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不穿?回来之后洗澡了没!”我贴着娜娜姐的脸朝她耳朵吹气。

  “说了不穿就不穿,人家那么担心你,怎么可能还会洗澡。怎么,嫌弃我一身汗味?哼!”欧娜娜摇了摇头,脖子已经红透了,尤其是耳垂,红的都快滴血了似得。

  “生气了?嘿嘿!没事,其实我想说,你洗了澡的话,身上的香味肯定就会盖过我身上的汗味。刚才打了一架,一身的臭汗,我是怕你不适应。你可别嫌弃我啊!”我咧嘴一笑,然后解释了一下。

  “没事,每个人身上都会有汗味,我也有。咱们负负得正,两种汗味在一起,说不定就没多少味道了。而且,男人身上有汗味的话,这才是真正的男人。”欧娜娜深吸了口气,她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那开始了?”我咽了口口水,然后喘息道。

  “不,你起来。为了惩罚你,你今天不能碰我。”然而,欧娜娜却伸手捏了捏我腰部的肉,然后很是认真的说道。

  “什么?”我顿时就傻眼了。

  既然这样的话,早干什么去了,我感觉都已经来了。

  “快起来吧。”欧娜娜催促道。

  “不,我就不,你自己都说了负负得正。如果不交融在一起,怎么负负得正。嘿,我还就不起来了,你不允许,我就一直压着你。隔壁房间的动静你都听到了吧!咱们看看谁把持的住!”不过我也开始耍无赖。

  好不容易来了点感觉,忽然又这样玩弄我,我真的是醉了。

  欧娜娜有些发愣,想不到我竟然会这么做。

  隔壁房间的猛烈撞击导致这个房间的墙壁有些发颤。

  她躺在床上感受的一清二楚,而那若有若无的声音,就仿佛猫爪子挠似得,弄得她心里面有些波动。

  “我渴了。”我忽然说道。

  (最新z章节0上.X酷)匠网。

  “渴了喝水去啊。”欧娜娜白了我一眼,然后扭过脸去。

  “我想喝奶奶,吃木瓜,冰糖雪梨。”我往她胸口蹭了蹭。

  “你越来越污了,快点起来,压着我疼,都快无法呼吸了。”欧娜娜见我这么无耻的说出了这些词汇,顿时喘了口粗气,而后开始挣扎起来,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的话,她真的怕会被我给吃了。

  然而,一旦被吃了,那么主动权就丧失了。

  这是绝对不能发生的事情。

  她就喜欢这么吊着我,看我想吃又吃不到的样子,一旦主动权丧失的话,那么等待她的可能就是暴风雨一般的……不眠之夜!

  “你要是不污的话,又怎么会听不懂呢?嘿嘿,娜娜姐,你就从了我吧。这已经第二天了,时间越来越少,和你在一起时间过得很快,我希望能够有一些可以让我回忆的记忆。”我就是不起来,不但不起来,反而还扭动了一下身体,就好像金鱼游动一样,在她的身上用力的摆动了一下。

  “起来,你再不起来的话,我可就生气了。”欧娜娜皱着眉头认真道。

  “呃,弄疼了?要不我帮你揉揉!”我一看娜娜姐这表情,连忙问道。

  “起来,痛了我自己揉,你要是渴了就去喝水去。”欧娜娜直接伸手揪着我的耳朵用力的扯了一下。

  我痛的龇牙咧嘴,一个翻身,直接从床上翻到了地上。

  “媳妇,你可真狠啊。”我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媳妇?谁是你媳妇?”欧娜娜瞪了我一眼。

  “刚才人家服务员说你是我老婆的时候,你可没解释什么哟。嘿嘿,所以我不叫你媳妇叫什么?不要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我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往床上爬,继续要压住娜娜姐。

  “哼,别说今天碰我,明天你也别想碰。”欧娜娜直接一脚将我踹翻在地,而后,踩着我的身体朝着浴室走去。

  “哎哟我去!”我捂着肚子,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拿起旁边的一瓶饮料狠狠的灌了一口,玛德,口干舌燥,还别说,这么一弄,我真的没多少感觉了,只是,我没什么事,只是委屈了我的小弟弟啊。

  正所谓,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都已经这样了,他竟然还没有得到雨水的滋润。

  “艹,张亚你小子够可以的,竟然特么的玩三P。更可恶的是,老子还只能在隔壁听着,日了狗了,真的是难熬啊。不过不得不说,这小子够持久的啊,少说也已经十分钟了吧。两个妹子,竟然坚持了十分钟!”我就这么坐在地上,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在心里面估算着多长时间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从楼下回来,发现对面仍然有动静。

  不得不说,饥渴的人,爆发起来的话,真的是让人佩服。

  “怎么样?”我朝着娜娜姐问道。

  “什么怎么样?”欧娜娜看了我一眼然后疑惑的皱起眉头。

  “听听隔壁的动静,再看看我,你难道不觉得亏欠?论时间,我只比这个长,可是,你却竟然拒绝了。让我坐在地上,一直听着隔壁的动静,你知道这时间是多么的难熬吗!”我就差流眼泪了。

