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所有人都站着别动,自己过去了。

  最前面的一个壮汉厉声呵斥我:“哪里的小屁孩,赶紧回去!”

  我说:“我是魏小志,之前和顾东升说要一起来打天马台球室的。”

  “你就是魏小志?”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后,那壮汉的脸色缓和了不少,看了看我们的人,点点头说,“不错,不错,能拉那么多人。过去吧,一会儿打起来躲后面,别伤着你们。”

  听他这么说,我对这个壮汉的好感提高了一下,上去把刚刚买的一盒芙蓉王上给他了一根。他接过,别在了耳朵后面,笑了笑:“一会儿打起来了再抽!”

  说完,壮汉朝后面的人摆摆手,他们就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

  我也回去,把自己的人都拉了过来。无意中,我发现身上竟然也跟着出来了几个一中的学生。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要么是高年级的“斥候”,要么是来看热闹的。我也懒得管他们,想看,就让他们看去吧。反正这一战,我们得打出自己的名头来!

  估计,打完天马台球室,我们的势力,将会呈现爆炸式的增长!

  我们五十多个人走近了天马台球室,到了大概还有五十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前面,站着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人,无疑是顾东升了。此时,他正玩着一对铁核桃,盯着门、窗都被人从里面封上的天马台球室。

  见到我来了,他的表情不像原来一样严肃了,微笑着招呼我道:“小志来了啊,挺准时的。这些都是你的人?不错不错,年少有为!”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道:“都是小打小闹,和顾叔叔您比就差得圆了。随随便便一招呼,就出来那么多的人。”

  顾东升笑了笑,说:“这些已经是我全部的老底子了。这次,这个破地方让我动了真怒,所以我一定得平了它!”

  我点点头,看着天马台球室,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对了,顾叔叔,现在情况怎么样?”

  顾东升说:“都在计划之中吧。我们来的很突然,这里的人一个也没能跑了,都被我们堵里面了。警察那边,我也打了招呼,咱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收拾这里。只要不搞出人命来,这一个小时,咱们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好!”我说,“那什么时候动手?”

  顾东升看了看手表,说:“再过三分钟。一会儿,你带人冲到后面,让他们先上。进去之后,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明白了吗?我的人,一会儿动手的时候都会戴着墨镜,你们别搞混了。”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顾叔叔。”我转身,把顾东升交代给我的东西都吩咐了下去。

  7更,|新gM最快上'酷T匠%:网

  等我说完之后,顾东升手腕上带着的手表突然“嘀嘀嘀”响了起来。顾东升大喊了一声:“动手!”他的人动作规划统一地都戴上了上衣口袋里的墨镜,拎着家伙开始往天马台球室里面冲。

  一百多号人的喊打喊杀声,不光是冯小鱼他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学生,就连我都愣了一下——太壮观了!

  那些壮汉抄着钢管、砍刀,疯狂地砸着天马台球室的大门还有窗户,所有进去人的地方,都在被人攻击着。转眼间,那卷帘门已经被无数把砍刀给劈成废铁皮了,“哗啦啦”一声掉在了地上。大门被打开,顾东升的人就鱼贯而入,往里面冲。

  我反应了过来,喊了声:“家伙呢,都拿出来!”所有人纷纷反应过来,把腰力别着的木棍掏了出来。这和砍刀、钢管相比,是小儿科了一点,不过一群学生,能拿出来的东西,真的只有这些了。

  我也拿出了我准备好的木棍,带头往里冲。顾东升并没有动,依旧站在原地,把玩着手里的铁核桃。想来也是,他作为老大,已经不需要在最前面冲杀了。

  我第一个上了,所有人虽然也被眼前的情形所震撼到呆住,但也纷纷缓过来,跟着我,嗷嗷叫地往里冲。我的左边是金敏,右边是唐栩,他们两个和我组成了一个坚固的三角形结构,牢固无比。

  我们三个带头进了天马台球室,如烟一片狼藉。一楼的十几张台子被划得乱七八糟的,被折断的球杆扔得满地都是。但是,台球室里的人,却没见到一个,显然都在上面。

  见到这里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我招呼了众人一声,跟着顾东升的人往二楼跑。果然,刚刚踏上二楼,我就听到了喊打喊杀的声音。

  上去一看,这里已经打起来了。不过,说是打起来,倒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屠虐。没办法,顾东升带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一个台球室能有多少人?基本上,都是顾东升的五六个人,打许龙飞的一个人。

  顾东升的人下手狠,手里家伙又有杀伤性,没几分钟,就放倒七八个人,身上被砍得血肉模糊的,手也呈不正常的角度扭曲着,显然被钢管砸断了。顾东升的人,一个个都油得很,对方装死还是真不行了,一眼就看得出来。要是装死,绝对是要在补上好几棍,狠得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