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王动和墩子的筹码就输光了,王动看起来似乎像是玩急眼了,一拍墩子:“墩子,去,再借两万块钱,咱们今天非得把钱都赢回来!”

  “好!”墩子站了起来,去了那个小房间,没一会儿,就抱着一摞钱,换了一堆筹码回来了。

  王动和墩子没怎么动地方就在这里跟这两个人推牌九,虽然有输有赢,但也是输多赢少他们一直打到了后半夜两点,王动和墩子一起输了大概得有五六万了吧。

  终于,借来的一万又是被输光了,王动继续让墩子去借高利贷。不过这次,墩子却没能带钱回来,而是带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打手。

  有情况了!我定了定神,有意无意地往王动那边靠。

  王动看了墩子一眼,故意说:“怎么了墩子,筹码呢?”

  那汉子指了指墩子,说:“哥们,这是你朋友?”

  王动点点头,说:“是啊,怎么了?”

  “哦,是这样的,”那汉子笑了笑,“您这位朋友借的钱有点多,万一还不起,我们承担不了这个损失。听您是开车来的,所以,能不能回去拿点什么抵押来,这样我们也好把钱继续贷给你们。”

  王动还没说话呢,快手就从那边过来了,问:“怎么了动哥,出什么事儿了?”

  那个壮汉见快手也是我们的人,就把事情又说了一遍。

  “卧槽!你麻痹看不起人是不是,不就几万块钱吗,至于还不起吗?!”快手一脚就把桌子给踹翻了,那在桌子旁边坐着的人大吃一惊,想扶住桌子,但是为时已晚。

  更R7新f最Z快☆$上√酷匠(网.|

  “哗啦啦——”一堆牌九从桌子下面的小暗格里滚了出来。

  “草!”王动也大声骂了起来,“怪不得老子输了几万,也没怎么赢过,原来是你们出老千!”

  墩子也在一旁借势,嚷嚷道:“大家快来看看啊,庄家出老千,这还怎么玩?!大家趁早散了吧,不然,迟早被这破地方坑完钱!”这里的赌徒一下子就乱了起来,纷纷往这里挤,

  两个打牌的老混混还有壮汉脸都白了,转眼间,又有五六个人跑了过来,问怎么回事儿。然后,他们就把人都往其他地方赶了赶,嘴里说着:“大家继续玩,继续玩,都是误会,什么事儿都没有。”

  我、王动、快手、墩子被他们几个人围着,刚刚的壮汉脸色阴沉,震撼我们前面说:“四位,跟我去那边一下,咱们谈点事儿。”

  “行!”王动点点头,带头过去了,我、快手、墩子也跟着。我知道,他们是要对我们动手了。来之前,王动就跟我说过,这个赌场有一个养打手的地方,一些闹事儿的人,都是拉到那里去解决的。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去那里,借着那里地形优势,先解决虎爷的一部分人。毕竟对方有十几个社会上的人,我们四个对付起来,胜算很小。

  到现在为止,一切都还在我们计划之中。

  我们被带到了一个房间前面,壮汉冷笑了两声,说:“哥几个,咱们到里面,好好谈一谈刚刚的事儿。”说完,就把门打开了,我们身后的人,把我们推了进去,然后就关上了门。

  我看了看,门里面坐着两桌人,都在打麻将了,一共八个,各个身上纹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花里胡哨的,明显不是善茬子。他们坐的桌子边上,还摆着几根甩棍。

  壮汉是跟我们一起进来的,其他人都回去看场子了。可能在壮汉看来,这里养着的八个打手,足以教训我们一顿了。

  八个正在打麻将的混子抬起了头,一个光头笑眯眯地说:“怎么了,又来生意了?哥几个开始干活,干完之后再打几圈!”说完,就随手抄起了旁边的甩棍,带着其他人围了过来。

  王动笑了,对着壮汉说:“伙计,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这么整,就不怕外面的人听见动静?”

  壮汉“亲切”地搂着王动的肩膀,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个门隔音挺好的,外面那么乱,你们怎么叫,也出不了什么动静。”

  王动也笑了:“哦,是吗?那我就放心了。快手,墩子,打九个行不行?”

  快手和墩子点点头,说:“妥!”

  “那就走你!”王动一转身,一拳打在了壮汉的脸上。那壮汉直接被打飞,退了三四步远,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对方的人没想到我们竟然还敢先动手,一时间都愣住了。

  王动吼了一声:“妈的,干!”墩子和快手两个人直接就上了,赤手空拳和对方八个人干了起来。

  快手和墩子都上了,我也不好意思猫在后面,也冲了过去。但是,还没跑两步呢,就被王动一把抓了回来,说:“小志,你在后面,别乱跑!”说罢,王动又是一脚,踹翻了他前面的一个人,顺手还把人家的甩棍给抄在了手里。

  进来的时候需要搜身,所以我们什么家伙儿也没带,打起来只能现抢。快手和墩子那里,因为没家伙挨了不少打,索性他们都抗住了,手里也各自捞了一根甩棍,挥舞地虎虎生风,逼得对方不敢靠近。

  我跟在王动后面,瞅准机会,也干了对方的人不少下子,不过我的力气明显还是比不过他们,王动一拳能让对方好一阵子爬不起来,但是我的拳头,明显就差了很多,只能让他们“哎吆吆”的叫唤一阵子。

  论实力,王动、快手、墩子还是有的,尤其是王动,原来传言他拿着菜刀把十几个虎爷的人给砍出自己家,看起来确有其事,对方四五个人,根本拿王动没有办法。而快手和墩子那里,一时压制着对方的两个人在打。

  反倒是我,成了一个打酱油的。我见地上不知谁掉了一根甩棍,就趁乱也捡了起来,对王动说:“动哥,我先去支援墩子哥。”

  王动点点头,说:“小心点。”他话刚说完,脸上就挨了一拳,一下子把他就打火了。

  “马勒戈壁的!老子非弄死你们不可!”看起来王动以一第敌,很是威猛,但其实他也挺吃力的,毕竟对方可是虎爷养了那么长时间的打手,哪个手底下没点功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这两天两更,但是可以保证本月更新不会比上个月的少。另外恶魔果实向大家多求求,虽然最近因为考试原因总是少更,烟灰会在十五号回家之后,把这些都还回来的!有恶魔果实的都投一投啊,感激不尽,如果本月能上恶魔果实前七,就五更三天爆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