  “怪我咯?你自己不听话好嘛!”欧娜娜白了我一眼。

  说的跟什么似得,难道自己虐待了他!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我只好打开电视机。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欧娜娜忽然接到了电话,然后就带着东西回学校去了。我一看她走了,顿时叹了口气,唉,果然孤独和烈酒,单身狗才是我最佳的搭配啊。

  “嗯?隔壁动静貌似没了,这小子终于是坐不下了吗!”我仔细的听了一下隔壁,发现张亚的床已经不摇晃了,看来基本上发泄的差不多了。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隐约听到了隔壁开门的声音,而后两个高跟鞋哒哒哒哒哒的路过我门口。我连忙打开门,走出去一看,玛德,这两妹子走路的姿势都十分的别扭,一看就是被弄得痛得要死啊。

  我把门一关,走到了张亚的房间门口,一推门,竟然就开了。

  走进去一看,我发现这货正躺在床上,一丝不苟,不,不对,应该是一丝不挂的闭着眼睛,似乎在回味一样。显然,这一次的发泄,让他彻底的爽了爽,尤其是两个漂亮的妹子。

  “精尽人亡了?”我踹了一脚床,然后不爽的说。

  “嘿嘿,咋了老大?”张亚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把被子拉扯到下面。

  “哟,你还会害羞?知道你中午的时候多么的剧烈吗?我特么在隔壁都能够感觉的一清二楚。你小子可以啊,这么牛逼,两个妹子愣是被你搞的走路都歪歪扭扭。”我有些羡慕,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这叫释放,我好不容易释放一次,哈,不得不说,这两个妹子的技术不错,活很好,弄得我兴趣很高。如果要是面对那个王云如的话,卧槽,我肯定会还没进去就软了。”张亚咧了咧嘴,然后眨了眨眼睛。

  一看他嘚瑟的表情我就有些无奈。

  “我们在的时候可以开玩笑,不过她已经跟我了,所以要是人家在旁边的话,你小子别骂人。”在这里,我听到了肯定没事,所以也就不在乎,不过还是提醒了一下,免得这货忘记了。

  “我就搞不懂了,你为啥收她?这女的丑不说,还特么贪钱,为了一点钱就跟我们杠上了。难不成,你是看她手底下有不少好货,所以准备……嗯!”张亚眼珠子一转,然后朝我露出了一个你懂的表情。

  “你懂个屁,她在这里貌似有点势力。我让她成为我的眼睛,保护着娜娜姐。这样的话,就算我不在,至少她在。而且,万一要有事的话,她可以拖延时间。反正每个月给点钱就是了!”我瞪了他一眼,然后解释道。

  “哦,我知道了,不就是养了一群狗嘛。”张亚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还挺有意思,反正也就一万来块钱而已。

  “哎哟我去,我发现你发泄了一次之后,整个人都嘚瑟的很啊。怎么着,要不要脱裤子比一比?不是哥吹牛和欺负你,实在不行,你可以先撸一撸!”虽然张亚这话说的有点难听,不过实话实话,其实我就是这个意思,毕竟,现如今的王云如在我看来,也就那样了。

  张亚顿时愣住了,好几秒钟,这才把被子一掀。

  “擦,我就不信了,你高中生还比我的大。”他狠狠道。

  我得意一笑,拉链一拉,然后直接露出了内裤,不过更进一步的动作却并没有。因为,这样就足够了,我就是真的自信。

  张亚眨了眨眼睛,观察了好几秒,然后还揉了揉眼睛,随后惊呆了。

  “哎哟卧槽,这…你这…你这玩意……日!”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没,不是我欺负你,裤子都不脱,我就这样的厚度了。知道我为什么做老大了吧!我这人,要厚度有厚度,要内涵有内涵,要深度有深度,要硬度有硬度。这么完美的人,自然就牛逼。”一看张亚吃囧的模样,我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

  玛德,终于是扳回了一盘。

  叫你特娘的在我面前嘚瑟。

  “唉,不服老不行啊。现如今,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张亚耷拉着脸,完全没了刚才的兴奋和激动,叹了口气,然后起身准备去浴室洗澡。

  “没事,你这样的老人,除了面前的苟且,其实还有诗和远方。哈哈哈……”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艹,老子不活了,麻了个巴子。”张亚愤愤的说着然后跑进浴室。

  而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我一看,发现是王云如打来的,不知道什么意思,不过我还是立马就接通了,然后,她告诉我说,娜娜姐在学校被人调戏了,似乎还带走了,她的人正在拖延时间,希望我赶快过去。

  我顿时就急了,玛德,这是怎么回事,你的人难道这么废吗?!

  她跟我说自己人被揍了一顿,能够出手的也就那几个了,因此才没有拦住,十分的抱歉,这个月的一万可以不要,但是最好还是赶快过来学校,她不知道自己的人可以坚持多久的时间。

  “张亚张亚,玛德,别洗了,快点出来了,我姐在学校出事了。”我连忙挂掉手机,然后朝着浴室的门踹了几下。

  “怎么了?”张亚浑身湿漉漉的跑了出来疑惑的问。

  “我哪知道,反正是有人调戏我姐,赶快收拾一下。”我摇了摇头。

  “走走走!”张亚连忙穿上内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