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无话可说?既然无话可说的话,那么就都给我闭嘴。如果你们没办法的话,那么就听我的。”我见他们不说话了,心中就知道这些人也是脑袋一热,底气也不足。

  “艹,你特么有什么本事让我们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啊!别以为你是鹿哥带过来的人,就自以为高人一等,比我们都要厉害。什么玩意啊!”然而,或许是我的话有点难听,一个比较敏感的青年当即走了出来,朝着我瞪着眼珠子不爽的说道。

  “嗤。”

  我冷笑一下,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当即让他止不住的后退,随后一脚紧随其后,用力的踹了过去,直接把他给踹飞了出去,在地上甚至滚了好几米远。

  嘶。

  周围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一个高中生竟然如此的厉害,实在是少见啊!

  怪不得可以得到鹿哥的欣赏。

  怪不得张亚会听他的。

  我扫了周围人一眼,眼光所过之处,没有人敢和我对视,随后,我把目光落在了那人的身上,冷冷道;“现在我有资格了吧?”其实我看似是在问他,实际上是在问周围的人。

  露了一小手,让大家都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本事。

  不然的话也没几个人服气。

  杀鸡儆猴罢了。

  至少也让这些人表面上服气。

  更}/新@2最KN快◇上rp酷"T匠,◇网"U

  几秒钟过去了,没有人接口,也没人说话,甚至大气都不敢喘。

  “张亚,去把那个堂主的资料给我拿过来,必须要具体的那种。我要了解他的一切习惯,知己知彼才可以百战百胜。”我满意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然后朝着张亚吩咐道。

  张亚连忙转身离开。

  没一会儿,他就拿着那个堂主的资料过来了。

  “原来叫张青,和张无良应该是亲戚关系吧?不过日常都十分的乱,咦,每周五都会去汗蒸馆?!”我发现这个张青每周五晚上的时候都会去汗蒸馆,一看到这个,我觉得机会来了。

  而后,我把手中的资料拿给周围人看。

  “既然他每个礼拜都会去的话,那么我们就在汗蒸馆等他,然后替鹿哥报仇。你们不是忍不住吗?你们不是想报仇吗?那就都给我忍着等到周五的时候再行动。”我朝着周围人大声的说着,而后又向张亚点了点头。

  “好,周五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汗蒸馆,一定要替鹿哥报仇。”张亚忙不迭的点头道。

  其他人也纷纷同意。

  见到他们终于不闹腾了,我这才松了口气。

  虽然我是八中的扛把子,但是,毕竟是第一次面对这些人,说实话,刚才其实稍微的有点虚。不过想不到真的起了作用,这些人竟然愿意服我,而且也因为我的到来不再产生分歧。

  这很好。

  鹿哥不在的时候由我来主持局面。

  他们愿意配合我也就放心多了。

  “你是认真的吗?这可是南门内部的事情,我们还只是学生而已。你这么做的话,后果承受的了吗?”李青见我竟然要带着堂口里的人对付另外一个堂主,顿时吃了一惊,连忙劝道。

  “是啊!这可是道上的事情!你能够处理的来?”李东胡也立刻附和道。

  显然他们两个人对于我这么做十分的担心。

  甚至不希望我插手。

  毕竟,这可不是八中,里面打打架就可以了。

  这可是道上的博弈,稍微有一丁点的差错,就会出很大的问题。

  “你们知道吗?鹿哥在还有意识的时候一直喊着我的名字,如果我放任不管的话,那么鹿哥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就这么拱手让人了吗?鹿哥会甘心吗?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他们打了鹿哥,那么接下来肯定是对付堂口。这分歧就是起始,所以我必须要管。”我眼神复杂的看着李青和李东胡两人,一想到鹿哥当时的凄惨模样,我心中就燃烧着一股火,想要膨胀爆发,可是却必须要抑制住。

  这种感觉很难受。

  特别特别的难受。

  心里憋屈!

  所以我才对着娜娜姐发泄……

  李青和李东胡顿时愣住了。

  完全想不到是这么一回事。

  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下头,决定帮助我。

  我见他们愿意帮我,微微一笑,其实他们不必这样。毕竟,他们说的很对,我们还只是学生罢了。如果没有鹿哥这层关系在的话,或许无论这个堂口发生什么,南门发生什么,其实和我都没多大的关系。

  我现在只希望自己的努力到最后不会白费。

  “小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来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呢。我算是知道了鹿哥为什么会欣赏你,其实你和他有很多地方很像。不过话说回来,周五帮鹿哥报仇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张亚向我表示感谢,不过话锋一转,却问我准备好没有。

  毕竟,这可不是小孩子打架。

  黑社会要做什么?

  报仇,怎么报仇?

  他一个高中生真的准备好了吗?

