想想自己的问题吧。我们的鬼主意很简单,弹劾你,把所有的股权交出来,然后给我滚出南门。这南门之战,你自己一个人面对吧。我们南门是绝对不会帮你的!”林长老深吸了口气,尽量不让自己发怒,而后语气冷冷的说道。

  “有点意思,弹劾我?你们以为自己是谁?长老就牛逼思密达?不好意思,很可能你们不知道一件事,马长老的公司归了我,我的势力扩张的这么大,已经不只是堂口了。所以,你们觉得接下来,我会是什么样的地位!”我嘴角一翘,掀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而后淡淡道。

  “这……”

  三个长老对视了一眼。

  我说的一点没错,势力扩张的这么快速,势力已经不弱于他们长老了,因此,若是抡地位的话,或许他们几个还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显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么多的股权,这么多的利益,如果就这么松开手,一点都拿不到的话,那来这里的意义就没了。

  “欧阳林,你扩张是你的事情,只要你一天不是长老,我们就凌驾于你之上。现在,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拿出股权来,然后滚出南门,这就是现在你的下场。”林长老霍然起身,一步一步,走到了我的面前,眯着眼,绕着我打量了一圈,而后接着道;“当然了,我们其实也挺看重你这个人的,但……”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我真的很想一巴掌甩过去,真的是恶心的要死。

  “想想你现在面临的巨大问题吧。南门自己人的不信任!北门现在又因为你站起来了!你现在的道路,每走一步,都十分的危险。你说,你是不是应该说话放尊重一点?识趣一点?对我们三个好一点?单单南北之战的问题,就可以压得你没办法翻身!”林长老见我没说话,喘了口气,接着说道。

  “北门的事,我自己可以做主,不需要你们插手。别拿这话来吓唬我,真以为我是吓大的?当然了,或许换一个人的话,的确会吓到,可,我不是别人,别人也不是我,这事,我想怎么样,还轮不到你们来教训我。”我抬起头来,侧着脑袋,看着林长老,随后冷笑道。

  “你…你的意思是说,你不需要我们的支持?你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扛起整个南北之战咯?小子,知道你胆子大,想不到你的心也大。牵一发而动全身,你难道不会不懂吧!”林长老嘴角抖了抖,想不到我竟然油盐不进,心中更加的不爽了,只是,现在还必须得忍着,不能生气。

  “那当然了,所以,你们的股权,利益,任何的一切,都别想在我的手中得到。老子就是貔貅,进来的东西想要出去的话,你们就得付出更多的代价,不然的话,我只进不出。好了,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几个就回去吧。我这里可不知道如何善待老人!”我点了点头,起身朝着三人甩了一下手,已经做出了出去的手势。

  该说的已经说了,言尽于此,没必要接着谈什么。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来这里,可是为了你好。给出一部分的股权,大家都有好处,至少我们可以在其他的堂主面前为你美言几句。不要忘记张青的时候,我们是怎么说的。”林长老基本上就等同于三人的发言人,见我竟然赶人,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我这么的自信。

  “我早就说过了,你们的就是在打我股权的主意,真以为我会相信你们?话说回来,南门存在这么长时间,被你们这四大长老坑死的有多少啊?说说呗!”我眨了眨眼睛,很是期待的看着林长老。

  “哼,你小子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们了。北门之战,我们是绝对不会为你做出任何的事情。你自己一个人,去面对整个北门吧。反正你死了,这股权也要重新分配,就算有人出来继承了你的位置,可,你也说过了,别人不是你,你也不是别人。”林长老一甩手,冷哼一声,随后阴测测的说道。

  “那可能要让你们几个失望了,因为你们的年纪比我大,想必,到时候先进墓地的人,应该是你们几个吧?啊!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三大长老顿时气得脸都绿了,眉毛都在颤抖,嘴角不断抽搐。

  %^最《新章节上酷匠}e网0

  “小子,你也就是嘴上牛逼一点而已。等着吧,看我们谁先进墓地。”林长老气得鼻子都歪了,一甩手,愤愤的朝着外面走去。

  另外两个长老对视了一眼,也是紧紧的跟在身后。

  看着三个长老离去的背影,我眉头紧锁,心中琢磨道;“奇了怪了,为什么南门的老大我一直没看到。北门的老大是虎子哥,偶尔都可以看到,可是就南门的老大,我都没有见过一面。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才导致南门现在如此的不堪?四大长老随心所欲,其他的人蚕食自己人,导致了南门的没落。”

  然而,这终究只是猜测罢了,不知道真相,一切都是虚的。

  “这样一来的话,倒是和他们彻底的决裂了。呵呵,得罪了所有南门的人,我也真的是牛逼的不得了。不过,这年头就是这样,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们要伤害我,我自然要带上毒刺。”我摇了摇头,随后走到饮水机的旁边倒了杯水开始喝起来。

  黎元龙和欧阳辰从外面走进来。

  “老大怎么样?这三个长老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欧阳辰立刻问。

  “我看,不如直接绑起来,这样的话,他们就不会四处走了。”黎元龙琢磨了一下,然后很是认真的说道。

  我扫了他们三人一眼,继续倒了三杯水,然后放在桌子上,一边喝水,一边说;“算了吧。好歹也是南门的人,没必要做的这么过。本来就是得罪了南门的几乎所有人,再绑架的话,会弄得大家太敏感。”

  “我觉得,南北战争,应该是这几个长老有意为之。你们想想看,这一切都太巧了吧。我们要和邹文松拼,他们就出现了,并且威胁。一旦我们同意的话,转让股权,第一次少一点,但是后面肯定这种事越来越多。老大做的很对,直接拒绝了,一毛都不给。不过,这样一来,算是彻底得罪了长老。我就怕,他们会在背后捅刀子。”林霞走到桌边,拿起一杯水抿了一口,刚才一直说一些废话,的确是口渴了,而后开始分析起来。

  听了她说的,黎元龙和欧阳辰对视了一眼,全部低着头沉思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代表着,其实我们这些人被当枪使了。

  无论怎样,要么邹文松赢了,我们输了,而且是完全的溃败,分崩离析。若是我们赢了,那就是得罪了北门,南门的人肯定不愿意牵扯到身上来。也就是说,结局无论怎样,最终都是对我们不利。

  不得不说,这长老的算计很厉害,很高明。

  “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对上整个北门的话,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因此,最终还是会完蛋。但,如果不断给股权,让他们帮忙的话,一点点的蚕食,或者直接来个狮子大开口,我们得到的一切,全部都会没了。虽说有舍就有得,但,舍掉的东西太多了。”我放下水杯,而后点了点头。

  这几个长老的目的我早就看出来了,但,我也不能怎样。

  现在实在是有些被动。

  “其实,一切都是来源于这几个长老,咱们可以直接动手,然后狠狠的教训教训,到时候一番解释,一旦北门的人知道了,或许会释然呢?这样大家不就可以不动手了吗!”黎元龙琢磨道。

  “错,就算知道了真相,邹文松也不会放手。因为,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们这么做,只会让北门的人更生气,觉得自己被耍了,而且还是被对手耍了。”林霞摇了摇头,这个办法根本不行。

  “那怎么办?”欧阳辰看了黎元龙一眼,然后挠了挠头。

  现在他感觉头皮发麻,真的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要着急,一切没结束,就代表着有任何的可能。现在,咱们先应付面前的事情,时间不早了,我还没吃饭呢。”我咧嘴一笑,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别太担心。

  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

  一切没到最后,都不代表结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