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张狂的态度,让我、唐栩、金敏一下子火了。如果不是武明凯太扎手,换个普通人,敢在我们面前这样,我们早就动手了。

  现在,武明凯的意思很明显:你们入伙也得入,不入也得入!要是不入伙,我们还就不走了!

  我、金敏、唐栩围在了一起,小声嘀咕起来。

  Z_酷匠9网@◇正;!版@首|#发

  唐栩面色很不好,说:“看起来武明凯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咱们今天不给他一个满意地答复,是没有办法善了的。”

  金敏点点头说:“是,没想到,武明凯这么赖,现在看起来,咱们不得不入伙了。至少,也要假装入伙。”

  我摇摇头说:“这可不行,武明凯和王晨轩不是善茬子,咱们不入伙还好,一旦答应了,肯定就出不来了。我觉得如果咱们现在假装入伙,回头又反悔了,那么不出一天,整个一中都没咱们容身的地方。”

  唐栩叹了口气,说:“妈的,活那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被人逼到这种程度。要是给我一年时间发展一下,我也不至于怕了武明凯!”

  我说:“说这些都没用,还是想想怎么搞定眼前的麻烦吧。加入王晨轩他们,这肯定是不行的。听说王晨轩和徐百强很不对付,咱们加入了他们那里,以后肯定要和徐百强、花少死磕了,这种事儿,我可做不出来。金敏,你又没有什么好主意?”

  金敏沉思了一下,说:“暂时没有,局限性太多,根本没法救。”

  我也无奈了,既然金敏都这么说了,那就是真的没办法了。

  我们商量了很久,也没商量出来一个对策。最后,金敏说:“不然咱们就说自己没考虑清楚吧,武明凯再怎么样,还能无缘无故打我们?他要是愿意赖在这里,就让他在这里吧。”

  我点点头,这也是唯一的方法了。不管怎么没样,混的人都是要面子的,谁也不会无缘无故就动手,因为传出去,名声不好。一般有头有脸的人,都是知道这一点的,更何况是武明凯?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们三个至少暂时是安全的。

  很快,半个钟头就过去了,武明凯的烟也抽了好几根了。我们宿舍不怎么大,他们几个人这么整,不一会就烟雾缭绕的了,直辣眼睛。

  武明凯把最后一根烟随手在我们的桌子上撵灭了,不耐烦地说:“怎么样,都半小时了,考虑好了吗?”

  我站了起来,笑道:“多谢武哥的好意了,我们还是暂时自己混一段时间吧,现在就倒到你们那里,我们也怕惹上麻烦。”

  武明凯笑了:“麻烦?什么麻烦?整个一中,有几个敢惹我们武术社的麻烦?你这么说,就是不给我武明凯,还有我大哥王晨轩的面子了?”

  我说:“没有,我们只是暂时不打算加入任何一个高年级的势力而已。这样,也不算得罪你们吧?”

  武明凯摸了摸下巴,说:“既然你这么说的话,我就懂了。”然后,武明凯拍了拍手,门外的两个人就走了进来,顺便带上了我们宿舍的门。

  一下子,整个氛围立即紧张了起来。我和金敏、唐栩后退了几步,到了一个角落里。这样一会儿打起来,也不至于腹背受敌。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们几个人,说:“武哥,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是因为我们不愿意加入你们的势力,就对我们动手的话,这事儿传出去,你和王晨轩的面子也不好放,对不对?”

  武明凯站了起来,把袖子撸了上去,笑道:“我已经给你们机会了,是你们不愿意珍惜。我来之前,王晨轩就跟我说了,他从你们身上看到了徐百强一样的潜力。他不希望一中再出现一个,甚至几个徐百强,所以,要么把你们拉到我们这里,要么,就让你们滚出一中!”

  “至于打你们的理由,这个很简单。”武明凯把我们的一把椅子抄了起来,“前几天,郭钊宇加入我们了。军训的时候,你们打了郭钊宇的人,现在郭钊宇是我们自家弟兄,你打了他的人,就是打了我们的人。你说说,我打你们,有问题吗?”

  武明凯话一说完,我面色一沉。我和金敏千算万算,也没算到郭钊宇会加入到了王晨轩他们!在我的认知中,郭钊宇也是一个有野心,抱负的人,他不愿意走在徐百强的老路上,一直想要超越徐百强。按理说,他应该是决不允许自己头上有人才对的,而如今竟然加入到了王晨轩那里,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也因为郭钊宇的加入,武明凯现在想要打我们,不是没有正当理由。替自己兄弟报仇,天经地义嘛!

  这下子,我们三个,可就危险了!

  这个时候,金敏站了出来,冷声说:“武哥,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您这么整,有点不太好吧。咱们打好关系,没准儿以后,还能相互帮扶个一把,怎么也比这样把关系闹僵了强啊。你也说了,看我们潜力很大,我觉得,我要是你们,肯定是选择联盟,而不是结下这个梁子。”

  武明凯笑了笑,没有用正眼看金敏,说:“跟我们打关系?你们配吗?别以为,我们把你们封为九小龙,就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说实话,在我们手里,你们连毛毛虫都不算。弄死你们这些人,就跟闹着玩似的,竟然还敢教训我!”

  我咬紧了牙——这个武明凯,也太不把我们当回事儿了!话里话外,全都是看不起我们高一的人的意思。

  武明凯见我们都没话说了,就徒手把一把椅子拆成了几根棍子,发给了其他人:“既然没话说了,我就动手了。以后从医院回来,如果识相的话,就离开这里吧,省得以后再挨打。这也算给你们一个教训,让你们知道一下,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说完,武明凯就拎着棍子,带着人上来了。武明凯个头也就到我鼻尖,但是他壮实的身材,给了我莫大的压力。而且,徒手拆椅子这个力道,也真不是一半学生能干得了的。

  难道,我们三个今天要栽在这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