  我有些讶然,看了张亚一眼,缓缓道;“这已经不是准备不准备的事情了,而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我今天没来的话,情况肯定会很严重。而我只是把这情况推迟了而已,你一定要认真的部署安排一下。我希望鹿哥回来的时候,这堂口现在有多少人,以后也会是这些人。”

  我不希望会出现牺牲之类的事情发生。

  早在来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知道和准备没关系,而是做不做的事情。

  鹿哥的仇必须报!

  “你放心好了,我们会安排的。其实在刚才的时候,你的眼神挺可怕的。”吴主点了点头,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

  眼神?

  “呵呵……或许吧!”我咧了咧嘴。

  然后,我们三个人离开了堂口。

  走在路上的时候,刘强忽然打电话过来了。原来,李青这个大嘴巴竟然告诉了他我的事情。还说,一定要帮忙,就算是店关门,这件事情也必须管。不然的话,这还算什么兄弟!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我听了之后很是感动。

  果然不愧是好兄弟。

  不过我觉得他好不容易安稳下来一段时间,如果为了我这么做的话,多多少少有些不值得。所以,我决定和李青李东胡一起去一趟饭店,好好的和刘强谈一谈,让他不要因为这事而分心。

  饭店目前很好,一直都在盈利当中。

  几乎可以说步入了正轨。

  去之前我特地踹了李青一脚,以此来表示我的不满。还警告他,别再告诉其他的人了。毕竟,没必要把其他的人也牵扯进来。当然了,还有李东胡,不过我并没有踹他。

  两人当即表示绝对服从指挥,不会大嘴巴再告诉任何人了。

  就算是面对各种诱惑也绝对闭口不谈。

  嘴巴就跟拉链拉上了一样。

  牢牢的,靠谱!

  很快,我们来到了刘强的饭店附近。

  然而,就在旁边的角落里,看到了正在和一个男人聊天的林茹茹。两个人看上去鬼鬼祟祟,似乎不愿意被人看到一样,说话的声音也很小。我感觉不对劲,立刻就走了过去。

  男人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立刻瞄了一眼,然后就要走。

  林茹茹的表情也是有些惊愕和尴尬。

  我朝着李青和李东胡两人使了个眼色,他们两个人立刻把那个男人抓了回来。

  “说,为什么看到我们就跑?我们又不是你爹!”李青立刻恶狠狠的问道。

  “这…呃…这个……”男人看了看我们几个,支支吾吾的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瞪了林茹茹一眼,然后走到了男人的身边,随后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把蝴蝶刀,在他的面前晃动了几下,更是用刀锋贴着他的脸颊一点点的划过,冷冷道;“喜欢刮胡子吗?不过我这个稍微有点锋利,可能会流血,所以你最好忍着点。”

  不打他,不骂他,就这么一点点的来回摩擦划过。

  男人吓得脸都僵硬了,双腿忍不住打抖,汗珠子一滴滴的往下落。傻傻的看着我手中的蝴蝶刀,没一会儿,就彻底的攻破了防线。

  “别,别这样,你要我说什么都可以!”他哆嗦着嘴唇道。

  “是谁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我立刻问道。

  “我老大派我来的,目的是为了和她接头。”男人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老大?你老大是谁?为什么要和林茹茹接头!”我闻言顿时眉毛一挑,然后追问道。

  “我…我们老大是…是张青!”男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什么?!

  张青!!!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愕然无比,随后更多的是愤怒。

  手不由自主的就攥紧了。

  “接着说啊!”李青喝道。

  男人连忙接着道;“我们老大怀疑你加入了北门,因为你总是和邹文松接触。尤其是北门也曾经邀请过你!可是,你和鹿哥之间的关系又有些微妙,因此老大就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碍于你是学生,所以我们才温柔了点。”

  原来是这样啊!

  这就解释的通了!

  “如果你把现在这事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话,我就放你走。”随后,我盯着男人的双眼然后认真说道。

  “真的?”男人大吃一惊,感觉很不可思议。

  简直就是在做梦似得。

  “当然。”我点了下头。

  男人面露狐疑之色,有些怀疑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滚吧。”李青直接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用力的一蹬。

  男人猛地蹿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这才停下来。

  随后,我们就不再关注他,而是拎着林茹茹进入了刘强的饭店的包房内。

  “说吧,具体是怎么回事?”我把蝴蝶刀扔在桌子上,然后冷着脸问道。

  我就知道肯定没这么简单。

  上次的谈话就已经看出一些端倪来了。

  这一次直接就抓到了。

  林茹茹吓了一跳,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她想不到我生气的时候竟然如此可怕。

  “事情…是…是这样的。那个老大找我和我姐姐来勾搭你和刘强,如果可以因为我们的关系让你们两个跟他混的话,我们还会得到一大笔钱。所以,既可以得到‘安慰’,又能够得到钱,我们姐妹就决定这么做了。”林茹茹深吸了口气,表情有些无奈,想不到竟然被抓住了,真的是有些不甘心呢。

  “因为钱?”我皱起眉头。

  我一直以为和自己的魅力有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