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李青和小雅老师一再劝说,但是我还是跟着黄毛小弟等人去见了张青。不为别的,因为我笃定这老小子不敢对我做出什么事来。毕竟,他搞基的照片还在我的手里,就这一点,便足以拿捏他,使得他不敢动我分毫。

  很快,我见到了张青。

  我们两人一碰面,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彼此对视了好一会儿。

  我打量着他,他貌似精气神不错,看起来还行,不知走出阴影没有。

  而张青则在注视着我,眼神当中夹杂着复杂的情绪,手微微发颤。

  “林哥,真是好久不见啊。自从上一次汗蒸馆之后,我们就没怎么见面了。不过,你的传闻我倒是听到了不少。过得不错嘛,看来是如日中天了。”终于,张青忍不住了,率先开口,然后朝着我阴阳怪气的笑道。

  见他说话了,我顿时笑了。

  这叫做敌不动我不动,至少在刚才的对决当中,我的耐心战胜了他。

  “传闻?这种东西不能信,应该说是事实。怎么?张老大找我来,难道就只是为了和我这个老朋友叙叙旧?如果是的话,咱们可以换一个地方,咖啡馆,酒吧,饭店也行啊。”我嘴角一翘,然后十分淡然的说道。

  “哈,果然不愧是三王之王,扛把子果然牛气。我也就不废话了,这一次找你来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毕竟,你林哥的名气越来越大了,不如咱们合作吧?”张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他现在看我还是有些别扭,完全无法真正的笑出来。

  一想到搞基的照片,他心中真的是万千草泥马狂奔而过。

  “合作?什么意思?我貌似没什么让你得到利益的地方吧!”我闻言挑了挑眉,有些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毕竟,我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最多就是有人邀请我去看场子。

  “哈,很简单。我见你挺尿性的,玩的不错。不如,我扶持你成为鹿哥堂口的堂主如何?这样的话,你可就是小老大了。按照游戏里的话说,你就是一个小boss。”张青自信面对这样的诱惑,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肯定不会拒绝,而是无比的心动。

  “你……是不是想多了?鹿哥和我的关系不错,我为什么要占了他的堂口?再说了,我还是个学生,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堂主什么的,我压根就没多大兴趣。”然而,我却哂笑一下,然后不屑的说道。

  心动?

  或许以前心动!

  但是现在我十分平静。

  有能者居之,我只是一个学生而已,成了堂主肯定得放弃学业。

  这是不明智的选择,会让很多关心我的人失望,因此,我果断拒绝。

  “呐呐呐,别着急拒绝,好处我还没说呢。你想想看,我扶持你的话,那么肯定是大力扶持。到时候,你们公司的业务水平,肯定会直线上升,回到当初稳定的时候。这赚的钱肯定不少,你几乎只是动动嘴,就起码可以赚个十几万。怎么样?这个诱惑应该挺大的吧!”张青见我拒绝了,顿时面色一变,不过转瞬却又恢复,然后朝着我摆了摆手道。

  “哈哈哈……”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双眼尽是嘲讽的看着张青,真把别人当成傻子了吗?!

  “你笑什么?”张青皱眉道。

  ◎酷匠网)7首Q}发;/

  “动动嘴皮子赚十几万?如果没有好处的话,你会无缘无故的帮我?张青啊张青,我虽然年纪小,但是我特么的不傻。还说扶持我,其实就想暗中操控堂口,等日后架空我吧。”我嘴角一掀,露出洁白的牙齿,然后冷冷道。

  “咳咳……你想多了。我只是说,等你成功成为堂主之后,我能够略微的得到一些好处就好了。比如说,堂口的一些产业分给我之类的啊。”张青见我竟然看穿了他的想法,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却也不想就这么放弃。

  “一些产业?一个堂口能有多少!”我扫了周围一眼,然后走到旁边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然后掀起眼帘,淡淡的瞥了张青一眼。

  跟这种拐弯抹角的人说话真累,不只是身体,还是心累。

  我已经看穿了他的目的,可是他却还得伪装下去。

  何必呢?

  我特么又不是傻子!

  张青愕然的看着我,想不到我竟然从被动转变成了主动。

  “没多少,我要的也不多。其实,最重要的是和你的关系,我希望这些恩恩怨怨一笔勾销。我们都知道,汗蒸馆的时候,大家的回忆都不是那么的美好。我是肉体和心灵,而你们是眼睛吧。”张青面色铁青的说道。

  照片才是重中之重,绝对不能泄露。

  鬼知道他们到底拍了多少张。

  “恩恩怨怨?哈,这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你和我来的什么恩?貌似只有怨吧。哼,老子警告你,最好还是不要打鹿哥堂口的注意,也别有这个念想。否则的话,我就不客气了。”我冷哼一声,然后扭过脸去不再看他一眼。

  “呵呵呵……”张青冷笑连连。

  他周围的小弟立刻就像动手。

  不过被他给拦住了。

  “欧阳林啊欧阳林,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话?或者说,你以什么身份说这种话?”张青很是生气,不过还是忍耐着,然后朝我讽刺道。

