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群人回到了堂口之后。

  大家一个个也是比较的兴奋,因为我们摆了张青一道,而且还替鹿哥报了仇。为了给鹿哥报仇,大家也是特别的煎熬,如今也算是完成了,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来来来,给大家看一眼张青和司机互刚后门的照片。这老小子还真的挺厉害,不过比他司机要差一点,竟然没多久就缴械投降了。”李青拿着手机,挥了挥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然后十分得意的说道。

  众人顿时来了兴趣,连忙仔细一看,发现果然是李青和一个不认识的人。

  应该就是他的司机了。

  两个人竟然衣服都没穿,在那里互动,看起来颇为刺激和恶心……

  “哈哈哈……”有些人忍不住已经笑出了声。

  张亚和吴主对视了一眼,也是哭笑不得,想不到我们的手段这么损。不过至少这么做的话,能够防止张青这老小子反弹,长了一个教训,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招惹的存在。

  “等鹿哥醒了的话,我就把照片拿给他看,相信他一定会高兴。”我见大家如此的开心,忍不住松了口气,心中祈祷着鹿哥快点醒过来,千万不要一直睡觉,没了他的话,我们的生活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作为他的兄弟我更不希望他一直沉睡下去。

  这其实比自杀还要让人痛苦百倍……

  听我这么一说,大家也变得沉默了起来。

  虽然替鹿哥报了仇,但是鹿哥却看不到,不得不说,很可惜!

  “不过,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咱们的内部,其实有张青的奸细存在。否则的话,这一次为什么我们进入了汗蒸馆之后,这老小子就带着自己一群小弟过来了?就是因为有人通风报信,所以我们差一点就被瓮中捉鳖了!”随后,我话锋一转,眼神略显冰冷的扫了众人一眼,而后冷冷道。

  奸细?

  所有人大吃一惊!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等人的确危险无比。

  而且,他们接到的通知就是在汗蒸馆里面等待着张青的到来。然后,在他享受的时候,一群人把这货给揍一顿,狠狠的教训教训。但是他们进去之后,并没有等到张青,而是等到了他不少的小弟。

  而且也想不到我们三个人竟然面对了张青。

  自始至终,他们一直都没看到,如今也只是看到了图片罢了。

  “这个奸细是谁?一定要弄死他!”

  “对,或许就是因为他,所以鹿哥才……”

  “弄死他!”

  当即就有人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混道上的人,最厌恶的就是奸细,吃里扒外的家伙。

  因为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会因为这奸细从而失去。

  得不偿失来形容最为恰当。

  一想到自己人当中有奸细的存在,大家也是很不舒服。

  相互的看来看去,表示对彼此的怀疑。

  而就在他们相互怀疑的时候,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缩着脖子,观察了旁边人一眼,然后一点点的后退,企图通过旁边人的遮挡,让自己顺着缝隙来到了门口要逃走。

  可是却被我立刻发现了。

  李青也发现了,然后立刻就抓住了他。

  我们也想不到这小子竟然坐不住自己跑了出来。

  如果一直保持沉默的话,其实我们还得多费一些手段才行。

  只能说是做贼心虚的人太敏感了。

  这人被李青抓住之后,忍不住挣扎了一下,见无法挣脱,就不再挣扎,而是十分小心谨慎的看着我们,只不过双腿已经在打抖,显然内心深处已经十分的害怕和恐惧了。

  “这不是刘嫩吗!”张亚惊讶道。

  “呵,坐不住要走?看来你做贼心虚啊!来,说一下吧?你就是内奸,然后把我们重要的消息交给了张青,甚至是鹿哥的也是。”我走到了他的面前,打量了一下,随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其实说实话,此时此刻我能够忍住不打人,已经是算他运气好了。

  如果他要是有半点隐瞒的话,我绝对不会忍下去,一定会让他知道我的怒火究竟有多么的可怕。这种人,无论在什么时期,永远都不会有一个好结果,因为他自私自利,完全为了自己而活。

  虽然自私没错,但是为了自己伤害别人,那就绝对不能容忍。

  “没…没错。我被张青买通了,每个月都会固定给我一些钱。让我不断的把有用的消息交给他。你们这一次的行动,消息我也已经告诉他了,不过谁知道是一个假消息……”刘嫩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急促的喘息着,眼睛止不住的眨动,一滴滴的冷汗也从额头泌出。

  他知道自己不说实话的话肯定完蛋。

  当然了,就算是说了实话,其实也一样会完蛋。

  他只希望自己说完之后能够略微轻松一点,就可以了。

  “想不到竟然是你小子,我说怎么最近一直请我吃饭,不停的和我交流。原来就是你想得到消息,还好我说的都是半真半假,故意散播出去的消息。”张亚走到了刘嫩的面前,用力的指了指这小子,心中也是无比的气愤。

