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也不用太担心王动。能混到东城扛把子的位置,收拾四个混混,应该也没多大问题。

  反观墩子那里,情况就比较危险了。墩子胖,打起架来刚开始还挺猛,但越拖体力越跟不上。他嘶吼着干倒了一个对手,后脑就挨了一棍子,直接就倒了,被另一个人朝脑袋砸了好几棍,眼看着就得栽在这儿。

  我骂了一声,冲过去一脚就把那混混踹倒了,然后手里的甩棍趁势就抡在了那人头上。谁知,那混混反应也很快,被我踹倒之后,直接用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我这一棍,自然也落在了他的胳膊上,被他挡了下来。

  “草泥马的臭小子!”他在地上一脚就踹在了我小腿上,我没来得及防备,就被踹得身体失去了平衡。地上那人顺手一棍,又砸向了我的另一条腿,看起来,他是铁了心要干倒我。

  我稳住了身子,手里的甩棍朝那人的手腕挥了过去。

  这也是王峰教我的,他说我现在的力气和很多人相比,肯定是弱势的,所以用棍子的时候,千万不能跟别人硬碰硬。最好的方法,就是以强打弱。而手腕,恰好是敌人最弱的地方。

  为了提高我棍子的准头,王峰带我做了不少的训练,比如打老豆腐上的鸡蛋,要做到打碎鸡蛋,而老豆腐不会裂什么的。这个练习,我当时还练了两个星期,所以下棍的准头把握地也比较精准了。

  这一棍,准准地砸在了那人的手腕上。

  “啊!”那混子惨叫一声,手腕传来“嘎嘣”一声脆响,手里的棍子也飞了。

  我正得意呢,突然后背就被人抱住了,然后被狠狠摔在了地上。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刚刚那个被墩子一棍放倒的混子又恢复了意识,从后面偷袭了我。

  我这一下被摔得不轻,但是手里的甩棍还是紧紧地抓着。后来醒来的饿混子把我放倒之后,就朝我身上踹着,很疼,我感觉自己全身的伤似乎都要崩开了,根本撑不住。

  就在这时,地上的墩子爬了起来,一脸的血。他大吼了一声,把踹我的混子直接扑倒在地,然后拼命一拳拳往那人脸上打。

  我趁机爬了起来,地上的混混也捂着手,一脸煞白地站起来,想要过来踹我。

  他刚刚一伸脚,我藏在背后的甩棍就挥过去了,准准地砸在他的膝盖上。

  看着那人惨叫一声,再度倒了下去,我乐得不行——自己没算打酱油的,好歹地也干倒了一个。被我连敲两棍的混子废了一只手和一条腿,肯定是失去战斗力了,我根本不用管他。

  我回头看了一眼,墩子还在地上和另一个混子互相掐着呢。我悄摸上去,一棍子就敲那人后脑勺上了。那人身体一轻,趴墩子身上没再动弹。

  墩子一翻身就把那人翻下去,朝地上啐了口痰,骂道:“龟孙,劲儿还挺大!倒是起来再跟爷爷练练啊!”

  我笑了,说:“墩子哥,这俩个,可得算我头上!”

  墩子朝我比比大拇指,说:“行,算你头上!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是挺能打的。”

  “那可不是!”我乐了乐,从地上捡起了墩子的甩棍,扔给了他。

  墩子接过棍子,就去帮王动了,而我,杀向了快手那边。快手体能还可以,加上我的帮忙,我们两个人合力,也把对方给干翻了。

  不过,我没刚刚的好运气了,收拾完这两个人之后,我也挂了点彩,眉骨挨了一拳,哗哗地往外流血。快手从自己身上扯了一块布料,扔给我:“按着,一会儿就止了。”

  我也不是第一次挨打了,挂点彩,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就拿着那块布,按在了自己的眉骨上。

  快手也去帮王动了,不过,显然那边并不需要他。因为王动和墩子已经放倒了两个人,剩下的两个,也是在苦苦支撑而已。

  他们看这里情况有点失控,想叫人,不过正如壮汉所说的,这里的隔音很好,他们无论怎么叫唤,外面也没人进来。

  我也不需要动手了,就看着王动、快手、墩子把那两个人好一顿收拾。剩下的那两个人个个都被打得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王动他们才作罢。

  了事儿之后,虎爷的人都已经倒在地上了。王动给我们一人发了一根烟,我们各自点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恢复着体力。

  酷匠+网G首C发uC

  过了一会儿,王动笑了,看着我说:“小志,可以啊,这次要是没你,我们还真得费一番手脚。”

  我笑了笑,说:“小事儿,我是来锻炼的,可不是来拖后腿的。该动手的地方,怎么能含糊呢?”

  王动点点头,弹了弹烟蒂,说:“那你有没有学到什么?”

  我说:“稳,准,狠,不怂,往死里干。就是这些。”

  王动笑了,说:“不错不错,其实打架嘛,也就这些东西。多打两次,有点经验了就好。我看你刚刚动手,时不时有几分练家子的样子,看来手底下也有几把刷子。估计,再打几次,你的身手还能在厉害点。一个学生,能有这种身手,真的很难得了。”

  我笑了笑,没说话。说实话,我的身手,是进步了些,但是和胡鼎、田少、花少他们相比,还是差不少。以我现在的水平,肯定是干不过黄子龙的。

  所以,我还必须要继续进步才行!

  良久,我们的烟抽的差不多了。王动站起来,给我们一人发了两把甩棍:“怎么样,都歇过来了吗?”

  我把手里的布拿开,血果然止住了,就抄起甩棍,说:“好了动哥。”

  一旁的快手和墩子自然也没二话,回答道:“行了,还可以接着干!”

  王动点点头,说:“那行,现在咱们杀出去。这里倒了九个人,估摸着外面也剩不下多少人了。咱们一会儿到了外面,先砸场子,然后去贷款的那地方卷点钱,反正都是要搞虎爷的,别管什么道义不道义的了,能拿多少拿多少。拿完了钱,立马就跑路,明白了吗?”

  “明白了!”我、墩子、快手同时回答。

  王动见我们都准备好了,去了门口,一下子就把门拽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