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你废?张青似乎是在医院,可貌似是摔断了腿,所以才去的。什么叫被你废?小后生,不要装逼,尤其是在我的面前,懂吗?人,最重要的就是识趣,你们打了我儿子,现在,我只要你们跪下道歉,就可以原谅。当然他,磕头是免不了的。这是给你们两后生的教训!”王刚听了我说的之后,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显然,并不相信我说的话,觉得我就是在扯淡。

  “摔断了腿?呵,这货还真的会给自己找借口啊。不过,随便吧,找个机会,我去他堂口一趟。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想必,应该可以得到不少的好处吧。我……等不及了。”既然王刚不信,那么我也就懒得去解释什么,反正这事不会就这么完了,他要是想打的话,那就打起来好了。

  “一群废物,还不给我站起来?躺在地上装什么可怜?信不信这个月的工资和奖金都没了!麻了个巴子的,二十来个人,还打不过两个,真特么的是见鬼了。”王刚见我和李青不说话了,便扫了一眼倒地的这几人,而后喝道。

  二十来个人顿时面色一变,立刻颤颤悠悠的挣扎着爬起来。

  显然一个月的工资如果没了的话,那就白挨这顿打了。

  他们这些人再一次的包围了我和李青,眼神十分的复杂,带着惧怕和愤怒,可是却又不敢向前一步。就那么呆愣的站在原地,捂着疼痛的地方,而且沉默着不说话。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我就不信了,这一次你还可以两个单挑二十!别说我嘲讽你,不管你刚才为什么那么厉害,但是我出来了,那就由不得你了。”刚才的战斗,王刚仔细的思考过了,缺乏指挥,一群人只知道上去乱打,而且又不敢下死手,反而被我们两个占了优势。

  现在他一出来,只要指挥得当,十个人打一个,这特么会输掉?!

  “这是怎么回事?两个小孩碰上了黑社会!?”

  “玛德,这皇上装潢公司很大,我本来还去求职过!”

  “听说有黑社会的背景,所以基本上都是一家独大!”

  周围的那些人一直都在观看,一看到王刚出来了,一个个也是惊讶无比。

  在他们看来,我和李青得罪了皇上,那就等于得罪了黑社会。

  有人甚至觉得跪下道歉得了,免得受一些皮肉之苦,这就得不偿失。

  “你们两个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来啊,继续啊,上啊,打架啊。现在怎么怂了?哈哈哈,爽,真特么的爽。竟然敢得罪我,两个不知死活的傻逼玩意。”王小明看到这一幕,顿时深吸了口气,感觉浑身上下无比的舒爽。

  比和女人上床还要爽歪歪,简直是升仙似得,心中的不满瞬间消失。

  我和李青对视了一眼,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傻逼,真特么的得瑟。

  等一下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乐极生悲。

  “你们两个别墨迹,瞎耽误时间,快点吧。老子还要和别人吃饭呢!”王刚有些不满的皱着眉头催促道。

  可,就在这时,黎元龙带着南门的人来了。

  一大群人,一个个凶神恶煞,在张亚的带领下,快速的赶了过来。

  “刚…刚…刚哥!如果我没认错的话,来的那些人都是南门的,领头的那个貌似是堂口的张亚。你说…这小子会不会,嗯?!”这时,王刚身边的一个小弟立刻就认出了南门和张亚,顿时面色一变,然后朝着王刚说道。

  周围人听到之后,又看到南门的这么多人,顿时吓得半死。

  有几个腿一软,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然后一个个惊惧的看着我们。

  南门啊,这可是南门,与北门虽然差,但是却也势力庞大。

  是他们这些人完全招惹不起的存在。

  恐惧之下,一群人也跟着跪了下去,然后不断的求饶,希望张亚放他们一马,毕竟,他们只是被头指挥而已。现如今也没办法了,得罪了黑社会还能有好果子吃?!

  “堂主,怎么了?这帮孙子想干嘛!”张亚立刻朝我问道。

  身后的小弟一看到我,立刻鞠躬,表示对我的尊敬。

  这一下,彻底的击破了所有人的防线。

  “什么?”王刚彻底的懵逼了。

  他完全想不到我竟然真的是南门的堂主,年纪轻轻,竟然就如此的厉害。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的他,得罪了南门的一个堂主。

  只要我稍微的动用一些手段的话,那么他的日子就会很不好过。

  而王小明,早就吓傻了,得意的表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惊惧。腿肚子一直都在打抖,一想到刚才的得瑟和嚣张,又看到南门的这么多人,如果不是菊花夹着的话,恐怕已经吓出屎来了。

  我看了张亚他们一眼,微微一笑,而后朝前走了几步,来到了王刚的面前,笑道;“和珅大人,这下,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没错了吧?你信不信张亚是被我废进医院的呢?还有,要不要继续打?其实我挺期待的,毕竟,你们这么多人,让我打的很舒服。”

