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感觉应该是永远的解决了赵一山这货。

  “老万说的可以,玛德,这小子真的是越来越那什么了。我已经说了好几次,都肯定不想让他跟着一起,竟然还一看到我就立刻跑了过来。唉,要不是看在他姐的份上,我真的是想揍他一顿。”而后,我朝着万超竖起大拇指,果然是混过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没几句,就直接让赵一山哑口无言。

  “唉,这种年纪的人,说实话真的是特别迷茫的时候,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其实,大家都会经历,但,走出来了,就成熟了。当初的我,要不是也这样的话,就不会混,或许我会开一个饭店也说不定。”万超露出一丝苦笑,忍不住深吸了口气,一想起往日的一些东西,说实话,感觉特别的心酸。

  “是啊,谁也不容易。有家庭的要照顾家庭,没家庭的要照顾亲人。独自一人的人,要照顾自己。这年头,说实话,这是最美好的时代,井喷的时代,也是最让人悲哀的时代。”我点了下头,我们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当中,到底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觉得不幸呢。

  其实,我觉得应该庆幸,至少自己还活着,至少自己还有感觉。

  人嘛,要么被生活驾驭,要么驾驭生活。

  二者只能其一。

  “艹,想不到这一顿酒,竟然喝的有些沉重。唉,真的是觉得奇怪啊,很少有机会这样聊天。不过话说回来,少了一个李青,果然是有些不适。”黎元龙看了看我们,然后笑了起来,李青不在这里,多多少少有些遗憾。

  “只能怪他运气不好。”我笑道。

  其他人点了点头,而后我们继续开始喝酒。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我看了一眼,发现是林霞姐打过来的。

  我毫不犹豫的接通,一听,林霞姐跟我说自己心情不好,想找个人喝酒,我顿时就乐了,这不是凑巧嘛,便跟他说,我在刘强的饭店这里,你要是想喝酒的话,那就快点过来了,再过一会儿,我们几个就该喝醉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黎元龙他们很好奇,应为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因此觉得我又勾搭了一个。

  立刻问我是谁,是不是妹子找我准备去啪啪啪。

  我连忙摆了摆手,说等一下来了就知道了,不认识的介绍一下,日后肯定会需要她。见我竟然隐瞒,他们越发觉得这个女人很神秘,或许真的是我其他外面的女人也不说不定。

  没多久,林霞姐坐车来了,我连忙招呼她坐下。

  “看,这就是你们猜测的人,林霞姐,鹿哥的女友,现在正在咱们堂口做财务这一块。你们以后要钱之类的,可都得经过她的手,嘿嘿,给我认真一点,马屁拍好一点哈。”我瞪了他们一眼,让他们瞎猜,林霞姐可是鹿哥的女票,竟然还以为是我外面养的妹子。

  开玩笑,我身边的妹子,暂时除了梁晓晓之外,根本就不需要我养。

  她们自己会努力的挣钱,当然了,我也不需要她们的钱。

  一听是林霞姐,又是财务,黎元龙三人立刻开启了跪舔模式。

  “是前女友。”林霞等我说完了之后,忽然开口强调道。

  我顿时愣了一下,随后猜测到了什么,点了下头,也就没多说。

  “林霞姐是吧?来,我是万超,另外一个堂口,现在跟着林老大,幸会幸会,以后多多关照老弟我。”万超第一个起身拿起啤酒开始敬酒。

  财务啊,这可得罪不起,有何况还是鹿哥的女人。

  “万超?听说过!”林霞昂着下巴看了万超一眼,点了下头,然后拿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准备喝酒。

  我连忙拉住她的手,拦了一下,说;“你酒量不好,还是我来帮你吧。这帮人,一个个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万一你要是喝多了这可不好。”当然了,我主要还是想问一下那两个文件的事情怎么样了。

  李青的表现如何。

  林霞推开我的手,摇了摇头,说;“电话里说的很清楚,所以,你没必要替我挡酒。不就是啤酒而已吗?走一个!”说完,便之后灌了一大口,好些啤酒顺着她嘴角滑落,从洁白的脖颈滑入胸内。

