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说的不错,你这么漂亮,在什么地方都是女神。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肯定都特别的受欢迎。而且,说实话,姐,咱们找个时间,不如你穿上古装试一试,我打赌,肯定好看的要死。”回过神来之后,我好不吝啬自己的夸奖,恨不得把娜娜给夸上天去。

  “对对对!”张亚也忙不迭的附和点头。

  “哟,你们两个嘴这么甜呢。来,奖励你们一人一个大包子。”欧娜娜被我们这么一吹捧,顿时高兴无比,立刻夹起包子就往我们两个人的碗里放。

  我和张亚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果然,女人就是喜欢听到夸奖,聪慧如我娜姐也一样啊!

  吃完了早餐之后,我们商量了一下,然后准备去逛街。

  说实话,虽然昨天逛了不少时间,可实际上看到的东西,并不是特别的多。北京城这么大,我们这么小,所看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其实,北京最让人喜爱的,不是那些外面的东西,而是一些藏在角落里,少有人知,但一旦知道的话,就会爱上的东西。

  因为要到换季了,因此我想着给娜娜姐买衣服,就和她一起来到了女性专区。在这里,都是女性的衣服,无论是外衣还是内衣。还好周围也有大老爷们陪着自己的老婆,因此我和张亚才不感觉尴尬。

  你能想象那一堆胸罩摆在你面前是什么感觉吗?

  关键是颜色和大小还不一样,一看到紫色和黑色蕾丝,我就走不动路。

  “你看上哪一件了?不如你换上试试吧!”我朝着娜姐说。

  “急什么,买衣服当然得慢慢挑选咯。”欧娜娜白了我一眼。

  她自然知道我的想法是什么,不就是想看她换衣服的样子嘛。

  我点了点头,然后也开始帮她挑选。

  “你呢?你看上了什么?”我见张亚一直盯着胸罩看,忍不住坏笑道。

  “咳咳咳……唉,昨天晚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两个妹子穿的就是黑色和白色的。”张亚忍不住摇了摇头,黑色和白色是他最喜欢的颜色,可是,就在昨天的那个晚上,被玷污了,亵渎了,自己现在只要看到这白色和黑色的胸罩就会回想起晚上的那一幕。

  “唉,可怜孩子,啧啧啧。”看张亚这表情,我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货现如今就跟黎元龙一样,只怕已经有心里阴影了。

  “要不我出去吧。”张亚无奈道。

  周围都是大老爷们陪着自己的媳妇或者女票,这对单身狗造成了一万点的伤害。因此,他不想继续待在这里,感觉特没意思。

  “切,生活不只有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你看看旁边,那个看起来是女的,可是下面的玩意那么鼓,一看就特么是男的。女扮男装,两个男人,你懂的。”我拍了拍张亚的肩膀,然后指着旁边的一个女的轻声说道。

  “卧槽不是吧?”张亚连忙看了一眼,还真的是这样。

  原来这个看上去很漂亮的妹子,特么的竟然是个男人。

  两个男人在一起,他忍不住一想,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

  “我打赌,这要么是伪娘,要么是药娘。不过应该是伪娘居多,药娘的话,下面那玩意早就缩了。”我观察了一眼,然后琢磨道。

  “老大你怎么懂这么多?”张亚忽然好奇的看着我问道。

  “咳,那什么,这条丝袜不错哟。”我拿起旁边的丝袜满意的点了点头。

  “艹。”张亚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其实,一般来说,我本人喜欢肉色丝袜,不过当我看到一条灰丝的时候,还别说,真的有一种看到新世界大门的感觉。我拿起来看了看,又朝着娜娜姐修长的白腿对比了一下,感觉还不错。

  “喂,服务员,这多少钱?”我朝着旁边的妹子问道。

  销售员不满的看了我一眼,说;“什么服务员?什么服务员?这里又不是饭店和酒吧。会不会说话啊?这丝袜你买得起吗?一看你身上的东西,加起来也就一百多块钱的货。把你的脏手拿开,弄脏了你赔的起吗!”

  她做这个时间不少了,自然一眼就看的出来身上的衣服值多少钱。

  一看就是个土包子穷逼。

  “你这人怎么回事?问你话呢!”我愣了一下,貌似我也没说错什么吧。

  在我们那里,直接叫服务员就行了,怎么在这里就不行?!

