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后,我带着人,开始四处寻找马清明。

  可是找了很久,根本找不到,这小子显然心虚躲起来了。

  “果然是怂逼啊。”站在他的宿舍门口,我忍不住摇了摇头。

  “老大,我可以帮你,这一片我很熟悉。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可以得到这小子在什么地方的消息。”王云如立马靠近我旁边,然后朝我邀功似得说。

  我眼睛一亮,果然收她是对的。

  王云如立刻开始找人,十分钟不到,立刻就知道了现在马清明所在的地方。原来,这货为了躲避,竟然藏在了一家宾馆里。我们立刻就快速的坐车赶了过去,没多久,就来到了宾馆,然后装作是服务员敲开了他的房门。

  “你…你们…不是服务员吗?”马清明一看到我们几个,顿时吓坏了,他还傻乎乎的去开门,根本不是服务员,原来是我们找上了门,而且,更重要的是,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

  “哟,堂堂的马公子,竟然住这种地方?这是不是不符合你的身份啊!我感觉,你至少也得是五星级酒店才可以啊。”我似笑非笑的看着马清明,现在知道怕了,刚才做什么去了。

  跑得了吗?!

  “你…你们有事吗?没事我就关门了!”马清明心虚的干笑了一下。

  “关门?是啊,得关门打狗,你特么的。”张亚真的是气坏了,直接就走了进去,一脚踹在马清明的胸口,顿时就把他给踹出去两米多远,身子的一般都狠狠的砸在了床上,一弹,整个人直接趴在了地上。

  脸啪的一下贴在了地面上,光听声音就知道有多疼。

  “你…你们…你们要干什么!”马清明惊惧道。

  “艹,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装傻是不是?玛德,早知道这样的话,揍你的时候就应该更加用力一点才是。你小子可以啊,表面上什么事都没有,其实一直在伪装。”张亚走到了他的面前,扯着头发,恶狠狠的说。

  “打人不打脸!!!”马清明嚎叫道。

  “不打脸?”张亚啪的一巴掌扇了下去,狠狠的抽在他脸上。

  “你……”马清明不敢说话了,说的越多,揍得越狠,这套路他懂。

  “还打不打脸?嗯?玛德,竟然敢对娜娜姐动手,真不知道你是什么脑子,猪脑子吗?你爸也是个傻逼,你们全家都是傻逼。老子特么的还刚洗澡,就因为这事穿个内裤就来了。还不让进,非得在天桥上买衣服才让进。日你大爷!”张亚真的是快气死了,刚洗澡啊,现在身上臭的要死,什么味道都有。

  然而,马清明就是不开口说话了,反正说了也得挨揍。

  不说也得挨揍,还不如不说话,浪费口舌。

  “马清明啊!其实,刚走的时候,我觉得你小子挺不错的,怎么现在我反而觉得你就是一个傻逼呢?娜娜是我什么人,你应该一清二楚,我人就在这里,你老爹竟然还敢动手?!”我冷着脸朝马清明说道。

  “怪我咯?”马清明露出无辜状。

  张亚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直接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的一下,马清明彻底的老实了,脸上肿的跟猪头似得。

  张亚越想越气,越发的用力揍,打的马清明半死不活的。

  “来来来,咱们三个人合张照。”我拿出手机,而后我们两个人蹲在马清明的旁边,就这样拍了一张照,而后,我就直接发给了马明越。

  没一会儿,马明越就发来了视频。

  “哟,老马,看起来很精神啊。最近过的怎么样?是不是活腻了?没关系,我知道你这个人一心一意的想找死。来,看看你儿子,你揍不到,只能是报复在他身上了。照片看了吧?是不是很刺激!”一看到马明越紧张的表情,我顿时舒服了不少,感觉很解气。

  “你…欧阳林!我错了,这是我的错,和我儿子没关系。别打他了,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对,找人抓你姐,可,这也是迫不得已,你逼得太紧了,咬得太狠了。”马明越一看到自己儿子的凄惨模样,顿时就感觉眼前一黑,差一点昏过去,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

  “怪我?当初开会的时候,你可是逼的我更紧啊!那么多人,兴师问罪,全部来索要我身上张青的股份。你说,到底是谁先开始对谁的?如果不是你针对我,我怎么又会针对你呢?如果不是你贪心,怎么会让我也变得更贪心呢!啊,对了,前几天你给的股份还行,不过我不满意了。”我耸了耸肩,综合整个经过,这事完全和我没多大关系,都是他自找的。

  “你…欧阳林…你……”马明越气得面红耳赤。

  “话说,老马同志,你知道一种从天而降的掌法吗?”我忽然问道。

  “什么意思?”马明越懵了。

  我嘴角掀起一抹笑容,朝着张亚点了点头,张亚立刻抓住马清明的头发用力的一扯,而后扭脑袋,把脸露了出来,随后,我伸出手,实验的挥动了几下之后,我朝着马明越点了下头,而后猛地扇了下去。

