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V\匠网永久zx免Sq费看7小说N

  我生气的样子很可怕。

  面容有些狰狞仿佛恶鬼似得。

  身边的小弟一看我这模样,也是吓了一跳,第一次看到如此生气的我。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鹿哥等一些我自认为亲的人,一直都是我的底线,一旦有人要跨过这个底线的话,那么我就会愤怒。我也懒得搭理他们,不断的喝问这个家伙。终于,没过多久,他在我的威逼之下,终于是开口了。

  原来,这人是北门邹文松派来的,目的就是要带走鹿哥。至于为什么带走,什么原因,他自己其实也并不知道。反正,邹文松说的话,让他办的事,他都是直接执行,如果没说什么的话,也不会主动的去问。

  “真的就这么点?你最好不要给我撒谎,隐瞒的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刚才也只是教训一下而已。若是真的让我生气了,哼哼……”我露出洁白闪烁寒光的牙齿朝着他冷笑了一下。

  “没没没,真的没有什么了,该说的我都说了。”男人吓得忙不迭回答。

  他的伙伴也一个个不断的点头帮腔说就是这样,真的没其他的东西了。

  “艹,那就继续揍,老子看你们就不爽。”我站直了身子深吸了口气,然后厌恶的瞥了他们几个一眼,随后朝着小弟点了下头,示意他们继续下去,我没说停的话,就永远不要听。

  教训……才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得罪我欧阳林的人永远都没有好下场。

  解决了这边的事情之后,我带着几个人回到了医院,然后和林霞姐见了一面,准备和她商量一下鹿哥的一些事情。

  “姐,是这样的,我准备把鹿哥接走,带回堂口那边去。毕竟,你刚才也看到了,虽然医院的设施多,但是,那些人在这里是防不住。而到了堂口的话,就可以二十四小时看护。而且,我会花钱请医生和护士的,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打量了她一眼,然后很是认真的说道。

  “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但,那个吴主并不在意。既然你说了,那么就开始准备吧。待在医院内,的确十分的不安全。呃,对了,我听他们叫你堂主,意思就是吴主?”林霞听我这么说很是感动,不过却也面色微变,察觉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吴主私吞了一百多万,被我给揍进医院里去了。现在,堂口由我来掌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为了鹿哥剩下来的东西可以得到保存。我必须要站出来了,否则的话,这堂口就真的毁了。”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烟,本想点燃吸一口,但是一想到这里是医院,便再次的放回口袋当中。

  “真的吗?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可以让堂口恢复吧。”林霞听了之后点了下头,替我感到高兴,但是,却也对鹿哥感到伤心,这一切的一切,原本都是鹿哥的,可惜的是,现在却成了一个植物人。

  什么时候苏醒都完全不知道。

  未来简直可以说是一片漆黑。

  “那要是没事的话,我就……”我瞥了一眼身边的小弟。

  “不如这样好了,我也辞职,在堂口照顾鹿哥。毕竟,我是他的女朋友,他现在这个样子,我如果不在身边照顾的话,心里面真的过意不去。”林霞很是真诚的看着我说。

  “这……我问你,如果鹿哥一辈子,我是说如果。如果一辈子都无法苏醒的话,你难道准备照顾一辈子?你还年轻,又长的漂亮,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虽然我这么说,或许对鹿哥不好,但是,我和你也得认清现实。”我盯着林霞姐的眼睛看,也是很真诚的说道。

  这年头谁都不容易,林霞姐这是何必呢?

  鹿哥又……

  “小林你不懂,以前的我,说实话,是一个比较放得开的人。然而,就是我这种性格,导致很多事情的发生。但,你们鹿哥却为了我,一直都是奋不顾身的保护着,所以,我不能在这种时候离开他。”林霞看了一眼病房里面躺着的鹿哥,然后朝着我轻声说道。

  “好吧。既然你执意这样,那就来公司当财务总监好了。管理公司的账目财务。我相信你有这个本事和实力能够做好。不过刚才说过的话,我不会收回,等你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就……”我张了张嘴,最后三个字愣是说不出口,有一种心酸难受的感觉涌了出来。

  而后,我们一起回到了堂口。

  在堂口,我发现张亚他们正和一会儿人剑拔弩张。

  这群陌生的人态度十分的嚣张。

  如果不是有我吩咐别动手,恐怕这些孙子早就被扔出去了。

  我缓缓的走了过去,问他们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在我的公司里闹事。

  张亚一看我回来了,顿时松了口气。

  他们这些人一看管事的人出来了,立刻就说我们公司的产品都是三无产品,很多东西吃了之后肚子痛。

  还让他们不得不去医院治疗和检查。

  而他们的手中,全部都拿着一些单子。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医药单子,是想让我们报销。

  “报销?呵呵呵……”我忍不住露出冷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其中一人见我还笑得出来,顿时不爽的皱眉道。

  我没搭理他,而是扫了这些人一眼,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忽然,我看到人群当中,有一个人我十分的熟悉,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家伙应该是张青的手下无疑。

  “你,给我走出来。”我指着他然后勾了勾食指。

  张无良吃了一惊,有些惧怕,因此犹豫再三之后,并没有立刻走出来。而是继续躲在人群当中,当做没听见似得装傻充愣。

  “艹,给脸不要脸的玩意。张亚,要是他们敢动手的话,直接给我把他们的手给砍下来。玛德,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我也是有些生气,直接推开人群,然后走到了里面,一只手抓着他的头发便用力的从里面扯了出来。

  “你要……”张无良哆嗦着嘴唇想说话。

  啪!

