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哥哥的话,我听见了,但是,我也是要混口饭吃的,你们这么逼我,我恐怕是……”

  “去你妈的!”坐孙爷对面的汉子站起来,一把牌砸在了张孝全脸上,“老子不是在跟你商量事儿,你在让你滚蛋,你听不明白吗?”

  我以为张孝全挨了这一下,肯定是忍不了了,但是没想到,他摸了摸脸,也没说话,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

  孙爷站起来,把那汉子按了下去:“好好说话,别动气,别动气啊……”等把那汉子安抚好了,孙爷才笑眯眯地看着张孝全和我,说:“我这位弟弟脾气有点爆,别介意。行了,反正该说的我们都说了,你们先回去,我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说完,又坐了回去,也没再理我们。

  张孝全笑了笑,说:“小志,咱们走!”说完,带着我离开了这里。我们出了单间很远,还能听见刚刚摔牌的那汉子的笑声:“妈的,笑死老子了,别人都带打手,他倒好,带了个中学生就过来了,跟个傻逼似的……”

  我这一肚子气啊,真想回去给他们一人一个大嘴巴子!

  张孝全看了我一眼,笑着说:“怎么,生气了?”

  我点点头,气道:“张哥,这样你都忍了?咱们人又不比他们少,干嘛怕了他们?!”

  张孝全笑道:“你不懂,峰哥说了,咱们在这里立足,还是‘仁义’为本,所以,今天我来找他们就是看看这事儿能不能善了,结一段善缘。既然他们这个态度,那也就怪不得我了,等咱们回去,就开战吧。至于刚刚,我为什么会忍下来,其实也很简单。混社会嘛,还是看谁能笑到最后,你看他们现在嚣张,估计过不了几天,就得跪咱们面前。所以,就先让他们蹦达去呗,他们蹦达两下,咱们也不会少块肉。”

  我点了点头,也算明白了张孝全的意思。他做得很对,一群跳梁小丑而已,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而且,如果张孝全刚刚没有忍住的话,我们就两个人,估计难免会受点皮肉之苦。

  我们回到了新起点系列,张孝全直接就把人都招来了,把商谈的结果说了一下。峰哥手底下这些人,丝毫没有因为孙爷他们恶劣的态度感到气愤,反而各个都神采奕奕,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张孝全点兵选将的时候选到自己。

  后来我才知道,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好战份子,但是王峰带他们来之前说,“仁义为主”,不能主动挑事儿,让蓝天和侯森耀难做,所以,他们想动手也只能憋着。而现在,有人主动挑事儿,能不让他们高兴嘛!

  估计,孙爷要是在这里,他们肯定都得拉着孙爷的手说:“谢谢孙爷给我们这个动手的机会!”

  本来,我还因为孙爷他们高高在上的态度而感到气愤,现在,我倒有点担心他们了。

  王峰手底下这伙人,各个都猛得不行,平时干活,百十斤重的东西,一手拎起来就走,就跟抓鸡仔儿似的,一点都不费力。这要是动起手来,谁能挨得了他们这一下子?

  我这正想着呢,那边张孝全拍了拍我,问:“小志,你身上的伤怎么养了?”

  我反应过来,回答道:“啊……还行吧,都结疤了,不怎么疼。”

  张孝全点点头,说:“那行,回头你也去吧。峰哥交代过我,要好好练练你,所以以后有什么活动你都活份点。”

  “行,张哥!”我答应下来。

  晚上,也没什么事儿,四家店面都有自己的服务员,让他们打理就行。我在这里的身份,应该也是类似于一个打手什么的,只要看着场子就行。

  张孝全今天挑了几个人,说是明天要搞孙爷的“森海网吧”一次,给孙爷一个教训。但是具体的计划,张孝全也没说,估计是明天安排了。

  、a看正~-版/章节;&上nd酷1匠k网"

  我自己没什么事儿,就自己回了房间,做了几套大宝教的动作,锻炼一下。这几套动作,我又捡了起来,每天都做二十套。加上在一中、社会上的一些斗殴的经历,我的身手,又提高了一大截。相信再继续这么打下去,赶上胡鼎、田少、花少,不是什么难事儿。社会,真的是个锻炼人的地方。

  晚上,我本来是早早的睡了的,谁知道大约九点多的时候,张孝全突然上来,说外面有人找我。

  我挺纳闷,因为知道我在这里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怎么可能会有人能找过来?

  我问张孝全是谁,张孝全说:“一个大佬,顾东升。”

  我一听是顾东升,立马就下去了。顾东升在新起点餐馆里,我和张孝全过去时,果然看到了一身唐装的顾东升。除了他之外,让我意外的是,小琪竟然也跟着来了!

  不过,看小琪的气色,似乎不怎么好,脸上都是惨白之色。张孝全把我带到这里之后,说:“老弟,你们聊吧,我那边还有点事儿,过去忙了。”

  我点点头,张孝全就走了。我自己走了过去,坐到了小琪和顾东升对面。

  “顾叔叔,小琪,你们怎么来了?”

  顾东升看了我一眼,摸了摸小琪的头,说:“你看吧,我就说这小子没事儿,你还非不信。怎么样,现在看到他好好的,是不是放心了?”

  小琪看着我,眼睛红红的,还是笑了,然后点点头:“嗯嗯!”

  这下子,我更加不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顾东升给我倒了杯茶,苦笑道:“唉,我这个不争气的闺女……本来,你来这里的事儿,我没告诉小琪,但是你很久没去找她,她就给你打了个电话,结果是关机。于是,她又去了一中,得知你失踪的消息。这下子,小琪就不行了,直接病倒了,不吃不喝。没办法,虽然王忠义说不能跟任何人透露你的行踪,但是为了小琪,我只能带她过来。”

  我听了之后挺心疼的,摸了摸小琪的额头,果然,还有有点低烧。小琪笑了笑,说:“我现在已经没事儿了,小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