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顾东升面色一变,站了起来,说:“难道是病发了,这次怎么那么快!”

  “病?什么病?”我一头雾水。

  顾东升冲进了小琪的房间,说:“先过来再说。”

  我跟在顾东升身后,进了小琪的房间。

  小琪的房间中,一把椅子倒在了地上,顺带着把旁边桌子上的一盏台灯也扫落了,碎了一地的玻璃碴子。

  另外,其他桌子上的瓶瓶罐罐、杂物,也都乱七八糟的,到处乱滚。

  而小琪,身上蒙着被子,缩在她的床的一角,一直在发抖,还传出“呜呜”的声音,似乎是在哭。

  “小琪,你怎么了?!”我冲了过去,把被子拉开了。

  小琪衣衫凌乱地趴在自己床上,哭得撕心裂肺,眼泪都把床单给浸湿了一大片。我从来没有见过小琪这个样子,在我印象中,她一直是个乐天的女生,如果不是许阳的话,她连哭都不会。

  可是,我眼前的一切,确确实实是真是发生的。小琪竟然会哭得如此无助,如此让人心疼。

  我想把小琪扶起来,谁知小琪却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同时把旁边的枕头狠狠扔了出去。

  我肩膀一疼,却没有推开她,反而把她抱住了。

  “唔……小志,爸,我难受……”小琪抱着我,指甲已经陷进了我背上的肉里,嘴上的力气也更大了。

  顾东升一脸急色,说:“别急,小琪,我这就去给你拿药!”说着,就冲出了房间。

  我死死抱着小琪,想让她镇静下来。

  小琪的眼泪,很快又打湿了我的肩膀。同时,小琪微弱的声音也从我耳边传来:“对……对不起,小志……你放开我吧……”

  “不行!”我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小琪尖叫了一声,把我推开了。我也没有想到她还有那么大的力气,一时不妨,让她推倒在床上。小琪痛苦地呻吟着,手开始狠狠地挠自己的大腿,指甲划过的地方,立马出现了一条条血痕。

  我喊了一声:“小琪!”然后扑过去,把她压在身子底下,同时按住了她的双手,不让她继续自残。小琪不断尖叫着,试图挣脱开我,但是我毕竟是个男人,力气比她大多了,她无论怎么挣扎,也没有用。

  “放……放开我……”小琪剧烈的喘着气,胸前一起一伏。

  我埋着头,低声说:“冷静下来吧,小琪,求你了……”

  小琪眯起了眼睛,一行泪水划过,终于不再用力挣扎了。

  这时候,顾东升端着一杯水,还有几颗药片过来了:“快,小琪,起来把药吃了!”

  我将小琪扶起来,把药和水接到手里,然后给喂给了小琪。小琪嘴里含着药,拿过水杯,一口把药吃了。

  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小琪拿水杯的手捏水杯捏得都发白了,可以想象,她现在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吃完了药,小琪还是在哭,止都止不住。顾东升擦了把头上的汗,说:“刚刚的药里,有两片安眠药,咱们让小琪睡一会儿吧。”

  我看了顾东升一眼,点点头说:“那我陪她一会儿,等她睡了吧。”

  顾东升说:“也行,今天辛苦你了……”

  “没事儿……”我坐在了床边,给小琪盖好了被子。

  小琪依旧哭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我想把她的枕头摆正,但是她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死死攥住。我没挣脱,就让她这么抓着。

  渐渐的,小琪的哭声止了,抓我的手上的力气也逐渐小了下来。最终,小琪睡着了。

  我终于也是松了口气,悄悄把手抽出来,然后给小琪盖好了被子,最后悄声走出了房间,轻轻带上了门。

  客厅里,顾东升不知从哪里又拿出来了一瓶茅台,一个人喝着,已经有点醉了。我到他的对面,坐了下去。

  顾东升看我回来了,苦笑着问:“小琪睡着了?”

  我点点头:“嗯。”

  顾东升说:“对不起了,她一般半个月才发病一次,但是这次,可能是因为那个小杂种的原因吧,才一个星期,她就又这样了。”说着,顾东升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可以想象,如果许阳此时在他面前,他非杀了许阳不可。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顾东升了,其实也没什么好劝的,如果我对许阳的恨,可不比顾东升少。

  “顾叔叔,小琪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这样?看着病症,似乎是……”

  “没错,抑郁症,还是重度的。”顾东升喝了一大口白酒,辣的他吸了一口气,“她也是个苦命的孩子,竟然摊上这种病,唉……”

  我心里一沉——果然,小琪患有抑郁症!如果不是看到小琪今晚这样,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小琪会有这种病!因为我印象中的小琪,一向是活泼开朗的,怎么也不会和“抑郁症”这三个字扯上关系。

  顾东升又倒了一杯酒,同时也给我满上了:“来,咱们爷俩慢慢唠,那么多年了,也每个能跟我谈心的人。有些事儿,,我也不想一直压在心里。那么多年的,我对小琪的愧疚,也该找个人倾诉一下。”

  l!酷%匠*网:z唯\一◎正版),其他ud都7;是盗(版y0

  我点点头,就这么坐着,陪顾东升开始聊小琪的事儿。

  之前小琪跟我说的都是真的,顾东升以前走这条路的时候,得罪了不少人。因此,为了小琪母女的安全,顾东升只能把他们往各个地方藏。那段时间里,小琪连个玩伴都没有,不过还好,她的母亲还在。

  小琪的母亲,据说也是一个和小琪一样的漂亮女人,她活泼、开朗,一个人带着孩子,也让这个孩子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温暖。在这个环境下,小琪每天过得虽然孤单,但依旧快乐,因此,小琪也养成了和她母亲一样的性格。

  后来,顾东升算是在F县站住了脚,于是又把她们母女接了回来。顾东升本想自己能过上一段安宁的日子了,谁知道,没过多久,小琪的妈妈就自杀了。

  而她妈妈的死因,也是因为同样的抑郁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明后两天考试,暂时保底两更,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