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门了不起是吧?你很牛逼是吧?一个小头头还敢在老子面前这么嚣张!告诉你,就算是邹文松来了,老子也不会怂,更何况是你这种傻逼?爽不爽?要不要再来一拳!”我用脚狠狠的踩在这货的胸口,然后又锤了他一拳,狠狠的砸在脸上,当即,一丝丝的鲜血就从嘴角滑出,原来是咬破了嘴皮。

  北门刘德顺的小弟一看自己的老大竟然被揍了,顿时一个个群情激愤,全部都朝着我们冲了过来。显然他们也想不到,南门竟然如此的嚣张了,北门的人说打就打。

  “来,冲上来试试?我看谁特么的敢动一下!”我直接抬起脚来,踩在了刘德顺的脸上,他用双手抓住挣扎了几下,可惜,已经被我打得浑身无力,根本就推不开,如果他的小弟再靠近的话,我就狠狠的再踩一下。

  我凶狠的眼神一瞪,顿时,这些小弟一个个停住了,畏惧不前,生怕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老大被我再一次的践踏。只是,老大就在面前,可是却救不了,真的是急死个人,心急如焚,还真的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

  王刚彻底的懵逼了。

  刚才还牛逼的不得了的刘德顺,现在就跟死狗似得躺在地上。

  没几下就被我给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呵,北门就这德行?你不是很厉害么,站起来,继续啊。你有本事的话,就给我站起来啊。”我乜了这些小弟一眼,然后不屑的扭过脸去低下头,俯瞰着这个小头头。

  T看J/正*O版=b章)T节上q酷匠网》j

  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一个小头头还敢这么嚣张。

  真以为他这个堂主是纸做的不成?!

  “你…咳咳咳…你…你是谁?”最懵逼的人就是刘德顺了,完全想不到这个看起来高中生的家伙,竟然把他给揍了一顿,而且,自己更是毫无还手之力,那些南门的人在一边看笑话。

  “啧啧啧,他都不知道?堂主,南门的堂主。不知道是不是你小子倒霉,我这个老大一般不生气,结果你倒好,认出了我,却没有认出他。嘿,自找苦吃。”张亚心灾乐祸的看着刘德顺,这小子他认识,邹文松手底下的一个小头头,平时仗着自己是北门的人,嚣张的很,想不到和老大一见面就跪了。

  “堂主?你就是那个顶替了鹿哥的堂主?你……”刘德顺震惊的看着我,眼神当中充斥着不敢相信,刚开始,他觉得一个高中生顶替了鹿哥的位置,这就是在开玩笑,南门距离被吞并不远了。

  此时被我一教训,他才彻底的知道了,让我顶替鹿哥的位置,不是因为南门要完了,而是我太适合这个位置了。甚至可以说,我比鹿哥还适合这个位置。南门堂口的人,私下里也这么说过。

  “怎么?见到了我,就这副德行?站起来,继续嚣张下去。你无视了我,没有认出我,我都不在意。可是,你这种态度,对我我兄弟的态度,真的是让我恶心死了。呵,如果你要是不服的话,可以继续叫人。老子今天就在这里等着,看看你们北门到底来多少人。”我厌恶的看着刘德顺,给他脸了真的是。

  北门虽然厉害,但是南门也不弱,一个小头头就如此。

  真不知道邹文松他们又会怎么样。

  “你…我打电话给老大,你有本事就别走。”刘德顺回过神来,感觉无比的憋屈,竟然被一个高中生给教训,这实在是无法忍受,因此,想着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大,然后叫他过来,大不了和南门来一次火拼。

  “走?别给自己长脸了!我刚才已经说过了,继续叫人,我就站在这里。你们这些跳梁小丑,真的是搞笑的很。”听着刘德顺说的话,我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明明被我揍了一顿,竟然还放狠话,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刘德顺咬着牙,立刻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然后快速的拨打电话。

  没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老大,我被人打了,你快点带人过来吧。这小子嚣张的很,说北门的都是垃圾,你快点来啊。”刘德顺立刻就吼了一嗓子,看起来十分的委屈,就差流眼泪了。

  南门的人听得一个个都露出了嘲讽的表情。

  而北门的小弟则是羞愧的低下了头。

  比起不要脸来,果然老大更加的厉害一些。

  “傻逼,我们老大要和你对话,你最好放尊重一点。”刘德顺很是得意的咧了咧嘴,恢复了不少的神采,仿佛刚才被打的跟死狗一样的不是他一样。

  我冷笑着结果电话。

  “欧阳林,是我,想不到这一次是电话里和你说。刘德顺的德行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说这种话,所以我一点也不生气。打了就打了,王刚的事情不是你的错,在酒吧闹事你作为看场子的做的很对。给我一个面子,放了我的小弟和王刚吧。”邹文松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当然可以,既然是你说的,那我就放了他们。不过你也记住了,人情我算是还了。邹文松,对于上一次的事情,我很感谢你。也希望你的小弟记住,不要觉得南门有多好惹。这种小头头都敢骑在我的头上拉屎?!”我皱着眉头把手机扔给了仍然倒在地上的刘德顺。

