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兄弟……听我解释……其实是这样的……我……”吴主用力的咽了口口水,而后挣扎着起身,准备向周围的人解释一下原因,当然了,肯定是假的,因为他本来就是想要钱。

  “我草拟大爷。”忽然,一人直接一脚踹在了吴主的胸口上。

  吴主顿时面色一变,脸猛地一抖,口水都流出来了,然后重重的倒地。

  随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无数的脚落在了他的身上。周围的人,一个个已经忍耐不住了,疯狂的开始痛揍这个骗子,这个贪婪的家伙。本以为堂口会过的更好,谁知道反而被此人不断的索取。

  一百多万,足足一百多万啊。

  这么多的钱足够他们花很长一段时间了。

  可是却被自己这个原本信任的家伙直接私吞了。

  再联想到最近这几次被此人当做狗一样的利用,他们怎么能不生气,怎么能不恼火,怎么能不愤怒。打,已经算是轻的了,狠一点的甚至准备给吴主来几刀,死不死都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张亚捏紧着拳头,死死的盯着吴主看,当初两个人是搭档,其实对彼此的了解最为深刻。可是想不到,首先背叛鹿哥的人,背叛堂口的人,背叛他的人,竟然就是自己最熟悉的人。

  果然,人心隔肚皮,很多事情就算经历了时间,可是却也无法看透。

  “鹿哥,对不起啊。我也想不到会是这种情况,你什么时候醒过来?堂口不能没有你啊!你看,没了你,一下子就变了。”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差一点坐倒在地,心中的痛苦实在是难言。

  我瞥了一眼张亚,心中知道他的难受,不过却也没办法。人,总会变得,或许,有一天他也会变,我也会变,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人,一直都在成长当中,变,只是成长路上的捷径罢了。

  打了也不知道多久,吴主几乎没意识了。

  整个人晕晕乎乎的,脑袋扭来扭曲,身躯也不断的扭动。

  显然被打的已经接近疯了,身体一直在重复着挣扎。

  “人在做天在看,吴主啊吴主,当初鹿哥也待你不薄。想不到你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梁晓晓的事情老子就不说了,这一次私吞了这么多钱,你难道不应该说说吗?”我豁然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吴主的面前,然后低下头,俯瞰着此时此刻的他。

  如此凄惨的模样,与当代理堂主时候的他相比,简直不是一个人。

  “我…咳咳咳…我…这钱……”吴主剧烈的咳嗽起来,嘴角甚至溢出了一丝丝的鲜血,显然受了内伤。

  然而,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露出怜悯的眼神。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吴主自己罪有应得。

  如果不是他私吞了一百多万,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对啊!钱呢?”

  “这可是那么多钱!”

  “王八蛋,快点说出来!”

  其他人也是群情激愤,不断的吼着。

  “我…钱…这……”吴主脑袋一扭,直接昏死了过去,显然因为伤势太重,根本就无力说话,如果不及时送去医院的话,恐怕会出人命。毕竟,这么多人的拳打脚踢,有些人故意找要害,显然吴主被教训的很惨。

  “玛德,扔到外面,然后给医院打电话。这一百万不能就这么没了,这是大家的血汗钱。好了,既然吴主不适合成为代理堂主,那么接下来,大家就应该再次选出一个代理堂主来接替吴主的位置。”我摆了摆手,扫了他们一眼,目光所致,所有人全部都沉默下来,然后紧张的看着我。

  听了我说的之后,所有人都忙不迭的点头,必须要选择一个新的领导。

  毕竟,树倒猢狲散,如果一个领导都没有,那么这个堂口肯定活不下去。

  “张亚应该最合适吧。毕竟,他是鹿哥的左膀右臂,而且一直都兢兢业业。他我们都知道,绝对不会背叛堂口。因此,如果他来当堂主的话,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了。”有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

  他分析的很对,有理有据,而且大家都熟悉张亚的性格。

  吴主之前一直不喜欢说话,很沉默,不愿意和大家多交流。

  但是张亚却不一样,很喜欢和大家一起交流玩耍,因此都熟悉。

  基本上张亚成为代理堂主属于众望所归。

  “这不太好吧?”张亚看了我一眼,然后不好意思的说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觉得你挺适合成为堂主的!刚才那位兄弟说的不错,你无论任何方面,都恰到好处。所以,我也觉得你是代理堂主的首选。”我咧了咧嘴,朝着张亚笑道。

  张亚挠了挠头;“其实,我觉得你挺适合的。毕竟,你帮了堂口好几次忙,为鹿哥报了仇。如果你成为堂主的话,大家绝对没怨言。因为,我能够看的出来,你是真心的为了堂口好。”他是真心的说这番话。

  听张亚这么一说,其他的人顿时恍然,也觉得我很合适。

  因为我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第二个鹿哥,但是手段却狠了一点。

  可,他们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我。

  “没错,欧阳堂主!”

  “欧阳堂主!”

  “就是你了,欧阳堂主!”