  可是我直接一个巴掌扇了过去,根本就懒得废话。

  而张无良被我一个巴掌扇的蹲在了地上,捂着脸痛的倒吸凉气。然而,这还没完,我直接拳打脚踢,狠狠的揍这个傻逼玩意。当初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看他不爽,这一次终于落到了我手里,如果不揍一顿的话,怎么泄自己心中的怒火呢。

  其他人一看我直接动手,而且如此的凶残,顿时就吓蒙了。

  一个个都畏惧不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部都说不出话来。

  不过,还是有一个人忍不住了,距离我很近,然后跃跃欲试,在我一脚踩在张无良身上的时候,立刻蹿了出来,抬手就一拳准备把我给打倒在地。然而,我反应十分的迅速,因为一直都防着这一手,因此,他打了过来,我立刻反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稍微用力的一扭,他便跪在了地上,而后,我一只脚踩在他的受伤,随后朝着张亚喝道;“玛德,拿刀来,老子要剁了这傻逼的手。想不到还有人敢偷袭,给你狗胆了吧?!”

  “别别别……我不是想打人,而是想逃跑,大哥饶命啊,我真的不是想打你。求求你了,别砍手,有话好好说,我求求你了。”听我要剁他的手,这人顿时吓哭了,直接彻底的瘫倒在地。

  我踩在这人的身上,扫了周围的这些人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丝冷笑。

  晃动的刀锋加上我阴冷残酷的笑容,顿时让这些人心脏都暂停了一下。

  “你们呢?”我冷冷道。

  我目光所致,这些人吓得立刻缩了缩脖子,然后惊惧的看着我,毫不犹豫的就双膝跪地。直接跟我求饶,一个敢反抗,敢动手,敢说话的都没有。一个个全部冷汗直流,吓得浑身发抖。

  “哼,一群废物。张亚,录音。”我一脚踹开脚下的人,然后抓着张无良的脖子,扯到面前,说;“我这把刀还没用过,不知道锋利还是不锋利,不如拿你的脸试一下吧?万一要是不锋利的话,我就换一把。如果锋利的话,割了你脸上的肉也算是帮你整容了。”说完,冷眸一瞪,而后挑了挑眉。

  张无良看了看我手中的刀,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惨白的脸颊抖了抖,然后说;“我只是一个小弟,办事而已,饶了我。我说,我把我知道的全部都说出来。你的刀……,还是拿开一点吧。求你了!”

  “呵,我的刀,就看你说不说实话了。说的越多,离你越远,说的越少,离你越近。来,咱们就从贴脸开始吧。你慢慢说,我慢慢挪开,你好,我也好。你不好,嘿嘿嘿……”我冷笑连连的直接把刀贴在了他的脸上,然后露出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我说,我说。这,其实和你们南门也有些关系。另外一个堂主张青,得知我们一直在对付鹿哥,就找上了门。然后说,想要合作一次。利用我们北门,来弄垮你们这个堂口。到时候,张青就可以霸占,随后分出一些利润给松哥。事情就是这样,我知道的也只是这些了。”张无良毫不犹豫和迟疑的把自己知道的内容给说了出来。

  我将刀拿开了一点,而后瞥了一眼旁边的一个小弟,小弟十分的机灵,立刻搬了一个凳子给我坐下。而后,我坐在凳子上,微眯着眼,心中琢磨着这个家伙说出来的话有多少可信度。

  其实,我觉得应该没说假话。

  因为张青很有可能会这么做。

  他之前找我一次就是想弄垮这个堂口。

  如今见我不合作,那么找北门的邹文松很有可能。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老大,千真万确啊。”张无良见我若有所思,但是却并没有把刀拿开,顿时哀嚎道。

  “哼。”

  我冷哼一声,用冰冷的刀身拍了拍他的脸颊,然后一脚直接把他给踹翻在地,说;“这次就饶了你们,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再到我面前嘚瑟,老子就让你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熊猫为什么是黑白。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绕过你们。”说完,我把脚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后便挪开了。

  一看我真的要放了他们,张无良顿时松了口气,然后毫不犹豫的起身朝着外面就跑。

  其他人见真的放过他们,便也跟着夹起尾巴跑了。

  一个个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

  只有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