  王刚嘴角抖了抖,情况竟然瞬间翻转了,这完全不对劲啊。

  年纪轻轻竟然就是南门的堂主,这也太特么扯淡了吧。

  更重要的是,看着情况,这架势,或许,面前的堂主说的不错,张青就是被他弄进的医院。这所谓摔断了腿的说辞,估计就是对外罢了。一想到这个,他顿时心生惧意,可,却又拉不下脸,因为他觉得此事还没完。

  “艹,南门的了不起啊。你了不起啊?小子我告诉你,老子不是吓大的。不就是叫人吗?有本事你给我等着,老子现在就打电话叫北门的人过来。看看到时候,是你南门的人牛逼,还是我北门的人牛逼。你敢不敢?!”王刚知道此时此刻的情形对他不利,因此便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

  如果自己无法做出正确的反应,只怕和周围的这些家伙一样会被狠狠的教训一顿。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还被人打一顿,这上哪说理去。其实,到了这里,他就已经有点后悔了。自己的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竟然胡乱得罪人。

  “就是,有本事等着,看我老爸叫人过来。南门了不起?哈哈哈,等着被北门的人狠狠的教训吧。”王小明见自己的老爸如此震惊,也是松了口气,随后又跳起来嘚瑟的说。

  我有些愕然的看着王小明,这货简直就是猪队友,坑爹的存在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傻逼玩意呢。

  “呵呵,你随便叫。可,在他们来之前,你们会不会发生点什么,那我就不得而知了。提醒你们一下,我的小弟一个个都饥渴难耐,毕竟,现在打人的次数已经很少了。”我皮笑肉不笑的朝着王刚和王小明说道。

  当然了,其实就是在吓唬王小明。

  果然,我一说完,王刚拿起手机的手顿时抖了一下。

  而王小明直接面色惨白无比,不敢乱说话了,紧紧的抿着嘴唇。

  王刚怒瞪了王小明一眼,忍不住深吸了口气,他怎么就有这种儿子,实在是丢人,坑死他了。他都不知道该不该打电话,因为,无论打不打,貌似都会被狠狠的揍一顿。

  “不过。”然而,我话锋一转,接着道;“你打电话好了,我可以等一等,等北门的人来了,我们再继续算账。所以,不要怕,打电话吧。对了,最好让他们快点来,因为现在这个时间点说实话,有点热!”

  王刚听我这么一说,顿时感觉浑身都松了,这一起一伏,真的是要把他给吓死。而后,他毫不犹豫的打电话给北门的人,北门的人也立刻答应马上就过来。王刚自信,这些人绝对不会扯淡撒谎,因为自己每个月都孝敬北门不少钱。这些人等于是他养着的,关键时刻,绝对不会掉链子。

  没多久,北门的人来了。

  一群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王刚一看到他们,顿时松了口气,底气也足了。

  “刚哥,这是怎么回事?南门的人怎么在这里,你难道得罪了他们?”刘德顺一看到张亚,就认出了这是南门的人,毕竟,南门和北门基本上等于死对头,如果这都不认识的话,那当什么小头头。

  “顺哥,这小子先打了我的儿子,接着又打了我的手下,现在准备打我。你可得给我做主啊。这么多年,你们要什么我给什么,希望这一次,不会让我失望。”王刚认真的看着刘德顺,救星来了,但是,必须得点一下才行。

  M看-/正%版章%5节1上酷#匠u网-◎

  “刚哥放心好了。得了你的好处,如果我不做点什么的话,这也太不是东西了。”刘德顺立刻点了下头,而后一步一步,朝着我走了过去,他昂着下巴,露出很是不屑的样子。

  “南门的傻逼们?在这里吃屎吗?给我滚蛋听到了没有?敢和我们北门作对,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麻利的滚,不要逼我们动手。”他直接越过了我,走到了张亚的面前,然后大声喝道。

  王刚一看到刘德顺如此的嚣张,顿时知道自己这一次绝对没事。

  果然还是北门靠谱啊。

  我扭过脸来瞥了这个刘德顺一眼,竟然无视了我,呵呵,还真的是够可以的。随后,我就走到了他的身后,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问,你的眼睛瞎了没有,或者说,脑子里面缺没缺什么东西。

  “草泥马,你特么谁啊?小屁孩滚一边去,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刘德顺瞪了我一眼,显然,并没有认出我来,否则的话,他就不敢这么嚣张的说话了。

  “呵呵,等了这么久,我终于是忍不住了。”我冷笑一声,忽然一拳狠狠的砸在了这货的脸上,当即,刘德顺便翻倒在地,巨大的力量立刻就让他的脸红肿起来,红里发青,脑袋狠狠的磕了一下地面。

  顿时,所有人全部都惊呆了。

  在我出手的那一刻,在刘德顺倒地的那一刻,全部都瞪大了双眼,震惊无比。显然,想不到我竟然敢动手打人,而且,打的还是北门的小头头。

  “草泥马,很嚣张是吧?傻逼,知道老子是谁吗?你这么想死,老子就买一送一吧?嗯!”我咬着牙,猛地朝着他胸口跺了一脚,而后抬起右拳再一次的狠狠砸在他的脸上。

  刘德顺的五官扭曲的挤在了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