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在上课的时候,外面有人来找我。

  我扫了一眼,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我还没开口,欧阳辰霍然起身,走到了那人的面前,直接揪着衣领,恶狠狠的问;“你是谁派来的?有什么目的!是谁找我们老大。”

  他知道我被北门的人袭击,因此很是担心,万一学校外面的人是北门的人的话,出去岂不是送上门。

  来人看着欧阳辰气势汹汹的样子,顿时脸颊抖了抖,而后连忙回答道;“是叫孙友友,应该是这个名字没错。这位老大,别打我啊,我只是一个送信的,一切都和我没什么关系。拜托,拜托!”说完,立刻露出了恳求的小眼神。

  欧阳辰扭过脑袋,看着我,仍然没松手,我一听孙友友的名字便点了下头,而后摆了摆手,示意他松手放了人家,毕竟,就只是一个来送信的而已,也没有表达出恶意。

  “老大要不我陪你一起去?”欧阳辰略显担心的说。

  “走。”我点了点头,虽然说是孙友友,但是带着欧阳辰的话也安心点。

  很快,我们来到了校门口,我一扫,果然就看到了孙友友,顿时,我和欧阳辰都松了口气,而后,我们走到了孙友友的面前。

  “欧阳堂主,欧阳老大,呵呵,您应该没忘记我吧?”孙友友一看到我,连忙露出了微笑的善意表情,微微的弯着腰,看起来十分的恭敬。

  “怎么?孙友友董事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还在上课,如果是闲聊的话,最好还是换一个时间和地点,在这里的话,多少有些不合适。”其实,从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我不能表露出来。

  孙友友尴尬的咧了咧嘴,随后说;“欧阳堂主,昨天的那件事,我仔细的想了想,夜不能寐,琢磨了一宿,忽然觉得,其实你说的很对。马明越此人心狠手辣,对我们也是如此。我也听过了你的名声,所以呢!”

  “别废话,直接一点,时间可不早了。”欧阳辰眉头一皱喝道。

  “好好好。”孙友友连忙点了点头,而后接着说;“所以,我想把手中的股权卖给你,我觉得,跟着你,应该比自己一个人混更好一点。良禽择木而栖,这做人就得识趣一点。”说完了之后,他喘了口粗气,刚才一番话其实在心里面来回的转了好几回,就怕说错一个字。

  “哦?识趣?良禽择木而息!”我露出了玩味的表情。

  孙友友顿时冒出冷汗,我一句话不说,就这么盯着他看,一会儿,孙友友终于坚持不住,说;“是马明告诉我的,你昨天去了他家,和他说了一番话,他就把股权给你了。我怕,我怕你,他都不是你对手,更何况是我呢?我承认,在董事会上的时候,我有点不是抬举,可现在我特地来找您了。”

  他现在可是诚意满满,至少比马明要识趣一些,懂得先下手。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来找我,我也十分的满意,当然了,我想你应该不会空手来的吧?这样的话,诚意可就不足了。话说的再多,再满,但,我要看到的可不是这几句话。”

  “没问题,合同已经拿过来了,放心好了,我这个人喜欢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态度。欧阳堂主,这一次,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孙友友连忙找了找自己的手下过来,对方一来,立刻从手提包里面拿出了合同。

  一看到合同,我扫了几眼,点了点头,里面的内容很好,没有一点文字游戏,足以证明孙友友是真的想归顺我,所以,当我们各自签下名字之后,他手中的股权也转让给了我。

  “这个堂主……我!”孙友友一看合同签完了,欲言又止的看我。

  “呵呵,不要担心什么,既然你都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态度了。我当然不会让你失望,你可以继续留在堂口,放心好了,我保证你日后赚的钱肯定比现在要多得多。”我和欧阳辰对视了一眼,然后我朝着孙友友笑了一下,伸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以此来表示自己的友好。

  孙友友顿时松了口气,连忙擦了擦因为紧张而出现的汗水,笑道;“果然欧阳堂主和传闻一样,放心好了,以后用得着我孙友友的地方,我肯定肝脑涂地,绝对会让你满意。”说完,他也庆幸自己这一次赌对了,如果晚来的话,估计肯定会被记恨上,到时候,这可不是几句话就可以解决的事。

  我的传闻他一清二楚,对兄弟很好,可对敌人就……

  “嗯,好了,你要是没事的话可以回去了。”我点了下头。

  “好,老大你继续上课,我先回去了,有事就找我。对了,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和欧阳辰小兄弟以及其他的几个兄弟吃一顿饭呢?”孙友友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而后后退一步,在即将转身的时候,忽然醒悟过来一拍脑门,随后连忙紧张的询问。

  “当然没问题了,有时间的话,我会通知你。都是自己人,不需要这样的客气,好了,你走吧。欧阳辰,我们回去上课。”我笑着点了下头,随后带着欧阳辰转身朝着校内走去。

  “就看着一把有没有真的赌对吧?至少留在了堂口!”孙友友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深吸了口气,而后转身坐车离开了学校。

