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张亚坐车来到了聚会的地方。

  其实说实话,来这种地方,我肯定要带着张亚,因为他经验丰富一些。若是我自己来的话,肯定要面临很多的问题。就算他不说,我也会带着。不过既然他强烈的要求,那么作为老大的我,当然要矜持一点咯。

  聚会的地方,或者说,开会的地方,是一个高级会所,一群人坐在里面。我到的时候,随意的扫了一眼,发现能来的长老和堂主都到了。当然了,张青肯定是来不了,这小子已经不是堂主了。

  “咳咳咳……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么就开始吧。这一次开会的目的,想必大家都十分的清楚,所以,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欧阳堂主,第一次来,感觉如何啊?!”马明越清了清嗓子,然后扫视了一圈之后,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眼神当中带着一丝的得意。

  “大家清楚,然而我不清楚,马长老,我的感觉就是这样。”我摸着下巴,玩味的盯着马明越,这老脸肯定有什么想法,一群人盯着老子,就跟特么的狼看到了肉一样,几乎都快流出口水来了,就算是傻逼都可以看得出来。

  马明越缓缓的站起身来,说;“南门最近变动很大,本来,一直都十分的平衡,虽说有些摩擦,可也不是特别的严重。然而,当你出现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南门的混乱,都是因你而起,你觉得自己是不是罪过?!”说完之后,他看了旁边人一眼。

  旁边人忙不迭的点头,虽然没说话,但是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虽然摩擦的确有,可,也不会严重到吞并其他堂口的程度。

  一切都是因为我开始的。

  一听马明越这么一说,我顿时眉毛一挑,说道;“哟,具体的事情,相信某些人很清楚吧。怎么,忽然就怪罪到了我身上?张青做了什么,我相信四大长老肯定一清二楚,其他的堂主也略有所致,什么时候变成了因为我的出现,从而导致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你觉得你能否认?我都说了,小摩擦肯定会有,但是,就是因为你的出现,导致了张青堂口的巨大损失。欧阳林,说实话,你年纪太小了,真的不适合成为堂主。我觉得,你身边的张亚不错,也是老人了,懂得做人。”马明越昂着脑袋,带着一丝的戏谑,然后朝着张亚认真道。

  “马长老想多了,其实林老大之前也是希望我可以继承鹿哥的位置。不过,民心所向,林老大很多人都支持,包括我在内。因此,你说的这些,我就当成是个笑话,说一次就得了,哈!”张亚顿时面色一冷,这老脸的算计他怎么会看不出来,显然是为了让我和他因为这番话闹出什么不和谐来。

  一个堂口如果内部人员都不和谐的话,那么距离失败不远了。

  不过好在我和张亚也不是傻瓜,听他这么一说,就知道肯定不好。

  “嗯?”

  马明越有些惊讶,这个张亚竟然当着面说,看表情,也不是很紧张。也就是说,他内心当中的想法,的确就是说出来的这样。可,都在堂口待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会甘心在一个高中生的手下当小弟呢。

  当然了,目前来看,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高中生就是高中生,这也太丢脸了。

  要是换成他的话,肯定会借着这个机会诉苦,然后表达自己的想法。

  Vt看C正+版@#章N节上t/酷^匠…@网&

  “想不到我们南门还有张亚这样的好兄弟,嗯,不错,我很满意。欧阳堂主,咱们也就不废话了,开门见山。我知道张青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可是,却也得到了报应。但,你做的是不是有点过了?当初四大长老去的时候,你可是已经到手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现如今呢?竟然得到了全部!”马明越也算是露出了自己的獠牙,他真正的目的,便在于此。

  “和你有关系吗?张青既然把鹿哥弄得成了植物人,那么就应该预料到会成为这样的下场。他的堂口,是亏欠鹿哥的,我只是拿过来了而已。而且,他也没什么怨言。”我冷冷的看着马明越,当初四大长老在的时候,的确是谈得很好,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当然了,如果万超不去找我的话,其实这事还得拖延一段时间,怎么说呢,基本上这就是命。

  老天在惩罚张青,因此我就得到了他堂口所有的股份。

  基本上就是这样。

  “呵,我已经说过了,堂口是南门的,你怎么可以私吞?这一次开会的目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专门针对你一个人而已。股份,拿出来,你私吞绝对不行。堂口既然是南门的,那么就应该分给大家。而且,我们的资历都比你高,因此,你应该给我们大头,自己留一点点的股份就得了。”马明越笑着说。

  “马长老说的不错,的确是这样!”

  “小辈毕竟是小辈,应该孝顺我们才是!”

  “张青的堂口股份我要的不多,百分之十就好!”

