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不得已之下,我只好成为堂口的代理堂主。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张亚他们不依不饶,显然是很依赖我。虽然他们选择过张亚,可是张亚的心目中却觉得我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在某些地方,我和鹿哥很相似,而且,在另外一些方面,我甚至超过了鹿哥。

  “虽然我答应了,但是,咱们得约法三章,不然的话,我就不做堂主,随便你们这么弄,我都绝对不会答应。违法乱纪的事情,绝对不能干,否则的话,咱们就不只是人黑了,心也……”我扫了他们这些人一眼,看着他们激动兴奋,甚至带着一丝放松的眼神,却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既然要成为堂主,那么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现在就得烧起来。

  一旦和他们混熟了的话,那么,我这火的作用就会微弱很多。

  “好,没问题。约法三章,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做,堂主你放心好了。现在这个年代,我们之所以这么活,就是因为普通人容易受苦。从今以后,你往东,我们绝对不往西。你大便我们绝对不小便!”张亚毫不犹豫的点了下头,然后朝着我认真的说。

  其他人也立刻忙不迭的点头附和,一个个都说自己原因做到。

  以后也绝对不会违法乱纪,约法三章也绝对遵循。

  我深吸了口气,心中知道有些人肯定是表面答应,但是也没办法了,赶鸭子上架,此时的我,既然成为了堂主,那么就只能暂时先这样。我开始从冰箱里面拿出一些饮料出来给他们喝。

  “堂主,不如庆祝一下,咱们去酒吧喝酒吧?”张亚朝着我笑道。

  “这才几点钟?不过既然大家高兴的话,那就等一会儿再去吧。你们也不要站着,坐在地上也行,毕竟,我天天闲着无聊的时候就拖地来着。”我看他们有些还站着,便示意他们没必要这样,当然了,主要是凳子不够,一个沙发也最多五个人挤在一起而已。

  多出来的几个兄弟尴尬的站着多没意思啊。

  这种时候正是我散发堂主力的时候,照顾他们,让他们觉得我不错。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欧娜娜回来了,拿着好些东西。

  而且还买了一些新衣服,看来,似乎是在准备着什么。

  娜娜姐得知我真的成为堂主之后,也是有些担心,生怕我因此而耽误了学业。毕竟,现在我还年轻,才高中生而已。如果就因为这个而耽误了学习的话,太浪费我的才华了。

  我又不傻,读书认真的话,成绩不是一般的好。

  就怕因为事情繁多,导致我分心走神,无法顾忌学校这边。

  好不容易走回正道的我,就因这个而再次回到以前的话,真的是……

  可,我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和娜娜姐保证,说我绝对会认真学习。等下一次考试的时候,一定要拿一个好名次给她看。我们要在北大一起学习,生活在一起。至于堂口里的事情,虽然会让我分心,但是我尽可能的照顾到。而且,我也不是自己一个人,我的身边有好几个靠谱的哥们。

  李青、刘强、黎元龙,甚至还有那几个妹子。

  这几人在关键的时候都不会掉链子。

  尤其是李青这货,虽然酒吧的时候掉了链子,但是真正碰到事情,绝对是第一个冲过来帮我的人。我们虽然打打闹闹,时而嘲讽对方,但是关系一直都是最铁的那种。

  至于刘强和黎元龙二人就更不用说了。

  因此,有他们陪着我的话,相信应该不会让我过的特别困难。

  就在我们等酒吧营业的时候,堂口那边却打电话过来说,堂口出事了。让我们赶紧回去一趟。这让我们都很意外,我也想知道是谁这么的牛逼,竟然还敢招惹南门的堂口。

  虽然堂口没了鹿哥,但是我毕竟还藕断丝连,我立刻就想到了北门。

  现如今看来,除了张青之外,也只有北门的人敢这么做了。毕竟,北门一直以来都想要吞并鹿哥的这个堂口,抢走大量的资源。可是,堂口却像是小强一样,虽然衰败了很多,但是仍然顽强的残存。

  至于张青,我觉得这小子没这个胆子,毕竟,我们两个交流的时候,这货显然被我吓的都不敢说话了。因此,如果他敢动堂口的话,就得冒着被我发照片的危险。

  而张青显然不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

  因此,我们立刻起身,连忙想回到堂口。

  可是刚出门还没坐上车,又有消息传来了,鹿哥所在的医院也出事了,有人想要把鹿哥给带走,此时此刻,正在医院里面闹事呢。

  张亚等人顿时懵逼了,一个个对视了一眼,然后全部都看着我。

  “擦,我看这就是分瓣记。堂口和鹿哥都出事,我们要么一起去一边,要么分开来。”我当即就琢磨明白了,显然是有人故意找麻烦,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走狗屎运,竟然一上任就碰到了。

  “堂主说的不错。这就是敌人的双管齐下,咱们如果要照顾两边的话,就得分散开来。怎么办堂主?”张亚很是期待的看着我,这个麻烦不算小,正是考验我能力的时候到了。

  如果我这种事情做好的话,那么其他人肯定就彻底放心了。

  其实有些人虽然表面上服我,但是内心当中还是有些不服。

  而张亚也看出来了,因此,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而是看向我。

  看看我怎么来解决这件事。

  “堂主你说吧!”

