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上午在上课当中悄然流逝。

  “李青,外面有人在找你。”就在我们在食堂吃午饭的时候,这时,一个小弟突然跑到了我们的面前,表情有些紧张,似乎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我们,不过至少没有结结巴巴。

  “谁特么来找我?”李青皱着眉头。

  小弟忙不迭的摇了摇头,并不知道,只是来报信而已。

  我和李青对视了一眼,这时,我眉毛一挑,说;“估计是那个富二代来了,你小子真够可以,弄得真找到学校来了。别的我不多说,要是闹大了,你肯定要被开除,别忘记你在校长那里的印象。”这傻逼玩意,这下好了,万一要是被这个富二代给闹大了,校长为了学校,碍于面子和形象,肯定要下手。

  “艹,害怕他不成,走,大不了出去揍他娘的一顿。黎元龙,你也一起,别特么的保持沉默。”李青并不在意,其实,学习这事情他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反正也不是这块料,能待着,就尽量待着,实在不行,去刘强的饭店里面端盘子一个月也给的不少,更何况,在酒吧看场子也是不错的选择。

  说实话,正是因为他看场子,这约炮的几率反而增加了不少。

  我们几个立刻就去了学校门口。

  果然,富二代站在门口,一个人,撅着屁股,一看到我们来了,顿时露出一丝冷笑。不过,因为一个人来,因此,我们几个人不知道这小子搞什么鬼。

  “哟,这不是富二代嘛?怎么,闲着没事来这里回忆青春?还是说,你准备重新开始学习读书?可惜,这里是高中,你应该去幼稚园才对。以你的实力,说不定可以当班长呢。”李青打量着王小明,然后眼睛微眯,缓缓的靠近此人,心中猜测着这货独自一人来到学校到底搞什么鬼。

  “原来你果然在这个学校,好好好,很好。李青是吧!你要是有本事的话就跟我走,咱们先去就去酒吧那里。嘿,我要让你很惨很惨。玛德,那个钥匙卡了老子屁股一个多小时知道吗!”王小明一看到李青,顿时就怒火爆发,冷笑瞬间变成了愤怒,眼睛里面仿佛要喷出火焰一样。

  “酒吧?为毛要去酒吧?你来学校找我,不如直接开干得了。我们就三个人,当然了,打你的话,老子一个就够了。嘿,这年头送死的傻逼真心不多,我佩服你莽夫一般的勇气。”李青说着,猛地踏前一步,看起来仿佛食人的老虎一样,双眼闪烁着一丝丝的冷光。

  “你…你怂了吧?不敢去酒吧了是不是?嘿,果然,高中生就自以为是,了不起似得。想不到,其实就是一个怂逼。草泥马,真以为你多牛逼?”王小明见李青要干他,顿时缩了缩脖子,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不过却也没逃跑,而是扯着嗓子朝李青嘲讽道。

  “哟,你……可以,去就去,还真的以为我怕了你不成?走走走,咱们现在就走。我到要看看,你他娘的在酒吧那里能够耍一些什么手段出来。”李青见这小子竟然敢嘲讽他,顿时愣了一下,不过还就不喜欢被人瞧不起,因此便觉得跟着去看看,反正酒吧那边也是南门的地盘。

  我看了黎元龙一眼,轻声道;“你去通知南门的兄弟,我感觉有点不对劲。李青这傻小子啥事都不喜欢细想,总喜欢冒险。玛德,果然在酒吧的时候就应该直接解决,而不是放出去。”

  不是我多心,或者想得太多。

  而是这王小明竟然敢一个人来,而且,聪明了不少,显然是有底气。

  黎元龙点了点头,立刻就朝着南门的堂口方向走,而我和李青则跟着王小明朝着酒吧走去。

  “你说你爸是王刚?我记得,貌似有个演员也叫王刚,而且演的还是和珅。不会就是你爹吧?怪不得你这么嚣张!”我看这小子撅着屁股,走起来就跟企鹅似得,忍不住开口说。

  “草泥马,你才是和珅,你全家都是和珅。艹,老子怎么就把你给忘了?我准备走出去的时候,是你小子踹了我一脚吧?呵,本来我还忘记了,结果你自己跳出来。”王小明听我这么一说,顿时怒火蹭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哟,生气了,你来咬我啊?要不要试一试菊花再次的残?不是我吹牛逼,我虽然没李青这么变态,但是,我的手段比较的直接,比较的狠。我会让你的菊花,真的残,信不信?”我盯着王小明露出了一丝冷笑,就那么盯着他看,看的王小明心里发毛,深吸了口气,强行扭过脸去。

  “艹,一个个都这么牛逼是吧。要不是我爸不让在校门口打架,老子早就找人弄死你们两个傻逼玩意了。”王小明瞥了一眼面前的几辆面包车,然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就那么引导着我和李青朝着面包车走去。

  当我们走到面包车旁边的时候,唰的一下,车门忽然打开,而后,一个个二十多到四十多岁的青年,立刻从里面钻了出来。我当即就愣了一下,虽然没仔细数,但是至少也得有二十来个。不过,一个个虽然肌肉不错,但,却没多少杀气,也就是说,压根就不是什么混混。

  “哈哈哈,傻逼,逗你玩,真以为要去酒吧?兄弟们,给我揍,狠狠的揍死这两个傻逼,让他们嚣张,草泥马的。”王小明站在人群当中,无比得意的笑出了声。

  “艹,这小子学聪明了。”李青眉毛一挑。

  “聪明了一点点,可惜的是,我也不傻啊。”我完全不在乎这些人。

  遇到了混混老子都不怕,遇到了这些普通人怎么可能会怕?!

