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麻烦必须解决掉,否则的话这个富二代就像是跗骨之蛆一般,很难甩掉,而且还会增加更多的麻烦事。

  “你不说的话我可就认为你是故意让富二代生气,然后让他知道你是多么的珍贵。而刘强只是被你利用的备胎罢了。”我眯着眼睛,阴冷的盯着林蓉蓉,如果不是看她是女的,我早就发飙了。

  刘强也是抬起头来注视着林蓉蓉。

  答案,他需要一个答案。

  “他…他叫…叫张言。住在华灯区二十六号十三楼。”林蓉蓉很是犹豫和纠结,看了看旁边的人一眼,然后咬了下嘴唇,说出了富二代的名字和地址。

  “我们走,希望你没说谎。”我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李青和刘强也跟了上去。

  “唉,刘强!”这时,林蓉蓉喊了一声。

  “怎么?”刘强眼神复杂的看着林蓉蓉。

  往日床上的种种历历在目。

  难道说这些都是假的?

  他真的很喜欢林蓉蓉!

  “注意安全。”林蓉蓉连忙道。

  “我知道了。”刘强点了下头,然后跟着我们离开了林家。

  随后我们坐车来到了华灯区。

  在楼下我看到了被我砸了的宝马车。

  确定这个张言就在公寓里之后,我们三个人立刻就上了楼。

  叩叩叩——我敲了敲门。

  “谁啊?”屋内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我们是物业的维修工,来检查一下煤气管道,请配合一下打开门,谢谢!”我立刻大声说道。

  张言也没怀疑什么,直接就打开了门。

  “卧槽。”然而一开门看到是我们,顿时吃了一惊,瞬间懵逼了。

  “你们特么的是不是有病?竟然还追到了我家里!”张言一看到我们三个人,真的是吓了一跳,竟然能够追到他的家里来,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惊喜,不,应该是惊吓。

  当然了,他回过神来之后,也并不是特别的担心。

  毕竟这是自己的家,而这三个人就是几个穷逼罢了。

  “你打了我们的兄弟,就想这么离开?想得到挺美,可是别做白日梦了。”李青一看到这个张言就不爽,踏前一步,直接一脚将门踹开,然后便率先走了进去。

  我和刘强对视了一眼,也立刻跟着走了进去,然后顺势把门关上。

  这一次来到了这里,如果不能解决问题的话,岂不是白来一趟。

  “哼,几个穷鬼还敢上门打扰老子。你们几个想怎样?准备揍我一顿?不是我说,你朋友先勾搭我女朋友在先,我只不过是砸砸店而已,人也没打成残废,已经是宽容很多了好吧。”张言后退了几步,面色阴沉的深吸了口气,然后走到沙发的旁边,十分谨慎的看着我们三个人。

  “勾搭?你自己在外面勾搭了那么多的女人,林蓉蓉知道了之后就离开了你。怎么就变成了勾搭?你这人真有意思。我也不废话,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大家都商量不到一块去的话,那么只好换一种更快速的解决方法了。”我挑了挑眉,这小子什么意思,从他嘴里一说出来就立刻变了味,他自己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必须要解决。”刘强连忙附和。

  他已经受够了。

  每天都要担心会不会被打,店会不会被砸,实在是不爽。

  “呵,不是勾搭?我什么时候和林蓉蓉分手了?哦,她只是生小孩子气罢了。等过几天气消了,当然就会回到我的身边。”张言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刘强,然后冷笑着说道。

  张言的眼神玩味,估计是在想:这些人真逗,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他这么说话。

  “好,就算你们没分手。那么你砸店和打人又怎么回事?一天一次的节奏是吧?不如我们也学你好了,每天看到你的话就砸一次,看看你爽不爽。”李青气极反笑,眼角都忍不住抖了抖,显然在极力的忍耐怒气。

  “这小子上了我女朋友,难道我不应该找人揍他?你们女朋友被日了,难道你们不生气?”张言听了之后顿时哭笑不得,这完全是情理之中好不好,真心别这么逗下去了。

  “我问你,送上门来的女人你艹不艹?既然林蓉蓉和刘强都承认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为什么不可以上床?为什么不可以活塞?单方面分手难道就不是分手了吗!”我眯着眼睛,踏前一步,冷冷的看着张言。

  这小子够嚣张的。

  “实话告诉你们,凡是我玩过的女人,谁特么都不许碰。否则的话,就等于是找死。揍一顿已经是轻松的了,砸店也是小意思。别逼我,要是把我逼急了,老子看你们牛不牛逼。”张言昂着脑袋狠狠道。

  “我去你大爷的。”我忍不了了,直接一脚踹了过去,瞬间踢在他腹部。

  如此的快速,张言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腹部的剧痛让他身躯一颤,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趴在地上不断的大口喘气。疼得他额头都开始泌出冷汗来了,面色也苍白了不少。

  “好,既然你不愿意和平解决的话,那么就直接一点。其实,我们也更喜欢这样来解决问题。”李青见我出手了,也不再等待和忍耐,就像是踢足球一样,猛地一脚踢在了张言的胸口。

