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多少钱?”男人愕然的看着李青。

  这一次可倒好,什么还没做,竟然就要赔钱。不就是摸了几下而已么,又没直接啪啪啪。早知这样的话,就应该直接回家,而不是在酒吧的门口等了。真的是得不偿失,一点好处都没得到啊。

  “嘿嘿,钱这东西,当然是越多越好了。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一切还得看你的诚意了。我妹妹年纪不大,正是黄花大闺女的时候,你摸了好几下,这么说吧。性~骚扰应该是跑不掉的吧?到时候报警……”李青嘴角一翘,得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朝着他说道。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不给钱的话,那么就得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

  可是,这女的压根就不是他的妹妹,警察来了他其实也没什么好处。

  “好好好,只要不报警,我身上的钱都给你。”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男人深吸了口气,立刻从口袋的钱包里面拿出了一把钞票,至少得好几千块钱,直接塞进了李青的手中,然后接着道;“怎么样?够了吧?这已经是我身上全部的钱了!”

  李青有些惊讶,摩擦着手中的土豪金,眼珠子一转,皱眉道;“才这么点?不过看你只是摸了几下的份上,滚吧。不要让我在这个酒吧看到你了,否则,就不只是赔钱这么简单的事情了。”说完,赶苍蝇一样的摆了摆手。

  男人如蒙大赦,忙不迭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快速的跑走了。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这个女的……”我看了看这女孩,从脸蛋观察的话,貌似也就二十来岁,很年轻,而且化妆了之后蛮漂亮的,身材也不错,怪不得这位变态老师会忍不住。

  喝了点酒,精~虫上脑,一般都会忍不住。

  s更MP新Hh最W快I上酷J(匠$_网5

  “打电话给她的家人呗,嘿,这老小子一次给了我四千多块。真的是爽歪歪啊!刚才差点被讹十万,想不到哥哥我翻手一玩,竟然就赚了这么多。看来,我要是缺钱了,以后就天天在酒吧门口抓。”李青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想不到还可以这么赚钱,实在是自我发现的新行业。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要么是最爽的要么是最惨的。

  显然,此时的他,就是最爽的了。

  而后,他从女孩的包里面拿出手机,给对方的父母打了一个电话,通知他们她在酒吧门口的椅子上睡着了。没过多久,父母就开车来了,特别感谢我们两个,非得给点钱,我拦住了李青没让他拿。

  本来就利用了这个女孩,要是再拿她父母的钱,多少有些不是人。

  “话说,你刚才听清楚没?那货是老师!”我和李青站在街口目送车子的离去,然后,我朝着李青说。

  “老师?什么老师?刚才那个女孩的爸爸?”李青诧异的看着我。

  “不,我是说,刚才那个死变态是八中新来的老师。你这敲诈他,当然了,他并不知道。万一要是知道了,说不定会给你穿小鞋哟。”我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小子竟然自动忽略了那个人的背景,真的是牛逼啊。

  “呃。”李青顿时愣住了。

  “唉,无所谓了,走吧,撸串去。”而后他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根本不在意这些东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就是八中的老师嘛,只要自己没做错什么事,轮得到他来管?!

  “不,我忽然想到,撸串还是下一次吧。这里貌似就是张青的家附近,咱们直接去张青那老小子的家好了。”我摇了摇头,就在刚才我才发现貌似这里是张青的家附近,所以我对撸串就没兴趣了。

  “擦,那你是想?”李青惊讶的看着我。

  “走。”我当即就顺着街道往前走。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张青的家。

  这老小子过得很不错,住的是高级公寓,对于我们的到来也是吃了一惊。

  完全想不到大晚上的的时候,我们两个人竟然会登门拜访。

  “你们想干什么?”张青十分警惕的看着我们。

  “哟,这老朋友来了,不让我们进去坐一坐?”我盯着张青看了一眼,然后露出了戏谑的表情。

  “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们两个来这里我看肯定有事情。不过,还是让你们进来好了。反正这里是我家,你们也翻不起多大的浪。”张青脸颊忍不住一抖,一看到我就忍不住想起刚才的那一幕,不过毕竟这里是他家,因此也并不是特别的担心什么。

  进入了之后,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张青就坐在我的对面,我们两个人凝视了好一会儿。

  “说,大晚上的来我家,目的是什么?”张青忍不住问。

  “最近你玩的挺嗨啊。四处的走,还和邹文松勾搭在了一起,差一点就让我忙死了。其实吧,这一次来你家,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跟你聊天。告诉你一下,接下来我会带领堂口反击了,而且还会吞并你的堂口,所以,你要准备好哦。”我笑眯眯的看着张青,语气却带着无尽的不屑,仿佛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

