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了这边的事情之后,我就走到了许轩的面前,许久未见的她,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而且,一看到我来了,眼神也是有些复杂。我问她怎么样,有没有地方受伤,要不要去医院,十分的关心。毕竟,许轩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也是第一个和我发生关系的女朋友。

  其实说实话,我心里面对她还是挺有感觉得,感情挺深的,要不然也不会叫媳妇或者老婆。可是如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叫她了。毕竟,我们两个人分手了,但是,这分手却是他单方面的宣布,而我并没有说些什么。护着说,我并没有承认我们两个人分手了。

  只是因为现如今的各种原因,估计我们两个和真的分手也差不多了。

  “有什么事你就说,我会帮你的,绝对不会推脱。”我认真的看着许轩,伸手准备拉住她的小手,不过还没摸到,她就甩开了,然后后退了一步,有些警惕的看着我,给我的感觉,就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一样的冷淡和排斥。

  见许轩还是沉默不说话,我深吸了口气,接着说;“我知道你生气,可是,最近的这些事,其实有很大的误会在里面。比如上次开房,我其实和张倩什么都没发生,可是你却不信。难道我们在一起生活那么久了,你不知道我这个人是怎么样的吗?”我觉得是时候开诚布公的谈一次了。

  许轩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嘴唇动了动,终于是开口;“你说的再多都没有,我不管发生没发生,总之,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已经是分手了。我们两个人已经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你……还是离我远一点的好。这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任何方面。”尤其是最后四个字,她语气加重。

  我闻言顿时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说;“你是认真的吗?其实我并没有说我们分手,只是你单方面说的而已。如果你是故意气我,那么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咱们还可以回到以前的时候。如果……”

  “到现在了,你还以为我在生气而已?不,并不是。我是真的想和你分手,或者说,我们已经真的分手了。虽然感谢你来这里帮我,但是,我真的不想和你多牵扯上什么。”许轩深吸了口气,低着头,也不看我,直接打断了我说话,然后向我认真说道。

  我忍不住捏紧了拳头,感觉有些心痛,毕竟,对许轩我是认真地。想不到,她竟然真的想要和我分手。目前看来,复合的可能性不大了。不过,就算是分手了,她曾经也是我的女人,因此,拆房子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要解决好,否则的话,我心难安。

  许轩的父母见我一来就镇住了场子,那些拆迁的人一个都不敢靠近,对我十分的感激。毕竟,如果我不来的话,很有可能发生很可怕的事情。许轩虽然平常看起来温柔,但犟起来的时候,十头牛都拉不下来,刚才不就差一点被扇耳光吗。

  我知道许轩的父母受到了惊吓,因此,便安慰了他们几下,顺带让许轩看到我成熟的一面。虽然假期时间不长,但是其实我已经成长了很多。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成熟了不少,懂得了不少。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是一名堂主,换一个说法就是,我和他们的地位不一样了。

  “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样呢。许轩能有你,真的是福气。唉,只可惜,看来我们得去外面租房子了。可是,这拆房一点赔偿都没有,我们家损失很大啊。”许轩的父亲向我感谢,然后愁眉苦脸的说出了自己的困难。

  我摆了摆手,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因此就说;“放心好了,你们先收拾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然后,我就带着你们去拆迁公司,今天不给你们一个说法的话,我是绝对不会饶了他们的。他们这些人,真的是越来越目无王法了,必须要严惩。”说完,我有些得意的瞥了许轩一眼,可惜的是,她依旧低着头,似乎在收拾一些没有烂掉的玩具。

  “时间也不早了,不如请你们一起吃个饭吧。感谢一下你们,这么多人,想必也累了、饿了、渴了。虽然我们没什么钱,但是吃一顿饭还是请的起的。”收拾的差不多了,许轩的父亲便向我和张亚认真的说道。

  不过我拒绝了,因为就算是一顿饭,至少也会花掉不少钱。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多多少少有些肉疼,就算表面上无所谓。还不如抓紧时间,解决掉这个事情,好让他们快点找到一个晚上可以住的地方。

  张亚给我买了一瓶水,我喝了一口,然后便带着许轩的父母和许轩以及被我揍了一顿现在还爬不起来的那个小头头,一起朝着拆迁公司而去。几次三番都是张青,老子其实已经很火大了,如果这一次拆房子的事情得不到好的解决,那么就别怪我更狠了。

  当然了,借口我已经想好了,就是讨要一个说法。半夜趁人睡觉的时候拆房子,差一点就弄死人了。这要是闹大了,这公司岂能开下去。可是等来到了拆迁公司,我顿时知道不是那么轻松就可以解决的事情。老板和员工态度十分的嚣张,几乎可以说,目中无人,完全不想赔偿,甚至直接要赶人。