  “咱们应该怎么办?”

  “鹿哥和堂口一起出事,真的是日了狗了!”

  其他人也是懵逼的看着我,显然都有些不知所措。

  我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说;“你们别着急,咱们越是这样,那些人反而越是高兴。临危不乱,冷静下来。这样好了,分为两边,张亚带着几个人去堂口,我带着剩下的人去医院。老子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在鹿哥的医院闹事还想带走!”

  当然了,我也告诉他,最好不要再公司里面发生冲突,对声誉不是很好。

  “知道了,来,你们几个跟我走。”张亚点了下头,然后指了几个人之后,立刻就坐上车。

  “哎,张亚你一定要注意,绝对不能打架。一旦打架的话,恐怕就着了他们的道了。”我眯着眼睛,连忙在他们离开之前再次的提醒了一下张亚,别看鹿哥重要,但是堂口那边也不是那么的轻松。

  任意一边如果解决不好的话,都会出很大的事情。

  剩下的人则跟着我一起去了医院。

  来到了医院之后,我们在鹿哥的病房前,看到了好几个人站在门口,一直和林霞姐吵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鹿哥的亲戚,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带鹿哥离开医院带回家去看顾。

  林霞姐拦在门口,一直挡着这些人,一边不让他们进入,一边说不认识他们几个。聪明的她,显然是看出了什么,所以才坚持着。

  酷c2匠%T网\正.版首O发?A

  那几个人看周围有医生和护士,所以才没有动手动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开始越来越不耐烦了。毕竟,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扯淡,而是把正在病床上的鹿哥带走。

  “艹,都说了我是鹿哥的表弟,你怎么就是不让我们进去呢?他父母说了,让我带他回家去。在这里的话,压根就不好照顾。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快点让开,否则的话,我就直接动手了。”领头的人很是不爽的看着林霞,然后眼珠子一瞪,语气狠狠的说道。

  “鹿哥的表亲?我也就说了好几次,我压根就不认识你们!”林霞也是听了好多次,已经有些厌烦了,口口声声说是亲戚,但是却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就是鹿哥的表弟。

  而且,看这几个人的模样,一看就是混子。

  因此她绝对不会让这些人进去里面。

  “艹,给脸不要脸是吧?”领头的男人终于是怒了,伸手就要一巴掌扇在林霞的脸上。

  我当即就走了过去,直接一只手抓着他的头发,然后猛地往后面一扯,随后吼道;“表弟?你说你是表弟?如果你是表弟的话,怎么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嫂子?撒谎都特么不会,傻逼玩意!”

  领头的男人扭过脸来看了我一眼,顿时嘴角一抖,然而还没说话,直接被我一拳头砸到在地。

  “堂主,你不是告诉亚哥不准打架吗?怎么你自己动手了!”旁边的小弟看我动手打人之后,顿时疑惑的询问了一下。

  “艹,这算什么?谁要是敢乱碰鹿哥一下,别说打架了,老子直接跟他拼命。”我瞥了她们一眼,然后很是大声的说道。

  小弟们顿时满眼崇拜的看着我。

  而后,我一挥手,后面的小弟们立刻就开始动手。把这人的同伙全部都围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揍。一边打,一边把他们从医院给拉了出去。周围的病人看的心惊肉跳,有些不知所措的人还以为发生了医闹呢。

  这几个人被我们拉到了医院旁边的小巷子里之后,我一只手便揪住领头人的衣领,然后用力的拉了起来,看着他鼻青脸肿,都快睁不开眼的脸,说道;“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别跟我说鹿哥的亲戚,这种话只有傻逼才会信。要是不说实话,等一下你们也去医院躺着吧。”

  “你…这个…我……”男人努力的睁开眼隙,结结巴巴的就是说不出话。

  这让我更加的不爽了,直接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口,而后扯着头发吼道;“玛德,我说过了,我会让你进医院知道吗?别跟我拖延时间,老子虽然是高中生,但是,老子特么的不仁慈!”说完之后,又是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我最厌恶的就是那些想要现在还对付鹿哥的人。

  鹿哥都已经成了植物人,竟然还要拿他来做事。

  动了鹿哥,就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对于这样的人,我真的不会手软。

  我要是狠起来,别说打人这么简单,或许直接就是虐待了。

  要是好好说话,我还不会怎样,打的时候也会手软一点。

  但是不听话的人,我绝对会让他知道得罪我是最大的错误。

  男人当即就吓得裤裆都湿了,尿骚味瞬间弥漫开来。

  吓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