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地上站了起来,举起右手背就要召唤出姜维。“吾以……”我仅仅只念出了两只,斩首赞克就手背就出现两把断刃,直斩我的右臂。我慌忙的躲过,随之他另一只手也砍了过来,我不得不在地上滚一圈,然后狼狈的站了起来。他不停的向我挥砍,我完全没有时间使用令咒召唤姜维。

  他转了一个圈,犀利的刀法令人惊叹,我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我躲闪不及,手臂给划破了一个小口子,暗红的血液流淌了下来。之后他的每一击几乎都能打伤我,其实我知道,他想要杀死我简直是像捏死蚂蚁一样,几招就能把我打崩,可是他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的恶趣味啊,他想要把我耗得精疲力尽,然后让我痛苦的死去。而且他的每一招虽然很犀利,但是都没有砍向我的要害处。

  我再想要怎么算计他都无济于事,在力量面前计谋完全是徒劳,我现在面对斩首赞克是毫无办法,只能不断的躲避。我手中也没有武器,连挡住他的短刃的东西都没有。

  我狼狈的躲避着,他再次向我横扫过来,我向后一退,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来太不及庆幸,他另一个短刃又像我刺来。我又在地上翻滚了一个圈狼狈的爬起来。

  “连一个武器都没有家伙,跪在地上求饶吧。或许我还能让你死得个痛快一点。”斩首赞克恶狠狠的说。“不,这一向不是我的风格啊。”我虽然毫无还手之力,可是嘴上却毫不嘴软。‘他已经不耐烦了,向左一侧身,直接斩在我的腰间,我的腰部直接给他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猩红的血液喷涌而出,我跪坐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不断的喘息,意识开始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这么快,就死了吗?果真实力的差距还是太大啊,出生入死这么多回,这次恐怕是真要死了吧……

  “好,不甘心啊!”我用最后的力气怒捶地板,我的周围环绕这一股无形的气体。斩首赞克短刃再次刺向我时,竟被这股气体一下子给弹开了。他先是一愣,然后面带讥讽得说:“想要用爆发出自己最后的力量了吗,但是老鼠在大象面前依旧是渺小啊。”

  更Q/新1最《S快上√v酷¤匠:网%

  “是吗?”这股气体把我遍体鳞伤的身体包裹着,血液不再流出。我的浑身都充满着力量,我将左拳一蓄力,用力一拳击向斩首赞克。“你是傻子吗?虚张声势挥空拳呢。”他对着我冷嘲热讽。但是他话刚说完,他的脸色就变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打在他身上,他猛得吐了一口鲜血,他敏捷的把短刃防在自己胸前。因为这一股力量之后,又再次顺带两重力量击在短刃上。

  他已经被眼前这个小子给惊吓到了,明明一个毫无余力反抗的家伙竟会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仅仅挥一次空拳,就能隔着十几米把他打出内伤。这小子到底会存在有多强的力量啊。

  再这样下去,会死!他内心暗道。他直接开启了幻眼,然后两把短刃合在一起凌空一跃向我斩来。我眼前的斩首赞克突然变成了姜维,姜维正举着青色的长矛向我刺来。此时我的内心被蒙蔽,完全分不清假象,幻视这种极强的迷惑技能是绝对能够成功了,自身完全会被对方认定为最亲密的人。

  可是,不可预料的一幕发生了。我再次一拳打出去。这种力量脱手而出。斩首赞克猝不及防被击中了腹部,在空中翻了一个圈摔落到地上。他痛苦的捂着腹部怒吼:“这不可能,明明我已经使用幻视变成了你最亲密的人了啊。你怎么会对你最亲密的人下手。”

  “不,你恐怕算漏了一步。”我冷冷一笑回答。“即使最亲的人会对你下手,我也会用尽自身的力量防卫。任何人都妄想利用感情来伤害我,假如他选择背叛我,我也能够毫不留情的击溃他。”我顿了顿又说。“当然,你算的大错特错的一步。认为你化成了我最亲密的人。可惜,你错了。”

  “因为,我最亲密的人,就是我自己啊!”我一字一顿的说。“除了自己,没有比我再亲密的一个人,或许有,但我也绝不会愚蠢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他,因为在我心中,我自己才是最宝贵啊。为了别人而伤害自己,那才是最愚蠢的行为。”

  斩首赞克顿住了,放在腹部的手缓缓放下。他突然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我们是一类人啊。何不放下屠刀,我们一起去在帝都肆意妄为?”“不必了。”我冷哼一声。“我们完全不是一类人,我攻击最亲的人是因为他没有比我自己更亲,我自己为了自保罢了。而你……”“竟会残忍的杀害无辜的百姓平民,他们做错了什么?我的无情是为了自保,并不能完全算是无情。而你才是真正的无情,你是为了杀戮!”我怒吼着。“我们怎么可能会是一类人!”

  “是这样吗。”他黑着脸站了起来。“那么,就在此决死一战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