  “艹,一群穷逼,特么的还想要钱?真以为自己是谁啊!滚吧。别特么出现在老子的面前,这年头要钱不要命是吧?拆你房子怎么了,死人了吗?没死!那就给我死一边去!”老板是一个胖子,圆脸大耳香肠嘴,一说话,就往外喷口水,说话的时候眼珠子一瞪,还真的有一种死人说话的感觉。

  “这么说,你们是不想给了?呵呵呵……”我忍不住冷笑起来。

  许轩的父母听他这么说,也是苦着脸,显然准备认命了。毕竟,自己没权没势,只是一个普通人,和这种有社会背景的人斗,实在是找死的行为。就算有我撑腰,但是目前看对方如此的嚣张,心里面也是打鼓。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真以为钱是刮大风来的?上头不给钱,我们就不给钱。而且,一个破房子罢了,拆不就拆了。换一个地方租一个房子不就得了吗。”胖子见我冷笑,很是不爽的皱着眉头说。

  “人家让你拆了吗?允许你拆了吗?谁家拆房子是半夜三更?你知不知道这样是违法的。还好没出人命,否则的话,我看你怎么办。还有,我管你上面给不给钱,赔偿,必须要赔偿,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知道这种人蛮横不讲理,因此,我准备不要命,一定要比他还要狠,不然许轩家的赔偿金肯定拿不到。

  因为一般横的人都怕不要命的人。

  当然了,我是一个爱惜生命的人,所谓的不要命,也只是凶残点罢了。

  “艹,你们人多了不起啊?知道这里是什么人的地盘吗?南门张青知道吗?说了没钱就没钱,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蛋。否则,张青老大要是知道了的话,肯定没你们好果子吃。”胖子见我竟然如此纠缠,只好把张青给搬出来了,他自信,向我们这种混的人,一听到南门张青的名字,肯定会吓得屁滚尿流。

  这时李青赶到了,听我一说,顿时就直接冲了上去,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开干。抓住胖子的脑袋就狠狠的揍了几拳。而他一动手,我身后的人也直接冲了过去。几分钟时间,公司里面的人便基本上都趴下了。

  当然了,除了一些女人之外。

  “草泥马的这么嚣张?死胖子!”李青抬脚就狠狠的踩了胖子脑袋几下。

  此时的胖子已经浑身是血,双手捂着脑袋承受着来自于李青的愤怒。

  他完全想不到我们根本不怕张青,直接就动手,都不谈什么了。尤其是这个打他的高中生,更是心狠手辣,完全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余地,下手十分的重,他的双手几乎快没感觉了。

  “好了。”

  我伸手拍了拍李青的肩膀,示意他后退,然后我走到了胖子的旁边,弯着腰,俯瞰着他,接着说;“哥们,现在感觉怎么样?不是我说,我这个兄弟脾气很不好,上一次,有一个人跟他横,直接就被他从后面爆菊了。想想你的菊花,然后和我说说,赔偿金的是怎么样啊?!”

  爆菊?

  菊花!

  胖子听了之后顿时吓得浑身一颤,想不到碰到了一个变态,竟然连男人都不放过。又狠,又变态,这样的人完全是无敌的存在。

  “这…不是我不想给…而是…我…我没……而是我要给老大打电话,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我就不能给钱,毕竟,我也只是一个小弟而已。整个公司,都是老大的,我做不了主啊。”胖子一看到李青杀人的眼神,连忙不再结结巴巴,然后朝着我露出了哀求的眼神连忙解释道。

  “是吗?那就给张青打电话,呵呵,真以为背靠着张青就可以为所欲为?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不怕张青的人很多,我们就是其中之一。如果赔偿金的事情没着落的话,不好意思了,你肯定会很惨。”我伸手拍了怕胖子肥硕的圆脸,忍不住感叹此人脂肪太多,打了这么久,脸色竟然没有发青,只是肿的跟猪头似得,这防御力实在是惊人啊。

  V酷匠$网正版3首}发';

  胖子一听我说不怕张青,顿时就愣住了,想不到这年头还有人不怕的。难不成自己遇到了北门的人。可,如果是北门的人,应该会直接和老大沟通。可,既然不是北门的人,那到底是谁会不怕自己的老大呢?!

  实在是让他摸不着头脑,连忙拿出手机拨打张青的号码。

  我瞥了一眼许轩和她父母们,看着他们着急而又紧张的模样,便说;“放心好了,既然我说了要帮你们,就肯定会把这事做完。你们没必要担心什么,刚才的打架就当做没看到就行。”

  社会打架和一般的小流氓打架肯定是不一样的。

  我们不见点血的话怎么可能叫做打架呢。

  当然了,李青可能狠了一点,猪头都……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