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马清明这事并没有困扰我们多久。

  在收拾了一番之后,我们就来到了公园。

  四个女人都在摆弄吃的喝的,我和李青则坐在一边的树下看着。

  “林哥,我已经做出决定了。”李青忽然说道。

  “什么决定?”我有些疑惑,没听明白。

  “我决定去你的堂口,不过不是跟着你,而是跟着鹿哥的女朋友。我先跟着她,等以后差不多了,就自己做生意。马清明其实说的不错,有钱才是大爷,没钱的话,或者只有小钱,那只是普通人而已。”李青深吸了口气,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太阳,然后朝我认真的说。

  “这……你真的决定了?堂口内的事情,里里外外都很多,而且,林霞姐又要照顾鹿哥,你去了的话,担子很重啊。其实,酒吧看场子也不错,赚的也不少,你还年轻,没必要这么着急。”我微微皱眉,这小子二十都没有,这也太着急了吧。

  当然了,我也二十都没有,却也做了堂主。

  只是,我们两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我是不得不做堂主,而他则是有更多的选择。酒吧看场子,刘强的饭店学做菜,都可以,为什么偏偏要混道上呢。这十分的危险,一旦动手的话,那可和学校里不一样啊。

  “真的。该经历的东西,老子都经历了。其实说句实话,我也成长了不少,成熟了。所以,你就别总是那我当小孩子一样。这年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这么平淡的活着,我觉得很没意思。趁着自己年轻,拼一把。”李青想的很清楚,依靠看场子赚的钱,根本就没多少,可一旦自己做生意的话,那可就是赚大钱了,他其实心里面最清楚自己最需要什么。

  马清明说的不错,说的很对,他一万个赞同。

  人嘛,总得走出那一步,万一见鬼了呢。

  我挠了挠头,拿出一包烟,丢给他一根,我自己也点上一根,然后说;“既然你都决定了,那我也没办法了。学吧,努力的学。反正有我在,肯定没人欺负你。张亚是个好人,有什么事就找他。”我能够看的出来李青是认真地,所以我也就没想多说什么。

  下定决心的人,尤其是李青这样很少下定决心的人,一旦真的做出决定的话,那显然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说的再多,反而是给他心里添堵。作为好兄弟,好哥们,好基友,我显然不会这么做。

  不是有句歌词嘛;兄弟一场,未来继续张扬。

  我看可以改成,日后一起张扬。

  “我联系了林霞姐,她估计快过来了。”李青深吸了一口烟气。

  “嗯。”我点了下头。

  这一刻,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应该聊什么了。

  因此只能是一直不停的抽烟。

  没一会儿,林霞姐就来了。

  说实话,我也好长时间没看到林霞姐了,一上学,基本上就没去过堂口,一般叫人都是打电话。今天一看到林霞姐,不得不说,眼前一亮。她化了妆,穿着一身白领模样的职业装,踩着高跟鞋,面色略带一丝冷淡的来了。

  “姐你这是怎么了?”我发现现在的林霞姐和以前不一样。

  不过和以前一对比的话,现在更有气场一些,更加的干练了。

  真的是很惊讶,这才多长时间,竟然就换了个人似得。

  “人都会改变的堂主。”林霞露出一丝微笑。

  或许,也只有面对自己人的时候,她才会露出微笑。

  我点了下头,然后让她坐下,我们开始谈李青的事。

  “她之前跟我说的时候,我也有些惊讶,不过我现在倒是觉得,这小子还不错。现在好好的调教一下,日后做生意,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堂主你也知道,现在咱们堂口虽然比以前好多了,可也少了不少的人才。培养李青,也是为了堂口着想。”林霞看了默不作声,一直抽烟的李青一眼,然后和我说。

  我眨了眨眼睛,还别说,现在,此时此刻,真的有一种我就是李青家长的感觉,和林霞这个老板在讨价还价一样。当然了,我知道这只是错觉罢了。

  “既然李青自己都决定了,你也觉得可以,那我就不说什么了。那就这样好了,你带着李青,这小子也不傻,好好的学学,肯定有出息。”我就像是父母一样,认真的和林霞说着,夸奖着李青。

  跟着林霞姐,其实我挺放心的。

  毕竟,这可是鹿哥的女票,以前可是工商局做事。

  现如今在堂口做的很好,张亚都说那一次的决定是正确的。

  “嗯。”林霞姐点了点头。

  我忽然发现林霞姐看我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

  、酷0匠网Z首R…发

  不过我也没在意,或许是因为我做堂主做的很好,因此她才会是这种眼神吧。然后,我用烟嘴砸了一下不说话的李青,跟他说,你小子别闷着,说句话,林霞姐都来了,日后就跟着人家了,好歹也得叫一声姐啊。

  老子终于是体会到梁宽当时托孤的心情了,玛德,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微妙。我甚至很享受这种感觉,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难道老子天生就带着父爱光环的人?