  当初他以为这小子请他吃饭是为了巴结。

  此时看来,何止是巴结,还夹杂着利用在里面。

  想到这他就愤怒无比。

  “按照堂口的规矩应该怎么做?”我昂着脑袋冷漠的看着刘嫩。

  张亚立刻说道;“对于这种人,第一次的话就得要断掉一只手。当然了,他可以自己选择是哪一只手。特么的,我现在就已经忍不住要砍人了。”他深吸了口气,右手微微的颤抖,看起来是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愤怒。

  “好,那就砍手好了。”我当即点了下头。

  “别,别,千万别这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认错,我知错。别砍手,没了手的话,我怎么吃饭啊?我上有老下有小,绝对不能失去手啊。求你们了,饶了我吧,不要这样对我!”刘嫩顿时吓坏了,断掉了一只手自己以后还怎么生活?

  他不就成为残疾人了吗!

  果然报应不浅啊!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哼,怕?你特么还有资格怕?鹿哥在医院里面还……我特么的现在就砍了你!”张亚见刘嫩如此模样,顿时更加的气急,转身就要去找砍刀。

  I酷匠02网正$版*首?u发◎)

  “不要啊。千万不要这样。只要不砍我的手,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啊。我发誓,这一次我是认真地,就对不会骗你们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吧。”刘嫩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忍不住朝着我嚎叫起来。

  他真的怕张亚砍了他的手。

  “艹你大爷的!”张亚手起刀落。

  “等等。”然而,我忽然一伸手,拦在了张亚的面前。

  “怎么?”张亚愕然的看着我,完全不明白这是闹哪样。

  我没搭理张亚,而是走到刘嫩的面前,捏了捏他苍白的脸颊,冷笑道;“怕死是吧?怕断手是吧?上有老下有小是吧?很好,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不过,就要看你自己怎么把握了!”

  刘嫩抬起死鱼般无神的双眼看了我一眼,感觉犹如做梦一般。

  还有机会?

  还有一个机会?

  一定要把握住!

  “我愿意!我真的愿意!只要不让我死,不让我断手,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啊。”刘嫩立刻忙不迭的点头道。

  我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点了下头。我觉得这小子还有可利用的价值,利用他来帮助我搞张青。今天只是一个教训,但是我不想止步于此,而是想要吞并他的堂口。彻底的击败他,给鹿哥一个完美的结局。

  “小林这……不符合规矩吧!”张亚忍不住皱眉道。

  “应该照章办事,先砍了一只手再说!”有人立刻说道。

  “就是就是!”其他人也十分不满的说。

  我扫了他们一眼,淡淡道;“大家都是人,我知道你们愤怒的理由有很多。可是他还是有些用处,如果就这么伤害了,多多少少会让我觉得有些遗憾。所以,暂时放过他好了。”

  “这……”张亚等人愕然无语。

  我力排众议,保住了刘嫩这小子。

  不过大家对于我的这个决定很是不满。

  显然觉得有一次背叛就会有第二次因此还不如砍了手再说。

  刘嫩见我保住了他,无比的感激,就差跪在地上磕头了。

  感恩戴德,说要誓死效忠与我。

  “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能一日无主。既然大家今天都在这里,那么我觉得应该选出一个代替鹿哥的人暂时掌管咱们的堂口。否则,一直这么混乱下去的话,迟早会出问题。”这时,有人建议选出一个堂主出来,暂时管理堂口。

  大家也是眼前一亮,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而且也是迟早的事情。

  既然聚在了一起的话,就干脆选出来得了。

  “我觉得小林就挺合适的!你们看今天做的事情,以及这一次算计张青,方方面面做的都很好。而且,和鹿哥的关系也不浅。”一人见大家都在议论,但是还没开口,就忽然把我推了出来。

  然而,下一秒,大多数人都直接反对了。

  觉得我是一个小屁孩,还没资格管理偌大的堂口。

  这一次虽然因为我的原因教训了张青,但是对于奸细这个事情方面,他们十分的不满,总觉得我有点太博爱了,同情弱小。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是一个学生!

  让一个学生来管理堂口,管理他们,这不是开玩笑嘛!

  既然大多数人反对,我也没有争取。

  大家选来选去,最终决定让吴主来成为代理堂主。

  虽然这家伙有些沉默,但是做人做事都很好,是一个适合的人选。

  至于张亚,本身手里面的事就很多,因此不能再做更多的事情了。

  而这个代理堂口是为了维持公司的日常发展,因此吴主最为合适。

  见大家都做出了选择,我也就没多待下去,转身就离开了。

  走出去没多久,忽然就看到林茹茹正在一棵树下面等着我。

  我走了过去问有事没。

  “我是来道歉的。”林茹茹看着我认真道。

  “哦?道歉?好吧我接受!”我打量她一眼,见她穿的很得体,没有故意的露出什么勾引我,觉得她应该是认真地,所以就不计前嫌的接受了她的道歉。

  我这个人也喜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