  也不知道谁先开始,然后一群人开始一起呼喊起来。

  山呼海啸,整耳欲聋,大家一起呐喊。

  “不不不……你们想多了吧。我只是一个学生而已,嘿嘿,什么堂主之类的,我还真没考虑过。所以,不要这样哈,大家都不是选好了么。”我顿时下了一跳,然后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我可是一个学生,还得上课,怎么可能成为堂主呢。

  然而,这些人却仿佛没听见,不断的喊着,然后一起簇拥起来。

  我嘴角抖了抖,毫不犹豫的找了一个缝隙,然后疯了一样的跑离了堂口。

  这一跑,我就跑回了家,一身的汗。

  除了跑步的原因,还有一部分是吓出来的。

  这些人可真够可以的,竟然真的想要让他来当堂主。

  “我不合适,真的不合适,让我帮忙可以。但是让我成为堂主的话……我还小啊,或许,我就是下一个吴主呢?”我将上衣脱掉,然后喃喃自语着进入自己的房间拿起换洗的衣服就进入了浴室里。

  洗完了之后,我就躺在床上准备好好的补一觉。

  没办法,现在头还痛,显然就是喝醉酒之后的下场。

  而且一路跑过来,我严重怀疑自己着凉了。

  “哟,这是怎么了?睡了一觉不够,难道还要睡一觉?昨天晚上睡得好吗!”这时,欧娜娜站在了我的门口,打量着正躺在床上的我,然后笑眯眯的问道。

  “姐,我头痛,你来看看是不是发烧了。”我故作很难受的说道。

  欧娜娜闻言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走到了我的身边,随后伸出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皱眉道;“没呀,应该没感冒。怎么了?难道昨天因为喝醉了没给你盖被子!”

  我露出得意的表情,忽然一把抱住了她,然后用力的压在我的胸膛上,随后认真道;“姐,孤独与酒,我选择单身狗。可是,有你在,我就不是单身狗了。来吧,我真的想那什么了。”说着,我就亲了她一下。

  我们两来回的摩擦着,欧娜娜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

  我的邪火顿时就燃烧起来了,立刻就起了反应。

  “我也想,可惜的是,身体不方便。你,还是压着火气吧。”欧娜娜在我胸口趴了一会儿之后,摇了摇头,然后朝着我说道。

  “大姨妈来了?”我眨了眨眼睛。

  “你猜!”欧娜娜也眨了眨眼睛。

  我们两个相对无言,看了好一会儿,我将脑袋压入她的怀中,深吸了口气,而后说;“看来,我得继续单身狗了。这日子没法过了,怕什么来什么,早知如此,我就应该喝得更醉。”

  “好了,你睡吧,我去外面买东西。”欧娜娜听我这么一说,忍不住觉得好笑。

  我才多大点,竟然就学会感叹了。

  日子还长,根本就没必要这样。

  随后,她就起身走了出去。

  我也没多做挽留。

  “啊!”忽然,外面响起了她的尖叫声。

  我当即没了睡意,立刻就跑了出去,仔细一看,我顿时也吓到了。

  张亚竟然带着一群人跪在狭小的门口位置,一看到我出现之后,立刻就高喊着堂主。生怕别人不知道,或者听不到似得。

  我连忙让他们几个闭嘴,这要是让左邻右舍看到了多不好。

  然而却没用,他们压根就不听我的,一直喊着。

  欧娜娜见状,从惊吓当中回过神来,然后皱眉道;“你们这样不是给你们堂主添乱吗?进来吧,别在外面挡路了。”她也想不到我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不过也懒得多问了。

  这些人不好意思的进入了房内。

  我一看到他们就感觉头大,这是要作甚,我还是个孩子啊!!!

  “小林,看他们这么簇拥你,显然是真的渴望得到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只要你不走歪门邪道,而是把他们导上正途,其实这也不错呢。”欧娜娜一眼就看的出来这些家伙是什么人。

  “呃。”我愣了一下。

  姐姐貌似说的不错,只是,真的有这么容易吗?!

  这条路应该很艰难吧!

  “不过,不要因为这个耽误了学习。你不傻,反而很聪明,所以好好学习。姐姐我在北大等你哦。好了,我出去买东西了,你自己好好的考虑考虑吧。”欧娜娜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了家。

  房子里,只剩下了我和张亚他们。

  我盯着张亚他们看了好一会儿,皱着眉头心中琢磨着。

  许久,我点了下头,答应成为他们的堂主。

  不过我强调了代理两个字。

  见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张亚和周围的人十分的高兴。

  一个个都乐坏了。

  “堂主你知道吗?其实当初鹿哥喊你名字的时候,他的想法就是想让你继承堂主的位置,让你带领我们。只是我们看你很是犹豫,顾虑颇多,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这么做。现在,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张亚很是认真的朝我说。

  “哦?!”我惊讶的挑了挑眉。

  “有你在我们堂口肯定恢复!”

  “有你在我们安心!”

  “需要你啊堂主!”

  周围人一个个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9…酷$匠网y*正t{版|首发)p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