  这时,我看到面包车上有一行字,贴着;皇上装潢公司!

  哎哟我去,特么的是装潢公司的啊,怪不得一个个看起来肌肉不错。看来,这个富二代的老爸,应该是开装潢公司的人。手底下这么多人,想必公司应该很大,否则,也不会给这个傻逼如此大的自信。

  “上。”王小明一挥手,顿时,周围的人立刻朝着我们冲了过去。

  我和李青对视了一眼,然后我我扫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什么板砖之类的东西,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而后,一个加速,朝着我面前一个冲过来的家伙便也冲了过去。然后,就在快接近的时候,我忽然一跃而起,猛地就是一个膝盖顶了过去。

  当即,这人就直接倒飞了出去,撞到了两个人。

  李青也不含糊,虽然这些人都是大人,成年人,而且力气很大,毕竟是装潢,可,他下手狠。虽然挨了几下,但是被他打过的人,也没什么好下场,最次都是鼻青脸肿,嘴角流血。

  二十来个人,打我们两个,却犹如一边倒一样。

  仿佛扇形似得,直接一圈圈的忘带倾斜,这些人,压根就没多少武力。

  “艹。”

  ◎=酷《匠:网:唯3N一%e正Y;版,Q其他R都是$5盗T*版@;

  我摸了一下脸,刚才被拳头擦着过去,还真的有点疼。

  打我的青年一看得手了,也是有些得意和高兴,忍不住就要接着下去。

  我顿时眼珠子一瞪,没玩没了是吧,老子本来还打算轻点,现在看来,不把这些傻逼教训了的话,真的是不会好好说话了。而后,我翻手就是一个巴掌狠狠的甩了过去。

  “这…这怎么回事?”王小明已经懵逼了。

  完全想不到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么多人,竟然打不过我们两个。

  虽然我和李青受了伤,但是,却根本没倒下,而他的人,全部都倒在地上,一个个看起来凄惨的很。

  当我们两个把目光齐刷刷的落在王小明身上的时候,他顿时吓得腿肚子一颤,忍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可是刚一落地,忽然就蹿了起来,仿佛炸毛的猫一样,原来是屁股痛……

  “爸,你快出来啊。爸,我们的人不行!”王小明连忙朝着旁边一辆路虎的车子大声喊道。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废物?”路虎的车门打开,一个光头中年人走下车,此人虎目,圆脸,身躯有些肥硕,在肩膀的位置,可以隐约的看见一条黑龙,想必,不是喜欢纹身就是在道上混过。

  “爸,这可咋办?”王小明一看到老爸,仿佛看到救星一样。

  “两个小生,可以哟,我二十多个人都被你们给打趴下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不过,得罪了我王刚,你们觉得会好过吗?本来,你们打了我儿子,教训教训你们,我也就不在乎了。可是现在看来,你们可能不会好过了。”王刚瞪了王小明一眼,吓得王小明缩着脖子不敢说话,大气都不敢喘,而后便盯着我们两个阴测测的说道。

  “艹,爷爷我是吓大的?你真要是有什么本事的话,就特么拿出来,别只知道逼逼,这样的人,老子我瞧不起。”我听他这么一说,颇为不屑的回答。

  “哈,好好好,有个性,有脾气。知道北门吗?知道北门的老大虎哥吗?知道我和他认识吗?你知不知道,我每个月给多少钱给他?我儿子虽然废物,但,也不是什么猫猫狗狗可以欺负的!给你们一个机会,跪下,道歉,磕头,老子还可以饶了你们。”王刚见我如此的嚣张,态度如此的张狂,顿时眼睛一眯,只剩下一条罅隙,眯缝当中,眼神闪烁着寒芒。

  “北门,虎哥?”我和李青对视了一眼。

  说到虎哥这个人,说实话,老子有的时候挺担心的就是这人。

  邹文松还好说,四大金刚的任何一个都好说。

  “哈,北门了不起啊?知道我身边的这位是谁吗?南门堂口的堂主!你觉得你三言两语就像让我们服软?让我们跪下磕头道歉?你以为自己是谁?和珅吗!抱歉,这里不是乾隆时期!”李青嘴角掀起一抹嘲讽。

  和珅?!

  王刚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李青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估计也不是什么好内容。

  “南门?吹牛逼都不会!一个高中生,还特么南门堂口的堂主,呵,真特么笑死我了。南门我也熟,张青知道?我和他总是喝酒!”而后,王刚很是不信的嘲讽我们。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张青此时此刻被我废的还在医院躺着呢吧?”我淡淡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