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贴得这么近。

  一想到这个,他顿时不寒而栗。

  “帅哥来呀!”李青立刻冲了上去。

  “哎呀我操,妈呀,快跑!”青年一看李青冲上来了,不但没有迎上去,反而是转身就跑。

  他真的是恶心坏了。

  不想被这个死同志给占便宜。

  否则的话,传出去岂不是丢人!

  “艹你大爷的死逼,快给老子滚开,我可不想被你这种恶心的家伙跟着。”青年见李青一直吊在身后,就是甩不掉,终于是忍不住了,猛地一个转身,然后咆哮道。

  咚!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

  李青贴近之后,并没有去非礼这个青年,而是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腹部。

  青年顿时瞪大了双眼,然后捂着肚子一点点的趴在地上,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弓着的虾米一样。

  “哼,傻逼,怎么不继续跑了?”李青得意的笑道。

  如果不耍点手段的话,怎么可能获胜,怎么可能给我长脸。

  当然了,是不是长脸那就不一定了……

  “艹你大爷的!”青年昂着脑袋嘶吼道。

  “哟,好,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老牛推车。”李青见青年竟然还不服,顿时就走了过去,然后开始脱裤子。

  皮带一抽,直接扔在了地上。

  然后就要开始拉拉链。

  青年顿时吓蠢了,连忙说道;“哥,别这样,姐,我求求你了。不要这么对我,我不喜欢被人搞。我认输,我认输行了吧?别这样,你去找别人吧。呜呜呜……”说到最后竟然吓哭了。

  见这青年哭了,李青这才收手,不打算玩下去了。

  反正已经胜利了。

  “好了。小林还有一件事,上一次虎哥不是找你邀请你加入北门吗?这一次我也来邀请你,要知道,北门现在可是很强大。如果你来的话,咱们相互的配合,肯定可以得到很大的好处。”邹文松皱着眉头摆了摆手,然后认真的朝着我说道。

  邀请?

  又是邀请?

  “我上次不是说过了吗?我现在还是一个学生!”我摇了摇头。

  经过了鹿哥的事情,我对于北门已经看得更清楚了。

  因为面对他的邀请,心中很是果断的拒绝,不过说出来还是委婉了一些。

  “我的眼里只有朋友和敌人,这是我亲自来邀请你加入北门,你可要认真的考虑考虑。”邹文松见我拒绝了,并没有立刻生气,还是有些不甘心的确认一下,因此语气略带着一丝的威胁。

  显然心情也不是特别的好。

  我能够和他打成平手,足以证明有资格加入北门。

  而且虎哥也邀请了一次,也可以看的出来对我的重视。

  “松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还是选择拒绝。我情愿当你的敌人,也不想被这么威胁。而且,我也说过了,我是学生,我想好好学习,考上清华北大。”我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的语气里面包含的东西,因此顿时面色一冷。

  好好说话多好。

  偏偏要夹杂一点东西在里面。

  当然了,我知道这一次和邹文松之间的关系,算是彻底的变味了。

  “好,我知道了。”邹文松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学校。

  我目送他和他的小弟们离去,不知道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是敌是友。

  “刚才玩男人玩的很爽吧!”随后我瞥了李青一眼玩笑道。

  “那小子有点本事,如果不换一种打法的话,估计只能是谁最后体力不足谁算输了。邹文松来邀请你加入北门,算是拉下脸来了。你这样拒绝的话,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李青挠了挠头,不想提这个事。

  只是装一下而已,谁知道那小子如此的反感,竟然吓得哭了。

  他女人都还没玩够,怎么可能去做搅屎棍。

  “无所谓了。”我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在意。

  放学了之后,我和黎元龙一起去了林霞姐的家里看鹿哥。

  鹿哥恢复的不错,精神也挺好,和刚出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一看我们两个来了也是很高兴。

  “今天邹文松来学校找我,邀请我加入北门。加上虎哥的那一次,已经是两次了。事不过三,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面对鹿哥,我并没有隐瞒自己被邀请加入北门的事。

  黎元龙听了之后也是有些惊讶。

  我竟然被北门又一次的邀请。

  而且还是四大金刚之一的邹文松来!

  “哼,以为弄了我一次,就真的可以牛逼起来了吗?我一定要报复他们,这仇绝对不能忍着。”鹿哥听了我说的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深吸了口气,说出了自己内心当中的渴望。

  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完了。

  一定要找回面子来。

  自己这几天可是狼狈无比。

  太丢脸了!

