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医院养了一段时间,就出院了。社会上的事儿了了,学校里有一片安定,我真的是头一次觉得,自己竟然如此的轻松,什么事儿都不用去想,什么事儿都不用去做。

  哦,对了,并不是真的不用去做,我还需要好好复习,在一年后的高考里,跟李雨柔一起考一个大学。

  于是,在回到学校后,我也开始了疯狂的复习。李雨柔、金敏、唐栩、冯小鱼都是我可以请教的老师,有他们在,加上我自己也挺勤奋的,进步很大。本来落下的一年半的知识,都被我几个月内补了上来。

  高二的期末考试,我考到了班里第三十八名,比原来又进步了十几名。找这个势头下去,等到高三毕业,我肯定是能考上本科的。

  这次,我们同样经历了高考,又有一批人离开了一中,其中就包括杨梦婷、王泽洋。

  这两个人参加完了高考,成绩下来之后还挺满意的,基本上都考上了他们理想的大学。

  我们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暑假了。这两个人,带着一大帮毕业走了的人,摆了个场,拉我们一起出吃了顿饭,算是散伙饭。

  我们跟学生会的人,一起打过定点,一起干过李志,后半年,又一起扛了一中。所以,感情也算蛮深的了。

  吃饭的时候,杨梦婷也终于是不对我们摆着那张冷脸,一直有说有笑的。杨梦婷这人我也知道,其实不能算冷,只是气场太强,让人觉得畏惧而已。她本身,还是挺温柔的,对自己人很好,不然,也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心甘情愿地喊她“婷姐”,并且一喊就是两三年。

  这一晚,所有人喝的都挺多的。尤其是王泽洋,喝得哇哇直吐,吐完了,就抱着我认错,说当年第一次见面,给了我两脚,实在是不应该,他当时也是年轻气盛,这事儿,可不能影响了我们的兄弟感情。

  我哭笑不得,说,这件事儿,我都快忘了,你还提他干嘛?

  王泽洋说,不提不行,我王泽洋从不对兄弟动手,这事儿,是哥哥的错,不然,我今天让你踹两脚,出出气。

  说完,王泽洋就趴椅子上,把屁股撅起来了。然后,整个包间里,都回荡着他的鼾声。

  杨梦婷在一旁脸都青了,让两个学生会的人把王泽洋叫去了洗手间,好好醒醒酒。

  处理好王泽洋的事儿之后,杨梦婷也倒了小半杯白的,到我旁边,一举杯,意思不言而喻。

  我笑了笑,跟杨梦婷碰了碰杯,然后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这一晚,所有人喝的都挺多的。

  之后,那帮学生会的人,我们就没怎么见过了,只是放假了,才偶尔出来喝一顿酒,一起唠一唠当年一起联盟,共同干王晨轩、李志、郭钊宇的往事。

  杨梦婷他们这一帮高三的一走,我们也就成了一中资历最老的一拨人。时间过得真是快,想当年刚刚来到这里的那一幕幕,仿佛还在昨日。转眼间,两年就这么过去了,我们,也成了即将备战高考的人。

  一个暑假,我没怎么休息,跟李雨柔一起报了个补习班,整天就是学学学,也算是拼了。

  偶尔放假了,我有时候去丰盛饭店泡一泡,有时候去和弟兄们喝酒,有时候去跟李雨柔逛街。值得一提的是,没了王晨轩、郭钊宇这些威胁,陈宇他们的训练,也没以前那么积极了。他们再去丰盛饭店,基本上都是聚一聚,一起玩一玩什么的。

  这也没什么,现在,不需要在打架了,放松一下挺好。而且,他们现在的身手都挺好的,以后去了社会上,也不会吃亏,这就够了。

  暑假里,我爸、王忠义、我妈,还跟赵苏见了一面,双方见面交谈地挺好的,基本上,我跟李雨柔的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暑假过完,我们这些人正式成了高三的学生。新一届的高一也上来了,还是一如既往的乱,群雄并起。不过,我们也没功夫搭理他们,他们愿意闹,就让他们闹去吧。反正,一个小小的高一,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我们这拨人中,要考大学的人很多,所以,这届高三,也算是一中最消停的一届高三。