  还是说,我是一个博爱的人,善良的人,正直的人,魅力无穷的人。

  李青连忙站起身来,然后朝着林霞鞠了一躬,说日后就拜托林霞姐了,只要做错了事情,打就打,骂就骂,反正他脸皮厚,说什么也不会太在意。

  林霞似乎有些哭笑不得,嘴唇抖了抖,还是绷住了。

  “完蛋玩意,得了,这下我也就放心了。林霞姐也别走了,刚好吃的、喝的都弄来了,咱们开始聊天吃东西吧。”我一直觉得,和很多美女在一起,这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不过,唯一让我觉得这件事一般的原因,就是李青这小子一直喝着酒,导致我都没工夫调戏妹子。

  我真的看不出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心事,可他的样子又让人觉得就是有。

  “你肿么了?”我借着上厕所的工夫拉着李青询问。

  “什么怎么了?”李青疑惑的回答。

  “艹,别装了,你小子有心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快说,否则的话,老子就真的要踹你了。”我又不傻,其他人也不傻,都看的出来这小子有心事,因此,我必须要问个清楚。

  李青看了我一眼,有些迟疑和犹豫,在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这才舔了下嘴唇,说;“我奶奶的忌日快到了。”

  “要不找个机会,咱们一起去看看奶奶吧。好歹我也是你的监护人!”我认真道。

  “艹你大爷的,你比我大似得?还监护人!”李青眼角抖了抖。

  “擦,不信你问问,看看我是不是你的监护人。黎元龙亲口说的,郎坦还是小雅老师不管是谁,亲耳听到的。所有的同学都见证了,所以说,这是你不得不承认的。”我咧着嘴很是得意。

  “黎元龙这货,日了。”李青颇为无奈的说道。

  不过,还别说,这么一闹的话,心情的确好多了。

  至少没那么的沉重和难受。

  郊游完之后,我们就从公园离开,回到了家中。

  一回家,我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去了隔壁的房子找张亚。

  还别说,这小子真的在,竟然在看熊出没。

  我一来,他立刻就把电视给关了,然后若无其事的站起来。

  “哟,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还有一颗童心。”我嘲讽道。

  “咳咳,这不是没什么可以看的嘛。其实,我更喜欢猫捉老鼠、海绵宝宝、喜羊羊与灰太狼……”张亚有些尴尬的说。

  我一直认为李青是个奇葩,想不到这张亚,差不多也是。

  “好了,这一次来找你,我是有原因的。”而后,我摆了摆手,朝着张亚认真道。

  “什么事?要对付马明越了吗!”张亚连忙问。

  “差不多吧。你找一个信得过的兄弟出来,然后接手马明越的股份。今天这一下,他肯定会坐不住了。我连他儿子都打了,这老脸显然会准备准备。既然自己送上门,我肯定不能拒绝。”我点了下头,其实虽然我表面上没什么,可,这马明越毕竟是长老,因此我心里面还是比较谨慎的。

  “我知道了,信得过的人还是不少的。对了,万超那边似乎还不错,堂口最近赚了不少钱,老大你要不要买些什么?车子已经有了,是不是得来个房子之类的呢?!”张亚点了下头,然后接着说道。

  在他看来,这里根本不怎么安全,比如找一个安全的房子好了。

  而且,租下周围的空房子,这也是浪费了不少钱。

  都有钱买房子了,何必还租呢。

  “咱们有钱了?哈,还别说,我真的有些高兴。不过,还是算了吧。这里我已经住习惯了,忽然换一个地方,多少有些不适应。而且,再过一年我就读大学了,与其买房子,还不如继续租。”虽然张亚考虑的不错,可惜,目光不够长远,所以我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

  叮铃铃——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我拿起来一看,发现是陌生号码,一接通,一听声音,原来是马明越打来的。

  我问他什么事,想来,应该是他儿子的事情,要么道歉,要么就是威胁。

  可是我猜错了,这老脸说要开会,所有的堂口和长老都要参加,让我准备准备然后去。我问他必须去,他说你自己看着办。反正其他的长老呵堂主都回来,如果我不来的话……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事,因此挂了之后,立刻就告诉了张亚。

  “这,倒是有那么几次,可,我还是觉得有问题。这老脸上午的时候被你给弄得灰溜溜走了,你还打了他儿子,咱们已经是水火不容了。就怕,这事有蹊跷,不如,老大你别去算了。反正,只要说你被马明越的人弄上了还没好,这不就行了。”张亚分析了一下之后认真道。

  他觉得不能去,说不定会出事。

  这马明越的阴险是张青比不了的。

  听张亚这么一说,我摸着下巴,心里面琢磨了一会儿,说;“算了,还是去吧。既然都这么说了,而我是第一次参加,如果不去的话,多多少少是让其他的长老和堂主不爽。马明越也会趁此机会拉仇恨!这老脸巴不得我不去!”

  “这……但是得让我陪你去。”张亚见我坚持要去,顿时皱起眉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