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不站在前面了,我站在你后面,这样应该就没事了。”我点了下头,的确如果站在前面的话,万一她又因为站不稳摔倒,重复刚才的可能性真的有点大。

  为了不让我们两个人尴尬,我只好滑动了一下,来到了她的身后,然后从后面抱着她,开始教导一些基本的技巧。刚开始,张倩还不是很熟练,可过了没多久,毕竟有功夫在身,所以终于是知道怎么玩了。

  我们就这样贴着开始滑行。

  刚开始的时候其实还可以,只是张倩停顿的次数太多了。

  而每一次的停顿,我都会给她来带冲击。

  一次两次其实都还没什么,可是次数多了之后,我就感觉这教导变了味道。每一次张倩停顿下来,我因为惯性,直接就顶了过去,把她直接撞的又滑了一段距离,然后又因为惯性顶了一次。

  就这样接连好几次之后,我们两个人面红耳赤,呼吸都有些急促。

  张倩都红到耳根子了,静静的站在原地低着头不敢看我。

  而我则喘着粗气,低下头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弟,发现经过几次的野蛮冲撞,他已经成功的觉醒,顶起了一个帐篷。因此,我刚才的每一次冲撞,都仿佛是一杆长枪一样狠狠的刺在张倩的臀部。

  这就尴尬了!

  无论是前面还是后面我貌似都占了她便宜。

  前面是一不小心亲嘴和舌吻,而后面则是干炮一样的了。

  这还怎么快乐的玩下去?

  尤其是我,别提有多尴尬了,毕竟张倩又不是我女票,来了这么多次那什么的动作,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这旱冰场这么多人,要是被大家看到的话,还以为我们两人发明了新姿势呢。

  “看来只能从侧面开始滑了。”我轻声说道。

  “嗯,也只有这样了。”张倩点了点头。

  无论是前面还是后面,都被我们两个人弄得变了味道。

  所以我只好从侧面扶着她的一只手然后开始继续滑旱冰。

  经过了一段的时间,张倩终于习惯了,也越来越会玩了。就算我离开她,她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玩的很嗨。所以,到后来为了避免一些事情的发生,当然了,是那种很尴尬的事情发生,我就选择了让她自己一个人玩。

  一边玩去……

  我玩累了就和李青坐在一边休息。

  “你什么时候又和张倩勾搭在一起了?”李青忍不住问道。

  刚才虽然不是一直观察,但是偶尔看一眼,就看到我和张倩之间的动作。

  因此他甚至怀疑我和张倩开始交往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代表着我彻底放弃许轩了吗。

  “没,我只是和她碰巧遇到了,然后就邀请她一起来而已。她不会滑旱冰,我教她,可能是我也不太会教人,所以姿势方面有些问题。”我连忙摇了摇头,或许许轩单方面的说了分手,但是我还没说,就代表着我们之间并没有真的分手。

  至于和张倩的事情,怎么说呢,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

  总之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李青想的那样。

  如果我真的放弃了许轩的话,昨天晚上的时候早就日了张倩。

  现在也就不会因为那些姿势从而产生尴尬了。

  “好吧。口渴了,我去买酒去了。”李青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出去买酒。

  没一会儿,他就带着啤酒回来了。

  我们两个人就开始在旱冰场里面喝酒。

  周围的人看我们的眼神都有些奇怪。

  这旱冰场喝酒我们估计算是头一个了。

  张倩滑累了,就站在我们旁边休息,而周文彬则依旧在玩耍。

  没过多久,忽然一群滑旱冰的小流氓就把周文彬给围上了。

  而且还出言调戏,说的话都是滚床单啊,或者让哥哥教你怎么玩之类的。

  “是他们?”张倩看了之后,顿时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皱眉道。

  “艹,特么的找死是吧?竟然敢对我家周文彬动手动脚。”李青瞬间就怒了,拿起酒瓶子就起身朝着那群小流氓滑了过去,没一会儿,就来到了他们的旁边。

  周文彬皱着眉头不说话,推了推面前的人准备离开。

  然而周围的人显然不准备放周文彬离开。

  这么萌的妹子岂有放开的道理。

  “妹子这么漂亮,不如和我们一起玩啊。你一个人多无聊,让哥哥们陪你吧。”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左右吊儿郎当,耳朵上都是耳钉的青年朝着周文彬坏笑道。

  “我玩你麻痹。”李青直接抡起酒瓶子就狠狠的砸在他的脑袋上。

  然后就和旁边的人干起来了。

  “你认识他们?”我听到刚才张倩的语气似乎是看到熟人一样。

  “认识,领头的是二中的老大孙凯,而且还有社会背景。李青太冲动了,有些不理智啊。”张倩点了点头,然后很是认真并且严肃的跟我说。

  “社会背景?理智?呵呵呵……”我咧了咧嘴,然后拿起酒瓶子也冲了过去。

  特么的,这个时候还管社会背景?

  还管理智不理智?

  自己朋友都被欺负了!

  #N更-新`最f%快上酷匠网#

  就算是天塌了又能怎样?!

  “艹,你小子找死是吧?也不看看我们这边多少人,竟然就敢乱来。她是你的小女友?不好意思,以后就是我们的了。”孙凯瞥了一眼自己的小弟,看他头破血流的模样,顿时有些生气,立刻朝着李青狠狠道。

  本来这小妹子玩一玩也就放了。

  谁知道半路出来一个傻逼竟然要多管闲事!