  咚。

  张言胸腔内发出一声共鸣。

  随后直接瘫倒在地。

  我们三个人不忍了,狠狠的揍了这小子一顿。

  尤其是刘强,用力最大,打得最猛,处于一种发泄状态。

  张言没一会儿就鼻青脸肿,完全和刚才判若两人了,从容和嚣张的气质,也在这一次彻底的破碎。取而代之的,则像是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眼神当中更是吐露出了惊惧。

  他完全不知道一言不合就动手是我们的风格。

  既然谈不下去的话,那么就没必要继续谈下去。

  打的我们都累了,这才停下手。

  “告诉你姓张的,你要是再敢对刘强动手,再去找人砸店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你住在什么地方,我们可是知道的。”我喘了口气,然后一只手抓住张言的衣领,直接就一把拉了起来,而后狠狠的说。

  张言张了张嘴,可是说不出话来,似乎是被我们打懵逼了。

  我们三个对视了一眼,不再停留,直接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

  就看张言自己如何去选择。

  谅他也不敢嘚瑟。

  随后我们回到了店里。

  最新c章}节上酷/、匠(网b

  “如果那小子还来找茬的话怎么办?我这个饭店还开不开了!”刘强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看了我和李青一眼,随后皱着眉头说道。

  “这小子因为家里有点钱就很嚣张,刚才你们也看过了吧。不过这一次狠狠的揍了一顿,应该会收敛吧。当然了,如果他还准备做出什么来的话,那就来一个狠的。”李青挑了挑眉,然后露出一丝坏笑。

  我也跟着笑了,因为这小子想的是什么,其实我已经猜到了。

  如果张言还敢过来找麻烦的话,那么我们就让他以后都玩不了女人。

  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就回家了。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邹文松忽然来找我了。

  我带着李青来到了学校门口。

  “哟,松哥,找我有什么事吗?”我一看到邹文松,就忍不住想到了鹿哥那凄惨的模样,心中稍微的有些不舒服,不过我并没有表露出来,毕竟,我和他之间的关系还是挺微妙的。

  “小林我也就不废话了,你知道鹿哥在哪里吗?我找他有些事情,可是最近一直找不到人。听说他似乎和你认识,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他,或者说知道人在什么地方吗!”邹文松打量了我和李青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询问。

  “鹿哥?还真的没有看到过!你找他有什么事吗?”我立刻摇了摇头。

  果然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鹿哥。

  什么仇什么怨?

  难不成准备赶尽杀绝!

  “哦?真的吗!那好吧。”邹文松盯着我看了几秒钟然后点了下头。

  他也看不出来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松哥既然来了,不如咱们一起去吃点什么?反正我也出来了!”我见问的差不多了,就想找个借口离开。

  “小逼,松哥会和你吃饭?你小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脸,真把自己当什么玩意了?松哥能和你说话已经是看得起你了。”邹文松身后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小弟一看我如此熟络的和邹文松说话,顿时不爽的说道。

  “我和松哥说话管你什么屁事?”我冷冷道。

  “哟,这么嚣张,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找打是不是!”青年一看我如此态度对他,顿时就怒了,而后踏前一步似乎就要出手。

  我看了邹文松一眼,他竟然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似乎不想管。

  “艹你大爷的给你脸了?”然而我还没说话,李青却率先忍不住,直接就冲了过去,然后和这青年缠斗在了一起。

  两个人打来打去。

  我终于明白这个小弟为什么如此嚣张了。

  他竟然和李青打成了平手,难分上下,就跟我和邹文松一样。

  “艹,这小子竟然这么的厉害,必须要拿下,不然的话,岂不是给欧阳林这货丢脸了。”李青后退了一步,忍不住喘了口气,想不到这个对手竟然有点难缠,怪不得能够跟在邹文松的身边。

  的确不是一般的小弟,有点意思。

  “怎么?怂了!”青年一看李青退了,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

  当然了,其实他心里也是有些吃惊。

  毕竟,一个高中生而已,打架竟然如此的厉害,和他暂时不分胜负。

  “怂?”

  李青挑了挑眉,然后眼珠子一转,咧嘴笑道;“想不到还可以碰到和我打成平手的家伙。好好好,特别的好。老子今天必须要把你征服了,否则的话,还真的是不爽呢。”说着,竟然捏起了兰花指,妩媚的朝着青年眨了下眼睛。

  卧槽。

  在场的人全部都吓了一跳。

  我嘴角忍不住抖了抖。

  尤其是青年更是大吃一惊,身体忍不住一个哆嗦。

  真的是想不到,面前的小子竟然是个同志。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小子碰到我,真是特么的恶心。年纪轻轻地,竟然不喜欢女人,喜欢做搅屎棍。”青年用力的咽了口口水,气势上瞬间就下降,甚至可以说有点怂了。

  和一个gay来打架,看似是打架,其实说不定是被占便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天到晚说:

ps:这个月的恶魔果实不给力啊。大家手里还有果实的,都请投给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