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同意了?”我忍不住松了口气。

  说了这么多,我口都渴了,直接拿起她的水杯喝了一口茶水。

  “这事,你,唉,同意了。”小雅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无奈的说。

  她当初真的以为是一句玩笑话,可是谁知道,她没当真,我却当真。

  “那好,你帮我写一张请假条,我走了啊。”我咧了咧嘴,而后转身就要朝着外面走去。

  “等等,拿来。”然而,小雅却说道。

  “拿什么?”我愕然的看着她,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补课的费用,你以为老师补课是免费的?七天的课程,也不算少,一天一百来算的话,除去周末,你得给我五百块。怎么?身上没这么多钱?可以,写个借条就行!”小雅见我不知所措的样子,感觉好笑,笑眯眯的说道。

  “纳尼?!”我瞬间懵逼了。

  擦了个擦,这还要给钱啊。

  我们什么关系她不知道啊!

  我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一咬牙,还是拿出了五百块钱放到了小雅的手中。

  “这总可以了吧。”我不爽的说道。

  “可以了,去吧去吧,以后补课还找我哈。”小雅笑的更加开心了。

  她把五百块钱妥善的放好,然后叮嘱道;“不要随便惹事,北京和咱们这地方不一样,能忍就忍。”说完之后,便不再说话了,接着继续看课本。

  我立刻离开了她的教室,然后朝着学校外走去。

  门外面,张亚已经等了一段时间,然后,载着我,立刻朝着机场而去。

  其实,我早就做好了三天的准备,毕竟,小雅老师不知道我是坐飞机去的,哈哈哈,这一来一回,加起来也就三个多小时而已。七天的时间,我可以好好的玩一玩了。

  来到了北京,我没有多停留,直接去北大。

  “这小子比他爹笨,咱们的手段是?”张亚朝我问道。

  “司机师傅可以慢点。直接一点,问他配合还是不配合,如果不配合的话,那就没必要说什么了。不过,先礼后兵的好,咱们请他吃饭,饭桌上,什么都谈的好。”对于马清明这货,手段其实根本不用很复杂,毕竟,他就跟很多的富二代一样,都有些毛病,自以为是。

  孩子自以为是怎么办?

  打一顿就好了!!!

  司机师傅是一个老北京,听我们两个说,误以为我们是谈生意的,一看我年纪这么小,直夸我挺有本事。夸完之后,就问,要不要带着我们四处转一转,周围可有好些好看好玩的地方。

  我一听就乐了,这老司机真以为我们傻呢?

  这么一绕,花的钱肯定多。

  张亚立刻催促说别废话,直接去北大。

  老司机只好扫兴的开着车。

  等我们来到北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马清明。

  马清明一看是我找他,也是有些惊讶,甚至可以说是震惊。

  上一次的事情,明显已经有阴影了。

  “找我干什么?我可没有招惹你们了!”马清明警惕的看着我们。

  “嗨,还能做什么,咱们是老乡,一起吃个饭而已。别想多了,我不是那种坏人,找你肯定没什么坏事。”我立刻露出了自以为是最让人温暖的笑容,牙龈都出来了,笑眯眯的朝马清明说道。

  F酷g匠“网L(唯一R正版,、#其?L他都f是盗版}

  “说好了,如果你姐姐不去的话,我是不会去的。”马清明认真道。

  “在,我姐当然在,你说去哪,我立马打电话给她。”我点头道。

  “艹,不会是骗我呢吧?鸿门宴!”马清明还是有些怕怕。

  真的这么容易就勾搭上了?!

  “骗你做什么?我可以作证,绝对不是其他的事情,就是为了请你吃饭而已。上一次的事情,其实也是误会,大家说开了,自然就解释的清楚。”张亚见我说没用,便连忙站出来笑道。

  “呃,的确是误会,只是,吃饭的话,你们知道我的身份,一般的地方我可不去。往大了说,北京饭店七层招牌菜、官府菜。少说也得是全聚德、将太无二、王府井小吃街也勉强行。要是沙县小吃、兰州拉面的话,你们自己玩去吧。”见我们真的要请他吃饭,马清明略微昂起下巴,然后很是认真的说道。

  自己可是有身份的人,去小地方也太丢脸了。

  我嘴角抖了抖,然后看了张亚一眼,点了下头。

  “没问题,你说的地方咱们都可以去。吃完了这个,就换一家。走走走,时间也不早了,中午的时候,万一没位置的话怎么办呢。”张亚连忙拍了拍胸口保证,然后拉着马清明就朝着外面走。

  “哼哼,我知道你们找我,肯定是有事情求我,好说,只要我舒服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好好商量一下。对了,打电话给你姐啊。”马清明十分的得意,这两人上次还教训了他,这一次不久求人来了嘛,果然风水轮流转。

  我们带着马清明离开了学校,而后,顺着旁边的街道一直走,走到一个没人的胡同边的时候,张亚直接揪着他的头发就拉了进去。一言不发,直接就来了几拳,狠狠的锤在这货胸口的位置。

  “北京饭店七层啊?官府菜啊?你特么怎么不说钓鱼台国宾馆?和我老大的姐姐一起吃饭?”张亚一边揍,一边恶狠狠的说着,玛德,一路上忍了一肚子气,真以为自己是谁,还敢在我们面前嘚瑟。