  马明越一说完,其他人立刻开口附和,有的人甚至狮子大开口。

  显然一个个都觉得吃定我了,觉得我拿他们没办法。

  毕竟,这里都是堂主和长老,人多势众,显然一个个都有点自以为是。

  “留一点我自己?然后分给你们?是不是一个个都没睡醒?还是说,你们喝多了,因此脑子混乱!别说一点点给你们,老子什么都不给,真以为我叫一声前辈,就真的是尊敬你们了?你们可真的是不要脸啊!”一听到他们的声音,我就感觉是很多的苍蝇在叫,十分刺耳,聒噪的要死。

  “诸位,大家看到了吧。这位欧阳堂主,竟然如此的不识趣。咱们都是南门的人,可他,却仿佛要把南门当成自己的。唉,年轻果然是什么都不懂,无所畏惧,打我们的脸咯。”马明越一听我不给,顿时面色一冷,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

  周围的人顿时一个个愤怒无比。

  被自己的小辈打脸,这怎么能不生气?

  好言相劝不停,真的是给脸了是吧!

  堂主和长老全部都瞪着眼珠子。

  看着他们气急败坏的模样,我顿时就怒了,到底是谁给脸不要脸,我立刻起身,拿着桌子上的水果刀,走到了马明越的面前,然后猛地拿起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用力的扎了下去,噗嗤一声,穿过指头,陷入了桌子当中。

  “啊……”马明越当即就尖叫了起来,吓蠢了都。

  其他人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想不到我竟然如此的不讲理,一句话不说,直接开干。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他们见识到了我的凶狠,一些人立刻就不说话了。

  “马长老,我可是一忍再忍啊。你说,你是不是有点看得起我?一直针对我?放心好了,指头没断,只是从指缝当中插入,最多就是破了皮而已。不过,我心眼很小,一般不会有第三次。所以说……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吧?!”我凑近喘着粗气的马明越耳边,看似是咬耳朵,其实说话的声音谁都听得清。

  “这…我…你……”马明越用力的咽了口口水。

  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手不断的颤抖,看着水果刀就发怵。

  额头冷汗也一滴滴的泌出,没一会儿,就满头大汗了。

  “诸位,这么说吧。本来这一次,我是怀揣着很高兴的心情来参加,可惜的是,竟然是对付我。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因此,麻烦诸位以后看清楚点,不要没事找事。张青堂口的股份,别说是百分之十,百分之一,零点一,老子一毛都不会给,知道了吗?!”我抬起头来,扫视了周围一圈,眼神所过之处,全部都低下了头,每一个人敢和我对视超过三秒。

  显然,他们想不到我才高中生,但是竟然如此的凶狠。

  根本不给他们说太多的机会,直接就动手。

  真符合那句话;别吵吵,直接开干!

  “欧阳堂主,你这样做,可是得罪了我们所有人啊。”马明越还是有些不甘心,因此撑开指头,将自己的手从水果刀那挪开,而后站起身来,语气不善的朝着我认真吼道。

  “事不过三,你不会忘记我刚才说过的话了吧?”我皮笑肉不笑的问。

  马明越顿时嘴角一抖,整个人都愣住了,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话。

  “哈哈哈……哼,真以为我好欺负?告诉你马明越,别说张青的股份老子一分都不给,你也最好给我注意一点,否则的话,就等着你的股份也到我名下吧。”我大笑了几声,忽然冷哼一声,话锋一转说道。

  周围的堂主呵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都无言以对。

  他们把目光落在了马明越的身上,可是看马长老懵逼当中,一句话也不说,因此一个个也保持着沉默。反正,谁开口,他们就附和谁,倒霉也只会轮到开口说话的那个人。

  大家都不傻,能成为堂主呵长老,谁没几把刷子。

  从马明越邀请的开始,大家就看出来了。

  只是又便宜不占这不是王八蛋嘛!

  只可惜,这一次完全超乎他们的想象。

  我见他们都不说话了,一个个低着头玩自己的手指,顿时嘴角掀起了一抹嘲讽的表情,而后转身带着张亚便朝着门外走去。对于这一次的聚会,或者说是讨伐、要挟、兴师问罪等,我真的是特别的失望。

  南门竟然会沦落到这种程度。

  怪不得北门反而越来越强。

  有这些蛀虫在,南门不弱才怪!

  “老大,你这一下杀鸡儆猴,敲山震虎,真的是碉堡了。这些人,一个个都不敢说话了,全特么成了怂逼一个。只是,这样貌似就得罪了全部,好些堂主都和咱们堂口有合作关系……”张亚忍不住拍了个马屁,而后又说出了自己内心当中最担忧的事情。

  “无所谓,这些人我压根不放在眼里,北门才是真正的竞争对手。如今,他们这么久都没什么消息,显然是预谋着什么,风雨欲来啊。我好好的打一打脸,让他们清醒清醒。不过,这个马明越几次三番的挑衅我,那可就别怪我了。”我摆了摆手,表示他没必要担心什么,说实话,一个我都瞧不起。

  就为了这么点利益竟然就窝里斗,还把责任都怪罪到我头上来。

  应该说,这一切的开始源自张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天到晚说:

  ps:大家端午节快乐,打滚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