  “哈,吹牛逼也不怕吹死你?我的堂口是你想吞并就可以吞并的?别以为几张照片就可以作为护身符。老子不直接动你,但是老子可以找人动你。而且,别以为成了堂主就天下无敌。我会让你立刻从这个位子上跌下去。”张青听我在他家竟然还如此的嚣张,顿时面色一狞,眼神略显冰冷,语气尽是嘲讽。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虽然有这照片在,他不敢乱来。

  但是至少通过其他的手段来让我手忙脚乱然后趁机拿好处。

  “张青啊张青,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不要忘记了,你可是南门的人,但是竟然和北门勾搭。嘿嘿嘿,要不要让我提醒你一下?做这种事的后果要是让上面的人知道了……”我露出冷笑的看着张青,言外之意很明显,最好不要让我把这消息散播出去,因为后果肯定十分的严重。

  “你去啊!真以为老子怕了你?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堂口我一定要得到。玛德,想不到鹿哥的堂口竟然被你给抢了。不过,解决你也只是多费一些手段罢了。小子,最好识趣一点。”张青眉毛一挑,真以为他是被吓大的吗。

  “老小子可以啊。这个不怕,那个不怕,不知道你怕不怕菊花?不好意思,我说的是喝的那种,不是你互肛的菊花。”李青也是看不下去了,似笑非笑的看着张青。

  这老脸真特么嚣张,越看越不爽,真想狠狠的揍一顿。

  一听到菊花二字,张青顿时面色一变,刹那间铁青无比。眉头剧烈的抖动,眼神也越发的冰冷。只是,他现在不能发作,毕竟,这两人能够有胆子来他家,显然是倚重着什么。

  有些时候,把柄一旦落入别人的手中,那真的是很难摆脱。

  这也是他为什么如此迫不及待想要吞并我堂口的原因之一。

  只要我没了堂口作为基础,就算有照片也没卵用,因为他完全不怕了。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堂堂的张青堂主,此时此刻,是不是应该为我们倒一杯茶?有这么对待客人的吗!”我见他沉默着,顿时哂笑一下。

  “喝茶?尿喝不喝?艹,真以为老子怕?大不了鱼死网破,有照片算什么?你们在我眼里算什么东西?别特么的自以为是,真要是让老子忍不住了,看到时候谁难看,哼!”张青见我得寸进尺的模样,再也无法忍受,直接眼珠子一瞪,然后冷哼一声。

  “哟,果然不愧是张堂主,竟然真的无所畏惧。好好好,真的是太好了。其实吧,这照片我也不在乎。毕竟,弄你很简单。但,你要记住一点,我们现在没动手,不是怕你什么,而是尊老爱幼,如果一次性玩的太猛,怕您老人家的身子骨受不了。”我冷笑连连。

  这个逼我给负一百分。

  其实张青越是这样,越表明他自己内心当中的紧张。

  也不是我吹牛逼,而是张青在我看来真心不咋地,动他分分钟的事。

  汗蒸馆的那一次只是个教训和提醒罢了。

  只是这老小子给脸不要脸,竟然和邹文松勾搭在了一起。

  南门自己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北门来插手了。

  我甚至怀疑这货准备投靠北门了。

  毕竟,现如今的北门,的确是势力庞大,比南门有过之而无不及。

  “欧阳林,你不要忘记了,这里是我家。话说的太大太满,要是让老子一个不高兴的话,你们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去了。这年头,识趣的人,永远比脑残要活的更久也更滋润知道吗?!”张青忍不住捏紧了拳头,太嚣张了,实在是太嚣张了。

  年轻了不起啊?

  不要忘记了这可是在他的地盘上!

  “嘿,你也不要忘记了,你一个人面对着我们两个人。你的小弟此时此刻,估计还在另外的房子里吧。不说别的,在你的小弟们来之前,我们两个就已经把你给收拾了。真以为,在家就可以无所畏惧了吗?!”面对张青的这种言语威胁,我很不在意,既然敢来,那么老子就有这个底气。

  一个人面对两个人,到底是谁托大?!

  简直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你……”张青顿时悚然一惊,手指着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啦,既然话已经带到了,那么,张老大您慢慢休息吧。祝您晚上做一个好梦,也祝您身体越来越好。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千秋万代,一统江湖。”我瞥了一眼李青,然后我们起身便朝着外面走去。

  该说的都已经说出来了,因此,也没必要继续待下去。

  既然大战已经拉开序幕,那么就看结果好了。

  张青气得差点吐血,整个人都忍不住的抖动。

  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这不是讽刺他和东方不败一样吗!

  东方不败是谁?

  谁不了解!

  “欧阳林,你特么的给我小心一点,要是让老子找到了机会,我特么的弄死你。”等我离开了,张青再也忍不住,深吸了口气,霍然起身,直接一脚就把面前的桌子给踹翻在地。

  他又气又恨,可是却暂时无可奈何,根本就没办法。

  这一晚上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