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

  我的婚期,选在了十月一号,据说这是个好日子,我花了一百块钱,找到了南谛亲自给我算的。临走前,我又塞给了他一包芙蓉王。

  今天结婚的人多,即使是在家里,也能听到到处都是鞭炮、礼花的动静。X县的婚礼,还是那种中西混合式的,鞭炮礼花这种东西,一直都是婚礼上被青睐的东西。

  我在家里,穿好了定制好的西服,又把写有“新郎”字样的胸花戴上,对着镜子看了看,嗯,不错,确实挺精神的。

  就在这时候,外面我妈突然叫了我一声:“小志,有人来找你了。”

  6更@新MR最快}M上:s酷匠j网《W

  我随口应了一声:“让客人过来吧,妈。”

  “好!”

  没一会儿的功夫,我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看到来的人时,我也楞了一下,然后眼眶有些湿润,过去抱住了他。

  “刘亚龙,你个孙子,还知道来看看哥,五年了,都没联系过我,快想死我了!”说着,我上去锤了他一拳。

  刘亚龙一身西装,非常正式,笑着说:“哈哈,这可怪不得我,最近不是忙嘛。我大伯一死,X县全乱了,我跟我哥努力主持大局,才没有被人从这个位置上赶下去。这五年,我们过得都挺累的。”

  我说:“哦?自从五年前虎王死了,我还真没有在关注过X县的情况。那现在呢,你跟刘清风,有没有保住虎王的家业?”

  刘亚龙苦笑了一下,说:“哪有那么容易?我大伯一死,人心尽失。我跟我哥忙活了那么久,只留住了一半产业。不过,在X县,也算是一霸了,现在也没什么人敢招惹我们。估计以后,能稳定一段时间。”

  我点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

  刘亚龙接着说:“我大伯那个人,做事是有点极端,我跟我哥并不喜欢他,现在他死了,我们把身为侄子该做的都做了。以后,带头的人就是我跟我哥,所以我们跟你们的人,以后别老是隔着壁垒了,怪难受的。”

  我笑道:“好好,回头,我跟峰哥、杨迅、王动那些扛把子说一声,以后有买卖,拉着你们一起干!”

  刘亚龙一听乐了,说:“这感情好,不枉我今天叫了十辆奥迪给你撑场子!”

  我哭笑不得:“十辆奥迪?亚龙你别添乱了,我正为这事儿发愁呢。你知道现在我的车队有多少辆车了吗?F县的各个大佬都拉来十几辆,数都数不清!而且,今天可不是我一人儿结婚,还有兔子跟应语彤,辉哥跟小安。更可恨的是于扬那小子,明明连孩子都有了,还非要赶个热闹,跟我们一起来个集体婚礼。现在一想一会儿的交通问题,我脑袋都要炸了。”

  刘亚龙一脸轻松,说:“我听说胡鼎那小子不是调到交通局了吗,让他出来指挥指挥。妈的,F县‘黑道小天王’志哥结婚,这条路谁敢走道?!”

  “你别开玩笑了,我自从上学走了之后,就没混过,现在刚刚考上研究生,算个狗屁的‘黑道小天王’。这个外号,五年前就没人叫了。不过,你说的对,胡鼎从公安局调到交通局,这方面还真能帮我的忙,我让他疏散一下交通吧,我堵车了没关系,那些大佬们,一个个脾气可冲着呢。”说着,我就给胡鼎通了一个电话。

  别说,这小子虽然刚刚调到交通局,但是本事还真不小,直接一句话“小志哥你放心吧,路线给我,我给你清人”,就把事儿给揽了。

  “谈妥了?”刘亚龙问。

  我点点头:“妥了。”

  “呵,兄弟们办事儿还是那么利索。得嘞,走,我带你去看看我带来的车,都是限量款,开出去当婚车,绝壁拉风!”说着,刘亚龙就拽着我往外跑。

  “等会等会……”我看了看手机,竟然还有几条短信,慌忙点开了。

  徐百强:“家里的人已经同意我跟伶伶了,可惜,没能赶上你这一波婚礼。这次,我给你个大彩礼,下次我结婚,你可得还回来,哈哈!”

  花少:“臭小子,我看的这条街,十万响的炮仗都已经准备好了,你的婚车什么时候能过来?”

  田少:“赶紧来,我悄摸拉了三十万响的炮仗,一会儿放起来,隔壁街老花那傻逼肯定蒙比了。老子就是比他厉害,嘿嘿!”

  ……

  还有一些兄弟们的短信,我还没有来得及点开,就被刘亚龙拉出了家,准备着去接新娘子。

  这一天,格外的热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