  啪的一下,马清明身躯一颤,脑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张亚的手上抓着他好些头发。

  有一个地方都秃了。

  “知道如来神掌吗?”我似笑非笑的再问。

  “你…你这……”马明越惊呆了,想不到竟然是这情况。

  “老马,咱们得好好的谈一谈了。这样下去的话,也不是办法。你儿子我虽然不会打死,可是这样下去的话,应该会是一种折磨吧。这事,都是因你而起,你自己觉得应该怎么办?如果我今天不及时赶到的话,我姐会发生什么?”我死死的盯着马明越说道。

  “我…我…我……”马明越欲言又止。

  “咱们好歹也是南门的人,可是你呢?处处针对我,弄得我真的有些不耐烦了。张青是什么下场,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可还在医院里面躺着呢!而且,这事,是他先做错了,我只是报仇而已。你呢?因为自己的贪婪而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你的儿子有做错什么吗?”见他如此模样,我忍不住摇了摇头。

  “和我儿子没关系,你们来找我啊!直接找我!我就在这里,就在家里面。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找清明呢?”听我这么一说,马明越忍不住喊了起来,他真的是要急死,恨不得来了特异功能瞬间转移。

  “怎么找你?现在我就在你儿子这里,你让我回去找你?有点脑子可不可以,你觉得我傻?速度点,别墨迹,说这事应该怎么办吧。”其实,我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但,不好说出来,毕竟,一旦我先开口的话,这事的性质就不一样了,马明越就可以反咬我一口,到时候很难说清。

  酷hj匠网正9☆版◎A首发a☆

  毕竟,我在北京,他完全可以说我自导自演的一切。

  现在,看谁忍得住,谁先开口谁就是输。

  “我…我们好好谈谈!你回来谈怎么样?”马清明喘了口气道。

  “不如,我把你儿子揍一顿吧?知道有一种从天而降的掌法吗?”闻言,我顿时露出了冷笑,而后示意张亚再来一次。

  “别别别,我错了,我知道错了。这样好了,只要你别伤害我儿子,股份我立马转给你。他是我的一切,只求你别伤害他。我错了,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应该得罪你。”马明越见状,顿时急了,连忙喊道。

  他是真的怕了,儿子就是他的软肋。

  我把手缓缓的放下,嘴角掀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这才对嘛。”

  “我再给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怎么样?”马明越深吸了口气。

  “才百分之二十?不!”我立刻拒绝了。

  才这么一点,根本就弥补不了。

  “你可别太贪了,上一次,你就拿走了百分之三十。再给你百分之二十,这就是我公司的一半了,你每个月至少可以赚上七位数!”马明越一看我拒绝的如此快,顿时更急了,毕竟,这一切可都是他努力赚来的。

  “百分之五十,这就是我要的。和你儿子相比,这些股份你应该不会在意吧?一边是你儿子,一边是你的公司。我觉得,只要是聪明人,应该都不会拒绝才是。”我一屁股坐在床上,扫了一眼门口的王云如她们,然后淡淡道。

  “你是狮子大开口吧?”马明越愕然道。

  百分之五十这也太多了吧。

  可,对面是自己的儿子啊!

  “决定权在你,决定了,我就让欧阳辰去一趟。”我也不想说什么了。

  “你…好,只要你不伤害我儿子,百分之五十就五十。”马明越叹了口气。

  这一下,是真的完蛋了。

  “很好,等一下我让欧阳辰去你那里。放心好了,你乖乖的话,我也就不会乱来。”我点了点头,而后关闭了视频,随后发了个短信给欧阳辰,让他去马明越那里一趟。

  如果得到了这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那么,我就有他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了。所以,他才会这个样子,因为他知道只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根本就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他彻底的完蛋了。

  而后,我们离开了这里,至于马清明,还是让他躺着好了。

  虽然揍了一顿,可其实只是皮肉伤罢了。

  为了表示谢意,我决定请王云如她们吃一顿好的。

  就在这附近选择了一家大酒店。

  “老王,这一次,咱们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你、你们都很不错,我非常的满意。如果不是你们的付出,估计这件事没这么轻松的完了。来,喝一杯,我敬你一杯。”我端起一杯酒朝着王云如说道。

  “嘿嘿,跟着你这个老大,其实也不错。早上的事情,我的错,我的错。”王云如连忙拿起酒杯。

  喝了之后,我看了看大家,然后跟张亚说;“等一下划五十万到她的卡里,大家也就别在做这种事了,真的很不好。不如开一个店之类的,正经一点。至少,比你们这样诈骗要好的多。”当然了,后面的都是和王云如他们说的。

  五十万?!

  王云如等人顿时惊呆了。

  想不到竟然直接给五十万!

  本以为今天每人一万已经是大手笔了,可是这一次,竟然给这么多。

  “老大,真的很感谢,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效忠你的。”王云如连忙表示道。

  其他人也立刻点头附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