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好吗?平手就应该公平对待!”邹文松皱眉道。

  “公平?公平个锤子!这个场子是我一直在看,是立足南门的根本,你特么来这里抢也就算了,又没打赢我,竟然还说分一半。你是不是被我踢了一脚,所以变成脑残了。”我气极反笑,这邹文松的脑子果然是坏了。

  邹文松没搭理我,而是叫酒吧的老板过来,说;“明天我来收场子,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便带着自己的人朝着外面走去。

  酒吧老板吓蠢了,这可是北门的四大金刚之一,他说的话,如果自己不遵守的话,那就是得罪了北门,可是,一旦让给了北门,就等于是得罪了南门,真的是太艰难了,得罪谁都不行啊。

  他立刻把求助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这么长时间了,又从他这里勾搭走了梁晓晓,不看僧面看佛面,一定要帮帮他啊。

  “别担心,北门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个场子我看了这么久,他要是想抢走的话,我不介意认真的陪他玩玩。我看的场子,就一定可以看住。”我深吸了口气,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这么担心,这个场子我是绝对不会就这么放弃了,因为这是我的第一个场子,也是因为这个酒吧,我才认识了晓晓。

  听我这么说,酒吧老板这才松了口气,安心了不少。

  走下了舞台,赵丹见我身上有血,便问;“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啊!”她很担心我,舞台上打架看得她是心惊肉跳。

  “没有,不信的话,可以去你家试试。保证生龙活虎!”我摇了摇头,半开玩笑的说道。

  赵丹被我说的顿时有些羞涩,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

  赵一山却在一旁煽风点火的说;“姐啊,妈可就等着你生娃呢!她好抱孙子,我看啊,你们还是快点吧。一定要抓紧时间,毕竟,咱爸妈都老了。”说完,还向我眨了眨眼睛。

  “这种事情哪有这么着急的?”赵丹瞪了弟弟一眼。

  更何况,她和我的关系,还是比较的微妙。

  “别担心,我就是不吃不喝也要造个小人出来。”我忍不住笑道。

  这下赵丹更加羞涩了,当然了,也有些期待。

  “老大,接下来该怎么办?邹文松我看是故意针对你,这一下,应该是北门和南门开战的时候了。而且,邹文松心狠手辣,你揍了他一顿,他明天肯定会找回面子来的。”张亚走到了我的面前,随后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错,邹文松是虎哥手下四大金刚之一,既然他动手了,那么显然就代表着北门。而你是代表着南门。因此,这就是南门和北门开战,今天估计只是一个前戏罢了。”万超点了点头,其实看起来很小的一件事,但是,却透露着很多的信息。

  这样的场子北门不少,邹文松为什么一定要得到这个。

  还不是看准备这个场子对于老大的意义不一样嘛。

  “玛德,还想要一半?逼急了,老子弄死他。张青和马明越我都不怕,还会怕一个邹文松?”我也是生气了,如果是以前我没有成堂主的时候,我或许会怕邹文松,可是现在我不一样了,在南门,我的地位可是非同一般。

  “那要不现在就追出去把他给废了得了?反正这货也被你打的受伤了,不如乘胜追击,直接废了他,这样的话,北门就等于少了一只手。”李青立刻跃跃欲试,一想到要是可以搞死邹文松,他就十分的兴奋。

  我瞪了他一眼,然后指了指周文彬说;“她还在旁边呢,你小子是不是傻逼?我都说了,这种事别把自己人牵扯进来。”还特么想着结婚,就这样子,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出事,什么时候可以不让我操心。

  李青顿时说不出话来了,看了看周文彬只好保持沉默。

  “老大,我觉得李青说的不错,要不我去?”欧阳辰连忙道。

  我瞥了欧阳辰一眼,然后无奈道;“去什么去?邹文松四大金刚之一,既然他受伤了,肯定走的很快,说不定还安排了陷阱,就等着你们往里面跳。而且,一旦废了邹文松,牵一发而动全身,北门就真的和南门彻底开战了。而我们,就是导火索,针对的对象,现在我们还没彻底的发展起来呢。”

  理智,思考,这几个人真的是只会莽撞。

  张亚忙不迭的点头附和道:“老大说的不错,的确是这个理。咱们现在还忍着点,到时候,一旦开战,大部分责任也不会归在我们身上。现在的南门,很多人都在看咱们的笑话。”

  自从霸占了张青和马明越的那么多资源,南门的其他人对于他们真的是有一种不要出事,一旦出事的话,就往死里弄的想法。

  听了张亚的解释,所有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里面还有这么多道道。

  一旦现在弄了邹文松,到时候,南门为了避免开战,直接说我故意引起战争,到时候,一起排斥我,把我做挡箭牌,一来平息北门的怒火,二来可以因为我的完蛋从而蚕食我现在得到的一切。

  “人心是很可怕的东西,所以你们不要只想着自己,只看到表面。很多东西,必须要多琢磨琢磨。好了,今天就先这样。你们要是没事,就搂着自己的女人去啪啪啪吧。”我扫了他们一眼,认真的说了一下,而后摆了摆手。