  “我们帮你吧。”黎元龙立刻说道。

  我沉默着,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眼神复杂的看着窗外。

  “算了。你们两个还是学生,一切以学业为主。你们参加了其实反而是我害了你们。”鹿哥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小孩子还是不能参加,否则出事情的话,那可就不好了。

  太年轻了。

  大人还无所谓。

  “我做的饭菜差不多了,一起留下来吃饭吧。”这时,林霞姐忽然端菜出来了。

  我们两个人也没拒绝,一起和鹿哥他们坐在一起开始吃饭。

  “小林,你和欧娜娜之间真正的关系是?”吃饭的时候,黎元龙瞥了我一眼,然后轻声询问。

  他一直感觉这两人的关系有些奇怪,仿佛不像是亲姐弟似得。

  见他这么问,我喝了一口水,然后回答道:“我们不是亲姐弟,实际上我是一个孤儿,被她的父母领养,所以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我们看似是姐弟,实际上是非亲姐弟。”

  “果然啊……”黎元龙听完一阵失落。

  “怎么了?”我有些疑惑的看着这货。

  表情竟然这么的奇怪。

  “她说喜欢的人是你!”黎元龙认真的看着我说道。

  自己一直都在追求当中,表白了好几次,可惜的是都被拒绝了。

  这些年追求欧娜娜的人多了去了,可是却唯独对我另眼相看。

  我嘴角抖了抖,心里面十分的平静,仿佛就应该是这样似得。

  喝酒的时候,我们两个一直给鹿哥灌酒,直接把他喝醉了。

  醉酒之后的鹿哥,在我们劝说之下,就忍不住带着我们两个来到了南门的一个堂口,也就是他管辖的所在。

  当然了,堂口只是道上这么说,实际上是一个公司。

  而且也不是什么不正经的公司,一直做得都是正常的事情。和北门之间的恩怨,实际上也只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而已。毕竟,做生意,谁都希望自己赚得多,因此就会发生很多很多常见的事情。

  或许我和黎元龙会因为这个吓一跳。

  实际上鹿哥早就习以为常。

  已经习惯了。

  “来,我介绍一下,张亚吴主,这两个是我的左膀右臂。一直以来,都在帮我做事。”鹿哥深吸了口气,然后朝着我和黎元龙介绍了一下走过来的两个青年。

  我和黎元龙点了下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鹿哥你怎么来了?”张亚吃了一惊。

  $更新u3最@快D上酷v匠网

  要知道北门的人可是一直在找。

  万一要是被发现的话,虽然不会在南门撒野,但是说不定半路出事呢。

  而且带着两个高中生来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他敢来的话,我正好报仇呢。”鹿哥喘了口气,然后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随后接着说道;“这两个小兄弟是我的朋友,以后你们看到的话就帮一帮。带他们来,是参观一下堂口。”

  “哦,你们好啊。”张亚点了点头。

  吴主则有些沉默,十分担心的看了一眼鹿哥,然后又打量了我们几下。

  “最近公司怎么样?”鹿哥找了个椅子坐下,然后朝着张亚询问。

  “一般般,而且,因为你被偷袭的事,其实最近处于低迷期。不过只要你站起来了,那么肯定可以回升不少。话说鹿哥,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张亚连忙回答,不过一看鹿哥醉醺醺的样子,心中颇为无奈。

  “没问题,有什么问题?”鹿哥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张亚。

  这里可是自己的地盘,那些北门的人难不成还敢进来撒野?

  其实他心里憋屈的很,有火也只能对着林霞发泄。

  这堂口虽说只是一个公司,但我是第一次来,因此多多少少有些兴奋和激动,此时此刻,不断的打量和观察,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总觉得某些东西或许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好一会儿,我才和黎元龙离开了堂口,然后各自回家。

  分开之前,黎元龙看了看我,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些什么。

  其实不说我也知道,还是娜娜姐的事情,只是我有什么办法呢。

  感情这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抢劫啊!有人抢劫啊!”然而,就在我即将回到自己家的时候,面前却忽然看到一个女人追着一辆自行车快速的奔跑,高跟鞋都踢飞了,赤着脚咬牙紧随其后,然后不停的朝着周围大声喊叫。

  不过,周围的人基本上都是冷漠对待。

  因为骑自行车的是两个人,年轻小伙,都拿着一把弹簧刀。

  只要是识趣的人,肯定不会冒然出手。

  因为体力的原因,女人速度越来越慢,距离自行车也越来越远。

  她顿时绝望起来了。

  自己的包里面可是有一个月的工资。

  如果就这么被抢了的话,那自己这个月怎么过下去?

  既难受又痛苦又绝望又失望。

  周围的人怎么没一个好心人!

  只要稍微拦截一下的话,或许自己的钱包就回来了。

  可惜并没有!

  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哈哈哈,看她这么着急,里面肯定有不少的钱。”骑自行车的青年朝着身后的同伙笑道。

  “发财了。”同伙露出得意的表情。

  然而,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伸出了一条腿,在自行车经过的时候,稍微的用力一踹,顿时,自行车就侧翻在地,两个青年也因此而脑袋重重的磕在了水泥路上,其中一个立刻就流血了。

  “特么的是谁不长眼?”坐在后面的青年怒吼一声。

  他一手拿着包,一手捂着脑袋,鲜血不断的从指缝当中溢出。

  而且更重要的是,自行车压住了他的腿,所以无法快速的挣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