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帝具,行,牛逼,关键时刻掉链子。我把长枪抡几个圈弹开他们的攻击,然后使劲,猛的俯身向前冲去。这一下子他们都是始料不及的。长枪带着血液在空中划过,两名守卫的脑袋一齐掉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个圈,不再动弹。

  “大人,莫慌,我来助你!”不知何时,他的身后又出现一名守卫。这名守卫气质非凡,透露出一股玩世不恭的气息。又是一个麻烦的家伙吗……我暗想。

  此时我几近精疲力尽,想要杀死这个家伙肯定很难。我抬起头来,随时准备发动攻击。满脸横肉的守卫惊喜的看着他,但是很快又沉下脸来怒斥。“这么迟才来,你知道你害死了多少兄弟吗。”“嘿嘿,不好意思,大人,我来晚了。”他抱歉的挠了挠头,然后轻佻了我一眼。

  准备动手了吗?我已经蓄好了全力一击的准备,只要他稍微有一些小动作,我就立马发出我的全力一击,起码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然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满脸横肉的守卫刚转过头准备拍拍他的肩膀,一根细长的针突然刺入他的后颈,“你……”他的话还没说话就瘫软在地上。

  身后的守卫面前突然爆开一股烟雾,烟雾过后,一名少女呈现在我的面前。一身英伦式制服,带着一个耳机。一头橘红色的长发,头顶上扎着一个红色的蝴蝶结,淡红色的瞳孔。樱桃般小瞧的嘴喊着一根棒棒糖。

  带着耳机的橘发美少女,难道是……

  $Z酷/匠#网*8正版*首?,发`d

  “额……”我等着不可置信的目光望着她。她轻佻了我一眼说:“额什么额,还不快跑。”“不……你瞧以我这身手能逃得出去吗。”她狐疑的望了我一眼:“能进皇宫的人应该都是那个暗杀组织的人,你应该也是吧,是这个组织里的人应该都可以逃得出去吧,你会逃不出去吗?”

  我日,果真给夜袭这个职业杀手团拖后腿了,我简直是丢他们的脸啊。“这个,这个……”我面对这个毒舌美少女也不好解释了。感觉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到底该咋说,说我实力太菜是这个组织里的最弱的一员?我这叫做自打脸,要是吹牛b一番又怕给她揭露了。毕竟,她可是:切尔茜啊!

  切尔茜,斩赤瞳里中期加入的成员,这个带着耳机含着棒棒糖的美少女,不仅毒舌而且腹黑,要是在她面前吹牛b,估摸着没几下就给揭露了。到时候那才叫尴尬,所以在她面前千万别话多,虽然说我这个嘴也够贱的,但是跟她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那个,不好解释啊。反正我受了重伤,没办法出去了。”我憋了半天扯出一句瞎话。“是吗。”她跳到我面前,然后掀开我衣服瞅了瞅,然后又从上大小把我打量了一遍。盯到我面红耳赤,浑身发毛时说:“受伤,有吗?”

  “那个,受的是内伤。”于是我又睁着眼睛说瞎话。要说内伤,其实应该算是吧,毕竟之前给斩首赞克砍成重伤,然后又离奇的恢复了,但是身体还十分虚弱,这个理论性说应该算是内伤。“哦。”她瞥了我一眼。“那就跟着我来吧。”

  她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唉”我哀叹一声,紧随其后。对于我来说,我对她有绝对的信任,即使我和她并不算很熟悉,但是在她身边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明明是一个女孩子,却能够隐藏的很深。

  她突然转过身玩味的看着我说:“我要出去很容易,使用我的帝具变个身就行了。如果是你的话,恐怕很难。带着你还会拖累我。”果真,她的性格如动漫里所描述的简直一模一样,根本不会逞强。说话都直言直语,从不隐瞒。

  “知道了,我会自想办法逃出去的。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不拖累你了。”我冷漠的回过头,不带我又如何,我完全可以不管不顾召唤姜维过来。或许靠着我高超的智商自己想办法逃出去。“真是拗不过你,好吧,我会想办法让你出去的。”

  她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肥壮巨汉,一头白发连着胡须一直垂到胸口。头上戴着冒出三个角的冠,挺着一个啤酒肚,一张令人厌恶,嘲讽中又略带滑稽的脸。这副模样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斩赤瞳中的第一反派:奥内斯特大臣。一个平时嘴里总是塞着生肉的老肥驴,跟在皇帝边上巴结皇帝又在暗中操控皇帝,平时皇帝总是听从大臣的话。也就是说皇帝名存实亡。

  理论性来讲,大臣是这个国家顶端的最高端。

  “是那个王八羔子啊。”我不屑的忘了他一眼说。忘了说,切尔茜的帝具是变身自在。一个看起来平常无比的粉底。但是使用者只需要抓住它,就一个一瞬间化身为想要变成人的样子,连声带也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