  “林霞姐,我是黎元龙,你知道的。”黎元龙起身敬酒。

  林霞没说什么,只是点了下头,而后直接一口灌。

  我有些担心的看着她,这么喝酒,说实话,很容易喝醉,看来林霞姐是有心事啊。可惜,她也不让我挡,以她的风格,我挡酒的话,估计反而会生气,而且喝的更多。

  “呃,我是欧阳辰,林老大的‘弟弟’。”欧阳辰也起身。

  林霞又只是点了一下头,然后直接把啤酒给喝的一干二净。

  “啤酒不过瘾,来,咱们喝白酒。”喝完了之后,她柳眉一蹙,而后将酒瓶放下,直接一招手,把服务员叫了过来,然后要了几瓶牛栏山。

  “姐,这样不好吧?白酒喝多了可就!”我连忙问。

  “没什么不好,我就是想喝醉,今天不醉不归。”林霞猛地摇了下头。

  见她这样,我们对视了一眼,只好舍命陪女子了。

  本来我们就喝的差不多了,这白酒一来,基本上没多久都醉了。

  好在我们是男人,也不止一次喝醉,因此还扛得住。

  林霞就不一样了,整个人晕晕乎乎的,走路都不稳。

  “黎元龙,你还行,要不然你送姐姐回去吧。”我连忙说。

  她一个人回去,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放心。

  这样一个美女一个人喝醉了走在路上,或者坐车的话,万一要是遇到了坏人怎么办,根本就无力抵抗啊。

  “不,不用,不要,你送我回去好了。”林霞立刻摇了摇头。

  她的反应很大,似乎有些抵触。

  黎元龙眨了眨眼睛,都不敢说话了。

  没办法,只好我来送了,虽然我也喝了不少,可还行,没彻底的醉。

  然后,我们几个分开,我送林霞姐回家。

  “小林啊,姐姐不想回家,你送我去酒店好了。”一边走着,林霞靠在我的肩膀上,看了我一眼,然后喘了口气说。

  “呃。”我打量了她一下,面色酡红,真的是喝多了,双眼都处于一种迷离的状态,也不知道刚才看没看清楚我。当然了,最让我记忆犹新的地方,还是她那一抹雪白当中的数道水流痕迹,全是多出来的酒水流淌过留下的。

  我架着她,就近,找了一家酒店,然后开了一间房。

  把她扶上了床之后,我就说;“那我回去了。”

  “别走,跟我聊会儿,你知道我心情不好。”林霞躺在床上见我要走,连忙摇了摇头。

  “那好吧,要说些啥?”我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了床边。

  “小林啊,姐姐我快坚持不住了。”林霞目光迷离的看着我说道。

  我点了下头,表示理解,因为我知道,鹿哥是植物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醒,甚至一辈子都不会苏醒,因此,她这样一个貌美如花,而且又很能干的女人,肯定会坚持不下去,当初的时候我就表态了。

  如果她真的坚持不下去,想要松手的话,我肯定会支持的。

  反正有我的人照顾鹿哥也没事。

  “每次看到鹿哥躺在床上,我真的是很难过,有很多的话要说,可是,你也知道,鹿哥没反应,就跟个死人一样。我说的再多,他也不会起来安慰,不会给我一个温暖的怀抱。当初在医院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可以坚持下来,可是现在才发现,我吹牛了,我不是能够坚持下去的这种人。”林霞激动道。

  “是是,我知道,我知道,我懂的。”我连忙点头。

  “你知道这样的心情吧?我和鹿哥虽然感情很深,可是,其实他的小弟根本不知道我,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一直都是一个透明人。虽然,我知道这是一种保护,我也觉得很好,可,现在呢,我发现我对他的感情已经有点裂痕了。”林霞已经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是很认真的在说着。

  “姐,我知道,当初在医院的时候,我就问过你了,我刚才也说了,无论你做出任何的选择,我都会尊重的。”我点了下头,说实话,林霞姐这样我早就预料到了,只是想不到时间这么短而已。

  当然了,一个女人,尤其是年轻时间正好的女人,显然都会这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了别人。小林我…我…我…我……”林霞说着说着,忽然眼睛一闭,竟然睡了过去。

  ).酷匠\网4}首&发z

  我愣了三秒钟这才回过神来。

  我早就说过了,没谁是容易的。

  林霞姐要是真的喜欢上了别人,我也没什么办法。

  反正我也说过了,我会照顾好鹿哥。

  我立刻起身,准备朝着外面走去,然而,或许是起的太猛了,我顿时感觉眼冒金星,再加上喝了酒,整个醉意几乎瞬间达到了最大,我晃了一下,然后摔倒在了床上。

  我尝试着挣扎了几下,准备起来,可是却发现越来越无力。

  眼皮仿佛灌了铅似得,很沉重,抖了抖之后,终于是闭上了。

  这一夜,两个喝醉了的人,睡在一张床上,不过都喝醉了,因此没发生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我迷迷糊糊的起来,忽然,我看到面前有一团白花花的东西,愣了好几秒钟,我这才彻底的回过神来,连忙从床上爬起来。

  玛德,我竟然和林霞姐睡在一起,更重要的是,靠的很近,我的一只手甚至放在了她的身上。

  我连忙看了看自己的裤子,顿时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喝醉了之后没有发生什么,否则的话,老子真的是会后悔一辈子。

  “吓死宝宝了,得赶快走啊。”我看林霞姐的眼皮动了几下,可能是我刚才反应有点大,让她快醒了,我连忙走下床,然后快速的朝着外面走去,这酒喝的,我连鞋子都没脱竟然就睡了。

  等离开了酒店,我这才松了口气。

  不得不说,真的是吓了一跳,比张倩捏我蛋还要怕。

  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可我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鹿哥。

  早知道会这样,就不应该让林霞姐喝醉了。

  都是我的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