  无论是地位还是人脉,他都远胜于我。

  然而,我却敢说出这种话来。

  真的是刺激到他了。

  “什么资格?什么身份?就凭我是欧…阳…林!”我昂着脑袋轻蔑的看着他,然后一字一句的说出我的名字。

  “好好好……好一个欧阳林!走!!!”张青深吸了口气,狰狞着脸然后带着自己的小弟离开。

  这一次的聊天很不愉快的结束了。

  我原本打算回家,可是却接到了张亚的电话,说要见我一面。

  我们约了一个地方之后,我立刻赶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张亚要见我。

  因为堂口出什么事情的话,应该是找堂主,也就是此时的代理堂主吴主。

  来到了约定的地点,我见到了张亚,他表情看起来有些不爽。

  “你怎么了?忽然打电话给我!”我给他扔了一根烟询问道。

  “嗤,有些事情必须要和你说一下。”把香烟点燃,张亚深吸了一口,然后看了看我,接着道;“吴主这小子最近越来越不对劲了,我想,你也应该看出来了吧。”

  我想到了梁笑笑事件,然后眉头一抖,说;“具体点。”

  “是这样的。自从吴主成为代理堂主以来,公司经营每况愈下,而且他还偷转公司的账,自己中饱私囊。所以,我来找你的原因就是想让你帮帮我,最好解决这个麻烦,总不能就这么看着鹿哥的产业毁掉吧。”张亚夹着香烟放下,然后认真的看着我。

  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低着头,心中琢磨道;“想不到这个吴主平时不怎么说话,一成为代理堂主之后,竟然就跟变了人似得。看来,这小子暗地里也肯定做了些手脚,不然,明明张亚更可能成为代理堂主,可是他这个闷不做声的人却被推举了出来。从梁笑笑那里的时候,我就感觉这货不对劲了。竟然明目张胆的这么做事,更是打着南门和鹿哥堂口的旗号。”

  “怎么样?帮不帮我!”张亚见我不说话,连忙询问。

  其实他也有些为难,毕竟,吴主和他一样,两人一直扶持鹿哥。

  可是此时此刻,吴主这家伙却因为到手的一些权力,直接就变了人似得。

  果然,人,会因为环境而改变。

  “先去看看鹿哥吧。”我深吸了口气说道。

  这本来是他们之间的家事,我不能冒然出手,因此去医院看看鹿哥,如果他恢复的不错呢?这样就不需要我动手了!

  张亚没说话,只是点了下头。

  随后,张亚开车带着我,我们两人去了鹿哥所在的医院。

  医院里面,我们见鹿哥还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虽然有呼吸,但是却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尸体。询问了一下医生,医生告诉我,鹿哥已经是植物人了。想要好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当然了,这个世界有奇迹,所以日后或许会苏醒也说不定。

  其实,外在因素是一个,内在因素也是一个。

  如果鹿哥不想苏醒,想要逃避一些东西的话,那他就是自我放弃。

  这样能够苏醒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了。

  “鹿哥……你放心好了。我会守护你的一切,我会等着你醒过来,我会保护包林霞姐。我绝对不允许你的任何东西被别人摧毁,我一定要你醒过来的时候,可以看到一切都还存在。”我捏紧了拳头,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就这么盯着鹿哥看了好久。

  当初的一幕幕不断的在眼前划过。

  我们喝酒吹牛逼的日子真的太少了……

  我现在很珍惜那些日子的记忆!

  一想到他成为植物人之前还在喊我的名字,我心情真的是复杂无比。

  “张亚你放心好了,吴主我会帮你赶出去,既然他敢这么对待鹿哥的东西,那么就别怪我了。”我扭过脸来,看着旁边低着头默不作声的张亚,然后伸手用力的按住了他的肩膀。

  “嗯。”张亚回应了一下。

  不过,这事情需要慢慢来,急不得。

  因此,我们两个离开医院之后,他就送我回家了。

  回到了家里面,我刚关门,就收到了wx发来的消息。我一看,是娜娜姐发给我的,说是让我到她的房间里。我顿时有些激动,连忙就走了过去,可是一扭门把手,我顿时翻了个白眼,卧槽,竟然还是锁着门。

  “姐,何必呢?何必这样呢?我又不是你的玩具,没必要这几次三番的对我吧。”我敲了敲门,见她不回答,便用wx开视频通讯给她,在她接受了之后,我就很是不爽的说道。

  虽然在酒吧里面的时候我的确爽了一下。

  但,也只是一下而已,可是这已经是第二次耍我了。

  前面的几次到酒吧就不算了。

  酒吧之后就耍了我两次。

  “嘻嘻,怎么样?是不是很着急,很不爽啊。不过,姐姐我就喜欢看到你这种想吃,但是却又吃不到的样子。时间还够,咱们姐弟两个慢慢玩。反正你也不着急吧!”欧娜娜向我眨了眨眼睛,然后露出一丝坏笑。

  “曰。”我有一种摔手机的冲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