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忽然,我听到了门外有动静,随后,门直接被蛮力的撞开。

  一个呼吸的时间,好些人就冲了进来,而且,看起来气势汹汹,更重要的是,这些人的手里面,竟然都拿着砍刀。看样子,显然是想来闹事。我连忙起身走了过去,死死的盯着他们,显然,想打电话找人已经是不行了。

  “你们想干什么?”我冷冷的问道。

  “呵,有一些事情,你应该很清楚。小子,我们不会伤及无辜,但是听说你身手不错,所以,我们就拿着砍刀来了。希望你啊,不会怕!”领头的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壮年男子,光头,跟个电灯泡似得,他用砍刀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随后阴测测的说道。

  “你们是谁派来的?”我眉头一皱。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一看他们这表情我就知道这是一场恶战。

  “其实告诉你也无妨,马明越长老叫我们来的。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识趣。放心好了,我们不会杀死你,只是会让你去医院待一段时间。”光头狞笑着看了自己的小弟们一眼。

  “那就试试吧。”我眼睛微眯,冷冷道。

  “哟,有点意思,欧阳林啊欧阳林,那就别怪我们了。兄弟们,上,不要往死里砍就行了。”光头眉毛一挑,想不到我竟然没有胆怯,反而是想要和他们硬钢,不得不说,还真的是有些佩服这勇气。

  周围拿着砍刀的小弟立刻就一拥而上。

  好在这房门不大,最多两个人并排进入。

  我直接脚一伸,颠起一个椅子,而后朝着冲过来的一个拿着砍刀的打手的脑袋就狠狠的砸了下去。这可不是木制的,而是铁做的。顿时,这椅子就变形了,而冲上来的打手也直接趴在了地上。

  “看谁弄谁。”我低吼一声,猛地朝前踹了一脚。

  当即,一个打手身躯一颤,然后手抖了一下,直接砍到了身边的人。

  玛德,我也是真的怒了,这个马明越有点意思,竟然敢来袭击我,千万不要让老子活着,否则的话,老子要弄死他。艹,我越想越生气,捡起地上掉落的砍刀,直接就朝着面前的人猛砍了过去。

  他们虽然一群人,可是我狠,不是一般的狠。

  除了不砍脑袋之外,我真的是直接照着胸口就来了好几下。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我欧阳林。

  整个空气当中弥漫着血腥味,而且愈来愈浓。

  如此剧烈的打架声音,早就吵到了房间里的三个女人,只是她们不会出来,因为一旦出去的话,就是在让我分心。这种关键的时候,若是分心的话,那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了。

  我后退了一步,喘着粗气,身上全是血。

  我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反正我身上也有一些伤,不过就是痛而已,应该问题不大。

  这帮孙子一个劲的想要废了我,专门砍手脚,双拳难敌四手啊。

  “哟?不行了吗?真的是可惜啊!欧阳林,你好不容易成为堂主,如今却要变成这个下场,呵呵呵……”光头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玩味的看着我,眼神当中带着一丝的嘲讽。

  我乜了他一眼,冷笑道;“怂逼一个,也敢在这里说话?你要不是怕死的话,为什么让你的小弟上,而自己却坐收渔翁之利。因为你知道你打不过我,所以要让你的小弟以牺牲为目的消耗我。”

  此话一出,一些打手顿时迟疑了一下,眼神当中略显疑惑。

  光头面色一变,立刻喝道;“别听他瞎说什么,老子不上,那是因为要指挥你们。玛德,快点动手,长老说了,解决了这件事,每个人都可以去大保健。到时候,我让大家好好的爽一爽。”

  听说大保健,这些打手顿时眼前一亮,疑惑全部取而代之了。

  我盯着光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然后朝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意思很明显,等着老子,老子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废话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反正此时此刻,时间不等人,我只能是尽量的去反击。

  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上的人越来越多,血也越来越多。

  血腥无比,空气都呛人。

  我也终于是疲惫了,没办法,车轮战,这么一群人,老子一个人,真的是有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总有一个地方照顾不到,如果不是咬牙硬撑着,只怕早就趴下了。一般人的话,估计已经累晕了过去。

  这时,一个打手忽然扑了过来,手里的砍刀直接朝着我的脚削了过来。

  我连忙抬腿,然后朝着他的脸就糊了一脚过去。

  然而,另外一个打手却直接跳起来一脚踹在了我的胸口。

  瞬间的功夫,我身躯一颤,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然后双腿一抖,蓦地坐倒在地。没错,我倒下了。没办法,我体力不支,已经很难坚持了。想不到,老子也有这种时候,不得不说,我很想站起来继续战。

  可是,却特么还是有心无力。

  “哈哈哈……欧阳林,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怎么了?现在怂了?继续啊!站起来,弄死我啊。抹脖子,你刚才不是想对我抹脖子吗!来呀,我就在这里,你过来啊。”光头露出了无比得意的表情,笑的十分开心。

