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就要死去了吗……

  我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作为男主却要这样悲催的死去,我只想说:这他妈到底又多狗血啊?

  我死了?死你大爷,老子可是男主,至高无上的男主,无可击溃的男主,碾压一切的男主,毁天灭地的男主!我在内心呐喊着,渐渐模糊的意识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啊!”我突然抬起头仰天大吼,这道吼声震耳欲聋,卫宫士郎等人都不禁捂紧耳朵。

  一道光柱从天上落下,狠狠的砸落在地上,整个大地都在不停的颤动着,落叶和各种垃圾被吹的满天飞舞。光柱渐渐黯淡下来,不知何时我的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法阵,这道光柱化为一个人形。从法阵中走出。

  青色的战甲还有青色的头盔,手里握着一把从头到尾都闪着青光的长矛,英俊威猛的脸上有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冷漠。“你就是我的Masetr吗?”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嗯,没看错,尼玛!啥时候他妈多出来一个人啊?Master的意识是啥来着,以我这种英语学霸看,这个单词的意思应该是主人御主的意思吧。

  #^更Vn新(《最快上酷6匠网

  我使劲的想使自己镇定下来,但是我很快又想到另一件事,我刚才不是快挂了吗?但是我现在还活的好好的,而且腹部的伤痛也在渐渐消失。我惊奇的发现,我腹部的伤痕已经消失了,除了衣服被击穿了个洞以外,腹部完好如初。

  这……看来上帝是眷恋着我的。南无阿弥陀佛,天灵灵地灵灵神灵灵鬼灵灵,老天显灵了!我胡汉三,哦不,我白枭满血复活了。

  但是最令我奇怪的是,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当我看向手上的令咒时,突然反应过来,这个家伙,会不会是我的从者?

  如果是的话,我日你大爷的,不是应该召唤出一个妹子然后之后的生活就是她穿着女仆装天天给我叫主人吗!?为毛出现了一个都快比我帅的家伙啊,而且这样叫是不是有点别扭啊?最奇怪的是,我压根没有召唤他啊,召唤从者需要用圣遗物,然而我什么屁东西都没有,召唤还需要咒语,然而我除了系哩呱啦乱念一通之外就什么屁都不懂。以我这种看动漫的记忆,里面的台词基本记不住,难不成我召唤时候还需要喊什么:吾以汝之屁眼作吾之剑这类的奇葩语录?

  “我,是你的Master。“很好,这个B装的漂亮,在大庭广众之下绝对不能颜面尽失,及时我现在都快吓尿了,但是我认为为了面子,还是应当憋着的,等忍过去之后,到时候回家打桐人发泄!

  “但是,你的职业是什么?”我突然问道。我压根还不知道他的职业到底是啥,圣杯战争里每个从者都有各自的职业,而且每种职业只能召唤一个。“Rider。”他一脸漠然的说。

  Rider,被翻译为骑着马的人,也就是说被称为骑士,骑兵。以他这身装备我完全无法判断出他到底是谁,甚至连哪一时期的人物我都无法推断出。我这个学霸羞愧难当啊……

  “你到底是谁,哪一时期的人物啊?”我满脸疑惑的问道。“等这件事完之后再说吧,剩下还在看着的几位,是不是应该发话了,如果想要对打的话我可是随时奉陪。”青甲男子装过身冷冷的对他们说道。

  Saber一愣,转过头看向卫宫士郎,很明显是想让卫宫士郎指示。

  “我本来就是为了救他,才召唤Saber的。”卫宫士郎说道。“很好,那你们呢?”说着,青甲男子又看向一旁的蓝瞳黑双马尾辫少女。

  “是你们伤害了我的Master吧?“他又说。他们都没有说话。

  街道上弥漫着战火的气味,一场战斗一触即发。“等等!”我抬起手阻止了青甲男子。

  我并不是不想报仇,只是因为我看在卫宫士郎救我的份上才不让青甲男子对他们出手,并不是我想要用这么差劲的理由推托,只是在Fate中还有刚才他们的对话我都可以明白,蓝瞳黑双马尾辫少女就是远坂凛,卫宫士郎的女朋友,即使她再怎么坑我。看在卫宫士郎舍命救我的份上,也得放一马啊。

  这,是做人起码的道理。

  “他们伤害了你,你为什么还这样宽恕他们?”青甲男子转过头问道,很明显他有些愠怒。“伤害了就伤害了吧,尚且得饶人吧,是一场误会罢了,像我这种帅气无比霸气豪气的帅哥心胸怎么可能这么狭小呢?”我嘿嘿一笑,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起来。

  在一旁做好战斗姿势的远坂凛和红衣男子都暗暗松了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