  “毛都没长齐,还来这里逛。小屁孩,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呢。放下,给我放下,土包子一个。”销售员见我瞪她一眼,顿时更加生气了,如果不是自己有素质的话,只怕早就骂人了。

  “呵,土包子怎么了?没见过世面怎么了?你特么祖上倒三代也是个农民知道吗!而且,我看你这样子,说话的口音,肯定也不是北京人。装什么装,说不定在家里面,你特么还说土话骂人呢。”我看她生气了,我也生气了,玛德,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卖东西的嘛,牛逼什么劲。

  “你…你…你……”销售员气得半死,伸手指了指我,但是碍于这么多人的面,根本就不敢说脏话,便深吸了口气,接着道;“这丝袜至少得你半个月的生活费,呵呵,怎么样,买得起吗?要是没事的话,就去吃肯德基吧。”

  T。酷匠网正《l版首gV发

  她真的是瞧不起这种人,明明就是土包子,乡下人,还在这里装逼。

  “你什么意思?骂人是吧!以为我听不出来是吧!”我面色一冷。

  乍一听肯定没什么,可是仔细一听尤其是最后两个字,这明显是在骂人。

  果然是有素质的人,骂人都这么的委婉,一个脏字都没有。

  “我说什么了?小屁孩,快点出去,这里不是你可以待的地方。买不起就别瞎摸,赔得起吗你?把你卖了都没用!”销售员露出嘲讽的笑容,而后扭过脸去,已经懒得再说什么了。

  “呵呵,谁说我买不起了?来,咱们现在就去前台,我买下来!”我冷笑着说道。

  “好啊,别装逼,你要是买不起的话,给我滚出去。”销售员一听也乐了,直接跟着去了前台。

  这条丝袜确实挺贵的,好几百块钱,不过我根本不虚,直接拿出钱来,然后拿起丝袜转身盯着这个服务员看。

  “哟,原来有点钱啊。可惜,买了之后,你就只能吃好长一段时间的方便面了吧!”销售员笑了,果然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为了自己的尊严花这么多钱,看他以后怎么生活。

  然而,我一句话都没说,直接猛地一扯,这丝袜直接被我给撕了。

  “呃。”销售员顿时愣住了。

  “好玩吗?是,我的确是土包子,可,那又怎样?一条丝袜而已,那个美女,再给我拿几条过来,我这人别的爱好没有,就喜欢撕丝袜玩。”我朝着旁边的一个服务员说了一下,而后,她立刻拿了四条过来。

  我没说什么,付了钱之后,当着这个销售员的面,再次的撕了。

  没错,四条丝袜,加上刚才的那一条,总共五条,一条几百块,老子全部都撕了。这不是炫耀有钱,也不是故意气她,而是我生气了。不就是一个卖衣服的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我买不起?赔不起?”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这个销售妹子。

  销售员愣了好久这才回过神来。

  显然,她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

  “来,服务员再给我拿一条过来,你,没错,就是你。顾客就是上帝,上帝现在让你做事,你特么的站着做什么?把自己当成一棵树了?!”而后,我指着这个服务员认真道。

  销售员妹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咬着嘴唇,转身去拿丝袜。

  谁能知道一不小心看错了人,本以为是个傻逼,想不到却是牛逼。

  周围人的看着这一幕,一个个都摇了摇头,显然觉得不值得。

  花这么多钱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买得起,真的是太那什么了。

  “这小子肯定是东京热和海盗船看多了!”旁边一人轻声道。

  “……”

  从销售妹子的手中接过丝袜,我朝着娜娜姐说;“走,咱们去试衣间试一试,我觉得这丝袜不错。”

  欧娜娜看了我一眼,也不说什么,点了下头。

  “这位…先生!有规定,男人不能进女性试衣间。”销售员连忙说道。

  我没说话,只是瞪了她一眼,就那么瞪着眼睛。

  销售员顿时缩了缩脖子,连忙低下了头,话也不敢说了。

  “你在外面守着。”我吩咐张亚,然后和娜娜姐进入了试衣间。

  “你啊你,刚才太冲动了,这销售员不对,你也犯不着花钱这么做吧。”一进试衣间,欧娜娜就无奈道。

  “不说这个了,姐,优衣库知道不?嘿嘿,不如……”一看到这个试衣间,我就想到了那个新闻,因此,顿时露出了坏笑,而后伸手朝着她的白腿摸了过去。

  “轻点。”欧娜娜轻声道。

  我点了点头,而后,双手深入她的裙子,开始往下一点点的卷丝袜。此时此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给葱剥掉表面上的一层皮似得,丝袜,一点点被我卷下来,那细腻白皙的长腿,也一点点的进入我的眼中。

  手指尖轻微的触碰,欧娜娜娇躯一颤,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我看了娜娜姐一眼,还别说,蹲下来从下往上看,这个姿势真的是可以用可怕两个字来形容。

  怪不得优衣库会发生这种事,我真的是非常的理解。

  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真的是让人把持不住啊。

  “来,抬脚,要不坐下好了。”我已经把丝袜卷到了脚掌的位置。

  欧娜娜点了下头,缓缓的坐下,然后任由我玩弄她的双脚。

  将她本来的丝袜放到一边,我拿起自己选中的灰丝袜从脚趾开始,一点点缓缓的往上推。顺着她滑嫩的肌肤,灰丝袜仿佛传染一样,疯狂的扩张,不断的包裹,没一会儿,整条腿都已经成了另一种颜色。

  “呼呼呼……”欧娜娜呼吸越来越粗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