  “喂,老大,你来了没?什么,这,我,我可是被他给打了。”刘德顺刚开始还很得意,可是听邹文松这么一说,顿时面色大变,眼神当时就变得惊惧起来,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怎么?你的老大说了?那就滚吧,麻溜的给我滚。这一次,老子就放你一马,但是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你小心一下你的腿吧。”我看这货的面色变了,就知道邹文松说了些什么,然后狠狠道。

  刘德顺放下手机,眨了眨眼睛,默不作声的从地上一点点的爬了起来。

  然后,他就这带着自己的小弟走了。

  至始至终,都没有和王刚说一句话。

  “这什么情况?怎么回事?顺哥你怎么了!”王刚再一次的懵逼了。

  忽然就走了,也不说什么,这到底是搞什么鬼。

  “呵,其实刚才邹文松也说了,让我饶了你。可,他没说饶了你的儿子。你现在可以走了。如果想看到你儿子被狠狠教训一顿的话,我其实也不介意多一个观众。”我冷笑的看着和珅大人,眼神带着一丝的冷漠。

  王刚脸上肥肉抖了一下,彻底的傻了。

  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样的结果,实在是想不通啊。

  “嘿嘿,菊花残,满腚伤,你的笑容已泛黄。”李青嘿嘿一笑,然后一步一步的朝着王小明走了过去。

  这刺耳的歌声,让王小明身躯一颤,差一点摔倒在地。

  在他眼中,李青以及是恶魔一般的存在了,真的是太可怕了。

  “等一下,诸位,给我一个面子可以?饶了我儿子,你们需要多少钱可以直接说,只要别伤害我儿子就行了。他虽然不争气,可也是我儿子。当着他老子的面就这么动手,也太侮辱人了吧。”忽然,王刚喝了一声,随后朝着我认真的说道。

  “钱?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缺。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儿子引起,如果不是他在酒吧里面勾搭我朋友的话,怎么会发生这么多?邹文松不管,那是因为他懒得管,这事压根就和他没关系。规矩谁都得讲!”我盯着和珅大人看,想不到都这种时候了,他竟然还为了儿子说话。

  “堂主是吧?想不到你和邹文松竟然这么熟悉,是我错了。这一次,我算是彻底的栽了。想不到,发展了这么多年的关系,到现在,竟然得到了这样的结果。呵呵,不知道,堂主有没有兴趣和我更进一步?”王刚对于北门是真的失望,自己花了这么多的钱,可是得到了这一结果。

  钱,就当都喂狗了吧。

  “更进一步?不好意思,我不喜欢搞基。不过,饶了你儿子,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我倒是十分敬佩你这种父亲,愿意在这种时候了,还为自己的儿子说话。走吧,你们都可以走。不过,只此一次!”我低垂着眼帘,瞥了王小明一眼,想不到这货竟然有一个好爹。

  “呃。”王刚愣愣的看着我。

  就这么完了?

  不威胁?

  不索要?

  就……这么可以走了?!

  “李青,我们回学校吧。张亚,你带着兄弟们回去吧。”我朝着李青招了招手,而后示意张亚他们回去,随后便和黎元龙一起朝着学校走去。

  没错,就是这么的简单,饶了他们。

  “谢谢你!”王刚看着我的背影鞠了一躬。

  而后,我们三个回到了学校内。

  “擦,你是怎么想的,这小子肯定不会就这么完了。还不如让我狠狠的教训一顿。”李青有些搞不懂,因此忍不住询问。

  “呵,人家有个好爹,你小子真的是什么都看不懂啊。都这种时候了,和珅竟然还愿意不让自己的儿子受伤而出头。我想,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林哥才会放过这小子吧。”黎元龙拍了拍李青的肩膀笑道。

  “是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看在他有一个好爹的份上,我饶了他这一次。对了,你们先去上课吧。我去一趟医务室,刚才打的有点猛,我手皮破了。”我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刚才狠狠地一拳把自己的皮都打破了。

  “好吧,那我们先回去了。”李青点了点头,而后和黎元龙勾搭着一起去了教室。

  来到了医务室,我看到了李圆圆,她一看到我也是有些惊讶。

  “我手破了皮,你帮我弄弄吧。”我轻声道。

  “打架了?”李圆圆一看到我手伤口的地方就猜测我打架了。

  “碰了一下。”我敷衍的回答道。

  “消毒,贴个创可贴就可以了。话说,林老大,你是天天都会去那个酒吧吗?”李圆圆很是好奇的看着我。

  “不是,怎么了?”我疑惑的看着她。

  她昨天坑了黎元龙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打算。

  既然是约炮,那么含着泪也得约完。

  “没,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然就这么厉害。我特别佩服你这类人,从小就有自己的想法,喜欢做自己的事情。你这种人,长大了以后肯定会获得成功。哪像我,就是一个小护士而已,如果不出意外,一辈子都是……”李圆圆很是羡慕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