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尼玛!”我一听就炸了,一拳打在那矮子脸上。我用的力气很大,这一拳,那人直接就昏倒了。

  我推开唐栩,扯着他头发,把他拽了起来,一耳光就把他打清醒了:“许阳什么时候走的?”

  那矮子都哭了,哀求道:“刚刚出去没多久……我什么都不知道,别打我了……”

  “他去了哪儿?”

  “我……我真不知道……”

  “去你妈的!”我一把把他脑袋磕桌角上了,他的额角顿时汩汩往外冒血。我拎起了旁边的椅子,准备把他的嘴撬开,唐栩和金敏怕我打出什么事儿来,连忙过来,把我拉开了。

  唐栩说:“小志,你先别生气,或许许阳是吹牛逼的呢?!你先打个电话给你媳妇儿确认一下吧。”

  我冷静了下来,一想也是,有田少帮我,许阳根本没办法对李雨柔动手才对。

  我掏出了手机,给李雨柔打了个电话,响了几声之后,没人接听。我有点急了,难道李雨柔真的出事儿了?!我把电话挂了,又给田少打了一个,没两声呢,田少就接了。

  我火急火燎地问:“田哥,我媳妇儿呢?”

  田少不知道出什么事儿了,问:“在呢,怎么了?”

  “把电话给她!”

  “嗯,你等等……”然后,我就听见田少喊了李雨柔一声,没几秒钟,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李雨柔的声音:“怎么了小志,田哥说你找我找的挺急的。”

  听到李雨柔的声音,我也稍稍放心了,语气也缓和了下来,说:“没事儿……没事儿,我以为你出事儿了呢,就打电话问问。”

  我跟李雨柔随便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旁边的唐栩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怎么样,我就说没事儿吧。那许阳,也就吹吹牛逼而已。”

  我也微微笑了下。

  突然,我又想起来一个问题——如果许阳没去找李雨柔的话,那他到底去了那里?!

  我后面,冯小鱼过来说道:“志哥,嫂子不是不在这个学校吗,你干嘛那么担心。许阳再牛逼,还能翻墙出去,对嫂子不利?”

  冯小鱼的一句话,让我的脑袋炸开了锅!

  不是李雨柔!是小琪!

  当这个矮子说我媳妇儿的时候,我下意识地以为,许阳是找李雨柔去了,但是,无论是冯小鱼他们,还是许阳,他们都不知道我媳妇儿是李雨柔,而是以为是小琪!

  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起,老师也走进了班里,看到这个场面都愣住了,训斥着我们,让我们去找班主任承认自己的错误。我懒得搭理他,掏出手机又给小琪打电话。

  果然,对面已经关机了。

  “草!”我把手机往兜里一塞,又把那矮子拎了起来,一个鞭腿放倒。这一脚我很用力,连身上的伤口都扯动了,疼得我直吸凉气。不过,我也没工夫管身上的伤了,直接把那小子踩在脚底下,恶狠狠地说:“许阳到底去了哪里?”

  那矮子见我在老师面前都敢打他,整个人已经崩溃了,说:“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在许阳那个圈子里,不怎么受待见,他们干什么都不带着我,真的。我要是说一句谎话,就天打五雷轰……”

  我见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老师也要过来了,就一把放开他,带着所有人出了教室。

  唐栩见我突然就暴躁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跟了上来,问:“怎么了小志,你媳妇儿不是没事儿吗?”

  更新m}最`快◇上c酷◎D匠网

  我心烦意乱地说:“不是李雨柔,是小琪!现在大家分开找吧,有门卫看着,他们应该出不了学校。只要看到许阳,立马给我打电话,我要弄死这小子!”

  所有人见我这个样子,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纷纷散开,出去找许阳。一中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什么实验楼,体育室,行政楼一应俱全,想要在那么大的地方上找一个人,绝对是大海捞针。

  不过,我不能让小琪出事儿!哪怕许阳跑到地底下,我也要把他给挖出来!

  我给田少、花少、徐百强也打了电话,让他们帮我一起找。所有人知道了这件事儿之后,都挺震怒的,纷纷派出了人,去找许阳。整个一中,暗暗的已经掀起了一阵不平静的浪潮。

  我也没闲着,开始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找。教学楼那里肯定是不用去了,那么多学生,如果许阳在那里绑了小琪,肯定我第一时间就会接到消息。

  实验楼那边,一般没什么人去,我直接去了那里,一间教室一间教室地找。很快,我从一楼找到了三楼,每一个教室都锁着门,锁也很有年头了,没有被动过的迹象,显然他们不是在这里。

  我心急如焚,一边加快找的速度,一边心里祈祷小琪千万不要出事儿,不然,我这辈子,都得背上一个罪孽了!

  正当我找完了实验楼的四楼,要往五楼上赶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低头一看,是一条短信,上面只有简单地几个字:体育器材室!

  唐栩的短信!显然,他找到了许阳和小琪!

  我没丝毫地停留,直接又从实验楼,跑了大半的一中,去了操场旁边的体育器材室。体育器材室里的器材都是体测用的,只有期末考试才会开一次,让学生搬点器材出来,平时,根本没人来这里。

  再加上器材室又是在操场的角落里,人迹罕至,更加让我觉得,唐栩他们绝对是找对了地方!

  我一路狂奔,冲到了体育器材室,果然,器材室的门被人砸开了,掩虚着,还放了几个沙袋挡着,不过那些沙袋被人踹开了,也没挡住门。

  我走近了几步,就听到了唐栩、金敏的骂死,还有许阳的狂笑声。

  “就你们两个人,也敢往这里冲,真是够大胆的。你们和魏小志关系挺好的吧,这个女人是他媳妇儿,今天,我当你们的面,好好调教她一下,怎么样?你们也是够幸运的,可以把自己兄弟媳妇儿的身子都看一遍。等我玩完,你们要是愿意,也可以一起来。放心,我是不会告诉魏小志的,哈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