  更~新)e最j快S*上酷。匠IA网f

  “老大我送你回去吧?”张亚连忙道。

  “没事,我家离这里不远,各回各家吧。”我摇了摇头。

  离开酒吧前,我还是和酒吧老板说了一番话,安慰了一下。

  而后,我就准备回家。

  “姐夫,要不你跟着我姐一起去新房得了。”赵一山一把拉住了我。

  “明天吧,我还有事呢。”我颇为无奈道。

  这小子难道就看不出来我就是在开玩笑嘛。

  赵一山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有些失望的走了。

  不过,他走了,欧阳辰却没走,他竟然说要跟我回去然后向张倩表白。

  耐不住他一直说说说,逼逼个没完没了,我就带着他来到了租的房子。

  “喏,那就是张倩的房间,进去之前敲敲门,说不定这小妮子在自~慰或者穿衣服呢。”我半开玩笑的说了一下,然后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自~慰?我勒个去!”欧阳辰听我这么一说,顿时羡慕嫉妒恨。

  心中幻想着要是他住在隔壁的话,那张倩就不用自~慰了。

  随时随地,随叫随到,即可满足。

  回到了房间当中,我躺在床上,借着安静,好好的琢磨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一切,心中暗道;“从二龙找人弄我,到我和邹文松的电话,然后他又派人来抢夺酒吧。这一切的一切,就跟特么的扣一样,如果不是一切都安排好的话,那就是太凑巧了。不过,本来没什么,为啥这邹文松忽然要跟我对着干了?”

  如果是因为所谓的我打了北门的人,所以他来报仇的话,这显然说不过去。他的小弟先弄得我,我只不过是报仇而已,怎么现在似乎变成了我是罪人,我是坏蛋似得,这也太特么扯了点。

  南门这边排斥我的要死,北门忽然又对我开始针对起来了。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南门这边是不是有人在算计我,所以和北门的人勾搭在了一起,目的就是为了搞我。我心中这样猜测着,也是没办法,毕竟,我知道现在我在南门的名声很不好,如果别人要这样搞我的话,无可厚非。

  身上的疼痛也在不断的告诉我,邹文松没有放水之类的,打的很认真,除了踢屁股的那一下之外,他接下来的每一次打斗都是用尽了力气。

  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惨,疼得开始怀疑人生。

  不过他也不好过,现在估计在医院了吧。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我挠了挠头,然后准备去冰箱拿一些冰块来敷伤口。

  刚出门,我忽然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嚎,似乎是从张倩的房间里传出来的。一想到欧阳辰似乎是喜欢张倩,要表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我连忙走了过去,推开门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我勒个去,欧阳辰竟然被张倩给揍了一顿,鼻青脸肿,看起来格外吓人。

  “怎么样?你现在还喜欢我吗!”张倩笑眯眯的看着欧阳辰。

  “暴力女…你这个暴力女…我…我…我……”欧阳辰深吸了口气,眼睛都湿润了,缓缓的摇了摇头。

  “好了好了,欧阳辰你快回家去吧。时间不早了,明天不要上课?”我连忙走了过去,踹了他一脚,然后朝着张倩皱眉道;“没必要这么用力吧?这小子不就是跟你表白一下而已嘛!”

  欧阳辰看了张倩一眼,见对方在瞪他,顿时吓得夹着尾巴就朝外面跑。

  我看的有些哭笑不得。

  “警告你,以后别再让这种人进来了。表白什么表白?就这种货色,打一顿就怂了,一点都不男人。”张倩气呼呼的看着我,而后很是不爽的说道。

  “怎么?这不是为你好吗!你没人要,我才帮你一下。难不成,你喜欢的是我,所以一直都拒绝别人?”我诧异的看着张倩。

  “我就是喜欢你,怎么样?我就在这里,你有本事立刻就把我给睡了啊!这样我也就不会被别人骚扰了!”张倩立刻说道。

  “哦,看来我的机会来了!”我顿时眼前一亮。

  然而,张倩却做了一个捏蛋的手势。

  我顿时嘴角一抖,本能的后退了一步;“这……还是算了吧。”

  张倩却一步一步,走到了我的面前,我后退一步,她前进一步,步步紧逼,而后,我就靠在了墙壁上,然后,我就被张倩被壁咚了。没错,就是被张倩给壁咚了。一般都是男人,然而,我却是被一个女人给如此。

  “喜不喜欢我?”张倩一边说,一边作势要捏蛋。

  “喜…喜…喜欢!”我忙不迭的点头。

  “算你识相,回去睡觉去吧。”张倩满意的笑了一下,然后在我的胸口捏了一下。

  “我都跟你表白了,不如同房得了。”我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

  “可以啊。许轩出去买东西去了,咱们现在就同床吧!等一下许轩回来了之后,咱们三个人一起睡。你说怎么样?!”张倩嘴角一翘,露出了怪异的笑容。

  我很识趣的一点点朝着门外面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