  我的成绩,在我近乎疯狂的努力下,逐步稳定提高。

  转眼,将近一年过去了,我三次模拟考的成绩,一次班里二十,一次十六,一次十二。全都是在进步,没有一次是退步。

  那帮牲口们,一个个非问我是不是吃了药,怎么那么猛。唯有胡鼎他们这些跟我认识年头久的人没有丝毫的意外——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高考那一天,我过得挺平常的,感觉不到太紧张,就跟模拟考一样,也算发挥出来了自己的水平。考完之后,李雨柔从考场里出来,抱着我就激动地哭了。她一个女生,心理自然没我高,辛辛苦苦了这三年,今天终于是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了。

  最终,成绩出来了,我跟李雨柔的成绩差不多,过了二本线不少,但是据一本线还差了些。李雨柔比我高了六分,无足轻重,想上一个学校的话,根本不是问题。

  知道成绩之后,不光是我,王忠义他们也很高兴。当晚,叫来了我爸,吕叔,王峰、大宝叔叔他们一起来了我家,把杨迅送的那瓶典藏版的路易十三给开了,一起喝了个痛快。

  第二天,我去找了李雨柔,一起商量了报考志愿的事儿。

  Y看正版*3章节◎上'酷Q匠网L

  以我们的成绩,上一个还不错的二本,是绰绰有余的,所以,可供选择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这一带,好学校挺多,我也不知道是去南京审计学院,还是南京医科大学,又或是扬州大学。外省的学校,我们暂时是不考虑了,因为回家也不方便,教学质量也没有这里的高。

  我们挑了很久,突然,李雨柔说:“老公,咱们去这里吧!”说着,她指了指一个名字——苏州科技学院。

  我一愣。因为小琪的缘故,挑学校的时候,我都是故意避开苏州的学校。我害怕我过去了,再跟小琪重逢,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再对不起小琪了。

  我想了想,说:“媳妇儿,这个学校,分比之前我说的那些学校低,咱们去了有点可惜了。”

  “可是那里有人在等你。”李雨柔突然抬起了头,看着我的眼睛,“小琪在苏州,对吧?”

  我看着李雨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小琪去了苏州这件事,她竟然也知道了。

  良久,我点点头。

  李雨柔笑了下,说:“那就去那里吧。”

  我犹豫了一下,说:“可是,媳妇儿……”

  李雨柔捂住了我的嘴,说:“老公,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我的老公,谁也抢不走。咱们去苏州,也算了了你的一个心事,不然,不管怎么样,你肯定对那个地方有些憧憬吧。与其那样,我倒不如跟你一起去那里走一次,这样,才能彻彻底底俘获你,不是吗?而且,小琪,真的是一个好女孩,我也不愿意让她一个人等在苏州,毫无半点希望。感情的事儿,逃避是没有用的,我得面对,才能真正得到。”

  我看着李雨柔漂亮的脸蛋,突然笑了:“媳妇儿,我今天才发现,你不仅漂亮,还很聪明。”

  李雨柔也笑了,说:“你的意思是说我以前很笨……唔……”我直接封住了李雨柔的嘴。李雨柔很快就开始回应着,这一吻,足足十几分钟之久。

  亲完之后,我抱着李雨柔,轻轻在她耳边说道:“放心吧,媳妇儿,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这辈子都是。”

  “嗯……”李雨柔就这么靠在我怀里,温顺地像一只猫咪。

  高考,是人生最大的分岔路口,走到了这里,很多人就要离开了。其他人,如唐栩、田少、周忠泽、陈宇他们,或是考上了自己满意的大学,又或是退而求其次,上了一个一般的大学,又或是落榜,选择混社会、重读。总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胡鼎、楚生、黑子、黄若珊他们,还有一年的时间,听说他们也会去苏州找我和李雨柔,到时候,我们自然会欢迎。

  一个月后,我跟李雨柔坐上了开往苏州的火车。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李雨柔就坐在我的旁边。她把脑袋放在我的肩膀上,没有说话,跟我十指相扣,一起看着窗外那熟悉的景色往后飞驰,宛如我那些年混过的日子一样,一去不回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