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雨柔也看出了不对,拉了我一把,问:“小志,怎么回事儿?那人是谁?”

  我皱紧了眉头,把李雨柔塞进了车里,对唐栩道:“带我媳妇儿先走,别回来,他们可能有枪!”

  听到“枪”这个字,唐栩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了这件事儿的严重性,一时也急了:“那你怎么办?”

  我说:“如果是冲我来的,我跟你们在一起,你们谁也跑不了!先走吧,能走一个是一个,如果我不见了,去我家,找王忠义,知道了吗?”

  唐栩点点头。我把唐栩也塞进了车里,关上了出租车车门,喊了一声:“师傅,开车!”出租车起步,驶离了这里。离开前,我还看到李雨柔拍打着车窗,叫着我的名字。

  看到他们都走了,我也稍稍松了口气,转身看了那人一眼。哪儿呢身材很修长,穿得应该是一见白衬衣,像一个公司的白领一样,一丝不苟。

  他不急不躁,似乎料定了我跑不了,完全是一副猫抓耗子的心态。

  eD酷匠:#网9E永◇久S免b费.)看l小dK说

  我咬咬牙,扭头就跑。社会上的人,尤其是虎王他们这种已经混出名头的人,绝对是不能惹的!我跑了大概有几百米的样子,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把我的心都吓出来!

  那个人,就跟在我身后,只要一伸手就能抓到我。而且,他起步来,根本一点声音都没有,所以才让我以为这人根本没有追过来。

  练家子!绝对是个练家子!我感觉我今天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但是,我不能束手待毙。我猛地跃起,在空中转身就是一脚。这一脚力度挺大的,要是个普通学生,肯定会被踢昏。可是,那人反应很快,一抬手,就抓住了我的脚踝。

  然后,我就感觉到天地都颠倒了一下,那人抓着我的脚踝,借着我自己的力道,稍稍用力,就把我扔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地上。我感觉自己的心肝脾肺都快摔出来了,躺在地上,很久没缓过劲儿来。

  看这个人的招式,似乎练的是太极。能靠练传统功夫练到这个身手,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那人走了过来,一脚踩在我的脸上,冷声说:“魏小志?”

  “是……是我!”既然对方摆明是冲我来的了,那么明显就是认识我的,我不承认,也没有什么用。

  “是你就行。”那人没多少废话,就把脚拿开了。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右臂传来一阵剧痛,像是被一个壮汉拿锤子打在了最脆弱的骨头上。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我惨叫了一声,没一会儿功夫,整条右臂就失去了知觉。

  我浑身的力气都快被抽干了,那人扯着我的衣领,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又是一膝,撞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哇”地一声,就吐出一口血来。那人一松手,我直接软在了地上。

  他的力气太大了,只是这么两下,我就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这和学生之间的打架,差别太大。普通学生,拿棍子抡,我也能硬抗,而这个,真的扛不住。

  我努力地睁开了眼睛,想看清楚这人的样貌,但是眼前却一片灰暗,可能是刚刚被他一脚踩在脸上的结果。模模糊糊的,我看到了这人大概的样子,一点也不真切。朦胧中,似乎他的样子我应该很熟悉,或许在哪里见到过。

  不过,我敢发誓,从他的声音来判断,我跟这个人,应该是从没见过的。那为什么,他的面孔,我隐隐约约那么熟悉呢?

  “砰!”他又是一脚踩在我的肚子上,打断了我的思考,让我再次吐出一口血来。

  我是真不行了,现在我全身剩下都疼,混那么长时间,我还真没受过这么重的伤。

  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那人蹲了下来,拍了拍我的脸,冷声道:“你的事儿,只有我和黄若珊知道。我答应过黄若珊,不能杀你。但是,咱们之间有仇,我不能就这么放过你。这顿打,你先收着,下次再让我见到你,我一定不会留手的!”

  说完,又站了起来,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离开了。我似乎听到了辉腾启动时轻微的颤抖声,那束远光灯划过一道弧线,似乎远离了这里。

  紧接着,一阵阵的剧痛,让我昏厥过去。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是躺在自己家里。我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王忠义。他叼着烟,旁边或站或坐着很多人,都是熟人,有王动、蓝天、侯森耀、顾东升,还有吕叔。

  至于我妈,倒是没有见到。

  王忠义见我睁开了眼,终于是笑了一下,说:“醒了?”

  我点点头。虽然只是一个这么微小的动作,身体各处却也传来了让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我忍不住,哼哼了两声。

  王忠义拍拍我的脑袋,说:“没事儿别动唤了,肋骨骨裂,右臂脱臼,内脏也有点破损。虽然都不是什么严重的伤,但也够你疼几天的了。说说,昨天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把昨天的事儿说了一下,所有人都阴沉着脸。

  吕叔沉默了很久,问我:“小志,能确定是X县的人吗?”

  我想到了昨天那人说的话,说他答应了黄若珊,不会杀我。既然他认识黄若珊,那定然是虎王的人!只是,这个人是谁,和黄若珊之间又有什么关系?他说,我的事儿,只有他和黄若珊知道,是不是说,我的背景的事儿?这一切又扑朔迷离起来。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是虎王的人是无疑的!

  我点点头:“绝对是虎王的人!他昨天说了一个人名,那是我以前的朋友,现在在虎王手下。”

  这下子,除了王忠义之外,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王动哼了一声,说:“果然,虎爷那块地方出了问题。前几天他放过来的人,就是X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