  “傻逼,装什么牛逼?有本事就上啊!别没本事只是瞎比比。”虽然孙凯这边人多一些,但是李青却根本不怵,昂着脑袋,很是不屑的扫了周围人一眼,然后把目光落在了孙凯的身上。

  “艹,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跟我老大说话!跪下听到没有?知不知道他是二中的老大?知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是不是活腻了傻逼玩意!”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小弟见李青十分嚣张,顿时很不爽的喝道。

  孙凯也露出冷笑的表情盯着李青看。

  “你特么又算什么傻逼玩意?”我直接滑了过来,然后猛地朝着这青春痘傻逼狠狠的扇在脸上。

  这种丑逼玩意,脸被毁容了就等于整容。

  几乎瞬间,青春痘就翻倒在地,脸上鲜血流出,牙齿都碎了好几颗。

  整个人可以用凄惨来形容,简直已经不是人了。

  他躺在地上发出了痛苦的嚎叫,身体不由自主的蜷缩起来。

  而后,我就来到了李青的身边,将周文彬护在身后。

  孙凯挑了挑眉,见自己的小弟竟然又一个被打的这么惨,心中的怒气也是愈演愈烈,他瞪着眼珠子,朝着我阴阳怪气的说道;“我说这小子怎么底气这么足,原来还有一个帮手啊。只是,你觉得你们这样可以安然的离开吗?”

  把自己的小弟当着自己的面打成这惨样子。

  这不就是在打他这个当老大的脸吗?

  这要是就轻松的放过他们的话,日后怎么带小弟,怎么在二中混!

  自己的面子往哪搁?

  “哈,这是我听到过最好听的笑话了。我们怎么安然离去?我看是你们几个好好的考虑考虑自己怎么渡过难关吧。玛德,竟然敢对我的朋友动手动脚,信不信老子废了你们?”我听了这威胁的话语之后不但没生气,反而眼睛一眯,立刻狠狠道。

  孙凯的小弟们也是吃了一惊。

  想不到我竟然如此的嚣张蛮横。

  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而且,从李青和我的手段可以看的出来,我们两个人出手无情特别的狠。

  开瓢的开瓢,毁脸的毁脸。

  心狠手辣无疑。

  “哎哟卧槽,哟,在这里还真的有这么嚣张的人啊。好好好,你小子牛逼,你们都牛逼是吧。来,咱们就看看,到底是谁可以渡过难关,安然离开。”孙凯气极反笑,想不到自己还有碰到装逼比他还厉害的人。

  “周文彬你去张倩那里好了。”我朝着她说道。

  周文彬立刻点了下头,然后朝着张倩那边滑去。

  随后我和李青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

  这样才够刺激!

  “给我上,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让这两个傻逼知道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他么的,活腻了,竟然敢对我这么说话,这么的嚣张。真以为自己是谁?麻了个巴子!”孙凯见我们竟然无视了他的话,顿时更加生气了,直接吼了一嗓子,然后一挥手。

  旁边的小弟立刻就朝着我和李青冲了过来。

  但,很可惜的是他们忘记了一点。

  那就是我和李青虽然是两个人,可是手里面却拿着武器。

  尤其是被称之为民间三大神器之一的酒瓶子。

  这东西是开瓢砸人必备之物。

  另外两个则是板砖和凳子。

  酒瓶子的优点很多,硬的时候能够如锤子一样砸人,碎了之后就更刀片似得特别锋利。而板砖以及凳子就略微的局限了一点。一个是碎了就不能用了,一个则是断了就成烧火棍了。

  孙凯的小弟一冲上来。

  我和李青直接下死手,朝着脑袋就砸了过去。

  此时此刻,根本就没有丝毫手软的余地,你要是担心别人的话,那就是对自己的伤害。因为别人是绝对不会担心你的,所以,千万不能手软,该狠的时候就得狠,一定要狠到被人都怕你。

  这样的话,你才是成功,你才可以让自己安然离去。

  关键时刻绝对不能退缩不能怂。

  这一架打的十分激烈,我们两个人对上七八个人。

  血都把地面给染红了,好些人都躺在地上哀嚎,一个个都伤的不轻。

  我和李青虽然有武器,但是他们人多,因此也被打的浑身痛。

  “我去你大爷的。”孙凯见我们竟然还没倒下,直接一个横冲,就准备把我给撞飞。

  “你大爷搁这呢。”我冷笑一声,脚下一转,直接一个侧身,让开了他的冲撞,而后一只手直接抓住孙凯的脸,用力的一抓,仿佛鹰爪抓东西一样,指甲都掐入肉里面了,然后猛地用力一按。

  孙凯直接被我蛮力的按倒在地,重重的摔了一下。

  这一下摔得不轻,孙凯感觉头晕眼花,眼冒金星。

  就在我们准备继续下去的时候,忽然有人说报警了。

  我和李青顿时吓了一跳,我们两个下了狠手,如果被警察抓住的话,肯定免不了一些问题。因此对视了一眼,连忙转身就走,酒瓶子也带在身上,准备等到了外面的时候销毁。

  因为上面有我们的指纹和他们的血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