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赵丹吐着酒气,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饱满的胸脯贴着我的身躯不断的摩擦着。

  “我愿意。”我靠在沙发上,让她贴在我的胸口然后回答道。

  “新房你什么时候再去看?”赵丹听我这么说,更加的感动了,伸出一只手拉着我的手然后一点点的放入了她的裙子里面,随后露出一副随你玩弄的表情,这顿时把我给弄得激动坏了。

  “找个时间去。”我一边活动着左手,一边回答道。

  李青看到这一幕,眼珠子瞪得溜圆,愕然道;“这还是我看到的那个老板娘吗?怎么这么的主动?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在别人怀中这样。或许,也只有老大才可以驾驭了吧!”说完,他立刻紧了紧周文彬,觉得还是她最好了。

  “要不然他怎么会是老大呢?你小子就是不行,否则的话,为什么……嘿嘿嘿!”黎元龙立刻出言嘲讽,虽然没说是什么,但是一看他怀中的李圆圆其实意思也已经十分的明显了。

  你小子不行,李圆圆你都搞不定,但是却被哥哥我搞定了。

  “卧槽。”李青气得立刻灌了一口酒。

  就在我和赵丹互动的时候,欧阳辰忽然凑近,然后笑嘻嘻的问我和张倩咋样了。

  我喝了一口啤酒,淡淡道;“能咋样?也就那样!”

  “我挺喜欢张倩的,想试试。”欧阳辰接着道。

  “试试就试试呗。”我点了点头。

  李青听了之后,立刻一扭脑袋,凑近说;“张倩妹子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是其实一直喜欢的都是咱们老大。你傻逼是看不出来还是瞎啊?”

  当然了,他这么说的目的,其实并不是提醒,而是恶心欧阳辰。

  “哎,可我就想试试。”欧阳辰点头道。

  而就在这时,忽然,酒吧外面走进来一群人,顺带把门给关上了。

  而且还直接把拦着他们的保安一脚踹飞了。

  领头的是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男人,中等身材,直接走上舞台,把正在唱歌的妹子赶到一边,而后很是嚣张的说道;“我是北门的牛老六,从今天开始,这个场子就是我们北门的了。你们一个个都特么的给我聪明一点,没事别给我找不自在,酒吧老板呢?老板快给我出来!”

  看起来嚣张无比。

  我让赵丹从怀中挪开,而后霍然起身,直接朝着台上走去,上去之后,我一言不发,直接走到了这个牛老六的面前,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甩了过去,啪的一下,立刻就打在了脸上,当即,整个人就懵逼了。

  “牛老六是吧?也不看看这个场子是谁看的!你是谁派来的?!”我很是不爽,毕竟,我可在这里喝酒呢,这是傻逼还是怎么回事。

  “你特么是谁啊?”牛老六惊愕无比。

  “你给邹文松打电话,问问看我到底是谁。”我冷冷道。

  牛老六虽然有些懵逼,但是却也不傻,当即就意识到不对劲,顿时嗷了一嗓子,想要让自己的手下动手。

  李青和欧阳辰对视了一眼,立刻推开身边的人,连忙蹿到了舞台的两边台阶口,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对打一双。

  “怎么?还不打电话!”我歪着脑袋乜眼看着他。

  牛老六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着自己的小弟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而却没有丝毫的进展,顿时吓得够呛,忙不迭的拿出手机来,而后给邹文松也就是自己的老大打电话,让他亲自过来一趟。

  很快,我和邹文松碰面了。

  酒吧内,此时此刻,异常的沉默,混乱的灯光一直在闪烁跳动。

  “什么意思?”我站在邹文松的面前喝问道。

  “没什么意思,这是我的意思。就算我手底下的人再怎么不好,可,也是北门的人,我要给我手底下的人做主。”邹文松很是平静,说话丝毫的波动都没有,仿佛在机械的回答一般。

  “有意思,所以,我差点被你的人废了你准备怎么办?”听了邹文松的回答,我眉毛一挑,而后接着问道。

  “这不很正常吗?你是南门的堂主。南门和北门本来就一直都不对付,我的手下想要废了你,这正常的很。现在也只能说是,他没这个能力对付你而已。他失败了!仅此而已!”邹文松淡淡道。

  5$酷z匠网s。首l发

  他很是平静的面对我。

  “好,抢场子是吧?那我们就再打一次!谁赢了,这个场子就是谁的了!怎么样?”我咬了咬嘴唇,用力的点着头,立刻伸出双手狠狠的拍了拍,拍的啪啪作响,整个酒吧都听得一清二楚。

  最紧张的人,莫过于台下的人了。

  这可是南门和北门之间的对决。

  一个是扩张很快的新堂主,一个是北门虎哥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

  “要打是吧?好,其实我也很想打。上一次,我们两个打成了平手,这一次,我一定要得到这个场子。”邹文松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点了点头。

  我目光一冷,忽然一记直拳朝着邹文松的脸砸了过去。

  邹文松反应神速,脑袋一扭,侧着脖子避开了这一拳,而后一记上勾拳朝着我的下巴冲了上来。

  “哼。”

