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有两个守门的,上来就被王动和快手一人一个,用甩棍解决了,前后过程没到两秒。

  完事儿之后,我们四个就往赌场那边冲。当我们四个一脸血到了赌场那边的时候,场子一下子就乱了。在哪里看场子的四个壮汉朝我们冲了过来,显然他们也知道了我们这边出了状况。

  不过,八个养着的打手都被我们放趴下了,他们四个,自然也是不够看的。我们四个很快就把他们撂倒了,那些美女荷官一个个在桌子旁边,吓得不敢动弹。

  而其他的赌徒也都慌了,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墩子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朋友们,我们干点事儿,耽误大家玩了,在此给大家道个歉。大家没事儿的话,就散了吧,我们三分钟之后,就开始砸场子!对了,大家的筹码可以先收起来,回头找虎爷兑换就行。我相信虎爷是要脸的人,不至于赖账。”

  此言一出,场面更乱了。那些赌徒疯狂地收着桌面上的筹码,也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了。

  三分钟后,大半人都涌出去了,然而,还是有小部分人在抢夺着这里的筹码。

  王动皱了皱眉头,说:“动手吧,别管他们了!”

  “好!”我、墩子、快手分散开来,开始砸着这里的东西。砸场子这种东西,我跟着顾东升也干过一次了,这次也轻车熟路。很快,这里的桌椅板凳、赌具都被我们一甩棍挨个砸了个粉碎。

  那些坐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的荷官,我们倒是没动,只是呵斥了一声,让她们赶紧滚蛋。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十分钟。王动看了看手表,招呼了我们一声:“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去贷款的地方,把咱们油水捞了。”

  一听这话,快手和墩子都乐了,搓搓手,说:“哈哈,早就等这个时候了!”

  王动笑了:“一会矜持点,别见了钱,就跟见了亲娘似的!”

  快手说:“肯定肯定,我快手也是见过世面的人。”

  王动带着我们三个,去了贷款的那个小房间。房间的门紧闭,显然已经从里面上了锁。

  /C酷匠_e网x“唯一%正版,其&他都rn是tP盗`)版G

  我上去踹了两脚,那门纹丝不动,质量很好。我转头,说:“肯定里面有人反琐上了,怎么办?”

  墩子乐了乐,一挥手,喊了一声:“一扇门而已,算个屁!弟弟你闪开,别伤了你!”我听话的让开了。

  墩子吼了一声,退后了两步,助跑了一段距离之后,朝那扇门撞了过去。墩子虽然不高,但吨位还是摆在那里的。只听一声震天响,那门直接就被墩子顶开了,锁芯都飞出几米远。

  王动带着我和快手鱼贯而入。里面的空间不怎么大,就摆了两个保险柜,还有一张办公桌。

  王动一脚就把办公桌踹翻了,把躲在办公桌底下的一个瑟瑟发抖的人薅了出来,直接一脚踹翻。

  “钥匙呢?把装钱的那个箱子打开!”快手一把就把那人拽起来了,顶在了门上。

  那人都快吓破胆子了,但还是摇着头说:“我这里没有钱啊,你们找错地方了……”

  “去你妈的!”快手一拳就打在那人太阳穴上,把他打混了。

  墩子急道:“快手,你打昏他,钥匙怎么办?”

  快手笑了笑,一摊手,手里赫然是一串钥匙:“刚刚我从他身上翻出来了。一串钥匙而已,还要他自己动手拿,那我这‘快手’的称号岂不是白叫了?”

  墩子也乐了:“得,有你的!”

  “嘿嘿!”快手笑了两声,把钥匙扔给了我,说,“弟弟,你去开箱子!”

  我点点头,拿着要是开始捅那两个保险柜。第一个打开了,都是欠条。我本来是想把那些欠条给撕了的,也算做了一件好事,谁知王动阻止了我,说:“不要动它们,给虎爷留点东西吧。这些人,自己有赌瘾,输个家破人亡,也好似自己活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嘛!”

  我一想也是,也没人拿枪顶着他们的脑袋让他们去赌,落到被虎爷逼债的地步,也是他们自找的。于是,我把第一个保险柜关上,又打开了第二个。

  果然,里面有好几十摞现金,整整齐齐码在了一起。赌场嘛,一半都富裕地很,有大把的现金也不奇怪。

  快手把我之前背来的背包背了过来,开始装这些钱。我们大致数了一下,足足有将近七十摞,这可就是七十万啊!在F县,可以买一套很好的房子了。

  不过,快手似乎还是不太满意,皱着眉头直念叨着:“怎么才这么点……”

  王动笑着拍了拍快手的肩膀,说:“行了,七八十万也不少了,反正咱们的损失是赚回来了。带着钱赶紧走吧,再拖下去,虎爷那边就该来人了!”

  我们应了一声,快手背起了装有满满的现金的背包,跟我们一起跑了出去。

  外面,也是乱的不行。我们出去的时候,又碰上三四个这里的打手,想阻拦我们,都被我们收拾了。我们盘算了一下,这里的打手应该也没剩下多少了。

  墩子瞅了瞅,院子里也没什么打手,就扭头对王动说:“动哥,不然,咱们把金杯开走怎么样?”

  王动皱了皱眉,说:“先别,感觉有点怪啊。按理说,这里好歹也是个赌场,不可能只安排这么点人。”

  我点了点,说:“没错,吕叔说后院有狼狗,到现在也没放出来过。”

  王动想了想,骂了一声,说:“草!快按原计划翻墙走吧,这里可能没咱们想的那么简单!”果然,王动话音刚落,这个小别墅的外面就亮起了很多束手电筒的光,胡乱的朝我们这里扫着。

  看数量,来的人,怎么也得二十多个!

  王动脸色难看起来说:“果然,周围有几个暗点,恐怕吕哥来踩点的时候也没找到。怪不得,他让咱们从里面往外打,然后再跑路呢。走吧,按之前说的,去找接应咱们的人!”

  我们都有点慌了,连忙答应。然后,我们四个就开始往吕叔之前所说的墙头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