  还别说,刚才那一下他真的有点怕。

  可是现在看来,这怕是多余的,自己都没动,这货就已经不行了。

  “胆小鬼一个,你有什么资格嚣张得意。看看你带来的小弟吧,如果不是他们替你挡着的话,老子早就砍了你个孙子的。”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然后很是不屑的说道。

  “随便你,继续说,没事。哼,在我看来,你也不过如此罢了。小子,你伤了我这么多的兄弟,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别的不说,在你的脸上来几刀应该可以吧?你一个混混,竟然身上没什么伤疤,这有点那什么了吧。”光头一步一步,踩着地板,发出哒哒的声音,来到了我的面前。

  他露出狞笑,然后拿起手中的砍刀贴着我的脸刮了几下。

  “想帮爷爷刮胡子?不好意思,你这个孙子我不认。”我死死的盯着他,就算刀锋入骨,老子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这点恐吓算得了什么。

  “哈哈哈……有点意思,你真的有点意思,可惜的是,你得罪了不应该得罪的人。这人啊,太贪的话,就会让自己不得好死。不过,放心好了,不会让你死,毕竟,杀人可是犯法的。我只会送你去医院,哦,对了,和张青一家医院怎么样啊?!”光头笑眯眯的说。

  “别逼逼,直接动手吧。”我舔了一下嘴唇上的鲜血,然后尝了一下,砸了咂嘴,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很好,你也别怪我,我也是受人所托。”光头深吸了口气,手腕一转,猛地抬起了砍刀,然后朝着我的脸就削了下去。

  啪!

  就在这时,一个凳子忽然飞了出来,直接狠狠的打在了光头的脸上。

  光头猝不及防之下,瞬间一个趔趄,后退了几步。

  刀锋擦着我的脸颊退了,不过还是留下了一条纤细的血痕。

  我立刻挣扎着站起来,抬起脚,狠狠的朝着光头的胸口猛地一踹。

  当即,光头就倒飞了出去,砸倒了好几个打手。

  “你怎么来了?”我朝着张倩说道。

  “我再不出手,你就真的完了。你没事吧?”张倩皱眉道。

  “没事,就是有点累,哼。”我哼了一声摇了摇头。

  VF酷匠Q网OZ正D版首N发%-

  其实,我这是自嘲,想不到我欧阳林,竟然有一天会被女人救。

  “艹,哪里来的小婊子,竟然敢对老子动手,信不信砍死你。”光头捂着脸,刚才那一下,血就出来了,糊了眼睛,现在看东西都是血色的,有点睁不开,就跟睁眼瞎似得。

  如果不是旁边的小弟扶着,只怕他都站不稳。

  “光头,奉劝你一句,不要小瞧女人,否则的话,你会很惨。”我知道张倩的本事,所以提醒了一下。

  刚才为什么张倩没出现,其实她一旦立刻出现的话,我们两个人虽然会照顾彼此,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我们照顾到了彼此,可是却也会没了那份一往无前的勇气。反而要顾忌身边的人,从而不时的分心。

  所以张倩出现的时机把握的很好。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整个房子里面的女人,其实都很聪明。

  没有给我捣乱的。

  “你还可以继续吧?”张倩挑衅的看着我。

  “比你行,要不要试试!”我咧嘴一笑。

  而后,我们两个人动了。

  此时此刻,光头能够活动的小弟,其实已经不多了。

  剩下的人锐气已经被搓,所以反而有了顾忌。

  而我和张倩不一样,心里面真的是只有拼了的想法。

  “艹,什么情况?”光头惊愕的看着这一幕。

  自己的小弟竟然被一个女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我说过了,不要小瞧女人。”这时,我忽然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你…你……”光头顿时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几步,手颤抖的指着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记得我刚才对你做了什么动作了吗?”我狞笑道。

  “我警告你,最好别乱来,否则的话,你会倒大霉。”光头狠狠道。

  “所以啊,我是不会抹脖子的。不过,你知道有一种从天而降的掌法吗?”我眉毛一挑,阴笑着。

  “从天而降的掌法?你是说……如来神掌?!”光头惊愕的回答。

  “不错,答对了,十分,奖励就是……去你玛德。”我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谁说如来神掌必须动手,老子就愿意动脚。

  踹了一脚我还是怒不可遏,又狠狠的踹了好几脚。

  光头彻底的懵逼了,倒在地上捂着脑袋不断的哀嚎。

  打着打着,这些人开始后退,有几个无法动弹的家伙,我直接扔垃圾一样的扔出了门。

  刚开始的时候,来的气势汹汹,一个个恨不得上天。然而,现如今怂的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不得不说,这些人真的是奇葩。

  “给我滚,放心好了,这只是一个前戏。”我一脚把光头踹出了门。

  光头重重的摔倒在地,滚了好几圈,噗嗤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

  “咳咳咳……”他剧烈的咳嗽着,蠕动了几下,昏死了过去。

  “马明越!”我狠狠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