  我和欧阳辰回到了教室里,我把合同扔给了他,让他代为保管,然后找个时间送去堂口找林霞姐。

  “老大,这小子会不会有什么目的?忽然来示好,要知道,昨天的时候还嚣张的要死啊!”欧阳辰收好合同,而后连忙询问。

  “死!当然了怕死了!是个人,基本上都怕死,所以说,他的出现我一点都不惊讶。马明肯定和他说的一清二楚,知道我是什么手段。既然他怕了,自然就要乖乖的送上门,否则的话,我的手段会让他真的后悔。”我耸了耸肩,这人讲的十句里面肯定有九句是真的,但,还有一句绝对是假的。

  不过我还是很开心,至少有了股权在,彻底掌控为我所用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张青和马明越的堂口公司只是一个开始,只要别人不得罪我,那么我也不会去伤害其他人。

  下午放学了之后,林霞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说公司的账目亏空达到了千万之多,而这事,绝对和财务主管有关系。但,她不是这个公司的人,因此希望我来一趟,彻底的解决这件事情。

  我连忙坐车来到了公司和林霞汇合,然后一起来到了财务主管的办公室,一打开门,我就看到他的办公室里面很多豪华的装饰品,不得不说,真的是让我都觉得有些跨装,玛德,这得花多少钱才可以布置的起。

  而且,这还只是公司的办公室而已,不知道他家又是什么情况。

  “哟,欧阳堂主怎么来了?找我有事!”财务主管张尧一看我带着林霞过来了,露出了很是嫌弃的眼神,要不是因为我的话,这公司或许还会和以前一样,这也就不会让他有一些意外发生了。

  “张尧是吧?既然公司被我接手了,我来公司的任何地方,貌似都可以吧?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来了之后,难道不应该给我起来倒一杯茶?你竟然还坐在椅子上!”我将目光落在张尧的身上,长得跟猪死的,一看就是每天都吃好的又不锻炼身体,这样的话,几乎瞬间就能判断出性格如何。

  “你…好好好…我的董事长先生!”张尧闻言顿时面色一变,肥硕的脸颊抖了抖,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站起身来走到饮水机旁边开始倒水。

  我缓缓的走到了他的办公桌的椅子那里一屁股坐下,然后盯着他说道;“来这里找你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林霞姐告诉我说公司亏了千万,这事,你是财务主管,我想你应该最了解了吧。嗯?不应该和我说说!钱,是不是你拿走了啊?!”我没有丝毫委婉的意思,直接问。

  “你…你这是污蔑!欧阳林,你这是什么意思?跑这里来兴师问罪?我告诉你,虽然我缺钱,但是,我绝对不会挪用公司的资金。所以,这事别放在我身上,这锅老子特么的不背。”张尧一听,顿时就跟炸了毛似得,连忙恶狠狠的大声否定道。

  “不是就不是,为什么你这么大的声音?难不成,是怕别人听不见?还是说,心虚的人,都喜欢大声说话给自己壮胆!”我露出一丝冷笑,看了一眼桌子上摆放的东西,而后拿起了一艘木船,拿在手中把玩着。

  “你…你快放下!这可是价值好几十万呢!”张尧面色一变连忙喊道。

  “这东西的确蛮好看的,艺术品果然就是不一样啊。唉,要是忽然砸了的话,估计应该很可惜吧。张尧!你是说实话还是不说呢?”我松开一只手,顿时,这木船便倒垂在空中,摇摇晃晃,看起来就知道很容易摔地上。

  “你…我…我…我真的没挪用!”张尧咬牙道。

  我把目光落在林霞姐身上。

  “既然你这么说,不如咱们报警吧?一报警,基本上什么事情都一清二楚了。到时候,你到底挪没挪用,大家都可以知道。”林霞立刻说道。

  “对,这才是好办法,不过做错事的人,估计这辈子都得在大牢里面待了吧?”我把木船重新放在桌子上,而后起身走到了张尧的面前死死的盯着他。

  张尧缩了缩脖子,用力的咽了口口水,额头一滴滴的冷汗泌出。

  他的面色更是惨白无比,双腿都在打抖。

  “林霞姐,报警吧!”我开口说道。

  林霞立刻拿出手机开始报警。

  “别别别,我承认,这事我承认,你们千万别报警。一旦警察来了,我也就完蛋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好商量,这事好商量。何必弄得你死我活的呢!欧阳堂主,我说实话,你们可千万被报警啊!”张尧真的吓坏了,冷汗都把衣服给弄的湿透了,显然是吓得不轻。

  !酷}Y匠网(永2●久免+h费Nr看=(小v,说I

  “洗耳恭听!”我咧嘴一笑,伸手拍了拍他肥硕的猪脸。

  林霞拿着手机盯着张尧看。

  “钱,的确挪用了。可,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我一个人也没这个大的胆子。我只是一个小员工而已。”张尧深吸了口气,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林霞的手机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