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任家辉都带着我们收的那一帮人去抽抽烟,跷课上网什么的。混子嘛,抽烟、上网、打人这是最提高凝聚力的方法。我说过,盗亦有道,咱们的人,不能随便去装逼,去欺负别人,所以任家辉也没带他们去“欺男霸女”,都老实本分地玩。

  渐渐的,任家辉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成了我们这个势力的“铁四角”之一。唐栩说,“铁四角”这个名字不霸气,我问他你想要一个什么霸气的名字?唐栩说,不如叫“铁正方形”吧,听着就吓人。结果,他被我们一人锤了一顿。

  于是,唐栩又说,不如再加个人,咱们成立“铁五角星”?我们觉得,这个“铁五角星”确实比什么“铁正方形”、“铁长方形”听着好听点,于是我们又问他,准备再提拔谁。唐栩想都没想,就说,肯定是我的智囊——大弟了!然后,他又挨了第二顿打。

  除此之外,高年级的人也有几波来找过我。他们在高二、高三里面也算是不小的势力了,虽然还没有办法跟王晨轩、徐百强、学生会相比吧,但是罩着我们不成问题。而且,他们也说了,来找我们,并不是为了收我们,是看中我们的潜力和能力,要和我们当兄弟,不是上下级的关系。

  金敏心眼多,他怕这些老油子的目的是为了吞并我们,所以没有让我答应。我也没把话说太绝,说自己暂时不打算结盟、融合什么的,但是以后当朋友,互相照应一下还是可以的。

  他们虽然失望,但也没有说什么,答应了之后就走了。事后,金敏告诉我,这些人在一中一直属于二线的势力,即不满足被王晨轩、徐百强他们压自己一头,本身有有点实力,如果可以整合起来,没准我们能一跃成为一中顶级的势力之一!

  当然,这些都是以后考虑的问题。凭我们现在的势力,想整合高二、高三的势力,绝对是找死。

  这几天里,我也找李雨柔了好几次,问她考虑地怎么样了,能不能和我复合,李雨柔也总是推脱,说自己还没考虑清楚。这让我原本信心满满的心里,忽然没了底,因为李雨柔考虑的时间,比我想的要长得多。

  一个星期之后,我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铁四角下的势力,也基本已经稳定。

  但是最近,忽然又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本来,我的桌子上,每天都会出现一个苹果的,现在,任家辉的桌子上,竟然也有一个。

  本来我以为这两个都是宋秋雨给的,就找了宋秋雨,说每天给我一个苹果就够了,为什么突然给了两个?宋秋雨笑了笑,说:“另外一个,不是我给的,也不是给你的。”

  我楞了一下,比量了一下发现,两个苹果确实不是一个品种。宋秋雨的那个明显要好上一点,而任家辉的,是学校超市里卖的,个头小上不少。

  我想了想就笑了:难道任家辉要迎来自己的春天了?可是送任家辉苹果的,又是谁?

  终于有一天中午,我特地早来了一会儿,果然,放苹果的郑小安被我抓了个正着。

  见到我看到自己了,郑小安脸都红透了,连忙过来小声跟我说,让我不要告诉任家辉。

  我呵呵笑了,就问郑小安:“小安,你喜欢任家辉?”

  郑小安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我乐了,说:“别装了,连着送了那么多天苹果,对他没意思,干嘛那么破费?”

  郑小安没话说了,只能低着头说:“志哥,这事儿,你可别告诉家辉……”

  我说:“这有什么,喜欢他就告诉他呗,没准儿,他对你还有意思呢。”

  郑小安惊恐地摇摇头说:“不行不行,万一他对我没意思,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我想了想说:“你也是个好姑娘,配辉哥妥妥的富裕,既然你愿意,那我帮你撮合一下吧。”

  “真的?!”郑小安一下子就笑了,“那……那谢谢你了志哥,回头我给你买烟抽。”

  “不用不用……”我连忙拒绝了。郑小安这个小姑娘平时就坐我后面,我们一来二去也挺熟的。她确实是个不错的小姑娘,如果真能和任家辉在一起,也是一档子好事儿。也真不知道任家辉什么运气,被郑小安看上了。我们平时和郑小安说话都挺多的,就任家辉一脸别人欠他钱似的样子,基本没怎么和郑小安说过几句话。

  虽然女追男隔层纱,但是也得讲究一下你情我愿不是。我还是决定,先和任家辉好好谈谈。下午的时候,我直接拉了任家辉、唐栩、金敏去厕所抽烟去了。临走前,郑小安还看了我一眼,一脸“拜托你了”的样子。我暗暗对她点点头,然后就出去了。

  到了厕所,我把自己一直舍不得抽的芙蓉王掏了出来,给他们挨个发了一根。唐栩乐了,说:“今天志哥大方啊,这烟都拿出来了。说吧,是不是今天有什么事儿要哥几个帮你摆平?”

  我白了唐栩一眼,说:“今天没你什么事儿,就是一个蹭烟的,少说话就行。”

  唐栩:“……你妹!”不过,乐得有好烟抽,唐栩也闭嘴了。

  我见这个嘴最碎的人已经不说话了,就开始说正事儿:“辉哥,想不想找个对象?”

  任家辉楞了一下,看了我一眼之后说:“不想。”

  我:“……你想了吗,就拒绝了?”

  ,“最5*新=$章(b节上酷ao匠x6网jE

  任家辉苦笑了一下,说:“志哥,对象这个东西,我以前也有过,但是说实话,女人,太墨迹,事儿多。你也知道,我脾气不怎么好,所以跟她们处不来。跟对象在一起,还不如和兄弟吗玩得痛快。”

  我也无奈了。确实,任家辉那都好,就是脾气冲,如果真的有对象了,指不定一天骂人家七八次呢。我刚想说“哦,那就没什么事儿了”的时候,唐栩突然拉了我一把,惊恐地说道:“志哥,咱们跑吧,辉哥要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