  “你…你们…你们不讲信用!!!”马清明惊惧无比的看着我们。

  说好的请客吃饭,怎么就又开始揍他了。

  果然这就是个套,自己还特么的上当,果然自己还是嫩了点。

  “讲信用?你特么说吃一些其他的,老子也不会说什么,你大爷的还想吃北京饭店第七层?你怎么不去食屎啊!以为自己是大爷是吧?我们三个到底谁是孙子?!嗯!”张亚见马清明这货竟然还敢说信用两个字,瞬间面色一狠,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腹部。

  马清明身躯一颤,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嘴里面喷出了好多东西。

  基本上早餐全部都吐了出来。

  “小子,本来我们是准备先礼后兵,可是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这些地方,是你这种人可以去的?来,你再说一遍要吃什么!否则的话,我就让他一直打下去,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啊。”我走到马清明的面前,伸手抓住他的头发拉起来,和他对视,眉毛一挑,冷笑道。

  “你…欧阳堂主…这…这……”马清明觉得心里好苦。

  “嗯!”张亚抬起手就要打人。

  “沙县小吃,沙县小吃,麻辣烫,一根热狗也行。我不去那些地方了,随便应付应付,其实就可以的。我这个人不怎么金贵,吃的东西也不挑。实在不行,泡面总可以吧?!”马清明顿时吓了一跳,忙不迭的说道。

  他无比的委屈和难受。

  “打电话给你的老爸,告诉他你被我们打了,如果不给出股份的话,就一直打下去,你这个儿子估计也回不去了。”我拧着眉头,瞪了马清明一眼,而后吩咐道。

  “打,打,打,我立刻就打。”马清明忙不迭的拿起手机来。

  只要不挨揍,让他做什么都可以,除了卖肉。

  马明越接到了自己儿子的电话之后,顿时吓了一跳,想不到我竟然这的这么做了。如果不让出一部分股权的话,估计儿子会很惨。因此,万般无奈,迫不得已之下,同意了转让,不过只能转让一部分。

  我也不贪心,一部分就一部分,反正来日方长。

  而后,我就告诉欧阳辰,现在请假去马明越的家签合同。

  有了这部分的股权,我的堂口又可以大赚一笔,弟兄们就可以过的更好了。

  “注意,巡逻车来了。”我提醒张亚。

  张亚连忙松开马清明的衣领。

  “怎么回事?你们三个怎么回事?大家是吧?”巡逻车一过来,立刻就落下车窗,而后一个国字脸的警察扫了我们三人一眼问道。

  “没打架啊?我们三个闹着玩呢!”我连忙回答道。

  “没打架?都这样了!”警察又不傻,一看马清明的身上的痕迹,就知道被狠狠的揍了一顿。

  “真没大家,我们三个是老乡,准备去吃饭来着。然后,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上奇葩很多。这货非得去北京饭店七层,这不是做梦呢嘛。然后,我们就稍微的玩闹了一下,真心没骗您。”我连忙咧嘴一笑,然后回答。

  警察一听也乐了,他可是北京人,自然之道这北京饭店的第七层怎么回事,想不到还有这种奇葩呢。

  “说句话。”张亚咬着牙冷冷道。

  马清明忙不的点头,满脸堆笑的说;“警察叔叔,我们真的是闹着玩,我们是老乡来着。听口音,你也听得出来吧。真没事,闹着玩呢。麻烦您了,还让您过来看一眼,厉害,敬佩,警察叔叔辛苦了。”他可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可惜又不敢乱说什么,生怕遭我们报复。

  “别乱玩,这里可是北京。”警察点了下头,然后上升车窗。

  一看警察走了,我和张亚顿时松了口气。

  卧槽,果然是大地方,就是不一样,这大白天竟然也有警察巡逻。

  “两位大哥,既然说吃饭,不如小弟请你们吧?北京饭店七层怎么样?我请你们,真的,我是认真地。只希望,你们以后对小弟客气一点,别动手动脚,疼!!!”马清明连忙谄媚的说道。

  “吃你麻痹,滚去吃泡面吧。”张亚直接一脚把他踹翻在地。

  “记住,如果你老爸不转让股份的话,你走路都得小心一点。”我朝着马清明威胁了一下,而后带着张亚转身朝着北大走去。

  “接下来?”张亚看了一眼身后的马清明然后问道。

  “去找我姐。”我咧嘴一笑。

  而后,我拿出手机,通过wx发消息给她,跟她说我想她了。

  没一会儿,她就回复说也很想我。

  我问她你在哪呢?

  她说自己在宿舍准备去吃饭!

  “走,我姐还在宿舍,估计再过一会儿就要去吃饭了。刚才我看见对面有个花店,你去买一束玫瑰花过来。嘿嘿,我要给我姐一个惊喜。”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朝着张亚笑道。

  “老大,你就确定这小子会安份?不如……”张亚面色狠狠道。

  “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这小子也没怎么得罪咱们。”我摆了摆手。

  一切都是马明越的事,虽说父债子偿,可是,这货其实感觉还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