  我冷哼一声,左手直接下撩一摆,把他的拳头撞到一边,而后我猛地一个前顶,左肩狠狠的撞在了他胸口的位置。顿时,邹文松身躯一抖,忍不住连连后退,差一点就摔倒在地。

  “有点意思,果然你没有退步啊。这么多手下跟着你,看来你并没有养尊处优。”邹文松满意的点了下头,在站稳了之后,后退一蹬,猛地一蹿,仿佛老虎出笼一样,瞬间腾起,猛地朝着我扑了过来。

  “养尊处优?你以为我是老人!不过按照年纪的话,过不了几年,貌似你才会真正的开始养尊处优,不对,应该是安享晚年才对。”我一个后翻,双手撑地,右腿直接朝着邹文松的脸顶了过去。

  谁知道邹文松在空中猛地一扭身子,强行换了个方向,落地之后直接抓住我的双脚,猛地一撩而起,随后朝着我的屁股踹了一脚,踢到了舞台的一边。

  “老大你没事吧?”张亚连忙问道。

  其他人也一个个担心的看着我。

  而邹文松的人则一个个立刻鼓掌大声喊好。

  我揉了揉屁股,然后立刻爬了起来,说;“没事,才刚刚开始而已。”

  “小子,虽然你打的猛,可是技巧还是差了些。我看,这个场子你是看不住的。”邹文松得意一笑,而后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发现,你似乎很容易得到满足。踢我一下屁股,你是故意的吧。不过,你怎么就不知道,我不过是活动活动身体呢?”我冷笑着忽然一甩手,一把按住了邹文松的肩膀,而后另外一只手一把抓住他的另外一只手随后一掀。

  顿时,邹文松轰然倒地,舞台都震了震。

  这立刻就让邹文松的手下傻眼了。

  “好,好小子。”邹文松咬着牙,立刻翻身而起。

  刚才这一下,把他摔得够呛,牙都差点咬碎了。

  我默不作声,一个跨步,立刻来到他的面前,毫不迟疑和犹豫的抬腿就朝着他的胸口踹了过去。

  邹文松这一下有了准备,连忙后退一步,而后双手一抓,抓住了我的腿,猛地一扭,我顿时不受控制的身躯一旋,然后半趴在了地上。邹文松面色一狠,没有踩屁股,而是猛地一踹,把我踢到了一边,滚了好几圈。

  “你没老啊!”我深吸了口气,爬起来,而后朝着邹文松就冲了过去。

  “老了怎么敢来找你!”邹文松也立刻朝我冲了过来。

  我们两个人当即就碰到了一起,一人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对方的脸上。

  顿时,我就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的走来走去,差一点就摔倒在地。而邹文松也不好受,虽然年纪大抗揍,但,也是眼冒金星,甚至嘴角都流出了大量的鲜血。

  所有人无比的紧张,打架打到这种程度,现在就看谁抗揍了。

  一旦一放到下的话,另外一方就是输了。

  这可是老大对老大的战斗,输了就是真的输了。

  “艹,邹文松,你是故意跟我对着干的吧。”我昂着脑袋,死死的盯着邹文松看。

  “南门和北门本来就势同水火,你难道觉得我还会和你一起喝酒谈人生?”邹文松不屑一笑。

  “那就没得谈了。”我深吸了口气,猛地一挺,强行把自己给拉了回来。

  邹文松见我有些摇晃,知道还不稳,看准时机,立刻就朝着我飞踹一脚。

  然而,我嘴角一翘,露出了得逞的笑容,身躯一侧,立即避让开来,而后右腿猛地一撩,朝着他横在空中的腰部仿佛铁棍一样用力的抽打了一下。邹文松一看我笑了,顿时意识到不对劲,原来是上当了,然而,身在空中,根本就无法躲避。

  嘭的一下,他被我一脚抽中,顿时摔落在地,翻翻滚滚,差一点就滚落了舞台。

  “嘶。”

  邹文松倒吸一口凉气,腰部的痛楚告诉他,至少已经青了,这一下就跟用铁锤砸了一下似得,特别的沉重和用力。

  “爽不爽?刚才以为自己要胜利了吧!”我笑出了声,走到了邹文松的面前,俯视的看着他。

  “你小子可以啊。”邹文松擦了擦脸上的鲜血。

  “你输了吧?可不可以滚了?”我指了指门口。

  “输?我要是爬起来了就不一样了!”邹文松冷笑道。

  我眉毛一挑,立刻一脚朝着他的脸踢了过去。

  邹文松却顺势一撩,我顿时一个趔趄,狠狠的砸在地上,脑袋重重的磕了一下,整个人差点昏死过去。

  台下的人,顿时一阵哗然,这一起一伏,真的是太特么吓人了。

  有心脏病的话,估计会被吓死。

  “艹,你特么的。”我都疼到开始怀疑人生了。

  “你起得来吗?”邹文松狞笑着,开始挣扎的爬起来。

  “我去你大爷的。”这一刻,老子也是疯了,绝对不能输,这可是我的场子,因此一咬牙,使出吃奶的力气,猛地一甩,一脚踢在邹文松的脑袋了,顿时,他刚勉强爬起来,直接就重新趴了下去。

  最终,我们两个还是打成了平手,谁都爬不起来了。

  “既然是平手,那一人一半好了,你一半,我一半。”邹文松不爽道。

  “想多了吧?是平手你就给我滚蛋!”我狠狠的灌了一口酒来麻醉自己。

  太特么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